读书阁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八百五十六章 命悬一线
    行军在外,中军帐内自然也是有卫兵护卫的。

    程咬金正在帐内处置军务公文,阅读从陛下那边传来的军报,便忽然听闻外头一阵喧闹,有人呵斥大骂,有人呼救惨叫,懵然不知发生何事的时候,便见到一人从帐外一脚踏进来,然后滚地葫芦一般跌倒在地,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儿瞬间便染满了整个军帐。

    身边的护卫也吓了一跳,中军大帐乃是主帅行在,军机重地等闲不得进入,居然有人如此无礼?

    赶紧上前查看。

    却发现是被斩断一臂的王文度……

    程咬金自然也看清了,霍然起身,脸上又惊又怒,喝问道:“怎么回事?”

    话音未落,便见到门帘被人挑开,一人手提横刀冲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惨嚎的王文度,二话不说,就待冲上前去一刀斩下。

    王文度魂飞魄散,顾不得断臂处的剧痛,在地上猛地一滚,悲呼道:“大帅救我!”

    程咬金头发都快气得竖起来了,断喝道:“拦住他!”

    本是上前搀扶王文度的两个卫兵,此刻自然无暇顾及丧家之犬一般的王文度,赶紧上前将薛万彻死死抱住,劝阻道:“将军切勿冲动!”

    薛万彻天生神力,甩开一人,挣扎去甩开另一个,嘴里叫道:“休要拦我,今日不斩杀此贼,誓不为人!”

    两个卫兵乃是程咬金的亲兵,也都是膀大腰圆身强体壮的悍卒,奈何薛万彻力大无比,又不能下死手,居然被他接连挣脱,又冲着地上的王文度杀过去。

    王文度虽然出身门阀,但是在军中打熬多年,也是军中悍将,此刻生死关头,居然硬生生的忍着剧痛,抱着血流不止的手臂从地上连续几个打滚,灵巧的滚到程咬金脚下,用完好的另一只手一把抱住程咬金的小腿,仓惶惊叫:“大帅救我!”

    程咬金虽然不知发生何事,可怎能让薛万彻在他面前宰了王文度?

    当即上前一步,挡住状若疯虎一般的薛万彻,看都不看他手里的横刀一眼,怒喝道:“薛万彻,你想造反不成?”

    薛万彻堪堪站住脚步,手里的横刀拎着,双目充血瞪着程咬金,怒声道:“此贼违背军令,陷害袍泽,今日若不杀他,如何对得起那些失陷于敌阵之中枉死的兄弟?”

    程咬金不知发生何事,但是知道眼下薛万彻已经近乎于失去理智,断然道:“休要胡扯!此地乃是中军大帐,手持利刃而入,论军法当斩!速速放下兵刃,道明原委,本帅自可酌情处置,若是执迷不悟罔顾军法,休怪本帅不讲情面,将你推出辕门以正军法!”

    他素来不以治军严苛闻名,但是此刻行军在外,也绝对不会罔顾军法,任由薛万彻恣意妄为。

    薛万彻这才清醒了一些。

    面前之人毕竟是当朝名将,立下过无数战功的卢国公程咬金,薛万彻冷静几分,知道自己若是一味的斩杀王文度,固然能够快意恩仇,却也讨不到好,只得恨恨的将横刀投掷于地,大哭道:“此贼悍然违背军令,坐视末将陷身敌阵却不予施救,害得末将差一点全军覆灭,不知多少弟兄葬身敌阵,简直猪狗不如,请大帅请军法斩杀此獠,为枉死的弟兄报仇!”

    此刻闻讯而来的将校们已经站满了大帐内外,见到这副场面已经吓了一跳,听了薛万彻的控诉,愈发惊骇不已。

    虽然几乎不可置信,但却没人质疑薛万彻,一个铁铮铮留学不流泪的汉子哭得满脸鼻涕眼泪,岂能作假?

    可“违背军令,陷害袍泽”这等罪名,大唐立国多年征战无数,却也闻所未闻……

    程咬金压制住心里的震惊,阴沉着脸,瞅了一眼地上兀自翻滚哀嚎的王文度,开口道:“随军郎中何在?速速给王将军治伤!”

    旋即怒瞪了薛万彻一眼,骂道:“不长脑子的蠢货,纵然你所言是真,自有军法惩处于他,岂能任由你肆意斩杀?当军法是废物,还是当本帅是个摆设?简直愚蠢透顶!”

    无论如何,不能让王文度就这么失血而死,一旦他死了,这件事就没法收场。

    若是薛万彻搞错了,自然是冤杀了王文度,自己将来无法向晋王以及太原王氏、关陇贵族交待。若王文度当真该死,那也不能死在薛万彻手中,军中自有军法,薛万彻泄愤杀人,不仅身上的官职会被一撸到底,甚至下狱治罪也有可能。

    眼下正值东征的关键,薛万彻这等骁勇善战的猛将正该发挥作用,岂能这般折损?

    薛万彻却依旧一脸愤然,怒视躺在地上打滚的王文度,死死咬着牙一言不发。

    军法?

    算个屁啊!

    若是今日不能将这个奸贼处死,拼着一身官职爵位,他也要手刃此獠,给那些枉死的兄弟报仇雪恨!

    程咬金见到安抚住了薛万彻,心里忍不住松口气。这是个浑人呐,万一热血上头不管不顾非要干掉王文度,势必闹得军心涣散士气低落,在这个东征的紧要当口,搞不好自己都得受牵连。

    当即也不管正在接受随军郎中医治的王文度,吩咐立在帐中的军中司马:“速速彻查薛驸马所言之事,无论真伪,都要有口供记录。”

    大军先锋跟军中副将闹得不死不休,这可不是小事,若是不能查明真相公正处置,影响实在是太大太坏。

    尤其是王文度乃晋王一系,薛万彻又亲近太子,此次事件很容易与夺嫡联系在一起,搞不好就会变成一次重大的政治事件。现在可是东征的紧要关头,眼瞅着就要会师李二陛下进攻安市城,若是这个时候将事情闹大发了,如何得了?

    将闲杂人等都赶出大帐,程咬金阴着脸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也不管横眉立目怒气未竭的薛万彻,只是盯着地上接受郎中医治却痛呼哀号的王文度,心里忍不住的泛起厌恶。

    以他对薛万彻的了解,这件事虽然眼下并无实证,但大体不会相差太多。而且王文度最近所表现出来的对于薛万彻所部不断立功的嫉妒、不满,使得他有足够的动机去做这样的事情。

    然而现在他就需要考虑下一步的事情了,一旦查实王文度果真因为嫉妒而违背军令、陷害袍泽,他这个一军之主帅该当如何处置?

    按照军法,枭首示众没商量。

    可他又不得不考虑事情更加深远的影响,王文度不仅仅是晋王一系,更是晋王妃的堂兄……

    杀了王文度,无论什么原因,就算是与晋王一系彻底反目成仇、背道而驰。

    自己是否准备好了全力站在太子一边呢?

    头痛啊……

    几个随军郎中忙碌着给王文度处置伤处,见到其左臂从肘下四寸的地方给齐刷刷的斩断,鲜血喷涌,雪白的骨头茬子清晰可见,不由暗叹薛万彻当真是个狠人,这一刀算是将人给彻底废了。

    不过伤势虽重,但是因为在军中几乎每日里都要处置这样的伤患,几个郎中倒也经验丰富,先用银针封住手臂上的穴道使得血流减慢,然后用高度的蒸馏酒清洗伤处,再敷上金疮药予以止血,最后包扎完毕。

    整个过程自然疼痛难当,不得不叫来几个兵卒将王文度死死的压住,使其动弹不得。即便如此,凄厉的惨嚎声依旧足足叫了小半个时辰,响彻大半个军营……

    好不容易处置完毕,王文度也奄奄一息,只剩下半条命……

    兵卒们寻来一个软垫子放在地上,将王文度放在上面。

    王文度一张脸惨白无血色,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整个人好似从水中捞出一般,虚弱的看着程咬金,开口道:“大帅,薛万彻残酷暴戾,残害袍泽,望大帅以正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