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圣虚) > 第1476章 睥睨无上生灵
    谁都没有想到,真的出现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竟已立身魂河前!

    他被大雾包围,背负双手,盯着厄土最深处——诡异源头。

    所有人都震撼了,心中惊涛卷天,全都石化在当场!

    呼唤成功,有无上强者回来了?!

    这……让人难以置信,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而已,到头来真的有至强生灵降临在此地?

    片刻后,在场的人还在发懵,有些不敢相信。

    魂河安静,再无一点声息!

    纵然是终极厄土最深处,也是一片死寂,连那位无上都失去声音。

    一道身影横世间,睥睨万古青天。

    天地寂静,再无一点声息。

    好长时间,人们都回不过神来。

    腐尸全身都在发抖,差点就冲过去,但是,他强忍着,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情绪。

    光头男子想大叫出来,虽衣衫褴褛,一身大道伤,但现在却内心振奋与激动的难以言表,都颤栗了。

    黎龘目光幽幽,盯着那道背影,不能平静。

    武皇绿油油的眼神,早已经发直!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表情呆滞,彻底傻眼。他僵立在原地,都不会动了,他今天看到了什么?活着的无上神话回归!

    魂河终极地,诡异生物无数,现在全部战战兢兢,感觉胆寒,他们意识到,要出大事儿!

    因为,他们不久前都看到,那只狗皇,还有那张老人皮在祈祷,在呼唤某个人回来,现在……成功了!

    毫无疑问,在他们的认知中,这必然是一位至强的生灵!

    魂河终极地最深处,那里一片凄冷,幽静,那个可怕的眸子并未消失,依旧在悬在黑暗宇宙中。

    它很大,称得上壮阔无边,比星球都要大许多倍。

    一缕血从眼球淌落下来,在黑暗中显得很凄艳,也很恐怖。

    它不再盛气凌人,在观察,在审视,盯着远处那道朦胧的身影,心头沉重,格外的严肃。

    一时间,他竟没有任何话语。

    不久前,他不将天下生灵放在眼中,冷酷,无情,视诸天之敌为蝼蚁。

    便是有人打到魂河又如何?他不在乎。

    可是现在不同了!

    他再自信,那也要看是谁来了!

    他无法再漠然,无法再平静,这时他的眼底深处浮现大界消亡、星河熄灭、诸天坠落的景象。

    他严阵以待,在调动自身的无上力量!

    如临大敌,如陷深渊,魂河终极地的无上生物竟如此凝重,不敢有丝毫松懈,与那道身影对峙。

    但不管怎样说,他也不可能退缩。

    他是谁,被尊为无上?怎么可能会因为一道身影降临,他就避战而走呢!

    到了这个级数,该有的谨慎依旧有,但是绝不会懦弱,不会承认自己不如人,这是无上强者与生俱来的气质。

    一时间,魂河畔的气氛无比可怕。

    所有人都不出声,没有人打破这种宁静。

    肃杀之气弥漫,万物凋零。

    没有人开口,恐怖,沉闷,压抑到极点,几乎要让人窒息!

    所有人都在盯着大雾中的模糊身影。

    他是谁?楚风!

    他真的是被动到达此地,早先脚下成片的大道纹络交织,他不由自主迈步,结果就突兀的到了这里。

    狗皇旁边,终于有人没忍住,大叫了一声。

    “我……去,天帝来了!”

    我也去!楚风都想跑了,你说啥?我不懂,你别害我!

    谁是天帝?你们想让我去打无上吗?!我只是……路过。

    都看我做什么?我不认识你们!楚风脸都要绿了,总觉得有刁民想害朕。

    但是,他却不能变脸色,以大毅力克制,让自己不动如山,稳如磐石。

    终于,安静了,冲动开口的人闭嘴了,气氛紧张,没有人愿意再打破这种特殊的宁静。

    现在,一群人都在看着楚风。

    你们看什么?我迷路了!他很想这么说。

    没见过走错路的人吗?都盯着我作甚!

    他心中愤懑,感觉要被坑死在这里了。

    但是,他却不可能开口解释,还得保持缄默。

    他已经感知到这里的情况,后面的一群人并无杀意,甚至可以说眼神火辣辣,都在盯着他。

    其中,包括黑狗、第一山的人皮等熟识,来头极大。

    至于前方,那里就更加恐怖了,一只大到无边的眸子,仿佛挤压满了整片黑暗宇宙,冷冽无比。

    楚风的到来,让魂河深处的无上生灵忌惮不已,到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话呢,双方阵营间可谓紧张到了极致。

    一个人的到来,彻底改变了局势。

    然而,楚风毫无这种觉悟。

    他看着那只眼睛,觉得被针对了,你瞪谁呢?够了吧,瞪我没完没了,活该你眼睛流血!

    在这里站了片刻,他自然就彻底清楚两大阵营的状况,正在对峙呢,也明白了自身的危险处境。

    一个弄不好,他就要跟无上生物交手,生死大对决!

    可是,他有对付无上的本钱吗?

    真要动手的话,被那个级数的生物的大手糊在身上,连肉泥都留不下,估计什么都没了。

    当想到这些,楚风让自己稳住。

    他打定主意,不开口说话,沉默是金。

    因为,一旦与无上生物对话,那肯定说多错多,他只要保持高手风范就够了!

    况且,他认为,自己的“格”要更高,肯定不能先于魂河深处的无上开口,强者不都是最后发声吗?

    当思及这些,楚风周围的大雾更浓了,身体静如史前神山,岿然不动。

    他始终在看着魂河终极地那只流血的眼睛,很想说,你都流血泪了,你还装什么大尾巴狼,有话赶紧放!

    宁静被打破,狗皇无比激动,喜悦,它实在忍不住了,在后方汪的一声大吼,并鄙视魂河的霸主。

    它觉得召唤成功了,值此之际,狗生得意须尽欢,忍了这么多年,怎么能不吐一口恶气?

    腐尸、光头男子等人也都斗志昂扬,不管怎么说士气高涨起来了。

    楚风想哭,你们能让我省心点吗?

    看这架势,这是要逼他和无上打,他很想大叫,这他么的太坑了,我会被一掌糊成尘埃的!

    你们全都是大窟窿!楚风悔的肠子都青了,为什么来这里,谁把他弄过来的?都是大坑啊!

    “哼!”

    魂河尽头,厄土深处,有强大的原生物不满,替无上助威,为无上鸣不平,与狗皇、九道一等人对峙。

    就是那只巨大的眼睛,也渐渐冷漠起来,再次发出无情的寒光。

    “传说中的那位?”眼睛的主人开口!

    他有疑惑,那个人早已消失无尽岁月,彻底与诸天断去联系,回不来才对。

    当想到这些,他心底深处竟长出一口气。

    亦或是狗皇昔日追随的天帝?也不该出现才对!他疑似在那口神秘铜棺中,正与世隔绝,目前谁都找不到。

    可是,前方模糊的身影若是有诈,为何气息如此的慑人,深可不测,连他都看不透。

    尤其是那大雾异常古怪,纵然是他这个级数的生灵都望不穿,所以这位无上心中惊疑不定。

    “降下的一缕意志?”无上生物再次开口。

    现场寂静,没有人回应。

    我就是不说话,我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你!楚风保持原姿态,无任何动静。

    泰一、武皇等人都觉得,这位太稳了,从容自若,连无上的问话都不屑搭理。

    这种风格,这种风采,有谁可比肩!?

    睥睨魂河,无视厄土中的无上生物,着实让后方的人激动,热血上涌,都恨不得一起跟着喝喊。

    终极地,许多魂河原生物心惊,那位太可怕了,居然都没有理会他们的无上之主,全程漠视。

    这让他们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今天魂河不会有大难吧?

    在魂河原生物众强看来,那个人宛若一座不朽的大山,横亘在此。

    他正在逼迫,难道想只身一人镇压魂河?!

    楚风心都在抽搐,你们都什么表情?不管是对面那些该死的怪物,还是后面的友军,你们成心要弄死我吧?没看到那只大眼珠子冒出的寒光都割裂大道了吗?忍不住快动手了!

    但是,他能做什么?算了,我心……依旧,还是保持这种漠然的姿态吧!

    他俯视魂河,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我就是不说话!

    厄土中,无上生物的杀意裂星海!

    他是谁?万界共尊的无上,诸天因他一念而大惧,可现如今却完全被人无视。

    纵然不成道前,他都有自己的骄傲,更遑论是现在。

    黑雾翻涌,将厄土淹没了。

    终极地是一片宇宙,广袤无垠,眼睛悬在中央,无边的黑暗将它都覆盖了,显得异常恐怖。

    一时间,诡异气息铺天盖地!

    “小心,不要被不祥的黑雾侵蚀!”腐尸喝道,提醒身边的人,他成为这个样子就是当年被各种污染源侵蚀所致。

    若非他自身足够逆天,换一个人肯定早已形神俱灭了。

    “不怕,黑雾过不来。”狗皇淡定,它觉得那道身影比九道一靠谱一万倍,根本不用担心。

    楚风终于动了,仰天而望,想要长叹一声,这是要被侵蚀而死了吗?

    然而,看在别人眼中,这种“格”当真是高的无以伦比。

    他在干什么?面对无上的杀意,他彻底无视了,宁愿抬头去看天空。

    黑血研究所的人主人难以自抑,颤声道:“当真是……气吞六合八荒,大气魄,震古烁今无人敌!”

    我去……你大爷的,你在说什么?看我死的不够快吧!楚风想捶死他。

    这时异象惊天,无量黑雾沸腾,全面爆发了过来,侵蚀外部的大界,天地出现大窟窿,时间河流也出了问题。

    然而,当所有黑雾涌过来时,刚接近楚风不远,他脚下金色纹络蔓延,将所有的黑气都抵住了。

    并且,在哧哧声中,不祥被蒸发,而后灵气氤氲,接着圣洁气息弥漫。

    “这才是无上手段,身若洪钟,涤荡万古,洗礼诸天!”有人大声喊道。

    楚风接受了这次的恭维,心中……甚慰!

    我原来这么强啊?他飘飘然,我就横空于此,让你侵蚀又如何?吾万法不侵!

    然后,他不说话,背负双手,就这么默默地望着高天。

    大眼珠子,我都不看你了!

    魂河尽头,终极地内,无上生物瞳孔收缩,他并没有怒,正常生物的情感早已不存在他的身上,他现在有的只是战意,更加凌厉。

    无上不能退,唯有战!

    轰!

    这个时候,他要出动了,魂河尽头那里顿时要炸开了。

    大面积的生机浓郁的化不开,澎湃开来,那里是无上生物的养伤之地,现在逸散出丝丝缕缕的特殊物质。

    这些都是魂河孕育出的至高精粹,属于举世难寻的奇珍物质,外界不可见。

    现在,仅是飘出丝丝缕缕,都让人觉得天地不同了,仿佛永固,可以长存下去,从此不朽。

    在那里,有一道恐怖的身影渐渐浮现,无上生物要露出真身了!

    不过,他也付出很大的代价,唯一清晰可见的冰冷的眸子在淌血。

    昔日的大战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原本这种生物一念间便可影响到诸天的兴衰更迭,真身不可磨灭。

    可是现在,光阴流逝,岁月远去,他的伤却远还没有好!

    可怖的轮廓,一部分为人形,一部分为凶禽身,挤满并压裂的了大宇宙,让人窒息!

    外界,许多强者都在第一时间生出感应,甚至能够在意识海中看到那恐怖生物的大体轮廓,顿时颤栗。

    许多界域都在龟裂,诸天似乎都要坠落了。

    这实在太可怕了!

    “先下手为强!”九道一喊道。

    你当我不想啊?楚风悲愤,值此之际,如果有实力,他早就一巴掌糊过去了。

    他能做什么?还是保持姿势不变,背负双手,在那里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这一次,无上生物真的被激怒了,即便早先内心古井无波,早已斩掉那样的情绪,可是现在他还是忍受不了。

    大雾中那道负手而立的身影,真不将他看在眼中啊,到现在都无视他,嚣张与自负到了什么程度?!

    “咄!”

    无上生物一声轻叱,真身动了,黑暗宇宙中隆隆作响,万界都仿佛要炸开了,无数的道祖伏尸在其脚下的景象,映照于诸天。

    汩!

    突然,像是泉水在涌动,犹若瀑布在垂挂,一条白色的匹练从那终极地深处飞来,迅速向着楚风而聚。

    生机浓郁的化不开,那是魂河的无上精粹!

    所有人都惊呆了,大雾中那道背负双手望天的身影太彪悍了吧?这是在洗劫无上生物的养伤物质?

    一时间,魂河尽头,海量的原生物都震惊,他们能顾清晰的感受到,魂物质中的无上精粹被吞噬了。

    楚风发呆,他脚下的金色纹络像是饕餮,鲸吞牛饮,吸收厄土深处的特殊奇珍物质。

    “盖世无双!”

    后方,光头男子大喊了起来,虽然还未开战,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冷下去多年的血竟然滚烫起来,战意高昂。

    他心潮激荡,昔日旧景重现,天帝归来,今天要掀翻魂河吗?唯有一个字——战!

    汩汩而涌的魂物质精粹,没入金色纹络中,迅速的消失。

    楚风终于知道,究竟是谁做的,他看到了元凶——石罐!

    他早有猜测,到头来终于被证实了,是这东西牵引他来魂河,跑这里吸收无上的魂物质精粹?

    不对,很快,他又发现了异常,石罐中有东西也在吸收魂河奇珍物质,发生丝丝变化。

    是……一颗种子!

    并不是早先曾经生过根、发过芽的那枚,而是新的。

    当初得到时,石罐中共有三颗种子。

    一颗还算正常,可以开花结果。

    另外一颗乌黑干瘪,有些变形,没有生机。

    剩下的一颗呈紫褐色,扁平,像是被压扁了。

    后两颗种子,这么多年来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楚风用尽了办法,都不见它们发生丝毫变化。

    它们很特殊,当年经历轮回,偷渡到阳间时,楚风的肉身都四分五裂了,可种子却承受轮回碾压,不曾受损一丝。

    今天,那颗乌黑干瘪的种子居然在吸收无上的魂物质,它鼓胀了一些,不再干巴巴,也有了几许生气。

    种子复苏了?

    楚风内视,观察体内的石罐与种子,简直不敢相信,其中一枚死气沉沉的种子竟焕发出些许生机。

    现在,他不得不怀疑了,他到底是怎么来这里的?是罐子驱动的,还是种子牵引的,充满了迷雾。

    不管怎样说,罐与种都有古怪,猜不透来头。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容不得楚风多想。

    这个时候,无上生物发怒了!

    当着他的面,在他的老巢中洗劫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尤其是都到现在了,他已经出手,可那大雾中的身影还在抢劫呢,肆无忌惮,从终极地盗取他的养伤物质。

    最可气的是,大雾中的那道身影还在背负双手,依旧在望天。

    这实在让人受不了,理直气壮的盗取无上的魂物质,居然还这么的无视他?不讲道理啊!

    换个暴脾气的,估计要炸肺炸心了!

    他不再隐忍,实在受够了!

    在他的手中,出现一柄璀璨的长刀,晶莹透亮,绽放九色瑞霞,席卷了诸天。

    万界颤栗,许多虚空都在隆隆作响,映照出这柄刀,惊慑了所有的大世界,无数的进化者胆寒。

    终极地尽头的无上生物出手了,轮动他的兵器,斩出绝世一刀!

    太恐怖了,那柄刀绚烂到极致,从黑暗宇宙深处,直达魂河,到了帝战之地,贯穿宇宙星空。

    毫无疑问,这是霸绝天地的一刀,挟带着一位无上的满腔愤怒!

    “小心!”

    光头男子低吼,握紧了拳头,虽然知道自身没资格必要介入,但是,由于太在意,也太紧张,他还是强烈不安。

    “杀啊!”这个时候,就连武疯子都忍不住大喝出声,希望那位打出冠绝天上地下的一击。

    他跟着有些疯狂了。

    不止他一人,黑血研究的主人等,也都感同身受,仿佛是自身在面对惊慑诸天万界的一刀,魂光都在颤栗。

    若非那个人挡在前面,再加上有帝钟守护,有战矛横天,他们估计都没有办法站在这里了。

    真正的大战要爆发了吗?所有人都无比紧张。

    可是,那位太淡定了吧?

    不,他终于动了,在电光石火间,他回首,看向魂河尽头,盯着厄土中的无上生灵。

    你……还在看?依旧这么镇定,真是稳如老狗,稳的都让腐尸等一群人都慌了。

    大雾中的那道身影,太他么镇定了,这样不行啊,晶莹的九色长刀贯穿大宇宙,劈落到你身前了,还不出手?!

    刹那,亦意味着永远。

    这些全都是强大生灵一个念头间发生的事。

    “杀啊!”九道一都大吼了起来,太担忧了,怎么还不出手,要被动等着魂河的无上生物斩杀下来吗?

    “欺人太甚!”

    别人没怒呢,魂河的无上生灵已经嘶吼,咆哮出声,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到现在了,都还在装!

    楚风想哭,他如果可以一战,早下黑手了!

    战与不战,出手与否,都一个结果,他能做什么?自然是继续看天边的云,看魂河远处的浪花,反正就不看你。

    在无上生物的眼中,这就是赤裸裸地挑衅,是蔑视,是在小觑蝼蚁,好像在说对他说,你看,我连你的出手都无动于衷。

    所以,他的情绪沸腾了,定要一刀斩了大雾中的那道身影!

    所有人都头皮发麻,能避开吗,难道要以大道磨灭那一刀?

    轰!

    刹那间,场中发生惊变,楚风的体外金色纹络密布,将他保护在当中。

    这不是全部,在金色纹络外,还有一层血色光环,加持在更外面,宛若黄金烈焰染血,金身映照赤光。

    那一刀,当真没有斩落下来!

    因为,它被一只大手挡住了,徒手抵住晶莹而绚烂的九色长刀,让它无法斩落,至于刀光与大道规则也在被大手磨碎。

    这一刻,诸天万界都轰鸣,都在剧震不止。

    “那是什么?!”连九道一都惊叫了起来。

    “帝纹映照万界,至于外层的血色则是昔日大战所沐浴之敌血,浸染在身,浮现出来,天帝回来了!”伏尸大吼。

    楚风自己都在吃惊,金色纹络他能理解,多半来源于石罐,今天这罐子复苏了,渴求魂河的无上奇珍物质。

    可是,身体最外一层的血色光环是什么?他有点发懵。

    那只大手,就是血色光环化出来的,楚风自身依旧背负双手,压根没动,就这么看着魂河的无上生灵。

    “吼!”

    厄土深处,无上生物怒吼,你他么还看我?!

    尤其是,对方并没有动真身,这让他怎能不怒,太小瞧人了。

    无上生灵想怒斥,你敢小觑吾,不可饶恕,不可原谅,杀!

    他再祭长刀,黑暗中那只巨大的眸子在滴血,开阖间,万道符文都在溃灭,诸天秩序都在崩断。

    无上生物爆发出至强一击,要灭那道身影。

    让他惊怒,让他心头发毛的是,一股可怕的气息突然覆盖过来,让他如陷泥沼中,竟然要被定住了!

    与此同时,楚风背后的血色光环中,浮现一只大手,向着前方拍来!

    你打哪里?!

    无上生物怒血沸腾!

    那只大手速度太快了,盖了在他的头上,这他么的是……摸头杀吗?!

    最为过分,最为让他出离愤怒的是,那只大手力道不是特别的巨大,在他脑袋上拍了又拍,这是羞辱他吗?!

    而他居然无法躲避开,身体发僵,这让他震惊,心中涌起滔天巨波,竟有生灵能对他做到这一步!

    “拍你的狗头!”远处,腐尸大吼,呐喊助威。

    狗皇听到这句后都没反应,都不带搭理他的,正在那里激动的发抖,什么都顾不上了。

    这简直不可想象,无上生物被人这样数次拍头?这是要镇杀他,还是在羞辱与教育他?

    魂河尽头,无数的原生物全都胆寒,都在瑟瑟发抖,他们心目中无敌的魂河主事人居然被人压制。

    难道真的是传说中那位回归了?所有人心中都浪涛击天!

    此时,楚风毛骨悚然,因为他意识到,这里面有大问题,是谁在出手?

    这种感觉让他不安,让他发毛,他能感受到,在他的背后像是有什么东西,像是有什么莫名的生物。

    甚至,他听到了呼吸声,就在后脖颈那里,到底是什么,是谁?!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身上除了石罐、种子,还有不能理解的东西,什么时候沾惹上的?他震惊了。

    此刻,狗皇发抖,心都在颤栗,它激动的险些大叫,一时间竟热泪盈眶。

    终于确定了,这种威势,这种战力,绝对不是一道虚影,不是什么一缕意志降临,应该是至强者真身回归。

    多少年了,再次见到他了吗?

    它死死地看着那道背影,可是大雾太浓了,居然望不穿,看不透,究竟是不是他?天帝兄弟!

    此时,九道一的嘴唇都在哆嗦,整个人都颤颤巍巍,难以置信,他猜测的是另一人,是那位归来了吗?!

    他曾常年在战矛前祈祷,许愿了无数年,可都失败了,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现在……那位就这样回来了?!

    谁在称无敌?!九道一眼中发红,想大哭,想这样大吼出来。

    只要是那个人回来了,还会怕谁,应该可以灭了诡异与不祥,就此扫平,哪个敢跳出来?

    就像是他早先所说的那样,谁不服试试看!?

    是那个人吗?九道一也看不透那片特殊的浓雾。

    天帝!狗皇浑浊的老眼中蕴着热泪,它想这样大叫出来,只要是他回来,就能解决掉一切。

    什么魂河,这么多年过去,该被打爆了,该被铲灭干净了!

    此时此刻,楚风能怎样?我心依旧,背负双手,我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你们所有人!

    然而,这落在每一个人的眼中后,就是至高无上,深刻不测,是无以伦比的大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