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十章 幽灵练剑
    “方原开始学剑了!”

    玉蜂崖众杂役里,开始流传起了这个说法。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方原在平时扫洒之时,忽然间就会手持扫把作击剑状,也不知有多少人,看到了方原于夜幕时躲在竹林里苦练,更有一些人,传说看到了灵药监的总管事凌红波凌仙子时时过来,指点方原的剑法,据说十分严厉,时常把方原骂的狗血淋头!

    如此一来,众杂役对方原的忌惮便更大了一层,见了面都客客气气的。

    他们现在一看到方原红着眼睛练剑,一脸杀气的模样,便都感觉后背冷飕飕的,谁也不知道这个疯子会不会忽然间兴起,把自己当成了靶子来这么一下,干活时都故意躲着他!

    而曾经被方原提着菜刀狂追,丢了大面子的宋魁,也再也没起报复的心思!

    他最初几天里,为了挽回面子,也曾暗中向人放狠话,说一定要让方原好看,但在某一天傍晚时,他带了两个狗腿,悄悄的摸进了方原练剑的竹林,却忽然间看到了正在练剑的方原,那两只眼睛血红血红的,一脸的杀气,居然硬生生的没敢动手,悄悄又退了回来!

    从那之后,就绝口不提此事了!

    “唉,没想到方师弟练起剑来这么可怕,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啊……”

    就连孙管事,心里感慨了起来,他更摸不准的,却是方原与凌红波两人之间的关系了,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琢磨:“这小辣椒可没对别人这么好过,莫非方师弟把她睡了?”

    经过了这么一番严肃的思量,他找到了方原:“方师弟,你以后不要在杂务殿练剑了,人多眼杂的毕竟不好,后山有一座荒殿,乃是仙门弃用了几百年的,你以后就负责打理那里吧,别的事情我也先不给你安排了,就将这几个地方打扫干净便行,时间你随意安排!”

    方原跟着孙管事走了一遭,便见他说的荒殿,是在玉蜂崖的后山,平时人迹罕至,荒草萋萋,确实是一个练剑的好去处,便知道孙管事其实是有意帮自己,笑道:“多谢孙师兄,这里倒是地方宽敞,地形复杂,正是一个练剑的好去处,况且人也少,不担心被人撞见!”

    孙管事笑道:“对,对,最主要是人少,不用担心被人撞见!”

    说着拍了拍方原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兄弟,厉害,连小辣椒都能搞定……”

    “凌师姐还是很不错的,很热情,就是技巧差了点……”

    方原以为孙管事是说自己下棋赢了小辣椒的事,便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咝……”

    孙管事倒吸了一口凉气,使劲冲方原拱了拱手,一脸崇拜。

    “兄弟,你以后什么也不用管了,就专心在此剑练剑,伺候好那小辣椒就行……”

    说着一脸的关切:“改天我搞得灵兽肉帮你补补,你看这才几天,人都瘦了!”

    方原对孙管事感激不已,他可不知道孙管事心里龌龊的想法,不过明白孙管事让自己来到这里打扫这片荒殿的原因,说白了,也只是给自己一个专心练剑的环境而已,毕竟自己是杂务殿自己,平时练剑太勤,若是被仙门执事瞧见了,定然会怪自己不务正业的!

    可在这后山,却不用担心了。

    这里据说以前是青阳宗关押受过弟子的所在,天生便带着一股子压抑,如今早已荒废了数百年,荒草生得比人还高,就算白日里,也少见阳光,到了晚上,更是阴风阵阵,如同鬼域一般,仙门里偷情的杂役什么的都没有敢往这里来的,生怕撞着点什么东西……

    不过方原却是无惧,他正缺这么一个僻静的地方练剑。

    更何况孙管事说了,他名义上是打扫此地,但实际上就是给他一个清静地方练剑,对他来说,这就已经是很大的人情,哪里还能再嫌东嫌西的讨人厌,要求更多呢?

    于是,他就安心留在了这里,晚上回去吃些东西,整整一个白天,便只在此地练剑。

    有的时候,练得痴迷了,便是晚上,也会留在此地,直到筋疲力尽才会回去。

    如今玉蜂崖众杂役里,都在传闻他得到了小辣椒所传的高明剑道,对他又敬又畏,但只有方原知道,自己根本就只有一个空壳子而已,他只觉得这剑谱上的招式简简单单,偏偏越练越觉得自己火候浅薄,如今他已经可以做到每出一剑,都与剑谱上所写的不差分毫,看起来也是豁豁生风,但自己心里明白,这样的剑招是不能与人对敌的,一交手就会露了馅……

    小辣椒说这是他自己火候还不够,没有融汇贯通的原因,这让他生出了狂意,越是练不好,便越是要练,居然渐渐的心神都沉了下去,有时候书都读不下去了,只想着练剑!

    “清风拂柳……”

    “明镜高悬……”

    十几天后的一天,方原正在这荒僻阴森的地方苦练着剑招,连日已西沉都未留意到,只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那些几乎都已经深深烙印在了自己神魂深处的剑招,不厌其烦!

    这后山荒殿,白天时都无比的荒凉可怖,到了晚间,夜风一起,就更显得阴森了。

    阴风拂来,树摇草摆,山石缝隙里,隐隐有鬼哭之声传来,再大胆的人也得吓个半死。

    可方原却毫不在意,他天生不信这些鬼神虚幻之事,胆子极大。

    “唉……”

    简简单单的剑招练了无数遍,他终于筋疲力尽,找了一坐青石坐了下来。

    “还是不行啊,这些剑招,怎么看都是花架子,使起来好看,怎么可能与人对敌?”

    “可小辣椒当初施展出来时,剑招使得与自己一样,偏偏多了几分灵动意蕴……”

    “她是怎么做到的?”

    “我又差在了哪里?”

    低头苦思着,方原却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心间微微有些懊恼。

    “呼……”

    在他想着时,忽有一阵阴风猛得刮起,卷起一地荒草,吹得方原头发散乱。

    “添什么乱?”

    方原思路被打断,顿时气的不行,想起了别人流传的鬼神之说,便冲着风刮来的方向骂道:“便真有鬼神,也滚远一点,莫来扰我!”

    骂完了,气消了大半,自己也觉得好笑,摇了摇头,准备起身继续练剑。

    但也就在此时,他忽然间心神微震,抬头向前看去,便见前方那阴森森的荒殿前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影子,手里持着长剑,居然也在练剑,如今正值无月黑夜,一切都黑糊糊的,但方原却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个影子,他心下顿时有些好奇,蹑手蹑脚向前走了过去!

    离得近了,也渐渐看清楚了,那果然是有一个影子在练剑。

    看起形貌,应是一个男子,但是却看不清楚面貌,实际上他整个人都是模模糊糊的,像是半透明一般,此时正执剑挥舞,身法飘逸,但却没有剑刃破空声传来,似真如幻……

    “还真有鬼?”

    方原心里大是诧异,旋及好奇心起:“朱先生讲过,除非是专门修炼神魂的鬼修,世间并无鬼魂,便有一些冤死之人执念极重,留在世间徘徊不去,也不过只是一道怨气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一直都想看看鬼长什么样,今日居然有这等运气,倒要好好瞧瞧……”

    这般想着,正要悄悄摸上去,吓那个鬼一跳,但刚一移步,却忽然微微一怔,发现那鬼魂使得剑,居然和自己练的一模一样,也是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里的剑招,依次使了出来!

    只是剑招虽然一样,在他手里使了出来,却有说不出的奥妙。

    与小辣椒使得还不一样,此那鬼魂施展的剑招,根本毫无威力,但偏偏看在了方原眼里,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神妙,就好像是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蕴,比小辣椒还要高明!

    方原看了一会,便只觉得目眩神驰,心向往之。

    忍不住站了起来,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拱手道:“前辈剑道当真高明,晚辈……”

    话犹未落,忽然眼前一花,只见殿前空空荡荡,哪有什么练剑的鬼魂?

    快步走到了荒殿之前,他找了一圈,毫无有人在此练剑的痕迹,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难道,真是自己花了眼了?

    但很快,他便摇了摇头,刚才他看的真真切切,绝非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