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十九章 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
    “剑为君子器,剑道便是王道!”

    小辣椒擅使火蟒鞭,但对剑道却也说的头头是道,向方原普及着其中的道理:“世间兵器无数,剑是最常见的一种,但却也是最难修炼的一种,世间随处可见配剑之人,修行界里也有无数的剑道法宝,可能够用得好剑的,却是不多,既然你这个榆木疙瘩的脑袋铁了心要学剑,那本姑娘就先指点一下你的剑道修行,至于能否入了剑道之门,便看你的天赋了!”

    “你说的这些朱先生也对我讲过,从小我便决定,要么不学,要学便一定学剑!”

    方原坚定的回答,直接从床榻上跳了下来,恭敬的站在了小辣椒身前。

    看着他现在一脸紧张,又想到了他刚才居然面朝墙壁不理自己的可恶模样,小辣椒心里又气又笑,忽然起了促狭心思,清咳了一声,道:“你既有此志,我也不能不成全你,这样吧,有一本我珍藏了许多年,内中收录了无数神异剑招的剑谱,便去取来送给你吧!”

    说着,飞身跃出了窗外,凌空飞向了灵药殿方向,速度极快,只过了不到盏茶功夫,便又飞了回来,沉沉呼了几口气,双手捧着,一本泛黄的剑谱,郑而重之的递了过来。

    方原头皮一阵发麻,双手接了过来,便看到了上面九个大字:

    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

    “这……”

    方原登时整个人都呆了,看了半晌,忽然道:“这怎么有点像你之前垫桌子腿的……”

    “胡说八道!”

    小辣椒目光一凝,厉叱道:“我垫桌子腿的不是这一本!”

    “是,是……”

    方原只好连声点头,生怕惹怒了她,微觉激动的翻开了剑谱……

    然后他就再次愣住了,傻傻的看着那剑谱里面的内容。

    “清风拂柳……”

    “猛虎下山?”

    “明月高悬……”

    “寡妇翻墙?”

    不说别的,光看那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谱上面收录的剑招,方原就够无语了,上一招还颇有意境,剑走轻灵,下一招便成了粗俗不堪,卑鄙猥琐,这有点像大杂烩啊……

    实在是忍不住,眼神有些狐疑的看着小辣椒。

    “这小子不好骗……”

    小辣椒心里暗骂这小子聪明,面上却表现的十分生气,重重的哼了一声,忽然间伸手夺过剑谱,翻了开来,让方原看着里面忽然间纤手一探,一道法力慑出,窗外的一截柳枝便飞进了她的手里,而她手持软软的柳枝,在手中一抖,立时贯注法力,坚挺笔直如剑。

    “这一招便叫作清风拂柳……”

    她瞪了方原一眼,忽然间屈膝舒臂,身形如一团红云飘出了窗外,手中柳枝在树上一点,便有无数的柳叶飘落了下来,纷纷洒洒甚是好看,直到方原看到了其中一片柳叶,才吃了一惊,那无尽的柳叶,居然都在这一剑之中被劈成了两半,精准的像尺子量过的一样……

    “这一招作叫作猛虎下山……”

    小辣椒身形从柳树上飘落,低声沉喝,又向下一斩,地上一块顽石,赫然削掉了一块。

    “明月高悬……”

    接下来,她又是大喝两声,身形忽而飘飘如仙,向上飞云,而手里的柳枝便也像是成为了真正的剑,居然有森然剑意散发了出来,直刺苍穹,隐隐作龙吟之声,久久不散!

    方原看得几乎呆了:“这剑法威力如此之强?”

    然而正惊诧间,他却惊讶的发现,小辣椒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见了。

    “还有一招,便是寡……美女翻墙了!”

    柳枝搭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小辣椒的声音得意的从背后传来:“往哪瞧呢?这一招的剑意便是藏,声东击西,忽左而右……美女要翻墙么,若被人看见,还不得羞死?”

    方原只觉浑身激动的要抖,半晌才转过了身来,客客气气的行礼:“多谢凌师教诲!”

    小辣椒这才满意的哼哼了两声,淡淡道:“从现在开始,你就照这剑谱来练吧,你是生了一颗聪明脑袋,学东西比别人快,但别怪我没有告诉你,修剑法与读书可不同,读书靠悟,剑道靠练,现在刚刚开始,你还远远没达到用悟性的时候,先把基本功练熟了再说吧!”

    “是是是……”

    方原连声答应,在她的眼神示意下,恭敬的打开了棋盘,快速的摆了上去。

    小辣椒得意洋洋的坐了下来,然后不到半个时辰,又怒气冲冲的走了。

    而方原则抱了剑谱,在房间里认真思索了一会了,倒发现小辣椒说的确实不错。

    那四剑简简单单,小辣椒出剑的姿态他都记在了心里,剑谱上也说得清清楚楚,他甚至都不用动用天洐之术,便可以对这些剑招的练法了然于胸,真是用不着一个“悟”字了。

    这天洐之术,他也心里明白,某种程度上,提升的其实就是自己的悟性,无论多复杂的道理、法门,都能让自己瞬间领悟,但换成了这等道理简单直白的,反而帮不上忙了!

    而除去了悟性,学剑便只剩了一个法门,那就是:练!

    打定了主意之后,他站起了身来,找了一节树干,削成了木剑,然后一剑向前刺去……

    ……不行!

    虽然姿势简单,却分毫没有小辣椒使剑时的气势!

    方原心里哂笑了一声,倒也有几分豪气升了起来:“我方原自问头脑不弱于人,心性不弱于人,肯吃苦的劲头也不弱于人,便连道元真解也能悟透,岂会被这剑法难倒?”

    反正这几天活不多,那读书修行之余,正好用来练剑!

    此后三天,方原便起了性子,除了每日固定的读书与修行之外,其他时间全用在了练习剑上,每每练到胳膊发酸,肉身发虚才肯罢手,歇息片刻,继续练剑。

    不过不练剑,不知剑道之难。

    三天时间过去时,他在小辣椒面前演示剑道,仍然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咦?这才三天啊,这小子居然练的似模似样的?”

    望着一脸失望的方原,小辣椒心间震惊。

    不过很快,她心里便有了主意,脸上就露出了一副更失望的样子来,痛心疾首道:“三天过去了,足足三天时间啊,你这个蠢货居然才只练到这种程度,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吗?实在笨的可以,来来来,先陪我下两局棋,等本姑娘开心了,就再指点你几个窍门!”

    “哦……”

    方原心情也很是失落,在小辣椒面前乖的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慑慑懦懦说话都不敢大声,陪着小辣椒下了三盘棋,不料心间只想着剑法,有些分神,居然被小辣椒赢去了一局,另外两局也胜的非常艰难,他心情无疑更为失落,小辣椒却是心旷神怡,满脸堆笑。

    “这个傻瓜上当了,我这方法当真不错,不行,一定还要打击他,让他继续保持这状态!”

    下完了棋后,她又横挑鼻子坚挑眼的把方原的剑法狠狠批了一顿,这里气势不足,那里身形不灵,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方原在武法一道差不多就是残废,可以一头撞死了!

    方原也不反驳,老老实实听着,等小辣椒走了之后,却练的更加刻苦。

    如此日复一日,方原都不记得自己这简简单单的剑招练了多少遍,也不知道小辣椒口中的剑道入门自己究竟入了没有,他只知道虽然如今对这剑谱上的剑招完全了然于胸了,可施展了出来时,还是各种错误百出,更不用说是小辣椒施展出来时的那种玄妙的神蕴了。

    也正因此,小辣椒批评自己的笨,骂自己练习不够用功的时候,也只好就老老实实的听着,她让自己下棋的时候也就只好兢兢业业的陪着,不合格的徒弟没资格抱怨。

    他自然不知,如今他在剑道的变化,就连小辣椒也心里发憷。

    她已经不知道多少回在暗想:“这傻瓜实在是太吓人了,这等剑招也能练的如此用功,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指点他了,只能说他火候还不足……他哪里知道,剑招只是形,想要提升境界,是需要剑理相合的啊,这剑谱里的都是打基础的普通剑法,练的再疯也只能熟悉一下对剑的感觉,怎么会有威力?我当初都是全凭了法力相合,才施展出了那等神蕴……”

    “不过我可不能告诉他,如今他沉迷于练剑,棋艺下降的厉害,我却飞涨,很快就能赢他了,哼哼,到了那时候,我拿回了小棋仙的称号,再把真相告诉他也不迟……”

    “反正……基本功打好了也没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