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章 一术洐万法
    轰!轰!轰!

    难以形容那一霎的感觉,方原在回答了所有的问题,又依着本心说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之后,只觉得周围虚空变幻,神雷震震,一霎那,却似经历了永久,在这过程中,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些意志的赞许,然后,便似乎有某种奇怪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神魂之中,这让他无比的痛苦,神魂像是在撕裂,但又感觉异常的满足,像是在经历一场奇妙的梦境!

    “这是什么?”

    良久之后,他才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似乎处于一个玄妙的空间之中。

    隐隐约约能看到,自己周围全都是悬浮在了半空中的金色经文。

    这些经文让他感觉熟悉至极,皆是道元真解的内容。

    对这些经文,他比自己的掌纹更了解,可是在这时候,熟悉之中,却又多了些玄奇的变化,那些经文在不停的跳跃着,变化着,它们的排列顺序,甚至每一个经文的笔划,都在进行着一种玄奥莫测,却又隐含大道之理的演变,随着演变,一种熟悉又陌生的东西出现了……

    大道至简!

    经文还是那经文,但其中所蕴含的道理却已截然不同,直让方原瞠目结舌!

    “我是读书读的魔怔了吗?”

    方原一时间,都难以判断自己经历的场景是真是假,是否是自己经历的一场怪梦。

    不过,出于一种内心莫名的冲动,他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下去。

    “天洐之术?”

    “这是……这是一种推洐之术?”

    很奇妙的,他看到了那些经文之后,所有的金色经文,便一个一个的飞舞着,仿佛无尽的流星一般,冲进了他的眉心之中,然后,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多出了一道神异的法门。

    “三千大道融一炉,心存一术洐万法……”

    感应着那一道法门,方原的脸色变得渐渐苍白了起来。

    他几乎不敢相信脑海里出现的信息,因为那实在太……太夸张了!

    “大道三千,皆在一元之内,依术推洐,世间万法皆在掌控之中……”

    也就在他一时震惊,不知是否该相信自己脑海里出现的信息时,他下意识的想起了自己如今所掌握的惟一一道修行心法,正是那青阳宗初阶练气法,如今他已经修炼了一个月时间,虽然勤勉,但仍然有许多疑点未解,也正是这些疑点的存在,使得他练气一层不得圆满。

    本来这些疑点,在方原自己的心里,简直就像是乱麻一般。

    想要解决,只能去请教仙门长老,或是自己一点一点的去试探。

    可是,也就在这时方原下意识的试着用自己脑海里出现的这推洐之术去推洐那心法之时,他忽然感觉心神大变,冥冥之中,自己体内忽然像是被抽离了一部分力量。

    这突如其来的虚脱感,使得他头脑一阵晕眩,险些裁倒在地上……

    但也就在他大吃了一惊,急急收回心神之时,却忽然间整个人都怔住了。

    就在他的识海里,居然出现了一道清晰的神念!

    这神念不是别物,正是青阳宗初阶练气法,只是与之前迷雾重重,困惑难解不同,此时出现在了他心间的青阳宗初阶练气法,赫然变得清晰无比,像是一条笔直大路,直通天际!

    困扰了他很长时间的疑惑,皆在此时豁然开朗,他瞬间便已经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最直接,也最稳妥的将自己的修为推省洐到练气一层圆满,更甚者,他居然觉得这青阳宗初阶练气法里面,有许多问题存在,若是可以剔除这些问题,修行的效率无疑会更高……

    “这就是道元真解的秘密?”

    虽然因为忽然间被抽离了大量的力量,使得他此时显得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也微微发痛,但此时的方原脸色却是一片狂喜,双眼放光,几乎难以形容心间那无尽的喜悦……

    “这道元真解,根本就不是假的……”

    “这里面,居然真的藏了一道推洐之术……”

    道元真解里面所藏的,不是修行法门,却高过了世间任何修行法门!

    因为这是一种用来推洐修行法门,提升其效率与品质的奇术……

    这赫然是融合了世间所存的各大仙门的修行法门与道理,所推洐出来的一道至高奇术,它的作用,便是可以分解所知一切修炼心法,并借此推洐出效率更高,威力更强的心法!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有人说,世间所有的修行法门,都最终会走向一个相同的终点,而这一门奇术,却赫然是从那终点回溯,它本身便已经包容了三千大道,所以能够堪破无尽虚妄,直指修行本真……

    “世有大道三千,我只一术破之……”

    方原的神情渐渐精彩了起来,拳头紧紧的握着,像是握住了万物:“虽然,好像需要消耗我大量的心神,才能完成这种推洐,但就算如此,这也……太……太神奇了吧?”

    “方师弟,方师弟,你没事吧?”

    忽然之间,声声呼唤响起,方原神思回到了现实之中,看到了眼前孙管事的那张丑脸,周围的金色经文都已经消失,他仍然是倚着书架而坐,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怪梦。

    “一过来就看你抱着本空书发呆,是不是受打击了?”

    那孙管事叹息着将他拉了起来,上下打量着他问道。

    “空书?”

    方原也是微微一怔,低头看去,顿时又微微一呆。

    刚才明明是写满了经文的道元真解,如今居然已经连一个字都不剩了,只有空空荡荡的书页,惟在首页,还留着顾松长老的法印,好像那些经文,都从经文中逃了出来一般。

    “额,没事,没事,就想了点事情!”

    意识到此事古怪,方原控制着自己的心神,将那已变成了一本无字书的经卷放回了书架,只是心里有些震惊,恐怕自己刚才在幻觉里看到的那一幕是真的,这道元真解上面的经文,居然真的化作了一道奇术,进入了自己的识海,难道这就是道元真解真正的秘密不成?

    只是,为何这秘密终究被自己发现了,顾松长老研究了七百多年,却一无所获?

    忍不住又想起了刚刚拿起这经文时,遇到的那种考核一般的感觉,他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似乎,这秘密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拿到的,需要得到书中经文的认可才行……

    “哈哈,最近太辛苦了吧,哎呀,我听别人说你每晚修行,连觉也不睡的,这可不行,人是铁,饭是钢,一觉不睡困得慌,像你这样的人啊,就是心气太高,老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这才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听我的,回去打一壶酒,切半斤猪头肉,咱哥俩聊聊!”

    见到了方原这魂不守舍的模样,孙管事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感慨了起来。

    “好,好,好,我知道了……”

    方原一听孙管事絮叨就头疼,急忙连声答应,与他一同出了藏经殿来。

    整理藏经殿,不是一时之功,如今日已西沉,众杂役便一起乘木鸢回了杂务殿,等着第二天再来,孙管事看出了方原见到了那几个仙门弟子之后,整个人便特不对劲,很是善解人意的要拉着方原一起去喝酒,不过方原却婉言谢绝,草草吃了晚饭之后,便急急回了房间。

    他此时什么都不想,只一心想印证一下那道元真解的真假!

    盘膝坐在了榻上,他大着胆子推动自己的灵气,冲向了某个关窍。

    在平时他是不敢这么做的,因为修行是大事,容不得半点错误,稍有不慎,便非死即伤,只不过得到了那道元真解里面的推洐之法后,他却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本来十分玄奥精深的修行法门,已然在自己心中分解,变成了无数条错综复杂,但又彼此关联的道路……

    他能看到这每一条道路,最终通往的方向,有的是错的,有的是对的。

    而在这所有的道路里,又隐藏着一条简单到极致,又清晰到了极致的道路……

    ……那就是修行过程中,最正确,根基最稳,速度最快,最有效率的一条路!

    若非要找一个形容的话,以前的他,是在盲人摸象,通过摸到的一知半解,然后在心里重构那象的形状,而如今,他却是直接睁开了眼,一眼便看到了巨象的完整模样!

    以前的他不敢冒进,是因为看不清前方的道路,但如今,却浑然没有了那种顾虑!

    因为在道元真解的指引下,他眼前的修行之路,简直比自己的掌纹还清晰!

    “嗡……”

    这一道灵气冲到了关窍之后,方原只觉周身一震,那个自己已然犹豫了很久都不敢去冲击的关窍应声而碎,修为已涨了一截,这使得他欣喜不已:“这种感觉居然是真的……”

    几乎毫不停顿,他又试着去冲击第二个关窍了。

    结果也顺利的难以想象,灵气冲击,周身一暖,第二个关窍应声而破……

    之前让他修行卡顿,无法进步的关窍,如今居然像是喝水吃饭一样的简单,这让方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心间郁气一扫而空,得了这道元真解相助,自己又何愁没有明师指点?

    这一道法门,胜得过世间无数明师!

    “唉,到底还是疯了……”

    屋外,孙管事抱了一壶酒和油纸包着的猪头肉过来,本来想找方原喝上两杯,但远远的听到了那笑声,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又悄悄的退了回去,心里叹息着:“这时候方师弟情绪不稳定,我还是不要再过去火上浇油了,省得回头大家怪我又把一个人紊叨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