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章 冥冥之中
    转眼间月余时间过去,方原在这青阳宗的生活也稳定了下来。

    此时的他,已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修行世界里。

    白日里做着职责内的杂役,晚上勤勉修行,平时偶有闲暇,便细细的读着朱先生送给自己的书,将曾经为了钻研道元真解而忽略了的其他的修行学识补全回来。

    渐渐的,他不仅修为上每日都在稳稳的提升,而且对于修行的理解也在一日比一日深厚。

    也正因此,这仙门中的生活虽然艰辛枯燥,但却让他感觉异常的充实……

    “哈哈,方师弟又来了?”

    “最近修为进境如何?”

    膳堂里,方原抱着书卷走过,见到了他的人,也都笑着招呼。

    这一个月时间里,方原与这仙门里经常见到的杂役弟子也渐渐熟识了。

    如今他曾经是甲子榜首,却因道元真解被取消了名次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仙门,一众杂役对他的态度自也复杂,一开始看到了他每日勤勉修行,连吃饭都不忘了看书的模样,倒有不少嘲讽,不过一个多月过去,虽然还是有人不屑他的勤勉,这声音却少了许多。

    对于肯用功的人,这些杂役弟子好歹也是会多几分尊重的。

    “哎呀,方师弟,好久不见,修为又精进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方原就脑袋有些大,不用说便是孙管事来了。

    入门月余,方原一切都算是趁心,惟独这孙管事让人头疼,每每跑到方原的小屋里拉着他聊天说话,一说就是好几个时辰,也是到了这时候,方原才知道这孙管事的叙叨在这仙门里实在是已经出了名了,其他杂役都躲着他走,也就自己这个新人才愿意听他说话……

    不过好在,常年的苦学,使得方原学会了一项独门本事,表面上与孙管事说着话,也能时不时的点头应答,但在内心里,却一直在揣摩经义,思索修行之道,也不算耽误了时间。

    而孙管事难得方原这样一位可以聆听自己说话,甚至还可以有所回应的“话友”,也是大起知己之感,明明早上才拉着方原聊了半个时辰,中午见了,便又感觉好久不见了……

    “……午饭过后,到杂务殿来点卯,去小竹峰收拾藏经殿啊……”

    孙管事叙叨着了半天,方原只捕捉到了这么一点有用的信息,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身为杂役弟子,也不是只做好自己职责内的事情就完了,杂役殿时常有些其他的活计交待下来的,算是临时抽调,在这一块方原不像那些在仙门里呆久了的杂役一样油滑,从不偷懒怠工,派给他的活计,总是利利索索的完成了,孙管事喜欢方原,也与这有很大关系。

    点卯之后,方原便与其他几位杂役弟子登上了孙管事的木鸢。

    这木鸢却是仙门里的一种低阶法器,可以御风而行,在山间赶路方便,就是不太结实,尤其是孙管事这一架,分明看着就快要散架了,一飞起来,吱扭扭响,很是吓人。

    小竹峰便是青阳宗藏经殿所在,如今修行心法,往往皆以玉简存贮,不过纸质,甚至是竹简也有不少,都是古董也似的东西,留在了藏经殿里,也不过是个念想罢了。

    不过这些书卷与竹简,保存起来却不似玉简那般方便,需要定期打扫,而藏经殿阔大,却不是一两个人手便能照顾得过来的,每一次打扫,整理,都是一番大工程。

    “小竹峰规矩多,你们都小心一些,冲撞了仙门弟子,难免是要被训一场的……”

    孙管事一路上叮嘱个不停,其他几位杂役也惟惟诺诺,低着头向前走来。

    到了藏经殿前时,方原无意中一转头,登时呆了一呆。

    不远处,一方凉亭之内,正有几位仙门弟子在谈笑风声,说不出的自信潇洒。

    更让方原心里微微一凝的是,他从那几位仙门弟子里,却看到了一个熟人,居然正是他在太岳城仙子堂时的同窗周清越,与一个月前相比,这周清越气质大变,已经有了几分仙门弟子的气质了,更让方原有些意外的,他正看到了周清越一边笑,一边施展着某种法门。

    在他的掌心,青气缭绕,一片枯叶上下飞舞,十分灵动。

    这是一种仙门弟子对法力操控的练习,以法力控制落叶,在掌心灵动飞舞。

    而这正使得方原心头微沉:能够操控枯叶,便至少也是练气一层圆满的境界了啊……

    曾经在太岳城仙子堂里,资质只算普通的他,如今修为居然这般高了?

    这让方原有些诧异,心里更有某种隐隐的失落。

    仙门弟子的待遇是何其之好啊……

    自己苦苦修行了一个多月,却还有几个关窍未破,距离圆满遥遥无期,他却已经……

    “呵呵,方师弟,在看什么?”

    旁边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却是孙管事走了过来,顺着方原的目光一看,便猜到了他的心思,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是不是看了人家仙门弟子的修行进度,羡慕啦……”

    “这差距,居然这么大?”

    方原沉默了一会,才忍不住开口。

    “以后会更大的!”

    孙管事拍了拍方原的肩膀,叹道:“方师弟啊,你刚进仙门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之前看你劲头十足,想你有个念想也好,人嘛,活着总得有个奔头才行,像我,没了晚饭时的一壶酒和半斤猪头肉我就过不下去……不过啊,你一直这样飘着也不是个办法,师兄我虽然不想打击你,但也该跟你说两句这掏心窝子的话了,咱们青阳宗,虽然有这个杂役弟子成为仙门弟子的规矩,但据我所知,这三百多年来,就没有哪位杂役真正的成功过……”

    “为什么?”

    方原神情着实有些错愕,呆呆的抬头看着孙管事。

    “因为修行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啊……”

    孙管事苦笑道:“修行啊,就是逆天之路,步步凶险,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是走火入魔,身死道消的下场,人家真正的仙门弟子,不仅资源充足,更是每一步修行之路,都有师尊指点,甚至是直接出手帮他们渡过难关,你平时修行再勤奋,遇到了一个问题就卡住了,小心翼翼不得寸进,可人家却可以无惊无险的渡过,这效率你可怎么比啊?”

    “是啊,我若是有师尊指点,也不至于到现在都不敢冲击那几个关窍……”

    方原呆呆的,想到了自己修行上如今遇到的那向个难题,心里也有些沉重。

    “现在你还只是比他们差了一步,将来啊,会差得越来越远的,练气一层只是一个开始,这差距也小,到了后面你就明白了,所以,尽早收心吧,也省得自己那么累……”

    孙管事说罢了,惋惜的拍拍方原的肩膀,转身入了藏经殿去分派活计去了。

    “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么?”

    方原沉默了一会,也跟着入了藏经殿,只是心绪却有些乱。

    这一个月来,他从未停止勤勉修行,一刻也不得懈怠,却没想到已经被那些同窗拉下了这么多,相比起来,周清越的资质只算普通,就连他都已经越过了自己,那祁啸风呢?

    吕心瑶呢?

    一时间,他都有些想不下去了。

    他毕竟也是少年人,平时心境再平稳,也总还有些不甘之意……

    干活的时候,方原一言不发,沉默而机械的收拾着,脑海里总是想起周清越与其他几人在那凉亭里谈笑风声的模样,他本以为自己的心境已经很平和了,如今却纷扰的厉害!

    对于他来说,这是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命运给自己带来的改变!

    现在他什么都不愿,只想把脑袋放空,什么也不去惦记。

    “方师弟这个样子有些不对劲啊……”

    “刚才看到了那些仙门弟子,他好像羡慕的厉害……”

    “嘁,仙门弟子谁不羡慕啊,他主要是有些不甘心了,要知道,咱们这位方原方师弟可曾经是仙榜榜首啊,只是道元真解被取消,这才落了榜,否则的话,他现在就是真传!”

    “以前是以前,现在已经做了杂役,还不认命,那就是自找不痛快了……”

    别的杂役弟子,也看出了方原心里的憋闷,都暗暗的笑了起来。他们在仙门里呆的久了,做人做事都甚是油滑,不愿干些辛苦的活计,见方原勤快,便索性都让给了他,坐在了一边聊起了天来,而方原也不在乎,只是埋头在书架之间整理着,头也不抬,像是忘了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他已然感觉自己双臂都有些发酸,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此时他已经深入藏经深处,周围全都是高高大大的书架,连刚才那几位杂役弟子的说话声音都听不到了,像是躲进了深林里,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声音也听不到,安静如坟。

    怔怔的站了半晌,方原才倚着书架坐了下来,神情有些落寞。

    这杂役与真正的仙门弟子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啊……

    短短一个月,修为便被人拉下了这么多,那将来呢?

    自己曾经豪情万丈,想要再度夺回自己的榜首位置,真的可能么?

    那种纷乱与懊恼的情绪,将他保持了一个月的平静瞬间打破了,一发不可收拾。

    “唉,老天啊,你真是在耍我么?”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方原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

    他懒洋洋的,随手将旁边书架上的一本书抽了出来,就要向远处砸过去,仿佛是想砸那位看不见,却又无处不在,而且把自己害的很惨的老天爷,发泄一下心里的郁火……

    不过也就在此时,他忽然间呆了一下,没有把手里的书扔出去,而是捧回了眼前。

    借着昏暗的光线,他看清楚了书面上的四个大字:道元真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