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六十章 投鼠忌器
    黑暗转生法,方原自然不会给!

    便是给,也不会给这些避世老修,甚至还是与渡劫魔偶勾结的避世老修!

    方原缓缓吐出了口气。

    也是在这一霎,他身上的气机缓缓升腾了起来,便如某种凶兽渐渐苏醒。

    他本来看起来,只是一个气度温和淡雅的文士,宽袍缓袍,身上不见半点杀意,但如今身上某种气机觉醒,头顶之上,却隐隐出现了一抹雷光,那雷光横过了天际,浑不似人间所有,犹如大河,将周围的虚空法则引动,微微颤动,似乎一念之间,天地都会裂开!

    而那三位避世老修,也微微一凛,各自踏上了一步。

    一瞬之间,那黑冠老修,身上似乎荡开了层层气魄,天地像是黑沉沉了几分,他背后的披风被风搅动,像是飞卷到了天上去,形成了巨大的乌云,将整个青阳宗都笼罩在了里面,整个人似乎距离方原非常远,但一双眼睛,却是极近,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方小友,我劝你还是不要冒险的好,老夫上一世,便曾与老道一争锋,如今又何惧你这小辈?”

    他的话里,没有什么炫耀之意,只像是在说一件小事。

    但话里的内容,听在了任何人的眼里,都像是雷霆霹雳,惊动心神。

    上一世,只有一位名满天下的道一仙祖,那便是公认的上一劫元天下第一人。

    这黑冠老修,居然是曾经与道一仙祖争锋过的人?

    上一世的顶尖大人物,活到了这一世来,该当有多么的可怕?

    褐袍老者,也笑眯眯的,不见得他做什么,他的身后,却忽然间出现了无数道虚空裂隙,便像是被他撕成了两半的青阳宗山门一般,那些裂隙,都是强行将虚空撕裂之后,留下的痕迹,看起来像是闪电,因为天地万物,无不存在于虚空之中,所以虚空撕成了两半,那世间任何事物遇到了这裂隙,也都会被分成两半,这种裂隙,本身就是一种极为可怕的神通!

    看起来极是和蔼的褐袍老者,手段却是最为诡异的。

    从他身上的气机可以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出身魔道,许是某位前世魔道巨擘!

    “荒唐,三千年未曾出剑,今日倒要为了这么一个小儿亮剑!”

    最后开口的是那位手里提剑的人,他慢慢的将手里的剑拔了出来,那是一柄极其普通的剑,可是在他慢慢拔出手来时,却有一道极为刺眼的剑光闪亮了起来,这剑光一出,天地之间便似乎没有了光芒,因为所有的光芒,都聚集到了这一柄剑上,每一个看向了那柄剑的人,都感觉那一剑像是到了自己面前,剑上的每一丝光芒,都是一柄剑,可以伤人……

    “噗……”

    青阳宗继承人陆青官,忽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修炼的是心神眼,用此眼看了一眼那剑光,便立时被剑光反噬。

    “你是……”

    看着那一道剑光,青阳宗辈学识最为丰厚的云长老,忽然大吃了一惊,脱口而出:“一剑出雪原,天地如永夜……你是……你上一劫元时的洗剑池剑首……你是九州剑首?”

    那佩剑的老修听到有人唤出了自己的名号,似乎有些意外。

    他过了许久,才冷淡一笑,道:“过去了这么久,早就忘了!”

    他自己说忘了,但场间又有谁真敢忘了?

    上一世的九州剑首,可是公认的剑道第一人啊,与道一仙祖等人同辈的人物,后来大劫之时,也曾出手卫道,只是后来却消失了,有人以为他已经殒落在了混乱之中,但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成为了避世老修,而且一直活了如今,是横跨两世的老怪物之一……

    这样的老怪物都现身了,可怎么斗?

    方原头顶之上,一道雷河若隐若现,横贯虚空,气机缥缈。

    他是天道化神,因此他虽然踏入化神不久,但谁也不敢来小觑他。

    但是如今,他一身的气机,却还是被这三位老修硬生生压了下来,实在是这三人太可怕!

    气机碰撞,九天之上,便有无尽流云翻转。

    方原微微凝神,立在了原地,久不开口。

    如今气机感应之下,他与那三位老修,都大体了解到了彼此的实力!

    而结果便是,这三位都是不输于圣地之主的恐怖存在。

    若要动手的话,方原着实没有什么胜算。

    在他身边,吕心瑶在这时候,已经脸色大怖,往后退了一步,她是个聪明人,当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向这些老怪们出手,摆明了要置身事外,只希望不会被这些人留意到。

    白猫在这时候,则颈毛直竖,但却悄悄从方原肩上跳了下来。

    这位猫兄身上秘密很多,但它的实力却完全不是一个秘密,那就是老鼠都打不过!

    蛟龙在这时候神情很是尴尬,它也想让到一边去。

    但它能感觉到方原有意无意的看了自己一眼,便一下子不好退开了,心一横,慢慢向前蹭了一步,脸色比死了还难看,心里暗想着,就算我能替你分担一点压力,那也没啥用啊!

    “方小友,你真要与我们交手?”

    褐袍老修忽然轻轻笑了一声,道:“你是世间第一个天道化神,谁也不敢小瞧你,不过你自己推衍出来的道书,老夫也看过,从那道书里,可以窥见些许你如今的境界,所以你也不算神秘,我们三人任何一个人出手,你都不见得是对手,更何况是我们三人都来了?”

    他一边轻轻的笑着,一边摇头,道:“更重要的,这一出手,不论胜负,青阳宗都没了!”

    ……

    ……

    褐袍老修的话一出口,青阳宗上下众人,脸色皆是大变!

    这三位避世老修,无疑是专挑了方原回到青阳宗的时候才找过来的!

    在这里,方原没有帮手,虽然青阳宗如今在云州已算得上是牛耳,但在高阶修士眼里,还是太弱小了,连一位化神境界的修士都没有,几乎都不需要他们分出某个人来刻意针对,只要在这里斗起了法来,那么神通余波,便会将此山荡平,兴许一点痕迹都留不下!

    方原也是如今才明白了过来,或许自己往九重天时,往南海时,感觉到的那些目光不是假的,在那个时候,这些人就已经盯着自己了,他们在寻找着合适的机会现身出来!

    三位避世老修特意入世,就是为了这一道可以让他们在大劫降临之后继续活下去的转生法,所以他们当然不会留手,如今态度也已经表明,方原若是不交出那法门来,他们便不惜动手,而且不惜将方原的师门青阳宗从人间抹去,这本身就是一种毫不掩饰的威胁!

    方原如今不出手,也是因为这个顾虑!

    一片颤巍巍的心神摇晃里,三位老修面无表情,又似乎带着些占尽先机的笑意。

    青阳宗上下,则是一片惊恐,谁也不敢作声。

    ……

    ……

    “小方原,做你该做的事!”

    死一样的寂静里,忽然间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像是突破了无尽的压力,在这时候喊了出来,声音不大,但因为满山上下,一点声音也没有,所以显得异常的响亮,整座山都像是听到了他说出这句话来的声音。

    三位老修的目光看了过去。

    出人意料的,说话的不是青阳宗的宗主,而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

    这个糟老头子,也不是什么隐藏的高人,居然只是一个练气境界的小小修士。

    但偏偏,在这时候,只有他喊了出来。

    方原听到了这个声音时,也是心神一惊,转头看了过去。

    然后他瞳孔微缩。

    朱先生!

    他之前并不知道,如今朱先生居然也被青阳宗接回了山里来养老!

    刚才一回山,他便去参悟石碑,青阳宗也没机会告诉他。

    朱先生这时候已经很老了,看起来比易楼的无名老人还老,他满头白发,似乎站都不站不稳,但气势还是极其的响亮,便在山腰里,废力的抬起了头来,大声叫道:“不要有那么多顾虑,人各有命,不能让人坏了你的道,回头只要记得,帮我乔老弟报了这个仇啊……”

    朱先生这时候又是愤怒,又是悲伤,在他身边,有一个被撕成了两半的尺首。

    那是褐袍老修上山时随手斩掉的青阳宗执事,名唤乔云亭,当初便是这位乔执事,引领方原入青阳宗做了杂役弟子,而这位乔执事,也是朱先生的挚交,是他的酒友和棋友!

    朱先生修为太低,再用力说出来的话,都犹如蚊蚋,气力不接。

    但方原听到了耳中,却无异于洪钟大鼓,震荡心神。

    青阳宗上下,也都知道朱先生的存在,更知道这位老神仙的辈份,这时候听到了他的话,不知是何心情,但着实有不少人,慢慢的生出了些愤怒之意,冷冷向着三位老修看去。

    黑冠老修感应到了这种态度上的变化,感觉又荒唐,又是好笑。

    “蝼蚁一般的人,也敢在这时候大放厥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