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九章 自己的路!
    如今,大仙界是否真实存在,修行界里尚属存疑之事,就算是方原,也是在陆青官说过了自己经历的那场大梦之后,才确定了这件事。而如今,他自己一梦万年,在这石碑里,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事,却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大仙界的事情且不说,飞升时代,确实在天元存在过,他甚至从这一场大梦里,看到了历史之上第一位飞升的青牛道祖……

    这使得他心潮膨湃,不能自已。

    待到他从石碑之中脱身出来,死自精神恍惚,心血来潮。

    一种无比古怪的感觉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心意剑已自石碑之中飞出,散于虚空之中,而方原却是盘坐在石碑之前,一动不动,便好似大梦初醒,梦里的一切,兀自栩栩如生,无比祥尽,但随着他醒过来的时间越来越久,那梦里的记忆,便也越来越淡,最初丝丝褪去,了无痕迹,而在这时候,方原所能做到的,便是竭尽一切所能,将梦里的情景与细节,尽可能多的记下来,深深烙印于神魂。

    但终究,他确实留下了一部分,更多的还是流逝了。

    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因为他经历的那一个时代,里面蕴含的信息太多,太庞大,所以他的神魂注定无法全部容纳,因此这些信息的流失是必然的,否则他神魂都要被撕裂。

    但是那里面的记忆流失,但无数的神通领悟,天地法则烙印,却留了下来。

    那些烙印,自动烙印在了方原的神魂之中,无法磨灭。

    感受到了这些烙印,方原一时心惊。

    到了他如今的境界,其实这世间已经很少有神通在他眼中玄妙难解。

    因为他本身便修为通天,所以自然可以一眼看破本源,这天底下,也可能就只有各方圣地的天功里面,还会有些让他感觉惊奇的见解,其他的,都只是一些明面上的道理罢了。

    当然了,白猫例外,直到方原,方原都看不透它的底细。

    而如今这些烙印,则类似于白猫的神通,它们烙印在了方原的神魂之中,但方原却无法直接将它们炼化,方原明白,这需要自己一步一步的来,或许,当自己可以炼化这些烙印的时候,自己的修为,将会成长到一个惊人的程度,或许,可以借此突破大乘境界……

    之所以说或许,是因为如今天地大道已改,所以方原才没有把握。

    若搁在以前,他简直可以断定,自己已经有了踏入大乘的底蕴了。

    世人传说的不错,这天降石碑里,果然有天功传承。

    而且不仅仅是天功,方原觉得,那一个大世无数天骄争锋,碰撞出来的神通妙法,其价值是不输于一部完整的天功,甚至是高于天功的,那不是一道传承,而是一个时代的传承!

    惊愕许久,方原心神微微一沉。

    他从无意中得到了这些传承的震惊之中醒来,想到了另一件事。

    关于天降石碑,还有一个秘密。

    那便是天降石碑里蕴藏着大劫的来源之秘,方原参悟石碑,也想看到这些。

    可让人失望的是,方原发现了里面的传承,却没有找到这个秘密。

    对此,他实在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不过,往细了想想,自己又似乎并非一无所获。

    “不知是何等大神通者,将那一个时代的烙印,都炼进了这石碑之中,他只是为了留下这些传承么?不对,那些传承,虽然不错,但其高度,也并没有超过如今的天元,那些传承,可以让这世间多出无数的道统,却无法让这世间多出一个境界,所以,留下这些传承,并不是那炼制石碑之人的本意,他将那一个时代的烙印留在了碑文里,应该还有其他的用意!”

    “这个用意,莫非便是关于大劫的?”

    “我看到的,毕竟只是其中一座石碑,或许这石碑要讲的东西,还没有讲完!”

    “或许,还有很多后续的内容,那大劫的秘密,说不定便在那些石碑里面!”

    “……”

    “……”

    心间一丝一缕,将所有的事情都捋清楚了,方原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双大大的黑不溜丢的眼。

    白猫那一张肥脸,就在他的眼前,正严肃而认真的看着他,快要贴到他脸上来。

    “猫兄,怎么了?”

    方原都微微一惊,低声问道。

    白猫见他开口说话,这才慢慢收回了目光,懒洋洋走到一边去了。

    这倒让方原有些愕然,转头看去,便见吕心瑶与蛟龙,都在他身后不远处,目光都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见他回过了头来,吕心瑶才冷笑一声,收回了目光,而蛟龙则是一脸感慨,道:“你不知道,刚才你忽然发了懵,坐在石碑前一动不动,叫你你也不答应,这位猫大爷也一下子当了真,就守在你跟前,不让我们靠近,搞得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方原微觉愕然,道:“我入定多久?”

    蛟龙沉吟道:“起码也有一盏茶功夫吧!”

    “一盏茶功夫?”

    方原倒是有些诧异,他刚才在石碑里,感觉经历了整整一个时代。

    没想到现实之中,却只有盏茶功夫。

    “你在石碑里看到了什么?”

    不远处正在装作读书的吕心瑶,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问了方原一句。

    “很多!”

    方原沉默了一下,淡淡回答。

    吕心瑶一下子来了兴趣,但见方原不愿讲给她听,她便也不好意思开口细问。

    也就在这时候,殿外来了一位小小童儿,道:“道子命我来问,方原先生是否已经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东西,如果看到了,那便请来赴宴,若是没有,我便不再继续打扰!”

    其他人的目光都向方原看来,方原则直接起了身,道:“走吧!”

    这一块石碑之上,他想看的东西都看到了,便也没有必要继续呆在这里。

    一行人出得了藏经殿,由那童儿引了,转过几条蜿蜒的山路,来到了一座古老而挺拔的山峰之前,这山峰上,每一株古松,都有近万载寿元,每一块岩石,也都有着悠久的历史,自然而然,便形成了一种古老而深厚的道蕴,若在这里修行,想不一日千里都难。

    山间游走着许多珍禽异兽,说不定随便拎一只出来,都可以化作金丹境界的大妖。

    由这一片松林,便可以看得出来,东皇山道蕴果然名不虚传。

    山峰左侧,有着一片碧湖,里面生满了仙气腾腾的荷花,铺满了半个湖面,湖中正有娇美的侍儿,在湖里采莲,取藕,摘菱角,如此新鲜,便呈了出来,给人下酒。

    而在碧湖旁边,则有一方凉亭,里面乃是一场仙宴,可以看到许多气度巍然的大修,皆坐在亭内谈笑,见到了方原过来,这些大修里,便有许多都站了起来,远远的揖礼,就算是东皇山守山人与三位避世老怪也不例外,他们虽然敌视方原,但做事却依足了礼数。

    方原走到了凉亭,向他们还礼,便见亭间最中心处,乃是两个人。

    一个自然是东皇山道子,他气度不变,目光清澈,另一个则是面色阴鸷的九重天太子李太一,如今他身上浮现着淡淡的血气,明显是刚刚受伤不久,还没有复原,见到了方原之后,他也是脸色冷厉,明显没有站起来迎候的意思,估计是还没有忘了魔边时的那件事。

    不过让方原好奇的倒是,他居然还能坐在这里。

    这一场仙宴,明显便是他们二人大战一场过后,握手言和之局,东皇山道子的修为境界,非常神秘,但方原与李太一交过手,知道他的底细,按理说起来,应当远不如东皇山道子,但他与东皇山道子一战之后,还可以压制伤势,坐在这里饮茶,却让方原有些意外了。

    “我与太一殿下交手三百合,险胜一着,意犹未尽,便相约在此论道!”

    东皇山道子似乎看出了方原心间的疑惑,笑着说道:“既逢方原道友在此,当共饮一杯!”

    李太一脸色阴鸷,冷声道:“我与你交手只有二百七十一合,你也不是险胜,而是确实胜了我,如果你以境界来压我,那恐怕都用不到了三十回合,我便会败在你手里!”

    东皇山道子道:“在这世上,我与任何人比境界,都是胜之不武,所以我们要分胜负,便只能论神通道法,太一殿下,我并非捧你,也非有意炫耀,你对神通道法的参研,远超我的意料,想必是你踏入了化神之后,心境大改,走入了另一条路,只是你时间还太短,倘若你多花上一些功夫,在神通道法之上,不见得便输于我,所以我说险胜,也非谦逊!”

    李太一听了这话,居然也不自谦,只是平静道:“我确实走上了另一条路!”

    他是在回答着东皇山道子的话,但方原听在耳里,却感觉他这些话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当年在九重天时,我太小心,学谋略,参皇权,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结果却只落得寸步不前,直到魔边一战,我接连被两人戏耍,道心失守,父皇又赐我仙源,教训我目光应该看着天下,我才终于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失去一切的情况下,找到了自己的路……”

    东皇山道子道:“你被你父皇点悟了?”

    “没有!”

    李太一淡淡道:“我只是发现你无论怎么做,别人都能找到你有问题的地方,所以我决定去他的什么皇权谋略,蹈光养晦,只走自己想走的路,我本就是一个追求境界与实力的人,所以我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不适合在明面上高高在上,我天生便该躲在暗中修行!”

    听着他的话,无论是方原,还是东皇道子都略略一怔。

    而李太一则露出了淡淡的冷笑,道:“父皇嫌我没有魄力,教训我目光放远一些,我听他教训的时候,路都走不顺,准备全然不理会他的话,破罐子破摔了,倒是发现了让我走的很舒服的路,我确信自己会走的很远,也就更确定他当初说的都是些没用的废话!”

    说着,他微微昂起了头,隐隐扫过了方原一眼,最后却还是看向了东皇山道子,道:“今日我与你一战,虽然输了,但却又看到了更多的可能,待到我参悟明白,还会回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