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七章 石碑之秘
    关于这些天降石碑上面的碑文,方原已经解开了其中的三块,如今在东皇山看到的,乃是第四块。只是,前三块石碑的碑文,只是让他感觉到了有些迷茫,甚至感觉荒唐,因为上面写的,都是一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自取其祸的小事,在他看来,只会觉得那些人愚蠢,但却没想到,如今在东皇山的石碑之上,他看到的,却是完全与之前石碑不同的内容……

    这个石碑里的守将,忠于故国,以边陲孤城,抵挡莽蛮大军十年之久,可见无论是个人修为,还是见识,又或是道心,谋略,都是上上之选,这样的人,若是方原平时听说了,也会打从心底生出敬意,但谁能想到,他居然与之前那些石碑上的人并列为蠢人?

    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说他有罪?

    莫明其妙的,方原从这碑文之上,看到了一种嘲讽之意……

    ……这使得他心间生出了无尽愤怒。

    那立下这石碑的人是谁,为何他们会留下这等嘲讽的碑文?

    若连这位孤城守将的事,都是人间之罪,那么人间,还有什么不是罪过的?

    甚至方原还从这位孤城守将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位守将,不愿纳降,以小小孤城,对抗蛮军十年,难道与此时的自己不像?自己还不是已经看到人间绝路,却仍是因为某些心底的执念,不肯继承黑暗之主留下来的路,而是想从绝途里再找出一条路来?

    如此下去,自己可能与那位守将,是一样的人!

    那位守将的罪,是因他一人的坚持,而累害了满城的百姓。

    那自己呢?

    会不会因为自己迟迟不愿继承那条路,而导致整个人间灭绝,再无半分希望?

    ……

    ……

    方原静静的在古殿里坐了很久,一遍一遍的看着那碑文。

    此时的东皇山之下,有浩荡的神通光芒惊天动地,仿佛大地都在隐隐的颤抖,可见东皇山道子九重天仙朝太子李太一这一战是如何的惊天动地,想必,如今东皇山下,已聚拢了无数的人,他们在为这一场大战的精彩而震动,而感慨,而佩服的五体投地,心服口服。

    无论这一战结果如何,东皇山道子与九重天太子之名,都会传遍天下。

    他们会一度成为这天下的传奇人物。

    无论胜败,这都是一段佳话,是世人所追求的荣耀。

    方原也该是这一类的人,他起于幽微,所以他就算天性淡薄,但也是有些喜好的,一是好强,总想掌握更多一些的学识与力量,保证自己不会回到当初那寒门牧牛儿的窘迫之中。二是好名,他没有表现出太注重名利,因此不择手段去追求的程度,但当有各种名声加持到了自己头上时,他也没有拒绝,因为这种世人的关注与认同,是他一直都没有过的。

    所以他也很想自己成为外面那两个人的一个。

    但是他现在,只能枯坐于藏经殿内,看着那碑文的内容,静静的发呆。

    “喵……”

    旁边响起了猫叫声,白猫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嘴里还衔着一丹赤红色的丹药,估计这可能是东皇山守山人自己炼制了服用的,因为方原可以从那丹药之上看到与东皇山守山人身上的袍子一样的法纹,想必是白猫在山上溜哒,既然看到了,那就大咧咧的享用了。

    蛟龙在藏经殿门口鬼鬼崇崇的,爪子捧着一捧丹药,一颗接一颗的往嘴里送,与白猫嘴里衔着的丹药一样,想必这一票是他们两个合伙干的,一边往嘴里填,一边还能听到它在嘟嚷:“命苦啊,一出来就被锁了三千年,好容易放出来了,得,整个天下都要完了……”

    而吕心瑶,则在不远处的一方书架旁边,随手随了一道经卷,慢慢翻阅着。

    心思回到人间转了一圈,方原定了定神。

    他发现自己如今道心之上,真是蒙了一层阴影,居然会走神了。

    但是如今不是要走神的时候,也没有走神的时间,既然自己要来看这石碑之上的碑文,而且东皇山道子也很大方的将这碑文给了自己看,那么自己便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天无绝路,应该还会有能够渡过大劫的机会。

    而如今最重要的,便是先研究清楚,这大劫究竟从何而来!

    ……

    ……

    他强行让自己收敛了杂念,认真的看向了石碑。

    此前他便已经看到了许多的碑文,但那碑文里面,似有深意,却不曾完全的将这深意表达出来,所以方原便猜测,这碑文只是表面,这些天降石碑,应该还有其他的秘密,就像是在青阳宗,他的同门陆青官,借助一块石碑的残片,就梦游大仙界,得到了某种烙印。

    这些石碑本身,应该也是极为神秘的!

    世间对于他们的传说很多,有说上面有某种传承,有说记载了某些历史,有说上面记载了大劫的秘密,方原不在意传承或是造化,他只希望,可以真的从里面发现一些秘密!

    抱着这种念头,方原手指轻轻抬起,向着石碑之上点去。

    触手生凉,这仿佛是一种奇怪的玄铁石,辨不清材质,也看不出什么玄奇。

    然后,没有什么变化出现!

    方原并不气馁,又将一道法力,注入了这石碑之中。

    但法力也没有让这石碑生出任何的变化。

    方原耐着性子,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其他的法门。

    他以阵势牵引,试图引出石碑里面的神秘之力,他在天道法则分析石碑,想看破这石碑里面内藏的玄妙,他将碑文化作符篆,包裹在石碑之上,甚至以雷击之,以火烧之!

    ……但结果还是没有半分变化。

    方原着实有些无奈了。

    他早在青阳宗时,便知道这些石碑之上的神妙,只有有缘之人可以解得开,便如当初在青阳宗,自己的修为在同辈之中,已经是顶尖的,可是参研了数日,还是没有解开那石板之上的秘密,后来反而是同境界修为还不如自己的陆青官,用他的心神眼神通给解开了。

    那一道神通,方原已经问过了陆青官请教过了,以如今方原的修为而论,他想修炼那道神通并不难,事实上,方原只消得心思一动,便可以施展出不输那神通的神眼来。

    但还是没用。

    陆青官可以用那一道神通看破石碑的玄妙,方原却不能。

    “分明记载了这么多的秘密,居然还要用什么有缘人才能看到的方法……”

    方原心里已渐渐焦躁了。

    如今时间已是如此焦急,哪还能将时间放在这破石碑之上?

    尤其是,他几乎已经世间解秘的法门都试了一遍,却还是看不透这石碑之内的秘密,便不由得更让他生气,自己就真个这么不受石碑的待见嘛,那个秘密,自己接触不到?

    “既然陆青官曾经凭着一块石碑碎片梦游大仙界,那便可以确定两件事!”

    方原冷静下来,暗暗想着:“第一,这石碑里面,确实隐藏着某种玄妙!”

    “第二!”

    方原瞳孔微缩:“就算这石碑碎了,那也一样可以起到效果……”

    ……

    ……

    想到了这个问题时,方原沉沉吁了口气。

    他盘坐在了石碑之前,静坐良久,待到心无杂念,便猛得抬起了头。

    在他身边,虚空震颤,而后一道剑光缓缓凝聚了出来。

    方原已经实在没招了,决定朝这石碑斩上一剑!

    “石碑之上的秘密,我一定要搞明白!”

    “琅琊阁主之所以会化身为黑暗之主,他的转变一定不仅仅是看了几篇碑文就决定了的,他一定看到了更多的秘密,只是他有可能是怕引动那昆仑山的诅咒,所以不敢将这个秘密直接告诉我,而若是如此,那我便一定要自己来参透这些秘密,了解这些秘密……”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不能走上黑暗之主的老路!”

    “毕竟,转生的人间,便不再是人间!”

    “毕竟,若是走了那条路,洛师妹的牺牲,又算是什么?”

    “……”

    “……”

    抱着无数的念头,方原集中了前所未有的精力,将那一道心意剑凝聚了起来。

    藏经殿内外,白猫,蛟龙,还有吕心瑶留意到了他的动作,却都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参研不出其中的秘密,因此生了气,要直接将这神秘的石碑给毁掉,蛟龙爪子里捧着的丹药都掉到了地上,喃喃道:“完了,跑到人家的藏经殿里来,毁掉人家的石碑,这简直就是找茬啊,本以为还能凑和着享几年清福,看现在这个样子,没准过一会就得被人给打死啊……”

    也就在它一阵犯傻的时候,方原那一道剑光,斩进了石碑里。

    如今的东皇山之下,东皇山道子正与九重天太子李太一大战接近了尾声,一举一动都让无数人牵挂之时,但也就在此时,东皇山之上,忽然有一道剑光,一闪即逝……

    那一道剑光太过明亮,就连他与李太一,都忍不住略略分神。

    而周围围观众修,更是瞬间被引去了目光,不知那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也就在此时,东皇山藏经殿里,方原那一道剑光,已斩入了石碑之中,消失不见。

    他自己的脸色,则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