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六章 愚痴之罪
    仙驾启处,祥云流彩,径往中州而去。

    东皇山道子仙驾非俗,流光溢彩,大道纶音时时乍现,周围东皇山守山人以及三位避世老怪随行,法则汇聚,如嫡仙临世,沿途所至,修行中人纷纷避开,百兽伏首。而方原在这时候,却是一脸寂寥,甚至都没有踏上仙辇,只是怀里抱着白猫,腾空而行,蛟龙不必再去做那拉车的活,本该兴奋,但经历了幽州魔息湖一事之后,却也惆怅不已,高兴不起来。

    至于吕心瑶,她本来就是个聪明人,绝不敢在东皇山道子面前露出破绽,因此在这时候表现的异常低调,看起来倒像是方原的一位仆人也似,只是不远也不近的跟着方原。

    如此一路过去,自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有许多人看到了方原与东皇山道子仙驾并行的场景,顿时议论纷纷。

    “方原小圣人与东皇山道子居然凑到了一起,这场架不打啦?”

    “唉,我还开了盘口,赌他们俩谁赢呢!”

    “……”

    “……”

    东皇山作为天下第一圣地,常年封山,最为神秘。

    但以方原如今的身份,登临此山,也被当作贵宾接待。

    哪怕东皇山守山人心里对方原杀意不减,但在接待这件事上,他还是处理的完美无瑕,尚在三千里之外,便已有仙子于云间布盏,请方原饮茶,再行三百里,便有白猿于途中献果,请方原歇息,又过三百里,琴萧声间,仙音袅袅,再过三百里,霓裳羽衣……

    如此一路行来,方原可谓是受到了天底下最隆重的礼节。

    但他的脸上,却仍是没有半点喜悦,就连守山人也在想,这小儿养气功夫倒真的不错,分明出身幽贫,我以为这等礼节待他,却没有影响到他半点道心,着实厉害啊……

    一路回到了东皇山下,方原正欲登山,却只听得远处忽然有一声冷喝响了起来。

    “你终于还是回来了!”

    东皇山道子苦笑道:“一直躲着你,但终究还是被你堵住了!”

    方原愕然转头,便看到三十里外的一座山峰之上,正有一位身穿黑衣的长发男子盘坐,他像是一尊岩石一般,不动之时,便与那座大山融为了一体,直到说话之时,才会有人留意到他的存在,更重要的是,这个男子生得俊朗,如今却满面郁气,倒是个方原的熟人。

    九重天太子李太一,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听东皇山道子的话,之前他出去修心养性,就是为了躲着他?

    “方原道友可为我见证!”

    东皇山道子转过了身来,向方原苦笑道:“太一殿下誓要与我一决高下,前后交手两次,我不愿杀他,却也无法逼得他认输,而今他已是第三次来,总要有个头尾才是……”

    方原这才明白了过来,也知道了他邀自己见证的意思。

    天下三个最杰出的小辈修士之间发生的故事,难道又是一段修行界里的佳话?

    但他只觉一阵心灰意懒,摇了摇头,道:“没兴趣,你们自己玩吧!”

    方原的冷静,使得东皇山道子有些意外,但他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先向李太一商议,等他片刻,然后亲自陪方原上山,李太一自然也看到了方原,眼底同时暗蕴一股子阴火,但他仍只是点了点头,就真的这么盘坐在了山峰之上,静静的等着他。

    沿途登山,方原看见了东皇山道蕴仙风。

    作为天下第一圣地,东皇山在传说中,乃是坐落于天下灵脉源头之上,不知有多少诡奇的洞府,珍异的资源,方原还记得,自己当初在霸下州天来城金家时,曾经与一位崔家道子争锋,那位崔家道子,乃是借一缕黑风成就了天道筑基,而那缕黑风,便是从东皇山求来的。

    他在登山的过程中,看到了无数洞府,里面都暗暗温养着一些厉害的资源。

    若在以前,他或许还会有些惊奇,如今,却只是一片失落。

    “方原道友,我能看得出来,这一次与你相见,你的心境大有不同!”

    东皇山道子一路陪着方原上山,临到了山顶,才忽然笑了笑,有意无意的说道:“琅琊阁前相见,你心如古井,不波不动,但这一次,却心思不宁,道心失守,不知……”

    方原听着他的话,只是摇了摇头,并未开口。

    东皇山道子便也不再继续问,只是道:“你我虽是对手,但若有事,可找我商议!”

    方原怔怔出神,最终还是没有回答。

    也不知怎的,知道了那场诅咒的事情之后,他总觉得天外有双眼睛看着他。

    他知道,这或许是压力太大,使得他道心出现了阴影。

    又或许,是真有那么一双眼睛……

    ……

    ……

    “此地,乃是我东皇山藏经殿,里面有我东皇山数代山主留下来的修行典藉,其中便有三部天功,只是我一部都未看过,方原道友若是想参阅,尽可取阅,你想看的石碑,便在这藏经殿最深处,也可以任你观摩,只是,念之前人教训,方原道友还是谨慎些的好!”

    来到了一方巍巍古殿之前,东皇山道子抬手一指,向着方原说道。

    对此,方原也只能点了点头。

    东皇山道子不再跟他进去,而是转身离开,迎着朝阳,下山赴李太一的一战。

    而方原自己,则缓缓推开藏经殿的大门,独自向幽深的殿内走去。

    ……

    ……

    “道子,那……那可是我东皇山藏经大殿,你就这么让他……”

    陪在东皇山道子的身边,守山人满面迟疑,经过了琅琊阁一事之后,他已经学会了闭嘴,做事也不再那么一意孤行,但看到了一些事情后,还是忍不住,便如此时的方原,分明便是东皇山的对手,他着实不明白,自家道子怎么会这么大方,将东皇山一切示之与他。

    “他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东皇山道子对此回答的简单,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像他道心这么坚定的人,居然也会陷入迷途,但他既然已经做下了决定,我便能帮就帮一把,看他走到哪里!”

    东皇山守山人微微一怔,道:“难道是他成就了化神之后,急欲推衍出完整的大道,好与道子争锋,结果越陷越深,以致道心失守?呵呵,那可真是一个笑话,之前越是对天功领悟深的人,成就了化神之后,便越是受到误导,无法成就大乘,他又如何能够例外?”

    听着守山人似乎有些庆幸的声音,东皇山道子缓缓摇了摇头。

    他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半晌,道:“或许和一些事比起来,大道之争,真的只是小道!”

    ……

    ……

    随着东皇山道子归山,与守在了山前的前皇州九重天太子殿下李太一一战,整个天下,也不知有多少眼光被吸引了过来,事实上,早在李太一出现在了东皇山脚下,要挑战东皇山道子之时,便已经有无数人关注了,毕竟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挑战这位东皇山道子,就算当初在琅琊阁前,方原小圣人一人阻得东皇山大军,他们也只是言语辩难,而没有出手。

    如今东皇山道子究竟是什么修为,谁也不知道。

    好容易跳出来了一个人,想要挑战东皇山道子,自然无数人关注。

    于是,无尽的消息,都传了出去,就在东皇山道子上山下山的这么段时间里,远处不知有多少修士赶了过来,围在周围虚空里,议论纷纷,还有人开了盘口,只盯着这么一战。

    空中地上,远方近处,乌央央是人,热闹非凡。

    就算是在东皇山上,藏经殿里,方原都似乎听到下面那热闹的声音。

    而这,也就显得他更加的孤寂。

    他一路进了大殿,没有去翻阅任何的天功与典藉,只是一路走到了大殿尽头,看到了那一座孤零零立在了大殿深处一方石台之上,黝黑深沉,似乎有某种诡异气机的石碑。

    方原抬手起来,将石碑上隐约的雾气驱散,看到了那些清晰的碑文。

    这是一篇他没有在黑暗之主留下的拓文里看到过的碑文。

    “阳城孙信,忠将也。世受元丰朝君恩,誓报之。少时从军,驱勇善战,知谋略,积功而进,封为飞龙将。莽蛮国得势,侵入元丰,百军神军,莫能阻之,元丰帝丧,百万僵域,尽入蛮国。信退守孤城,誓与蛮军死战。蛮帝念其忠义,谴使劝之,诱以高官美人,信尽斩来使,以明其志。蛮帝怒,诏之曰:汝降,孤城百姓得活,汝冥顽死守,城破之时,孤城不留一草也!信忠于元丰,誓死不降,以一城之力,抵抗蛮军十年,终力不及,城破!”

    “蛮军入城,屠尽孤城百姓,不留一草,元丰气数,终绝尽也!”

    “知其不可行而行,累害孤城百姓,此痴愚之罪也,后人当哀之!”

    “……”

    “……”

    方原看罢了这些碑文,直惊的心里一口郁气,腾不上来。

    他甚至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这……这也是一种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