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拖一拖
    东皇山道子说要帮方原疗伤,说的很自然,仿佛理应如此。

    吕心瑶以及蛟龙,这时候眼神都有些古怪的看了过来,觉得多少有些不可思议,就算是东皇山守山人以及另外三位避世老怪,也露出了有些复杂的表情,似乎不知他是真的要帮方原疗伤,还是别的什么,但没想到的是,方原倒是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人的肉身与神魂,在元婴境界之时,便已经达到了巅峰,或说达到了极限,而化神,便是打破这极限,掌御天地法则,影响天地运转,犹如舍离凡躯,化为神祇,所以称之为化神,化神之后,不但神魂可以影响到法则,肉身也可以借助于法则来淬炼,超脱凡躯,所以一位初入化神的修士,将养神躯,是最为紧要的事情,你如今这个伤,问题很大!”

    东皇山道子命人取来了一个精致的托盘,里面有一排玄铁乌针,又放着几粒丸药,他以玄铁乌针,刺激方原周围大穴,调和方原内息,同时慢慢开口:“你若是不将这个伤当回事,哪怕将来养好了,也会影响到你将来的神躯巅峰状态,不过好在我对此道懂一些,知道如何帮你化去隐患,保证你养成神躯无碍,但我多少有些好奇,凭你如今的修为境界……”

    他微微皱眉,看着方原,道:“还有谁能将你伤到这等程度?”

    他说这个问题时,倒确实是有些好奇。

    他能够看得出来,方原身上的伤不是东皇山守山人与三位避世老怪留下的,但凭着如今方原这天道化神的实力,这世间能够伤到他的人,恐怕也只有诸位圣地之主,以及仙盟的圣人了,都是有头有脸有名望的人,但方原与他们相交莫逆,这些人又怎么会伤到他?

    迎着东皇山道子的询问,方原微微有些犹豫。

    他抬头看向了东皇山道子,能注意到他的眼睛极为清澈,仿佛泉水般一眼看到底。

    他也忍不住想起了在那魔息湖内,自己所知的一切。

    自己看到的秘密,经历的事情,都是太过可怕的事,仿佛悬在了这人间之上的一柄利剑,在这时候,当然是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越多人承担,越多人一起商议最好,毕竟方原没有自信到可以替整个天下做决定,但一有此念,他便想起了当年的昆仑山,那场可怖的浩劫!

    黑暗之主说,那是源自于一个神秘而恐怖的诅咒。

    此事究竟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将所有秘密都说出来的后果,将会又引来一场浩劫!

    甚至是魔偶的事情,都有可能引发无尽变数!

    后果太严重,方原不敢去赌……

    如今的他,便如一团麻线,太多头绪,捋不清楚。

    于是,他最终还是缓缓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

    ……

    东皇山道子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再多问什么,行完了针,将一颗丸药取了出来,道:“此乃东皇养神丹,天底下怕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丹药,于你大有好处,稳固你的道基!”

    “这……”

    看到东皇山道子不但真的帮方原行针疗伤,还赠他东皇养神丹,东皇山守山人以及三位避世老怪,脸色都变得有些不自然,似乎想要开口劝些什么,但在这种情况下,偏偏又不适合开口,东皇山道子察觉了他们的念头,笑着开口,道:“我与方原是大道之争,就算将来必有一战,那也是为了各自的路,如果我现在不够坦诚,那便是对自己的大道不够尊重!”

    他这话也不知是向守山人说的,还是向方原说的,显得非常自然。

    方原在这时候,心间触动,忽然道:“但倘若……你我争的,都只是小道呢?”

    此言一出,场间诸人,皆倍觉诡异。

    他们二人先争小圣师之名,又争大道之路,还有什么比这更大的?

    方原居然说自己争的只是小道?

    惟有东皇山道子,认真想了想,道:“那或许是我们境界不够!”

    方原点了点头,看向了东皇山道子自己和自己对弈的残局,道:“下盘棋吧!”

    东皇山道子笑道:“正愁没有对手,请!”

    ……

    ……

    方原与人下棋,就没有输过。

    他天生便对棋道之理,拥有着旁人难及的敏感与清晰。

    不过这一次与东皇山道子下棋,倒是有些不一样。

    当他推动了棋子,展开了局势之后,本也是十分有信心的,可是轮到了东皇山道子落子之时,情况就有些不一样了,东皇山道子仿佛看穿了他的棋路,双手交叉,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棋局,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然后在周围众修关注的眼神里,一个时辰就这么过去了……

    就连方原都有些无奈时,东皇山道子落下了一子。

    方原随及跟上了一子,然后东皇山道子便又手托下巴,静静的看着棋局。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

    东皇山守山人等都不想在这里呆着了,寻个由头,各自退开,白猫已经趴在方原膝头上呼呼大睡,吕心瑶坐到了一边想着事情,蛟龙则是趴在了殿前栏杆上,看着下方时时走过的侍女吹着口哨,只有一直坐在棋盘边上,等着东皇山道子落子的方原,脸色变得有些铁青。

    一整夜过去,东皇山道子只落了四子,而且越来越慢。

    等到了东方旭日初升时,方原终于忍不住了,道:“要不……就算和局吧?”

    东皇山道子点头,道:“也好!”

    方原松了口气,第一次在下棋的时候感觉到了无奈。

    以前下完棋,都是对手感到一阵轻松。

    “方原道友天道化神,果然非比寻常,只是一个日夜过去,便已隐患尽去,恢复巅峰,如今既然棋也不下,你受伤的事,也不方便告诉我,那不知你将要往何处去?”

    东皇山道子收拾了棋局,笑着向方原问道。

    方原要下棋,本来也是想借机捋一下思路,但如今一夜过去,那思路却仍未捋顺,东方旭日,将阳光洒满人间,但照在了他身上,却也让他感觉不到丝毫暖意,心里的压力,反而愈来愈重,便好像这一天地,变小了很多,化作了无尽的压力,压在了他一人身上。

    他沉吟了良久,忽然抬头向东皇山道子道:“我有一件事情,想求道兄!”

    东皇山道子点头,道:“但讲无防!”

    方原道:“我曾听人说起,东皇山有一块天降石碑,十分神秘,不知真假?”

    东皇山道子点头,道:“有!”

    方原微一沉吟,道:“我想借此碑一观!”

    东皇山道子忽然抬起了头来,看向了方原道:“我东皇山道统悠久,典藉无数,高阶典藉,不输于琅琊阁,所以来求典藉功法的人极多;而我东皇山本身便是一方洞天宝地,位于天下灵脉源头,滋生无数造化,所以来求资源的人也极多;而我生来与大道亲近,被人称为圣体,可以领悟大道之理,所以来东皇山求我讲道的人也向来都不少,但是那石碑……”

    他看着方原眼睛,慢慢道:“曾经来东皇山求看碑文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琅琊阁主,也就是后来的黑暗之主……”

    他的脸色,似乎有些凝重,问方原道:“如今,你也要看?”

    方原沉默半晌,点了点头,道:“要看!”

    东皇山道子缓缓起身,道:“那你便跟我回一趟东皇山吧,我会让你看到!”

    吕心瑶与蛟龙等等,都不由得有些心惊。

    东皇山作为天下第一圣地,也是最为神秘的圣地,有资格进入东皇山的,满天下又有几人,更何况如今方原与东皇山道子,也算是对手,怎么便有此等殊荣,进入东皇山去?

    只是见他二人已经说定,便谁也不好在这时候说些什么。

    东皇山道子也是言而有信,便立时吩咐了东皇山守山人等,打点行囊,回东皇山去。

    见到方原与他们同行,守山人等心里虽然有些诧异,但也不知该说什么。

    而在这段时间里,幽州的事情,他们也已经查清了,知道有疑似黑暗之主传人的人出现,再联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受伤的方原,心间不免有些生疑,只是就算是他们,也没有想得太深,毕竟如今的方原,在天下的名声,甚至还要超过东皇山道子,这等人,几乎是代表了天元的光明,是无数人心间膜拜的存在,那小圣人光环,几乎是实质的,怎会与黑暗之主有关?

    而对于方原来说,则已无力去想这么多的事情了。

    他借着疗伤下棋的时间,给了自己思考这些问题的时间,但终究还是不愿走上那条路。

    他也不信,不信这世间就还剩了一条路!

    就算这世间真的只剩了这一条路,他也要拖一拖再做决定!

    他想到了当年的昆仑山大劫,也想到了道元真解,还想到了天降石碑!

    这世间还有很多谜团!

    或许,在这些谜团里,还隐藏着一些解决方法!

    所以,他要趁可能的在局势彻底失控之前,找到这解决的方法!

    无论是寻到最后一缕生机也好,或是,说服自己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