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四章 你受伤了
    幽州之北浑河郡,本是一方寻常郡县,清幽安静,少有人打扰,甚至修行中人,也很少会来这个地方,但在这一日的清晨,大部分人都还没有从梦中醒来,便忽听得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三百里外,一座浓郁如黑湖的地方,瞬间暴裂了开来,无穷黑烟自里面涌出,同时跟着跑了出来的,还有无数的人形妖魔,狰狞可怖,随着那无穷黑雾,奔向了四面八方。

    方圆三千里内,所有的修行中人都被惊动了,急急跳上了半空查看,然后就看到了那一方素来安静的魔息湖四分五裂,黑暗魔息滚滚涌向四面八方的场景,直骇的脸色大变,有修为高者,急急得赶过来查看究竟,修为低些的,则纷纷去通知仙盟,或是营救百姓。

    “魔息湖忽然四分五裂,是有人破坏了收敛黑暗魔息的大阵吗?”

    “或许,是有人毁掉了镇压黑暗魔息的定子?”

    “……”

    “……”

    一时间,整个幽州都被惊动,不知多少仙门道统,急急组织人手赶来,坐镇幽州的诸般仙盟巡查使,也立时齐聚常郡县上空,看着那肆虐八方的黑暗魔息,与夹杂在了魔息之中,狰狞凶恶的黑暗魔物,一个个吓的手足冰凉,不惜一切冲了下去,阻止黑暗魔息的蔓延。

    不怪他们反应太大,实在是如今形势太紧张了。

    大劫本来就还有十年时间便要降临,此前更有黑暗之主四处搅风搅雨。

    再加上不久之前,东皇山为了天下大势,曾经将许多不为常人所知的秘密披漏,这也使得人间形成了一种难言的恐慌情绪,如今一看魔息湖出了乱子,还担心是大劫提前降临了。

    待到发现只是一方魔息湖里的魔息失控,逃出来一些魔物之后,他们略略放心,但仍是不敢有半分怠慢,惊怒至极的大声喝问:“好端端的,魔息湖怎么会忽然间散溢了出来?”

    “一定要彻查原因!”

    “若是天灾,便须天下人警惕,若是人祸,则定斩不饶!”

    “……”

    “……”

    诸般大乱里,也有各种消息蔓延了开来,很快便有人禀报到了仙盟巡查使面前:“清和宗距离浑河郡魔息湖最近,异变出现时,清和宗宗主陈虚云正在魔息湖不远的黑鸣山上采气,在黑暗魔息忽然暴发之时,他看到了有一道身影从里面逃了出来,于空中一转,去了南方!”

    仙盟巡查使不敢怠慢,大喝:“可曾看清形貌?”

    对方很快便将清和宗宗主带了过来,对方仍是余悸未消:“不曾看清他的模样,对方修为太高,从魔息湖里逃了出来,只是身形一晃,便消失无踪,我连他的气机都捕捉不到!”

    这件消失,很快便传递到了仙盟上层,引得无数人忧心忡忡。

    “黑暗之主已死,居然还有人在搞鬼,难道黑暗之主居然还留下了传人不成?”

    “……”

    “……”

    “仙盟与幽州宗派的反应很快,周围郡县的百姓应该不致遭殃!”

    也就在幽州因为这一个魔息湖的异变,生出了一场大乱之时,方原正在幽州上空,俯视着这片天地,他斩了那已经苏醒的渡劫魔偶,便也导致了这魔息湖的崩坏,自然有些忧心,直到看到仙盟与各宗派的反应之后,才略略放心,心情兀自沉重,转身向南方掠去。

    直到这时候,他心神还是有些乱。

    这一次他过来,本是为了看看黑暗之主要走的路,以致想从黑暗之主留下的传承里面,搞清楚一些世间的隐秘,却没想到,他看到了很多,知道了很多,却解不了自己的疑惑。

    正相反的是,这给了他太大的压力!

    他还是不知道大劫源头是什么,更不知道千年前昆仑山究竟发生了什么。

    甚至最重要的,他还是不知道《道元真解》究竟是什么。

    但却意外的,知道了渡劫魔偶的存在。

    知道了千年前昆仑山那场浩劫背后暗藏的某存在,以及诅咒。

    形式如此,自己该怎么做?

    ……

    ……

    “前方的道友,可知幽州出了何事?”

    正在方原眉头不展,正苦苦思索之时,忽然间前方有法力纵横,祥云道道,却是有大神通者腾云而来,双方距离已近,不便调转,方原便抬头看了过去,却见得三百里外,一片祥云飞速而来,在他身前展开,里面却是一位身材高大,袍服考究,发须都梳的一丝不乱的中年男子,身边则跟着三个气机深沉,身穿灰袍,神情漠然的老修,居然都是熟人。

    “居然是你!”

    那祥云之上的中年男子与三位老修,也识出了方原,一时脸色微变。

    双方之间,隐有气机碰撞。

    就算是方原怀里的白猫,以及跟在了身边的蛟龙,也立时变得警惕了起来。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东皇山守山人,以及东皇山道子在幽州收伏的三位避世老怪,也不知他们为何就在左近,想是听到了幽州魔息湖有变,特意赶过来的,却与方原碰到了。

    双方在琅琊阁前,便险些大战一场,如今见了,自然尴尬。

    “东皇山的人,有何指教么?”

    方原立于云上,目光淡淡,看向了东皇山守山人和三位老怪。

    这四人都是化神大修,境界极高,但如今他见了,却也不至于露出什么惧意。

    倒是那东皇山守山人,见到了方原的第一眼,便脸色微变,还以为方原是为自己而来,不过这个念头很快便已打消了,目光缓缓的从方原身上,扫到了他怀里的白猫,身边的吕心瑶,跟在了他身后吊儿朗当的蛟龙,最后又落到了方原身上,目光渐冷,凝聚一束寒光。

    过了半晌,他忽然道:“你受伤了?”

    方原目光微冷。

    他在魔息湖里,不惜一切斩杀了那一尊转生的魔偶,自己也受伤不轻,还没有来得及疗伤,没想到会遇到东皇山的人,尤其还是对他杀意最浓的东皇山守山人,自不得不提防。

    而那东皇山守山人也好,他身后的三位避世老怪也好,眼神也都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他们的路,是被方原斩断的。

    所以他们最恨的,也是方原,而如今,方原就在他们面前。

    更重要的是,他居然还受了伤!

    在他的身边,也没有仙盟圣人或是圣地之主护道,只有一条蛟龙……

    这就不得不使得他们心思有些活动了。

    而方原也感受到了他们的心思,沉吟半晌,忽然道:“东皇山道子在何处?”

    东皇山守山人微微一怔。

    他遇到了受伤的方原,本来心思就有些活跃,但之所以犹豫,便是因为琅琊阁前之事后,他能明显感受到东皇山道子对他的不满,所以如今虽然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但他也担心自己做了之后,会引得道子更不高兴,却没想到,就在这时候,这位姓方的,会主动提起来。

    “道子就在三千里外的提虚山修心养性!”

    东皇山守山人心间心思电转,最后还是缓缓的开口说道。

    方原能够察觉到他的心思,只作不见,微一沉吟,道:“引路,我有事要见他!”

    东皇山守山人顿时微微皱眉。

    但一番思量,想到了道子的态度,还是没有出手的勇气。

    他轻轻点了点头,道:“堂堂方大圣人,要见吾山道子,真是稀奇,跟我来吧!”

    说罢了,便也不去幽州了,于空中兜转,直向南方飞去。

    六个人一条路,在此空中皆十分沉默。

    东皇山守山人不知道方原见道子是要做什么,也不知他是不是真的想要见道子,更怕他找机会逃走,因此与另外三位避世老怪,将方原围在了中间,以防他忽然夺路而逃。

    而吕心瑶与蛟龙等等,则各有心思,不知方原去见东皇山道子何意。

    想到了那个诅咒的事,吕心瑶更是深感担忧。

    凭他们的修为,三千里路,倾刻即至,一座清幽大山,已经出现在了眼前,他们径直掠进了山里,来到了一座高高的孤峰之上,在这里,有一座雅致的道殿,殿前的古松下面,可以看到东皇山道子身穿玄袍,正捧了一卷书,煮了一壶酒,慢慢的自己和自己对弈。

    他看到了方原出现,微微皱眉,刚想说什么,忽然一怔,道:“你受伤了?”

    方原在他身前落了下来,点了点头。

    东皇山道子道:“那我先帮你疗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