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大道独行
    虽然看起来,黑暗之主留下的已经是惟一的路,但方原还是不甘心。

    渡劫魔偶由死转生,便已是另一个种族,他们生前都是世间的英雄,对人间有大功,可是在黑暗魔息之中,沉浸无数年,再度苏醒之后,便成为了另一种人,虽然很多渡劫魔偶,还继承了一些生前的记忆,可是他们却已不是从前的人了,甚至和“人”都没有关系。

    那么人修炼了黑暗魔息,难道就不是转生成了另一个种族?

    虽然黑暗之主特意留下了吕心瑶这样一个特别的例子在,但方原又怎么能相信靠着他推衍出来的功法转生之后,活了下来的那些所谓的“仙”,还是原来的他们自己?

    最关键的一件事是,置人间绝大部分人的生死于不顾,只活那些寥寥几个人……

    ……这样渡过大劫,那真的能算是成功渡过大劫了吗?

    种种问题,使得方原无比苦恼。

    像是有无数声音告诉他,只有这一条路走,他还是不甘心。

    吕心瑶冷眼看着他,忽然道:“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方原眉心凝成了一个疙瘩,过了很久,才低声道:“方某人从不妄自菲薄,但也不认为自己肩膀可以宽到担起这整个天下,这些存在,太可怕了,这个秘密也太可怕,若是由得这些魔偶转生成功,人间必亡,走黑暗之主的老路,同样非我所愿,我不明白他为何一直将这些秘密藏得如此之深,但这本就是一个既愚蠢又自私的做法,事关天下,便该由天下来定!”

    说出了这些话的时候,方原是真的显得有些愤怒,神情可怖。

    事实是明摆着的,他在这魔息湖里看到的事情太可怕了,也太严重,无论自己是不是要继承黑暗之主的路,都会导致极为可怕的后果,一人智短,二人智长,自己当然要将在这里的发现,赶紧的通知仙盟以及各大圣地之主,甚至再招集一次红天大会,商谈解决之法!

    只希望集天下之力,可以想到一个不那么绝望的方法!

    但与方原的惊怖相反,吕心瑶听了他的话,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冷笑。

    她仍是一脸的平静,缓缓摇头道:“你不该这么做!”

    方原冷眼看着她,不知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吕心瑶忽然轻轻笑了笑,道:“你忘了千年前的昆仑山浩劫么?”

    方原微微一怔,不明白她提起这个把事是做什么。

    吕心瑶笑容里,仿佛带了些森森鬼气,低声笑道:“你打算将所有的秘密公开,与天下人商议,那你知不知道,昆仑山那一场浩劫,便有可能因为你这念头第二次降临……”

    “昆仑山……”

    方原一下子怔住了,脸色尤为难看。

    千年前昆仑山那一场浩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正是因为那一场浩劫,才使得本该有史以来天元最强盛的一世,成为了最弱的一世,无论高人殒落,无数秘密断绝。

    那场浩劫,几乎使得世人失去了渡过大劫的希望!

    而这场浩劫,究竟因何而来,又被抹去了什么,也一直都是世间最大的疑难之一!

    不知有多少人,一直试图解开这个秘密,但却一无所获……

    而如今,吕心瑶却忽然间将它说了出来。

    “这是他让我告诉你的第二件事!”

    吕心瑶看着方原的表情,脸色显得有些讥嘲,淡然道:“你知道的这些事,他也知道,你能想到说服天下人,一起探讨,寻找一条出路,你以为他就想不到吗?只不过呵,这世上哪里有这么轻松的事情,有很多隐秘,根本就不是他要藏私,不想公开的啊……”

    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他是不敢公开!”

    看着她的脸,方原心头,忽然升起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压力

    ……

    ……

    方原的脸色,已阴沉如水,而吕心瑶则视而不见,甚至有些得意的说了下去,道:“他是世间惟一一个,算是经历过昆仑山浩劫而活了下来的人,所以他对千年之前,那一场浩劫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说,千年前那一场浩劫的出现,是因为昆仑山上那些高人参悟了某种东西,所以触动了一些诅咒,因而降下了灾劫,将所有接触到了那个秘密的人统统抹去了!”

    方原听得内心一凛,缓缓抬起了头向她看了过来。

    而听着她们说的这些话,蛟龙更是神情有些惊怖,悄悄的想要退开,不听这个隐秘。

    偏偏那个女人的声音,还是往耳朵里钻了进来。

    “昆仑山浩劫,能出现第一次,便能出现第二次!”

    吕心瑶冷冷的说着:“现在还不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但无论是他,还是你,你们都是已经很接近那个秘密的人,如果你们公开了这所有的事情,召集高人一起探讨,轻松自然是轻松了一些,却随时有可能重蹈昆仑山的覆辙,当时昆仑山上多少大乘,多少各道高人,奇珍异宝,他们都在那一场诅咒之下,悄无声息的死去,更何况是如今的天元修士?”

    方原听得这些话,脸色已无比冷峻。

    吕心瑶则缓缓抬头,看向了天外,幽幽道:“或许,如今的天外,正有某种存在盯着这个人间,你若将所有隐秘公开,那么你,以及所有参与进来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

    “……”

    “……”

    方原被这些话惊住,一时无法回答,心乱如麻。

    过了很久,他才忽然道:“那他的意思是什么?”

    吕心瑶冷声一笑,道:“还能是什么,在你搞明白昆仑山那一场浩劫究竟是什么之前,还是不要试图将这些东西给别人分享了,那场诅咒究竟是针对着什么,又会在什么样的契之下被触动,谁也不知道,但想要不惊动那场诅咒的话,便只有一个方法,像他所做的那样,独自一人把这些因果背负起来吧,如此一来的话,就算触动了诅咒,毁掉的也只是你自己!”

    说到了这里,她倒轻松了些,笑道:“当然,你也可以不信我,也许没有诅咒呢!”

    方原没有回答,他只是冷冷看着吕心瑶。

    连这个女人身上的每一丝气机变化,每一细微的表情都不放过。

    然后他便确定,这个女人说的是实话!

    这使得他一颗心沉寂了下去。

    倘若这是真的,或者说,只要不确定这是假的,那么便不能冒这个险。

    他不知道如今的天外,是不是真有那么一个存在,那么一个诅咒,但他只是赌不起,整个天元都赌不起,昆仑山浩劫倘若再度降临一次的话,那整个天下都可以准备赴死了!

    只是,这些事情,只能由自己承担吗?

    如果说这是一场因果,那么这因果,也未免太沉重了。

    他素来是有个有决断的,但这一次,他着实有些不敢轻易下决断了。

    ……

    ……

    “喀喀……”

    还不等方原想明白这些的时候,忽然间周围传来了极其沉重的声音变化。

    周围的黑暗魔物,忽然间都躁动了起来,又有些惊恐,又有些兴奋,向着四方奔去。

    就算是方原,在这时候也察觉到了某些变化,他冷眼看去,便见到整个魔息湖周围的大阵,像是被巨大的力量所侵袭,正在摇摇欲坠,半晌之后,轰隆粉碎,出现了一个缺口,然后无尽黑暗魔息,便像是潮水一般,轰轰隆隆,向着那缺口奔去,撞开了更大的缺口。

    犹如火山爆发,所有的黑暗魔息,滚滚涌动,奔向了四面八方。

    “这一片魔息湖,要散开了!”

    方原微愕抬头,便明白了过来,这魔息湖里的魔偶,已经被自己斩了,整个魔息湖,便失去了定子,外围的大阵,根本困不住这些魔息,便如火山即将爆发,无法阻止。

    早在越国魔息湖时,他便遇到过这种事情,知晓它的厉害。

    “走吧!”

    一时之间,顾不上多想,他陡乎间飞身而起。

    身形穿过无尽虚空,来到了黑暗之主留下传承的庙宇前,方原手掌一按,便将蛤蟆雷灵招唤了出来,张开了巨大的嘴巴,向着那一座小庙吞了下去,原地只留一片儿狼藉。

    他知道,这一座小小庙宇,便是黑暗之主留下的传承。

    这里面,有他推衍出来的“升仙”之法,也有他掌握的一些秘密,这些秘密,任何一个流传了出去,都会引发天下大乱,对渡劫不利,在此之前,他只想将这些东西毁掉,一了百了,但如今,他却只能将这所有的东西都收好,不能让它们毁在这一片魔息湖里……

    虽然他如今还没有决定是否要走黑暗之的路,但是已经不敢冒险了。

    他不确定,真到了绝望的时候,这里面是否有惟一的路!

    “在你让我来看你留下的传承时,便已经想到了这一切了么?”

    于整个魔息湖彻底崩坏之前,方原回头看了一眼,低低一叹,遁入了高空之中。

    在他离开的一霎,整个魔息湖,忽然像是烟花一般散在了幽州大地上。

    声传三百里,天下皆惊。

    方原低低叹了一声,抬头看向了虚空,眼神有些沉重而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