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一章 无边惊怖
    “你等本是前世英雄,受后人敬仰,而今居然心怀祸胎?”

    迎着那一尊觉醒了过来的魔偶,方原奋力抵住他的攻势,沉声厉喝。

    在他的心里,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这使得他又惊怒,又悲愤,似有无边杀气,又似空乏无力。

    “前世英雄?哈哈!”

    那尊魔偶,听得方原的话,却是魔念激荡四野,冷笑声中,引落无边伟力:“吾前世乃是玄北照陵王,败尽世间敌,奉为天下尊,今日吾得道气加持,沉眠万载悠悠醒来,前生之事早已幻灭,涅槃转生,由死而神,不死不灭,傲啸天地,待到众神苏醒,定当君临天下,统御万古,尔等是何蝼蚁,也敢阻吾归来之脚步,逆吾神意,速来受死,血洗尔罪!”

    一时间,方原身边压力大起,险恶异常。

    能够化身于魔偶,镇于魔息湖之间,皆是历史之上的强者。

    放在他们那个时代,都是风华绝代,无敌于世之辈。

    而且如今这魔偶与越国魔息湖时还不一样,当时那一个魔偶,灵生而体灭,所以只能借壳重生,但如今这一个,居然是产生了自己的生命,因此一出手便是无比狂暴,虽然他明显还没有完全转生成功,因此不是最强的状态,但在黑暗魔息加持下,已经十分可怖了。

    更重要的是,这一尊魔偶说的话,使得方原心间压力大增。

    他能够看出这魔偶身上的变化,也明白了他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在他们生前,或许是一世豪杰,或许是不世天骄,但毕竟,他们死去了太久了,对于他们来说,生前的一切,都只像是一个残缺的梦境,被黑暗魔息加持,他们悄然转生,已化成了一种新的生命,黑暗魔息对人间来说是劫难,对他们来说,却是他们的生命之源!

    他们天生的立场,便与人间是敌对的!

    所以他们自称为神!

    他们一直都在隐藏着自己的存在,直到被方原看破,这才忽然之间,暴起杀人!

    原因,便是因为他们……

    ……本身就是敌视着人间的!

    这种种念头,使得方原心间无尽惊怒。

    ……

    ……

    “居然……这么可怖?”

    吕心瑶看着这一尊魔偶,虽然早知它的存在,但也脸色大变,目眩神驰。

    她之前还是低估了这一尊魔偶的力量。

    否则的话,一定不会亲自带着方原来这里看这一尊魔偶!

    又或者说,这一尊魔偶,比起黑暗之主发现他的时候,又强了不少。

    这些魔偶,本来就是距离完全转生时间愈近,愈是强大。

    “唰!”

    那一尊魔偶,如今只是盯住了方原,手里的黑色巨剑,早已腐锈不堪,但在黑暗魔息加持之下,却黑烟滚滚,竟像是有了灵性一般,横扫过了半边虚空,向着方原斩将了下来,剑锋过处,那难以形容腐蚀之意被摧动到了极点,仿佛连虚空,都可以撕纸一般的撕烂。

    “真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迎着那狂暴无比的一剑,方原神情绷紧,心神震颤。

    钢牙猛得咬紧,他捏起法印,运转神雷,在他头顶之上,陡然出现了一条青鲤,一条红鲤,青鲤一身灵性,红鲤一身魔意,两条鲤鱼互相追逐,犹如一个巨大的太极图,盘旋在了他头顶之上,道道雷光被引动,天地之间,似乎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之声,笼罩四域。

    “当!”

    那一剑斩在了太极图上,居然生生被拦了下来。

    剑上蕴含的神通、法则,以及诸般诡异的力量,皆被太极图旋转化去,未伤方原分毫。

    只是剑上的力量还是太沉重,方原脚下的大地,忽然间四分五裂。

    “这等力量,已远非普通化神可比了……”

    方原心间,生出了些许惊怖之意。

    他能够感受到这一尊魔偶尚未完全转生成功,法则不全,力量缺损,但其本身的力量,却绝不输于如今的世间化神大修,尤其是他在魔息湖内,更是仿佛呆在了自己的小世界,这整个魔息湖的力量,都加持到了他的身上,使得他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超脱想象!

    “尔等轮回之生灵,如何阻我不灭之神力?”

    那魔偶一剑被挡下,怒意却更盛,大手一挥之间,右手手掌,用力一握,这魔息湖之内,黑蒙蒙的天地,便忽然间跌落了下来,便好像天塌,整个世界,都在极速的缩小。

    而方原,便在这极速缩小的世界中心,受到了无边的挤压。

    不光是他,就算是吕心瑶、白猫,还有蛟龙,都感受到了这一份威压,魔息湖内,那无数的人形魔物,也如同大祸临头一般,桀桀乱叫,四下里乱奔,有一些倒楣的,直接便被这天地之间扭曲的法则所波及,一声没吭出来,就被碾成了一团肉酱,满满的涂了一地。

    这整片魔息湖,居然都像是完全受他掌御的天地。

    在这魔息湖内,便像是在他的小世界之中一般,遍目所及,皆是他的领域!

    “自封为神,视人如蚁,你果然已经不是人了……”

    方原迎着这狂暴的力量,直得急急结印,在他背后,一株缠绕着无尽雷电的柳树,忽然间生长了起来,三丈,十丈,百丈,千丈……最后生得高大无比,直接抵住了苍穹,所有的柳条都飞散了出去,一道一道,缠绕在了苍穹之下,便像是一把大伞,撑住了这片天地。

    而那柳树之上的滚滚雷电,则尽皆向方原身体之内流了过来。

    方原身上像是围绕着一片雷电,大步奔来,手捏印法,狠狠向着那尊魔偶拍落。

    “这一世的人,神通已到了这种境界吗?”

    那一尊魔偶见得方原居然可以撑住这片天地,也是微微一惊,似乎有些错愕,泥塑的肉身,在这时候猛然抬起,一只脚从大地之中拔了出来,连带着一丝一丝与大地粘连在一起的血肉,而后又重重顿足,大地猛得颤抖了起来,他借这力量,同样也是狠狠一拳击落。

    在他这一拳头之上,无尽的黑暗魔息凝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像是一颗黑色的太阳,黑暗魔息之浓郁,似乎足以将人的目光都吞噬进去,一瞬间横过虚空,砸向了方原。

    方原身前,随着那印法拍落,一只飞在了半空之中,浑身上下缠满雷电,又有道道燃烧着烈火的龙影跟随在身后的朱雀凭空出现,挟着无边凶势,直迎着那一尊魔偶的拳头打了过去,这一次是力量对力量,双方谁也没有办法耍花招,就这么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

    天地忽然剧烈的颤抖,浩荡的狂风向着四面八方卷了出去。

    周围的大地,被狂风刮走了三层,形成了一个渐次升高的巨大圆坑。

    坑内半点砂石泥瓦不见,只有圆滑光洁的地面。

    方原召唤出来的朱雀雷灵,在这时候节节暴碎,化作了散乱的雷电与火光,弥漫在天地之间,像是一片流星火雨,而那一尊魔偶的手臂,则也同样暴碎,节节崩坏,里面露出来的,却不是泥石,而是诡异的血肉,以及青森森的断裂骨碴,还有黑色的血液,蚯蚓一般扭曲。

    这一击之力,二人竟似是平分秋色。

    魔偶碎了一臂,方原也是雷灵被破,胸口气血翻涌。

    不过方原心知情形紧急,不敢大意,强行憋着一口气,非但不退,反而进一步冲了上来,身形飞天而起,手掌虚空,下方已经有一尊巨大的蛤蟆出现,比魔偶还高了一头。

    “吼……”

    这蛤蟆张开大嘴吸气,周围便有无尽的滚滚魔息向它口中涌去。

    这等魔息,便几乎等于是那魔偶的法力,一被蛤蟆吸了过去,这魔偶便感觉法力运转不畅,急急运力相抗,而在这时候,方原已经飞身而起,身后出现了一条雷电大河,直直的向着魔偶身上打落,无尽雷电,结结实实,打在了魔偶身上,直打的魔偶肉身不停崩裂。

    魔偶狂怒,直起身来,独臂向方原狠狠抓来。

    但也在这一霎,蛤蟆忽然间一口气喷吐,无尽黑暗魔息又吐了出来,魔偶在这狂势之下,居然也立足不稳,被吹的向后退了一步,但蛤蟆吐出来的黑暗魔息里,却还藏着一柄邪剑,方原顺势抓过了这一柄剑,转身便向着魔偶身上斩了过去,一动一静,犹如行云流水。

    也是借着这个机会,那一条蛟龙意识到形势不对,眼中精光一闪,忽然间窜了出来,身形暴涨,数十丈长,朝着那魔偶的屁股便是一撞,直撞的那魔偶身形向前一跌。

    “嗤”

    方原一剑斩来,魔偶巨大的身体,忽然凝住。

    上一半,缓缓的向后滑落,而下一,还在跌跌跄跄的奔走。

    “你敢……你敢斩我……”

    “吾已即将转生成功,该成万世不灭之神……”

    “岂能……岂能坏在你这蝼蚁手中……”

    那魔偶的魔念大乱,蕴含着无尽的不甘与愤怒,上半身里,忽然间有无数黑色光芒出现,形成了一道半透明的魔影,犹如恶魔一般,卷起了滔天的黑暗魔息,直向方原扑了过来。

    还未扑至,黑色光芒便已冲上前来,似要与方原的神魂纠缠到一起。

    居然是想要以无边神魂之力,强行夺舍。

    “你要成神,他要封圣,这个要天下,那个要升仙……”

    迎着那凶狂向自己冲来的魔偶,方原心间,忽然生出了无尽怒意。

    “你们……是不是有病?”

    心意剑,陡然于此一霎那显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