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四十章 魔偶转生
    “带我去!”

    听着吕心瑶的话,方原冷声开口。

    他确实想要毁掉这些典藉,因为如果这些东西传了出去,很有可能会在这世间形成一种极其可怕的影响,但既然黑暗之主已经猜到了他看到这些东西的第一眼,便会生出将其毁掉的念头,那说不定他便留了一些其他的后手。吕心瑶说黑暗之主让她带自己去看一样东西,那就去看看好了,他也想看看,黑暗之主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真有着什么依据。

    吕心瑶笑的很得意,像是飘在了黑暗魔息之中。

    白猫冷眼打量着周围魔息湖中的一切,眼神淡漠,夹杂着些厌烦,而从这厌烦里,方原居然还看到些许的怀念之意,着实怪哉。

    蛟龙在这时候倒是非常胆小,伸爪子扯着方原的衣角,跟着一溜小跑,两只贼眼只是望着吕心瑶在向前走去时摇拽的腰身,不知是否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脸倒红了。

    “就是这里了,你可看清楚了吧!”

    吕心瑶带着方原,在这魔息湖里行走了半晌,期间随手破开了几个禁制,最后却是来到了这小镇之外,一处十分隐秘的山谷里,笑吟吟的,指手向前指了过去,暗含讥讽。

    方原看去,顿时微微一凝。

    只见这山谷之中,空空荡荡,只在山谷最中心处,立着一个高数丈的泥偶,泥偶塑造的栩栩如生,乍一看去,让人感觉似是活物一般,身上裹挟着一种幽森森的气机,周围无尽的黑暗魔息,皆绕着这泥偶缓缓旋转,形成了一方领域,仿佛这泥偶,便是魔息湖的中心。

    “渡劫魔偶?”

    方原看着这泥偶,眼神微微一凝。

    对这样的泥偶,他并不陌生,越国魔息湖里,也有这么一个。

    这种泥偶,便被人唤作是渡劫泥偶,它们的存在,都是有来历的,数劫之前,天地之间,大劫每降临一次,都会肆虐人间,就算是渡过了大劫,也有无数黑暗魔息游荡在世间,摧生无尽魔物,搅扰世间,因此,便有世间高人,苦心推衍,想出了一个解决这魔息的方法。

    他们借助于一些前辈大修的遗骸,炼成了这种魔偶,将它立在一处,辅以诸般大阵与禁制,便可以将黑暗魔息聚集过来,镇压在某一个固定的地方,以他们不致散溢,这便是魔息湖的由来,有了魔息湖,这些黑暗魔息,便不会再随便作乱,甚至成了仙门试炼之地。

    从源头,以及这数万年来的作用上看,渡劫泥偶的出现,对世间是有大功的。

    当然,这些渡劫泥偶极为神秘,又因为他们本是前辈大修的遗骸炼就,有人传说这些泥偶英灵不散,偶尔也总会出现很多怪事,听起来不知是真是假,却总让人汗毛直竖。

    方原就曾经经历过一桩儿类似的。

    当初他在越国魔息湖,与洛飞灵一起走到了越国魔息湖的中心地带,便遇到了魔偶有灵之事,那魔偶不但生出了灵性,甚至还在引诱他与洛飞灵,想让他们成为其传人。

    当然,他与洛飞灵心志过人,看破幻象,没有陷入瓮中,但百花谷的吕心瑶却阴差阳错之下,成为了魔偶的传人,掌握了一种诡异又恐怖的神通,前前后后,惹出了不知多少麻烦,如今的吕心瑶会变成这等怪样子,怕是也与她当初得到的那一道传承有着离不开的关系……

    “他让我看这些渡劫泥偶,是为了什么?”

    方原凝神打量着那一具泥偶,越看越是诡异,忍不住低声开口。

    吕心瑶笑容里有着某种讥诮之意,淡淡道:“你们世人,总是会小瞧了他,以为他只是搅风搅雨,做了很多事,却没有一次成功的,但事实上,你们都小瞧了他,早在大自在神魔宫之后,他便已经接近了成功,他已经有机会将自己推衍出来的功法传向人间,也有机会提前引动那个大势的降临,之所以最后他会被你们逼到绝路,只是因为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方原心里微凝,转头看向了吕心瑶。

    他看不出吕心瑶有说谎的迹象,因此沉默半晌之后,只能道:“他为什么会改变主意?”

    吕心瑶冷声一笑,道:“我已将你带到了这里,你若自己看不出来,便不配问这个问题!”

    方原冷冷看了他一眼,转头看向了那一具魔偶。

    他心思微定,眼中幻化出了无尽符文,隐有雷光,自眼中升腾了起来。

    自从天道化神之后,方原已境界大涨,他在易楼借七星台悟道多时,甚至在天地法则之中遨游,如今虽然没有了七星台,但在他对天功的领悟,以及对天地法则的掌握之下,也使得他有着一种看破世间本源的能力,如今,他便是摧动了这种能力,决意看个究竟。

    吕心瑶虽然嘴上讥诮,但如今见到了方原这等模样,心里也顿时一惊。

    她是由来不服方原的,这种不服,贯穿了她的一生,就算是在知道黑暗之主打算找方原来作为传人的时候,她也同样不服气,可是如今看着方原身上的气机,她却不由得不心惊,她觉得自己愈发的看不懂方原,但能够感觉到方原身上的那种让她不敢轻易触动的意境。

    “他只是一个仙子堂外偷听的牧牛儿,如今……如今怎么会……”

    心间又嫉又恨,银牙咬的咯咯作响。

    方原不知道她心里所想,只是凝神看着那魔偶,脸色渐渐发生了变化。

    在他目光之下,层层虚侫被破开,他终于看到了一些东西。

    “咚咚”“咚咚”“咚咚”

    有隐隐的心跳声,从那魔偶体内传了出来。

    某些隐藏极深,绝不想让人发觉的变化,顿时落入了方原眼底。

    忽然之间,方原看到,那魔偶体内,有某个再也按捺不住的意识,不再装作沉睡的模样,忽然间睁开了眼,狠狠向他看来,两个人的目光交汇,方原瞬间满面冰寒之意。

    这一个魔偶,居然是活的!

    他与越国魔息湖时不一样,那一具魔偶,只是苏醒了意识,肉身是死的,所以他只能寻找传人,借传人之身,再现于世间,但在这时候,方原看到,自己眼前这一具魔偶,居然是活的,他假扮成了死的模样,隐藏着自己的意识,便如同一条冬眠的蛇,等待苏醒!

    “喵……”

    白猫也像是发现了什么,忽然间颈毛直竖。

    跟在了方原身后的蛟龙,也是唬得一跳,叫道:“不对动!”

    “就是这些?”

    方原忽然转向了吕心瑶,厉声喝道。

    吕心瑶本是有意刁难方原,才让他自己来看,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看了出来,脸色也是微变,沉声道:“没错,这就是他没有走出那一步的原因,因为他看到了这些隐患,他想的是让人间飞升,成为仙界,而不是想给这些怪物们创造一个新的神界,所以他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反而后退了一步,他回到了琅琊阁,等待自己的宿命,将这个决定,留给了你!”

    听着这些话,方原已然完全明白了过来。

    他明白了黑暗之主最后的顾虑,也明白了吕心瑶所说的隐患!

    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内心里,居然生出了无尽惊恐。

    而这种惊恐的感觉,他本以为永远也不会出现在自己内心之中了。

    “蝼蚁……”

    在他心间如电般闪过无数念头之时,忽然一个沉沉低喝响在了虚空之中,那一尊渡劫泥偶,忽然间睁开了双眼,在被方原发现了他沉睡的意识,又听见了吕心瑶当众说出了那些话时,这一尊渡劫泥偶,终于不再试图隐瞒什么,直接苏醒了过来,森森然开口大喝。

    在他的身上,泥塑层层剥落,身边的石剑,陡然被他拔了出来。

    “哗啦啦……”

    杂夹着一片密集的石屑跌落之音,他陡然间转身,狠狠一剑向着方原当头斩了过来。

    “何敢窥探本座转生之秘?”

    在他那深沉狂暴的声音里,那一剑引动无尽法则,偌大魔息湖里,忽然间便搅成了数百里的巨大漩涡,所有的黑暗魔息,都随着他这一剑聚集了过来,像是整个魔息湖都成了他的领域,夹杂着难以形容的狂暴力量,如天倾,似山崩,狠狠的向着方原当头斩落。

    大梦万年一朝醒来,便要拔剑杀人!

    在这狂暴攻势之下,白猫尖叫一声,拔腿就跑。

    蛟龙也一溜小跑,躲到了一块黑岩后面。

    “敢问前辈,而今还是人否?”

    只有方原,脸色大变之余,也生出了无尽惊怒,直迎了上去,沉声大喝。

    “人?呵呵!”

    那一尊魔偶森然冷笑:“吾等涅盘转生,该为神族!”

    这一声大喝响彻云宵之际,那一剑也已如开天辟地,斩到了方原面前。

    在这一刻,方原也只能咬紧牙关,两只大袖在空中一抖,便有一条大河也似的雷光横贯天际,如巨大的丝带,缠绕在了他的身周,身边法则变化无穷,各种异象齐现,直向着那魔偶斩来的一剑迎了上去,雷剑相交,一道平整的圆弧向周围扩散,将天地分成了两半。

    “人间当真如此多灾多难?”

    接下了这一击的方原,脸色无比的沉重,甚至有些悲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