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升仙之路
    琅琊阁主曾经说过,他在传承之地,留下了一个人,会帮着方原了解他要走的路,方原本以为那会是他收罗的某个爪牙,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自己的老熟人,曾经在太岳城仙子堂同窗共读,后来又陆续打过几回交道,几次三番在自己手底下逃命的吕心瑶……

    最后一次见吕心瑶,尚是在南海龙迹的时候,黑暗之主手底下的三大黑暗使者,都在那一役中被斩杀,惟有吕心瑶生死不明,后来并非没有人查过,只是她彻底消失了。

    看样子,她还是从南海龙迹逃了出来。

    而如今,黑暗之主在大自在神魔宫被引诱现身,身受重伤,留在了仙盟里面的最重要的一颗钉子钟老生也在那时丧命,再之后,仙盟主动出击,连续拔掉了黑暗之主的好几个据点,被他收拢的爪牙,也死伤怠尽,直到最后,就算是黑暗之主本人,都被东皇山小圣师推衍出了位置,毁了他最后的一个巢穴,最后他本身,也在琅琊阁里面,自诛献首,到了末路。

    而在这过程中,他的手下人早就死光了。

    方原都没想到,吕心瑶倒作为最后一个黑暗使者,活了下来。

    故人相见,本该立刻刀剑相向,但方原看着吕心瑶,却没有急着出手。

    他能感觉到,这一次相见,吕心瑶又已有了极大的变化。

    如今的整个人笼罩在了黑袍里面的她,犹如妖魔一般,整张脸白的毫无血色,犹如白纸,惟有嘴唇殷红,似乎要滴出血来,从斗篷旁边垂落了下来的发丝,也是一片银白,甚至连瞳孔,都似乎蒙上了一层白雾,坐在了那里,纤纤十指之间,还捏着一些腐肉,周围的人形魔物,便围着她前后试探,大着胆子来咬她手里的腐肉,但居然对她没有半分攻击性。

    这时候的她,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黑暗魔物!

    方原忽然想起了之前听说过的一件事,东皇山道子在查出了黑暗之主的某个巢穴之后,看到了那巢穴之中,有着许多被改造的半人半魔的存在,能够在黑暗魔息中生存……

    ……那么如今的吕心瑶?

    方原忽然道:“如今你还是不是人?”

    吕心瑶轻轻一笑,红唇微启,道:“我还是我!”

    方原沉默了下来,他隐隐猜到了什么。

    过了一会之后,他才道:“他说在这里留了些东西,我想看看那是什么!”

    吕心瑶笑的更开心了,盈盈起了身,在她起身之身,周围的人形魔物,便皆惊恐不已,纷纷退到了三丈之外,但又舍不得走,摇着脑袋,吐着舌头,一副讨好她的模样。

    “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死了,因为他已经露了面,无论是仙盟还是各大圣地,其实都已经起了疑心,所以他必然要死,只是他有些不甘心自己的路就这么断了,要找一个传人,我本来觉得我是一个最好的人选,但他不同意,说我做不成,要另找一个传承,只是我着实没想到啊,他找到的这个传人,居然会是你,真想不明白,从小到大,你有什么好的呢?”

    吕心瑶慢慢的说着,转过了身去,叹道:“不过还是罢了,他既然找了你,那我也只能帮着你了,这世上我或许不会佩服任何一个人,但我佩服他,他留下的遗愿,我无论如何都会帮他的,你跟着我来吧,我只希望你看到了他留下的东西时,不要显得太过愚蠢!”

    方原皱了皱眉头,跟在她身后向前走去。

    蛟龙如今个子小,只好小跑的跟着,伸出爪子抓住了方原的衣角。

    吕心瑶带了方原,走进了她身后的那个小小殿宇之中,走了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个殿宇里面甚是阔大,到处都摆放着一些破旧的棺材与黑色大缸等物,还有一排一排的书架子之上,放着的典藉,甚至在殿中间的小几之上,还有一些尚未写完的笔记,规整的摆放着。

    “都在这里了,你自去看便好!”

    吕心瑶轻声笑着,随手一指大殿,然后倚在了廊柱上,浑不着意模样。

    方原神识微微感应,便上前走了过去,于那一张小案几之前坐了下来,随手拿出了案上的几卷典藉开始翻看,只见最上面的典藉之上,写的乃是几个俊逸大字“魔息初论”!

    再向下翻去,见典藉还有很多,诸如“造化逆转法”、“乾坤巅倒术”等等。

    这些典藉里面,既有一些他对黑暗魔的领悟,也有一些五花八门的神通术法,这些神通术法,也都诡邪至极,但偏偏自成一道,别出心裁,里面可说是包罗万象,甚至有着炼丹术、铸器术、阵术等等,若非亲见,实在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有可能创出这等神通来……

    而在小案另一侧,一个最方便取阅的地方,则放着一卷古书。

    方原看了一眼,古书上只有四个字:“道元真解”!

    ……

    ……

    “原来他的路,是这样的……”

    方原翻看着黑暗之主留下来的典藉与笔记,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心间诸多猜测,都得到了印证,而他的脸色,也是越看越古怪,既有些惊愕,也有些迷茫,看得半晌之后,他忽然间放下了那些典藉,起身来到了那些黑棺与黑色大缸之前,挨个揭了开来……

    然后他便沉默了下去。

    蛟龙跟着凑了过来,跳起来往缸里一看,也顿时脸色大变。

    只有白猫,在这时候还一脸冷漠的样子。

    “大劫来自人间,想要永远的解决大劫,就得勇猛精进!”

    “天地不适合我们,那我们便去适应这天地!”

    “修行中人,命可逆天,便是这个道理!”

    “……”

    “……”

    方原想起了与琅琊阁主分别时他说的话,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亦不知自己此时的心里是愤怒还是钦佩。

    他已经知道黑暗之主要走的路是什么了。

    难怪在问道山附近的地宫里面,会看到那么多肉身残缺的怪物,难怪黑暗之主一度要提前引动大劫降世,难怪他自己虽然坚定的走着这条路,却从来都不敢堂堂正正说出来!

    那是因为,他做的事情,本身便是天怒人怨的!

    他在研究,如何让人可以适应黑暗魔息的存在,甚至把人变得不像人。

    “一直以来,他做的就是这个?”

    方原忽然开口,向吕心瑶看了过去,声音居然有些嘶哑。

    “不错,他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吕心瑶笑了笑,显得很是轻松,道:“他从一开始就看透了,大劫根本渡不过去,一次又一次的循环,等在了前面的,还只是一条死路,所以,那为何不能换一个死路呢,或许人要做的,不是抵御大动,而是适应大劫,倘若人可以适应黑暗魔息,甚至借黑暗魔息来修行,那么这世间三千年一次的大劫,便不再是大劫,而是三千年赐福人间一次的大造化!”

    她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看向了方原,道:“你说,这样的人间,算不算是仙界呢?”

    方原沉默了下来,周围气机微沉。

    他想起了在大自在神魔宫里,黑暗之主说的重塑仙界之事。

    原来如此,他是要将人间改造成一个仙界。

    上古时候,修行界里,便有飞升仙界之说,那代表着另一个高度与境界。

    只不过,那个时候,是个人飞升。

    如今,这黑暗之主,却是要带着整个天元飞升啊!

    ……真是好魄力!

    “他成功了吗?”

    方原忽然冷哼一声,沉声问道。

    吕心瑶笑了起来,道:“当然成功了,你看我不就是?”

    方原面色如常,心里忽然出现了一楼杀机。

    吕心瑶如今确实像是一个很成功的作品,若真是如此,他不能留吕心瑶活下来。

    但也在这时,吕心瑶似乎看破了他的想法,笑道:“不过我毕竟是不同的,别人学不了我,所以他也不能算是成功,他一直在推衍一种可以让人完全成仙的功法,据说他,在我身上找到了不少灵感,也算是成功了大半,可惜他没有太多时间了,所以要找个人帮他继续推衍下去,我本来还在想,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如今看看,除了你还会有谁呢?”

    “成仙?”

    方原低声喝道:“此乃成魔!”

    吕心瑶倚在了廊柱上,不屑一顾,道:“若世上无仙,那魔不就是仙?”

    方原根本不想回答,看着那些案几之上的典藉,他眼神微凝。

    他能想到这些典藉如果流传了出去,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外面的人,可是能够在雪原之上筑地宫,可是哪怕大劫临头都有人想要避世不出的人啊!

    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些典藉的存在……

    “你是不是想将这些东西毁掉?”

    吕心瑶冷眼看着方原,忽地一笑,道:“你果然还是那副让人讨厌的样子,比起他来差得远了,他离开时就说你如果看到了这些典藉,一定会担心流传出去,引发某些后果,所以他还嘱咐我,要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她说着,神秘的一笑,道:“他说了,你看到之后,便一定会改变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