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三十八章 黑暗之主传承
    琅琊阁外,方原的名声越来越响,想要拜见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些人自然都是为了道书而来。

    方原虽然已声名将道书留在了琅琊阁,但却也有更多的人想要亲耳听到他讲道。毕竟东皇山小圣师出山之时,曾多次讲道,如今小圣师之名,已落在了方原头上,那么方原似乎也该开坛讲道,为天下修士讲惑。更重要的是,有很多人都在想着,既然方原可以一指渡化他的大弟子为化神,那么或许自己得到了方原的认可,也可以得到这样一个机会……

    只是无人想到,在这时候,方原已从琅琊阁的后山,悄然而去。

    他不打算开坛讲道,因为他已经将自己的领悟尽数写在了那一卷道书里,若是有心人得到这卷道书,认真参研,自然便可以神通大进,夯实根基,靠着他们自己的修为,踏上不借仙源而成就化神的路子。当然,这也分天资,若是庸人得了自己的道书,想必用处不大。

    他相信这世间不乏奇才,得到了自己的道书之后,定会有人发扬光大,从中领悟出不输于自己,甚至是超越自己的玄妙,这就像是一条路,第一个人走通了,后人便好走了。

    而另一点,自己如今确实可以凭着那一道融合了天地法则的神雷,点化一些人成就化神,但也不可能去直接点化天下人,所以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对于如今的自己而言,最重要的,还是想要去看看黑暗之主留下的东西,他有一种直觉,那些东西,或许非常的重要。

    没有带旁人,只带了白猫与蛟龙,云舟都命他回了魔边。

    因为方原也知道,黑暗之主天下的痛,一旦知道他有传承留下,世人恐怕第一个念头便要将其毁掉,而且自己去看他留下的这些传承,一旦传了出去,也会让世人恐慌……

    这天下人里,或许只有琅琊阁白夫人猜到了一些。

    但方原知道,白夫人一定不会说。

    白夫人知道自己的夫君犯了大过,是该死之人,但不代表她不恨。

    “天降石碑,太古仙界,三千年大劫,昆仑山上的横祸……”

    离开了琅琊阁,立身于一座偏僻的小山之上,方原心里暗暗的想着:“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又是否会有联系?只希望琅琊阁主,确实留下了我想知道的答案……”

    他摊开了手掌,掌心里便飘起了那一块玉佩。

    这是一片看起来很是精致的美玉,经过了细心的雕琢,上面线条隐然,形成了道道玄奇复杂的阵纹,分明精明无比,但毕竟是黑暗之主留下来的,所以一眼看去,总觉得这块美玉的质地深处,蕴藏着些让人感觉心惊的气息,方原也是微一犹豫,才将法力打了进去。

    玉佩之上,涌出了一团柔软的白光,在空中殿开,现出了一片山川溪流,看起来像是一份地图,白光之中,有一条红线,犹如小蛇,探头探脑,指向了这个地图的某个位置。

    “原来是在这里……”

    方原心间微动,然后轻轻拍了拍趴在自己肩上的白猫。

    白猫懒洋洋的起身,看了那玉佩之上的地图一眼,便从方原肩上跳了起来,先伸了个懒腰,然后慢慢悠悠,看了蛟龙一眼,蛟龙知道它的意思,便身材缩小,化作了一人高的模样,白猫这才迈开小碎步,绕着他们两个人转了三圈,而天地之间法则出现,同时消失不见。

    只有周围的荒草被风吹起,又缓缓落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

    ……

    “猫兄这份神通,当真玄妙至极!”

    当他们再出现时,已到了一个异常陌生的地方,而方原手中的玉佩之上,光芒仍在,只是里面的红线已经指向了距离目的地极近的地方。方原微微松了口气,任着白猫重新爬到了自己肩上趴着。

    心间也有感慨,他以前便知道白猫这神通,但在如今自己也踏入了化神境界之后,才意识到这种神通已不仅仅是惊人而已,更是有着许多难以形容的大道韵味。

    自己已是化神,仍然参不透白猫这道神通之妙,那说明什么?

    或许白猫的神通,已超出了化神境界,甚至是大乘境界!

    而仔细想想,这位猫兄身上的秘密,还远不止这些,不过让人无奈的是,这只白猫偏偏不会说话,也从来不用神念跟自己交流,问它什么问题,都爱搭不理,套不出话来……

    收起了心间的感慨,方原看向了周围。

    黑暗之主留下的玉佩之上,没有什么地点标识,但从山川河流分辨,方原知道自己如今应该是在九州之中,最为荒凉的幽州,此州缺少资源,道法不昌,乃是九州里面实力最弱的一州,比云州还不如,一直以来,也没有听说过这里会有什么神秘之处,让人诧异。

    他倒是没有想到,黑暗之主留下的传承之地,居然会在此处。

    顺着玉佩之上的地图向前走去,他也有些好奇,黑暗之主会将秘密留在哪里。

    没有走出多远,方原登时微微一怔,停住了脚步。

    那一团光华里,红线直直指向了前方,说明这传承之地,就在正前方。

    可是他正前方,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存在了,这里是一片巨大的山谷,谷中弥漫着无尽的黑雾,隐约可见黑雾里面,时时闪烁着一些诡异的阵光,仿佛有无穷的魔吼之声,从山谷里面传了出来,带着种让人心寒的悸动,周围皆是一片荒土,莫说人烟,生灵都不见一个。

    “魔息湖?”

    方原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没想到这地图居然将自己引到了一方魔息湖之前,难道黑暗之主的传承地就在里面?

    “喂,老方,你不会是想直接进去吧?”

    旁边一路跟着过来的蛟龙,探头打量了一下,道:“这可不是啥好玩意,不论修为高低,只要沾上了一点,那就如附骨之蛆,你才化神了没几天,法则不稳,若是被这玩意儿沾上,那一身道行都有可能直接坏掉,便是我老人家这等修为,进去了也是心里没底啊……”

    “我倒没关系,可以进去!”

    方原摇了摇头,示意蛟龙不必担心。

    他早在练气境界时,便曾经炼化了一缕黑暗魔息进入法力之中,再后来又有几番境遇,使得他对黑暗魔息的抵御之能,远超常人,这也是他内心里一个不可对外人言的秘密。

    见他不在意,蛟龙撇了撇嘴,看着白猫道:“那这位大爷呢?”

    白猫转过了头来,懒得理他。

    方原道:“我第一次见到猫兄,便是在越国魔息湖里,它更不怕这地方!”

    蛟龙顿时哑然。

    方原与白猫一起转头向蛟龙看了过去:“你怕?”

    蛟龙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我会怕?”

    一边说着,身子晃了晃,身躯缩小的更厉害,身上的鳞片则一片一片,细密至极的覆盖到了一起,最后整个人变得只有三尺多高,两只后爪抓地,一条小小的尾巴,也从胯部伸向了前方,护住了裆,整个人便像是被一层紧密的黑色盔甲罩在了里面,密不透风。

    脑袋一晃,得意洋洋道:“小瞧龙大爷了不是,走着!”

    方原没想到他还有这本事,无奈笑笑,便直接一步踏入了魔息湖之中。

    世间有着无数魔息湖,都是大劫残息所留,被世间高人封在了一处,以免散了开来,扰乱人间,而这些魔息湖,也是世上最诡异的地方,既是许多修行界里小辈试炼的地方,也是一些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地方,无论修为高低,能不进来,谁也不会想到进这种鬼地方。

    黑暗之主将传承之地藏在这里,倒有些道理。

    若是换来了旁人,想要进入魔息湖,都要靠云台传送,但方原如今的修为,却是省了这一环,魔息湖外围的大阵,在他眼里简单至极,完全可以在不破坏大阵的情况下,轻易进去。

    魔息滚滚,暗影幢幢。

    周围风声呼啸,似有无数妖魔,在耳边窃窃私语。

    进入了这等鬼地方,就连白猫,也不愿再打瞌睡了,强打着精神,抬起头来,长长的尾巴指向前方,给方原指路。而蛟龙在这时候,则多少不敢放松了警惕,亦步亦趋的跟在方原身后,它倒不是怕这里面的普通魔物,而是担心黑暗之主在这里留下什么厉害的东西。

    周围有许多魔物扑来,不过都是最简单的黑暗魔物,方原随手便扫去了一大片。

    与越国魔息湖不同,这幽州的魔息湖,居然是将一个小镇笼罩在了里面,因此这里的魔物也多是人形魔物,条条老街,道道古巷,都蒙上了一层诡异的影子,方原一行人,在这小巷里慢慢走着,很快便来到了一个小镇的尽头,然后看到了前方有着一个小小的庙宇。

    在那庙宇之前,正有一个身上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等着,用一些腐肉,喂食着周围的人形魔物。察觉到了方原等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人转过身来,掀开了自己的斗篷。

    红唇殷红,笑意盈盈,道:“你来啦?”

    “他说留了一个人在这里等我,原来是你!”

    方原看着眼前这个人,眉头也是微微一皱,道:“很久没见了,老同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