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故人相会
    “东皇山小圣师输就输在了昆仑山那一步上!”

    “我宁愿相信那件事不是他故意为之,因为这是一个昏招!”

    “他看似用这个方法,永远的解决掉了对手,但却也使得自己身上有了污点,道心之上有了痕迹,若是可以真个把我解决掉也就罢了,但既然没能阻止我的化神之路,他便无法再保持自己的精进之势,所以,不论现在他能否败了我,也只有退走,甚至说,在他将自己一颗道心重新修炼的完美无瑕之前,他都无法再保持那精进势头,甚至无法参悟大道!”

    “所以,他只能回家了!”

    “……”

    “……”

    在琅琊阁旁边的问道山上,方原接待那些前来为自己助阵的好友与故人,他没有选择在琅琊阁,因为如今的琅琊阁正笼罩在一片悲戚之中,外人不便打扰,要给他们空间。

    如今,众修正说起了东皇山忽然退走的事情。

    在黑暗之主的首级公示天下,方原又决定将那一卷道书公示天下之后,东皇山便忽然做出了一个异常的举动,那位东皇山小圣师,没有再说什么,甚至没有出一次手,便转身离开了琅琊阁,他这一走,那么东皇山周围簇拥着的各方世家之主等等,当然也只能跟着走。

    于是琅琊阁这一片危势,便忽然消弥干净。

    黑暗之主出身琅琊阁的事情,想必短时间内便会传遍天下,这一方圣地,将会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与置疑,只不过,想来无人会再向琅琊阁下手了,因为方原将一道可以不必借助仙源而化神的法门藏在了某卷道书里,而这一卷道书,又将会以琅琊阁的名义公布天下。

    仅这一卷道书,便足以护得琅琊阁平安。

    这是方原悟出的自己真正意义上的一卷道书。

    黑暗之主,或说琅琊阁主,说这是一卷超出了天功的道书,但方原倒不这么认为,这一卷道书,在品阶上还没有超出天功范畴,因为这道书还不全,还缺少了后面一卷。

    他在忘情岛太上玄宫悟道,领悟九成天功,又在大自在神魔宫的葬仙碑前,得到了无尽魔道大能的传承,又于易楼,借七易台看到了无尽天地本源,这使得方原的修行之路,生出了一种全新的领悟,于是他来到了琅琊阁,借着琅琊阁的无尽典藉,推衍出了自己的路。

    这一条路,使得他参悟了不借仙源,而成就化神的法门。

    而这一条路,代表了这天下无数元婴修士想要更进一步的希望,所以在方原将这一卷道书公布天下之后,他便占据了大势,凡是想参悟这卷道书的人,都要承认他的身份,东皇山小圣师不能逼他,否则的话,就算是他们东皇山的人,也有可能会跳出来阻止他。

    但是方原,也无法奈何得了东皇山小圣师。

    因为他走的那条路虽然前无古人,但仍然不算是一条完整的路。

    大道漫漫,惟有领悟了完整的大道,才算是完整。

    可是他,如今只是可以掌控法则之力,仍然还没有看到这完整的大道是什么样的。

    也就说,这世间最有希望领悟完整大道的,还是东皇山小圣师。

    而这,也正是方原与东皇山小圣师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一个约定,他们两人现在不能交手,还要再看,看在最后的最后,他们两个,谁可以更早一步的参悟完整的大道才行!

    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目前谁也说不清楚。

    问道山本是仙盟御下的一座仙山,向来清静,如今却是热闹非凡,前来给方原助威之人甚多,自然要好生招待一番,便由仙盟出钱钞,设了一场仙宴,方原借这仙宴,向诸位好友故人,表示感谢,而且他本身八年未曾出易楼来,对这些故人身上的变化,也很是好奇。

    易楼此来,只是为了要向天下宣扬九天十地仙魔大阵推衍成功的事情,并且与方原商量后续布阵之事,不过方原对此兴趣并不大,推衍出大阵是一回事,布置大阵又是另一回事,前者需要的是思路,后者需要的是细心安排,在这一块,易楼分明便有更好的人才。

    况且,布置大阵,可能又需要数年时间才完成,他现在不想再将这么多时间放在这件事上了,所以最终的商议结果,还是由易楼与八荒城两者,商量着去做成这件事。

    易楼的无名老人,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向方原讨要了一卷亲笔写就的道书,便在一株古松之下,翻阅了两遍之后,便收进了袖子里,临走前感慨道:“七星台没白借给你啊!”

    孙管事与关傲也讨走了一卷道书,不过看孙管事的样子,对这道书里的内容,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他讨要这道书,只是为了让人看到神魔大军的底蕴而已,倒是通过一番畅谈,方原发现孙管事如今做的事也挺有意思,仙盟当初强行把在炼锋号门前跪着向媳妇赔罪的孙管事给拉了回去,让他帮着关傲打理神魔大军的一应事务,却没想到惹了一个大麻烦。

    孙管事一开始处理的倒是挺好,但后来却慢慢变了味了。

    仙盟发现这神魔大军好像不怎么听自己的话了……

    便如这一次,仙盟是真的不知道神魔大军会忽然跑过来支持方原,彻底懵了。

    但事已至此,悔之晚矣。

    他们也实在没办法再从孙管事手里夺权了,之前还派了几个人过去,试图制衡一下孙管事和关傲,但前前后后三个人,一个被孙管事洗脑,变成了他们的跟班,一个被关傲打了一拳,连夜就跑了回去,至今说话嘴还漏风,还有一个……莫明其妙的就消失了……

    方原听完了仙盟暗中向自己的哭诉,心里倒是有数了。

    谁让你们非要把孙管事给拉回来的?

    孙管事天生对权势不感兴趣,可是他知道怎么恶心人啊……

    当然这些事让他们自己头疼去吧!

    而如今的中州小七君,也已与之前大有不同,他们曾经在六道大考时并肩作战,后来也有数次机会合作,算是一辈人里的佼佼者,交情也很深,如今各自有了不同的造化。

    李红枭如今在九重天权势渐重,将她一众哥哥姐姐压的抬不起头来,外界都已经开始有不少人猜测了,难道九重天下一劫元坐镇天下的,会是一位女帝?

    而对这种传言,九重天仙皇居然一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对于李红枭及其他皇子公主,他远比对李太一宽容的多。

    李白狐则成为了如今的洗剑池七大剑徒之一,成为了七大剑脉的某一脉传人,这对于他来说,本身便是一个极高的成就,毕竟他在一开始之时,也只是一位白袍剑师而已。

    但想要看他将来的成就,还是得在与其他六位剑徒争过之后。

    他自己倒也没闲着,在与方原饮过了三杯酒之后,便直接明言,如今他正在试图与雪原深处的邪剑修士接触,想要将他收纳入自己这一脉之中。邪剑修士与洗剑池世代血仇,虽然如今他们已经改变了剑道,但旧怨难消,李白狐这件事做的,多少让人出乎意料。

    若是他能够成功,那么他很有可能是下一任的剑首。

    若是失败,或许他活不到大劫降临的时候。

    有些事,总要有人做,所以方原只能举杯敬他,助他好运。

    而其他几位齐名的人里,东海卫渔子,他在昆仑山得到仙源,成就了化神,如今已经成为了如今的东海三十六洞道子,虽然名为道子,实际上就是东海之主,权势极重。

    而许玉人,据说被许多古世家看上,要招其为婿,但他正在考虑挑哪一家。

    韦龙绝成为了八荒城主的第四徒,前途自不可限量。

    惟有宋龙烛,最让人头疼,这厮已经有包括仙盟在内的无数人招揽,但看他的样子,居然还是在待价而沽,已经惹得仙盟很生气了,在考虑要不要真的放弃他,他倒是不在乎,似乎一心想要在这散修的道路上走下去,反正他自己如今也活的轻轻松松,十分惬意。

    最受方原关注的,还是青阳宗。

    如今的青阳宗大非昔比,顶尖高手或许还没有养出多少,但底蕴却异常的雄厚,在这一场仙宴之上,也是占得好大一方地盘,往来拜访寒喧之人不绝,皆由一位双眼之上蒙着黑巾,显得温文尔雅的年青男子接待,他乃是神婴修为,已经是如今的青阳宗修为最高之人。

    方原来到了这一方仙宴周围,陆青官便心生感应,转过了身来。

    “陆师弟,你修为大涨了!”

    方原看向了陆青官,忽然微微一怔。

    之前看到陆青官,距离远,只能够感应到他的修为境界,但如今距离近了,却可以察觉到他身上的气机,也正因这种气机,才使得方原心间忽然间便生出了一种疑惑。

    隐隐约约的,方原居然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极为奇异的气息。

    那种气息,莫名凶险,就连他如今这等修为,也觉得有些忌惮。

    “方原长老,莫要笑我,你乃青阳奇才,三千年来,偌大青阳宗,只有千年之前那位剑痴可以与你相比,在你们二人面前,我们的成就,实在不值一提,我能有如今的修为……”

    陆青官迎了上来,无奈的笑笑,道:“也只是借了师门里那块石板的成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