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三十一章 该还的时候了
    “不打了吗?”

    本是杀意滔天,一触即发,但没想到,东皇山小圣师的反应出人意料。,在他与方原简单的说了一句话之后,场间所有人便都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自己身上的杀气十分的多余,心里再愕然,也只能缓缓收了起来,两方压上的人马,也都在稍稍后退,心间杂七杂八的念头,尽皆收起,理智渐渐恢复,只剩满心的好奇,看着空中这两个对视的人。

    “我若对自己走的路不够自信,便不配走出这条路来!”

    东皇山小圣师双手背在了身后,似笑非笑看着方原,道:“以缺炼全,以无炼有,着实是一着妙着,方原道友,仅此一步,你便注定会青史留名,你走出了一条不用仙源化神之路,一条全新的道路,他们都觉得,你有可能走的路与我不同,也就让我走的路没有了意义!”

    “不光是我,让所有的老家伙,都没有了意义!”

    他说到了这里,笑了笑,笑容里有些不屑,道:“所以他们才会一心想杀你,就好像把你杀了,他们就再度找回了自己的道心,再度稳定了自己的地位与尊颜一般……”

    “只能说,如今的天元修士,道心实在太不稳了!”

    “……”

    “……”

    听着东皇山小圣师的话,周围无数人都脸色大变。

    甚至是方原一边的人,也有不少变了脸色的,似乎被小圣师说中了心思。

    方原听得这话,则是心间微动,抬头道:“那你呢?”

    “我不同,我相信自己的走的路!”

    东皇山小圣师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郑重,道:“你的路虽然不错,但修行便是修行,自然有他的规律在,领法则而悟大道,这一条路你避不开,所以你早晚还是会走到和我一样的道路上,对于大道的领悟,我终究还是快你一步,你不见得就能毁了我的大道……”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一顿,道:“正相反的是,你会助我成就大道!”

    “哗……”

    周围有一片哗然响起,无数人窃窃私语。

    其实这个道理是很明显的。

    修行之路,本来就是这么一个规律。

    领悟了法则,掌握了法则,才能窥见大道,掌握大道。

    方原没有借仙源而成就化神,但他毕竟也是化神,终究还是没有完成领悟大道,所以他是比东皇山小圣师慢了一步的,此前很多人都被方原走的路吓到了,只想着他的路既然可以不借仙源而成化神,那有没有可能不借天功而成大道?是不是推翻了所有的修行之路?

    但东皇山小圣师却一眼看破真侫,认定了方原脱离不了这个规律。

    于是,便有无数目光向着方原看了过去。

    方原在这时候,也在很认真的看着东皇山小圣师。

    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但又觉得他本该如此。

    “确实如此!”

    过了半晌,他才缓缓点头,向东皇山小圣师道:“我如今只是改善了修行法门,而不是推翻了原有的修行法门,所以我们还在一条路上,这条路,谁走的更远,还不好说!”

    “我走的一定会比你远!”

    东皇山小圣师点了点头,很自然的回答,然后看向了方原,道:“今天我不向你出手,留给你足够的时间来衍化自己的大道,待到有一日,你若是真的可以在我成就大乘之前,走到和我一样的高度,我们二人再来一战吧,至于现在,我不能替天下绝了这一道希望!”

    听得东皇山小圣师的话,也感受到了他话里的高傲。

    但方原居然没有生出太多的反感,只是向他笑了笑,表示认同他的话。

    见得这个场景,所有人都莫名松了口气。

    就算是刚才一心想着要将方原斩杀的人,在这时候也莫名心里一松。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刚才心间的杀机来的有多突兀,这时候收的便有多自然。

    九天之上,云空之中,层层杀伐之气形成的流云,于一霎间烟消云散,天空之中露出了一轮大日,光照山河,明媚如初,众修静静的立身于虚空之中,表情皆清晰无比。

    遥远的诡秘之地,有些目光似乎失望了,渐渐掩去了气机,不留半点痕迹。

    ……

    ……

    琅琊阁内,琅琊阁主看着外面空中的杀伐之意渐消,脸上微露愕然,但没有什么失望之色,反而目光清朗了许多,这一个结果的出现,让他感觉到了意外,却也让他感觉到了一些欣慰之意,轻轻握着白夫人的手,他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失落,更多的是开心。

    白夫人转头看着他,眼圈渐红:“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布置?”

    琅琊阁主轻轻摇了摇头,道:“这次真的没有!”

    他顿了一顿,才向着远处扫了一眼,笑道:“我只是之前一时心软,做了一件与我大道不符的事情,我一直都不知道那件事对还是不对,如今,这两个小辈给了我答案……”

    白夫人点了点头,眼眶里有些晶莹。

    “莫要哭!”

    琅琊阁主笑道:“我既然要走,这是最好的送别之礼!”

    说着,他唤来了一直在身后不远处的琅琊阁少主白悠然,笑道:“该你送我出去了!”

    ……

    ……

    “既然道子为了天下,不会向你出手,那我们也不会!”

    而在这时候的琅琊阁外,见到东皇山小圣师与方原约定了日后的一战,如今自然便也无法再出手,东皇山守山人揣测着心间的所有,也只能自己做下了决定,心间盘算半晌,他向方原看去,低喝道:“只不过,就算你养成了大势,立了大功德,但仍然护不得黑暗之主,也护不得养出了黑暗之主的琅琊阁,你不能阻止我们,为这天下,向琅琊阁要一个交待!”

    周围有许多焦急的目光看了过来,同时点着头。

    他们好像仍舍不得这最后一根稻草。

    东皇山小圣师在这时候,却已经懒得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

    “黑暗之主是琅琊阁养出来的?”

    倒是周围所有人,听到了这句话,皆是大吃了一惊,满面愕然。

    他们都知道黑暗之主与琅琊阁有关系,这一次也是奔着覆灭琅琊阁的目的而来的,只是在听到了守山人这句话时,却仍然觉得很是吃惊,因为从中想到了很多诧异的事情。

    尤其是一些身份高些的人,更是从这句话里,直接确定了什么。

    在此之前,东皇山一直没有公开黑暗之主是谁,这只是为了掌握主动权,要刻意的让这天下养成一种东皇山小圣师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习惯,只有这样,这些人才会真正的为东皇山小圣师所用,将来在对付其他圣地时,这些人才会少问些话,直接奉命行事。

    但如今,却是不同了。

    方原拦下了东皇山大军,甚至夺走了无数的人心。

    于是东皇山守山人,便也不能再依着之前的想法来做,直接点明了一些问题。

    “琅琊阁主,你踏足于黑暗,一度毁灭人间,如今,不该给个交待么?”

    见得周围众修,疑心大起,东皇山守山人,索性一步向前踏出,冷声大喝了起来。

    而这一句话,又立时掀起了无尽狂澜。

    “黑暗之主,便是琅琊阁主?”

    “怎么可能,琅琊阁主不是……不是早就命丧魔边了吗?”

    “正是他假死,才有可能是黑暗之主……”

    “东皇山再如何,这种话又岂会乱说?”

    “……”

    “……”

    无尽的疑心骤起,也有无数人脸色大变,议论纷纷之下,渐渐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眼神惊恐不已,狠狠的看向了琅琊阁,那目光里,有震惊,更有恐惧和愤怒、杀意。

    无尽怒火升腾了起来,渐渐的议论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死寂。

    而这一片死寂里,却有怒意暗汹,过了很久,沉默的人群里,不知是谁,忽然带头大叫了起来:“黑暗之主居然是琅琊阁主,这样的圣地,这样的祸胎,还留着他做什么?”

    一声大喝响起,便跟上了无数大喝。

    “攻下琅琊阁,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玄虚!”

    “抓住琅琊阁所有人严审,看看究竟黑暗之主留下了多少祸胎……”

    “……”

    “……”

    在这一片愤怒里,方原也显得很无奈。

    这天下人的怒意是有道理的,是黑暗之主此前的作为所决定的。

    就算是他,可以拦下东皇山小圣师,也不见得可以拦得下这天下人的怒火。

    他显露了自己的路,夺回了此前被东皇山斩断的大势,可以预见这世间即将加持到他身上的偌大名望,但是,名望归名望,他可以借这名望做到很多事,但这不包括黑暗之主,他不可能在众怒面前护住黑暗之主,况且他也并不打算护住,做错了事,总要付出代价的。

    想想,如今也该到了时候了。

    方原低声一叹,转身向着琅琊阁内看了过去。

    “黑暗之主伏诛,首级在此,谢罪天下……”

    也就在这时候,琅琊阁内,忽然传出了一声悲戚的长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