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天下大势,非一人可阻
    望着方原如同青山巍巍般立身于虚空之间的身影,场间一时鸦雀无声。

    谁也没想到,呼兰小圣与揽月小圣两个人,明明修为高过了其他诸位小辈化神许多,按道理说,无论如何,也没道理败在方原的手下,但偏偏他们还是败了,不仅败了,败的速度还比另外那些化神小辈更快,败的摧枯拉朽,给人的感觉,竟似非方原一合之敌……

    这就使得每个人都心神如坠冰窑了。

    他们一开始不愿承认化神不如元婴的事实,所以哪怕是看到那么多化神小辈败在了方原手里,也只是下意识的找原因,觉得是那些化神小辈炼化仙源不久,领悟天功不深,对法则的掌握不足,出手有漏洞,等等等等,就是不愿承认他们是真的输了。

    但如今,不承认也不行了,事实便在这里!

    那些人,居然真的败了!

    天地寂寂无声,有寒风打着旋儿吹了过去。

    方原仍是背着手立在琅琊阁之前,青袍被寒风卷了起来,荡荡翻飞。

    在他面前,乃是东皇山一脉所率领的无数高手,诸大世家的仙兵,远远望不到边。

    这些人为了攻下琅琊阁而来,杀气腾腾。

    可如今,这么一支大军,却被方原一个人拦下,无人能上前半步。

    ……

    ……

    “不能再拖下去了……”

    东皇山守山人脸色已沉寂到了极点,犹如寒冰。

    他瞳孔狠狠的收缩了起来,看出了如今的形势之变。

    东皇山小圣师自出山起,便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袭卷天下,搅动大势,看起来风头无两,其实一切早就有了安排,而如今,这大势已成,正是挟此大势,攻下琅琊阁之际,只要琅琊阁被攻下,那么其他六道圣地,在这大势面前,也只不过是囊中之物,小小麻烦!

    可偏偏,这大势势头如此汹涌,却在这时候被阻住了。

    这个方姓小儿,着实让人厌恨!

    他连化神之路,都被人断了,居然还能跑出来搅风搅雨……

    更关键的是,他的本领居然真的超乎想象,各位年青小辈一起出手,最后甚至连中州的两位小圣都出手了,偏偏还是没有将他拿下,便使得他们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

    这种气势,一而盛,再而竭,受了影响,便难以挽回。

    而这姓方的,在小圣师出山之前,就已经养成了大势,正是自己的一步一步精心安排,斩了他的成仙路,又在世间多方布置,这才使得他那势头被人斩断,让东皇山独占魁首。

    但如今,再让他这么嚣张下去,那股子被斩断的势头,万一接了起来该怎么办?

    他宁愿与六大圣地为敌,也不愿小圣师有这么一个势均力敌的同辈对手!

    ……

    ……

    无尽念头闪过,东皇山守山人心间决议已定,忽然之间向前走来,沉声厉喝道:“方原小友,你以元婴胜化神,当真要名满天下了吧?”

    “老夫一向敬你功劳,可是你天份再高,功德再大,又岂有维护黑暗之主这个祸胎的道理,你可以挡得住这些心怀热血的小辈,挡得住老夫吗?”

    “你挡得住我东皇山旗下百万为天下大义而来,声讨琅琊阁的卫道仙兵吗?”

    这一声大喝,震荡四域,翻翻滚滚。

    众修听到了这声声大喝,便有无数人跟着大喝了起来。

    便好似方原是为了维护黑暗之主才拦在这里,不愿让开,便是天下公敌!

    而在说着这话时,那东皇山守山人,也已眼神冷厉,缓缓踏出了一步,身边法力暗涌,他本是堂堂化神巅峰大修,但在这时候,却也考虑着要不要不顾身份,亲自出手了。

    不远处的青云之上,九重天仙皇察觉,忽然冷笑了一声,双手背在身后。

    头顶之上,皇气冲宵,震散了九天之上的流云。

    九重天仙皇的气息,使得这位东皇山守山人心里一凛,知道这是在警告自己。

    他身边的东皇山小圣师身周,三位来自幽山的避世老怪,也是嘿嘿一笑,各自向前踏出一步,表明了态度,也做好了准备,若要出手,那就是他们这些老怪物拼个你死我活!

    一场大战,似乎一触而发。

    ……

    ……

    虚空之中,法力激荡,针锋相对。

    在这肃杀气氛之下,所有人都心神一凛,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你们都不要出手!”

    也就在这凝重如实质般的气氛里,东皇山小圣师忽然轻轻开口。

    东皇山守山人等,皆愕然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东皇山小圣师,这时候的目光,只是看着方原,淡淡道:“他虽然是元婴,但他对天地大道的领悟非常高,又炼化了数道可伤化神的残缺之力,所以才有如今的实力,低阶化神里,只怕无人是他对手,而你们若是出手伤他的话,另外几大圣地不会同意,对名声也不利!”

    守山人听了这话,微微凝神,只得缓缓起了法则之力。

    而在这时候,那琅琊阁之前的方原,才背着双手,平静道:“大劫即将降临,世间不该再出纷争,所以我宁愿躲在琅琊阁看书,也不愿卷入那些事事非非,但你们也最好适可而止,不要做过的太多,黑暗之主固然有罪,但我已说过,他如今已伏诛,只等着交由仙盟审判,你们东皇山威风再大,也大不过天下,所以还是退去吧,等着看仙盟的审判才是道理!”

    东皇山小圣师听着这话,缓缓摇了摇头,但没有开口。

    东皇山守山人知道自己该什么时候说话,冷冷开了口,喝道:“吾东皇山道子生而为圣,出而为天下师,出山短短数载,便已为天下立下无数大功,更是要走出一条通天大道,重续世间修行路,所以他才有资格代表天下,你一个区区元婴,有何资格代表天下人说话?”

    方原还是不理他,目光看向了东皇山小圣师。

    他道:“你要重新著就天功,成就大乘?”

    东皇山小圣师抬眼看着方原,缓缓点了点头,道:“这是我的路,也是天下的路!”

    方原笑了笑,道:“你若对自己的路这般自信,又为何要断我的路?”

    周围人听着这话,一霎间不知有多少人脸色变得尴尬。

    心想:“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他毕竟还是很在乎这一点的……”

    东皇山小圣师听着这话,也沉默了下来。

    很少有人留意到,他的目光在东皇山守山人身上一扫而过,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抬头看向了方原,慢慢道:“我并不在乎那仙源是不是你的路,就算是你的路,也是断的路!”

    方原听着这话,笑了笑,没有开口。

    东皇山小圣师缓缓站了起来,道:“我生来便为大劫,只为率领人间渡过大劫!”

    声音显得并不如何响亮,但却让这方天地之间,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在东皇山上,也已经想的非常清楚,知道如何才能渡过对于天元来说最大的一场大劫,所以我已经定下了自己的路,也会一直走下去,你做的事,我很欣赏,但我要走的路,你不能挡!”

    “我与你无仇,更无恨,但你挡我的路,我会斩你!”

    他的声音里,似乎蕴含着某种力量,直入人心。

    在他说着话的时候,便慢慢向前走出了一步。

    他走出了一步,那么他身边,他身后,所有的高手,气势也都跟着向前涌来。

    那感觉,便像是天地忽然走了一步。

    东皇山三千里禁上空,笼罩着的云气,像是被狂风袭卷,向后涌去。

    无法形容那种感觉!

    尤其是正面着东皇山小圣师的方原,正是感觉像是整片天地都向着自己压了过来。

    好像是自己在一个人对抗着整个天地!

    这种压力,别说是他,就算是仙盟圣人,诸大圣地,也承受不住。

    东皇山小圣师挟天运而生,又苦修无数年,仅凭自己的感知悟道,他领悟的大道,乃是天下间最真实的大道,而在他出山之后,又气势无双,凝聚天下气运,如今已有圣王之相,他这般认真的看着方原,向前踏出一步,便代表着他的大道向前碾压,摧枯拉朽……

    他向前走这一步,便代表着天下向前走了这一步!

    就算你击败了十位化神又怎样?

    就算你击败了中州两位小圣又能怎么样?

    他是世间惟一可以走出大道来的东皇山小圣师,他代表的是大道!

    在这大道面前,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挡,也阻挡不住!

    方原直面着这种气势,要么让开,要么便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碾压过去。

    这时候的情形,便如同当初在昆仑山东皇山小圣师面对那魔边小将云舟之时,你不能出手对抗,不动则不伤,但若是动了,便会引动无尽法则,反而害得自己肉身崩溃……

    ……惟一的区别在于,这时候他是在用这种法则,逼方原让开。

    看着这一幕,就算是那片云上的九重天仙皇与老祖宗等人,都已脸色大变。

    刚才方原连败十位化神,抽龙魂,碎仙源,风头无两,但在这东皇山小圣师起身之际,还是立时便被衬的黯淡无光,迎着东皇山小圣师的煌煌大道,他似乎在螳臂挡车,别说他一人拦不住,自己这些人一起出手,也拦不住。

    力量太薄弱了。

    除非他们直接调来各大圣地力量,和东皇山拼个你死我活,可如果那样……

    ……将来谁去抵抗大劫?

    东皇山守山人,在这时候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心神微微激动。

    “不成化神,你终究只是一介废人……”

    “以身阻大势?”

    “看你拿什么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