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好好道个别
    看琅琊阁主认真的表情,方原忽然觉得有些荒诞。

    黑暗之主,选择自己来做他的传人?

    想想这前前后后,自己做的事可曾和他有半点相向,甚至他无数次的计划,都是自己破坏掉的,越国魔息湖时,那一场异变,事后方原也隐隐了解到了,其实就是仙盟的洞明堂首座钟老生故意安排,做的一场关于黑暗魔息的测试,那一场测试,被自己给毁掉了。

    六道大考时,他座下血使者来搅局,也是自己和另外的六位好友联手,将他给斩杀掉了!

    南海龙迹时,他借龙迹打开大劫通道的计划,被自己给破坏了……

    魔边时,他布置了安排刺杀自己的事,又被自己斩杀了无数的人……

    甚至大自在神魔宫里,他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也是被自己给阻止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说,他都没有理由选自己为传人。

    两个人说是生死仇敌还差不多!

    可如今,他却要选择自己成为他的传人?

    这无尽的念头,纷繁复杂,皆在方原心底涌起,无比荒诞。

    但莫名其妙的,隐隐的,他心里却又有一些更为神秘复杂的念头升腾了起来,通过了这几日的合作,他实在是有些被琅琊阁主的才情与渊博所折服,更是仿佛从这个人的身上,看到了一些与自己无比相像的地方,那些表面上的理智,与内心深处无法遏止的疯狂……

    ……

    ……

    “当……”

    便在这时候,忽然间琅琊阁外的天边,传来了一声清悠的钟声。

    那钟声清清荡荡,震彻天地,清晰的传进了琅琊阁来。

    远处的虚空之中,忽然有滚滚乌云涌来,笼罩在了琅琊阁的四面八方,那无尽乌云里,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仙兵仙将,强横大修,一个个杀气腾腾,遮蔽了日月,使得琅琊阁内的清媚阳光,忽然就黯淡了下去,某种悲凉而沉重的压力,盘恒在了琅琊阁的上空。

    东皇山的人马已经到了。

    琅琊阁上下,听得这一声钟声,忽然间一片大乱,有无数人马在调动,从各处清静的地方涌出,汇成道道洪流,直向着琅琊阁之外涌去,大阵纷纷开启,一道道灵光横跨天际,纵横交错,将整个琅琊阁罩在了里面,清静了无数年的琅琊阁,在这一刻仿佛苏醒了过来。

    “备战!”

    而在殿外的白夫人,则已是神情绝望,她听着那一声钟声,忽然挥袖拭去了脸上的泪痕,只有眼睛通红,然后冷静的说了一声,轻轻抬起了手来,琅琊阁深处的精致小楼之上,便陡然有一柄纯白色的剑破楼而出,飞进了她的手里,她抬手握住,转身向琅琊阁外走去。

    自始至终,她都没能够推开那扇门,看到偏殿里在和方原说话的人。

    而琅琊阁少主白悠然,也咬了咬牙,拔出了自己腰畔的剑,快步跟上了他的母亲。

    而在他们身后,一个朱红雕漆的小楼上,正有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子,惊惶失措的看着那对母子的背影,她是琅琊阁白夫人为白悠然选择的道侣,对于让白悠然尽快成亲的事情,白夫人是非常认真的,所以她真的挑选出了一个最合适的女子,只等着白悠然答应下来。

    而对这个女子来说,一直只能远远的看着白悠然这等身份的人,从来不敢奢求真的可以嫁给他,好容易等到命运出现了波折,却没想到会碰到这样一幕,看着白悠然随着他母亲向外走去的模样,她忽然感觉非常的恐慌,咬了几番银牙,忽然提起一杆铁枪,向外追去。

    ……

    ……

    “既然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为何不趁最后的时间与妻儿道别?”

    方原转头向殿外看了一眼,低声道:“最后的几天时间,你居然过来找我?”

    琅琊阁主笑的有些不那么自然了,他向殿外看了一眼,轻轻摇了摇头,道:“本来以为时间足以和她们道别的,但想着还是将我的道传下去更重要,所以先来见你!”

    他笑的有些自嘲:“或许,这是因为我身上也有人间的病吧,太偏执了!”

    方原看着他,忽然道:“我不可能继承你的路!”

    他回答的很认真,像是生怕被对方误解,沉声道:“我要走的路跟你不一样,我从小开始,只是想着借仙子堂的机会脱离那贫困的寒门,后来有了修行之路,只是想变得更强一些,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再到了后来,我意识到天有大劫,无法独善其身,所以我便要对抗大劫,不去躲避该有的责任,再到了后来……我只是想将自己心里那个人从天外接回来!”

    一边说着,他心里甚至生出了些火气:“这人间或许不好,让人失望,但毕竟是这人间给了我身,给了我命,给了我机会,所以我只会守着他,而不会选择将他葬灭……”

    一字一句,认真道:“你选我做传人,选错了!”

    “那只是因为你还是太年青了,知道的事情太少……”

    面对方原斩钉截铁的话,琅琊阁主却似乎并不如何在意,笑着摇了摇头,道:“而且,你也不一定非要继承我的理念,我选择了你,只是因为你是将来有资格做出选择的人,所以我要把我理解的,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至于你要怎么做,那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选择!”

    他说着话时,轻轻将玉佩放在了方原旁边的案几上,笑道:“你还是收下吧,去我说的地方看一看,在那个地方,正有人等你,会帮你理解我说所的这一切,而我,现在要走了!”

    他说着向殿外看了一眼,有些无奈的笑道:“其实我以为有时间和她们道别的,只是看到了你要推衍的东西,想要帮你一把,倒是把我和妻儿道别的时间都占去了,我不是一个很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但到了这时候,总不能再让她们为了我的过错而受罪!”

    说着话时,他便转身,向着殿外走去,声音朗朗,传了回来:“看过了我留下的东西之后,无论你怎么选择,也都请你记住,大劫来自人间,想要永远的解决大劫,就得勇猛精进,天地不适合我们,那我们便去适应这天地,修行中人,命可逆天,便是这道理!”

    方原看着他转过身,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气血,已经枯竭。

    他甚至脚步都有些踉跄。

    毕竟,大自在神魔宫时,他在仙盟圣人与各大圣地之主手下逃得了一命,付的代价并不小,而在后来,又在东海之上被东皇山小圣师追上,一场大战之下,更是受了重伤,也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伤势太重,身份也已败露,走到了末途,才会回到琅琊阁来寻找自己。

    如今,他能够感觉到,琅琊阁三千里禁外,已经出现了无数强大的气机。

    可见外面已经来了足够多的高手。

    面对黑暗之主这样的祸胎,无论是谁,都不会留手。

    只是,琅琊阁会如此轻易的答应将自己的阁主,丈夫,父亲交出去吗?

    若是琅琊阁不答应,外面那些人又会不会放过琅琊阁?

    甚至说,就算琅琊阁答应了交出黑暗之主,那些人会不会放过琅琊阁?

    ……

    ……

    “可惜了这无尽的典藉啊……”

    方原似乎想了很久,但其实只有一瞬而已。

    他低叹了一声,捡起了那案几上的玉佩,转身向殿外走了过去。

    一团青云,自殿内走,掠过了虚空。

    他身形如影,来到了正在与白夫人和白悠然相顾无言的琅琊阁主身后,方原放慢了脚步,声音显得平静而淡漠,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来,道:“我不知道你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但你缺席了这么多年,最后好容易回来了,总该有些时间跟妻儿好好道个别才是!”

    琅琊阁主转过了头来,脸色有些愕然。

    白夫人与白悠然也是一脸愕然,抬起头来,看着脸色平静的方原。

    “人间或许有病,但这些东西,总是还是好的!”

    方原道:“况且,你儿子要成亲了!”

    白悠然眼睛红红的,垂下了头,偷偷抹着泪。

    而在他们一家人后面,那个扛着铁枪的红衣女孩,则一脸的懵懂。

    “外面那个人,我先替你挡着!”

    方原摸了摸白悠然的脑袋,向琅琊阁主道:“道完了别,自己谢罪吧!”

    说罢了这话时,他便转过了身,直向琅琊阁外走去。

    周围人看着他一步一步向外走来,尽皆愕然,无论是脸色尺疑的几大书院院主也好,一脸悲愤的琅琊阁护卫也好,迎着方原走来的身形,都下意识的让到了一边,只是在身后,琅琊阁白夫人按着白悠然的脖子,慢慢的躬下身去,向着方原行了一礼,眼泪扑簌簌而落。

    整个琅琊阁内,鸦雀无声,良久之后,所有人都向着方原的背影行礼。

    旁边的琅琊阁宝库里,蛟龙探出脑袋看了一眼,便又缩了回去,倒是有一只肥肥胖胖,快成了圆的也似的一只白猫,听到了动静,一溜烟奔了出来,爬上了方原的肩膀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