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一十七章 黑暗之主
    在那个惊才绝艳,学识浩瀚渊博的年青人说自己快死了时,方原认真的打量着他。

    与这人一起推衍了数日,他对这个人已经非常的熟悉,便如挚友,但在这时候,他却在以一种完全陌生的眼光打量着他。这个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岁上下,但眼角的皱纹与发间的灰白出卖了他真正的年龄,他与方原一样,身上只穿了一件简单的袍子,上下没有多余饰物,但自有一番气度,站在了那里静静笑着,脸色显得有些苍白,隐约可见眉宇深处的黑气。

    方原道:“我该称你作琅琊阁主,还是黑暗尊主?”

    那年青人笑了笑,道:“都是一样的!”

    ……

    ……

    殿外的白夫人,像是最后一根琴弦绷断,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

    白悠然更是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迷茫。

    就算是殿内的方原,哪怕是已经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也有一霎那的不真实。

    只不过,愈是细想,又觉得似乎本该如此。

    难怪黑暗之主可以一个人神出鬼没,合纵连横,扰乱世间,因为他本就知道这天底下无数的秘闻机要,自然可以有的放矢,细细筛选。

    难怪前后有数次人跟他交手,却始终无法从他的神通之上,猜出他的身份来,因为他本就是天底下掌握各式神通秘法最多的人。

    难怪仙盟奸细钟老生可以以弱水化神……

    难怪他说欠了自己一个人情……

    难怪世人怀疑来怀疑去,始终没有怀疑过琅琊阁,因为很多人亲眼看到过,琅琊阁主曾经在一次醉酒之后误入魔渊,被黑暗魔息卷走,是一个必然死掉了的人……

    更重要的是,以琅琊阁的才情,他的阁主又怎会取出黑暗之主这么个没文化的名字?

    ……

    ……

    心里想着那些事,方原沉默了下去,过了很久,才轻声道:“我早知道黑暗之主绝非普通人,但也没想过会是你,你是世间最让人羡慕的人,出身尊贵,才情无双,夫妻情重,幼子聪颖,你是得到了这世间最大善意的生命,却一直想着要将这人间毁灭……”

    在这时候的殿外,白悠然与白夫人,都已是一脸的泪痕。

    白悠然咬着牙,想要推门进来,但白夫人却一把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不好了,东皇山率大众人马已到千里之外……”

    在这时候,远处有几道气机强大的化神修士远远赶来,正是乌木先生等人,他们想要告诉白夫人,此时东皇山率领的大军杀来了,但看到了白夫人的表情时,却说不出话来了。

    ……

    ……

    “我之前便说过,我不是想要毁灭人间,我是想治这人间的病!”

    琅琊阁主人笑了起来,道:“大劫是渡不过去的,也永远不会终结,一次只会比一次更强,所以,想要这人间跳出三千年绝灭一次的死循环,便只有让这世人得到新生!”

    方原仔细的听着他的话,却发现还是有些听不明白。

    他只得皱起了眉头:“你一直说人间有病,但这人间,有什么病?”

    琅琊阁主笑着道:“很简单啊,既然世人都知道大劫降临,也知道只有众心一致,才能渡过大劫,又为何总会有人做着相反的事情?为何大劫临头,还有人躲在世外,冷眼旁观,为何大劫已比之前无数次强大,人间又比以前都要弱,却还有人拼命消耗着自己的力量?”

    他的笑容里,带着些无奈的坦然:“最简单的一件事,便如你,无论是南海,还是魔边,又或是妖域,再加上易楼,你立下了如此多的汗马功劳,为何一缕仙源也没得到?”

    方原沉着脸,并不回答。

    “因为人心本就如此啊!”

    琅琊阁主也不必他回答,笑道:“大道圆满,人心有缺,所以人永远无法真正的契合大道,东皇山不是不知道你的功劳,也不是不知道这世间有两个小圣师,远比一个小圣师更有利,只不过,为了夺天下,他们必然会先将你的路绝掉,我见过那东皇山小圣师,他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依着性格来看,你们本该成为朋友,但事实上,你们连见也没见过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必须得生死相向的仇敌,只能活得一个,你说,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方原忽然有些理解琅琊阁主所说的“人间有病”是指什么了。

    自己这一路走来,也曾经碰到了无数次这样让人失望愤怒,甚至绝望的事。

    甚至有数次,他连道心都差点崩溃,但还是撑下来了。

    因此,他也只能回答说:“人心本是如此!”

    琅琊阁主笑道:“本是如此,不代表就该如此!”

    方原沉默了下来,半晌才问出了一个一直疑惑的问题:“你真看懂了《道元真解》?”

    “我当然看得懂《道元真解》!”

    琅琊阁主人笑了起来,道:“这《道元真解》的作者之一,便是我!”

    方原顿时怔住了,凝神看着他。

    琅琊阁主人笑道:“当初天下群修齐聚昆仑山推衍永远解决大劫的方法时,我也在那里,只不过,当时我毕竟还太年青,只是作为一个小辈在那里观摩,因此谱上无名,无人知晓,我听到了他们探讨的关于大劫的真相,也看到了他们的绝望,我看到他们想要重新衍化大道,想要永远的切断天元与大劫世界的关系,只可惜,大道的力量,终是比他们想的还要强……”

    “在大道反噬的力量,毁了整个昆仑山时,我正在昆仑山外,躲过了那一场浩劫,但我知道那场浩劫的真相是什么,也明白大劫的真相是什么,所以从那之后,我很迷茫!”

    “我迷茫了千年,纵情渡日,饮酒贪欢,但我总算想明白,这是躲不过去的!”

    他笑着道:“所以我就开始认真的想,如何才能真正解决掉大劫?”

    “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些方法!”

    “这方法可能不那么完美,但是有用,一定会有用的,只可惜,这个方法跟任何人稍稍提及,都得到了强烈反对,哪怕是我妻子,看着她恐惧的表情,我就知道世人永远也不会同意走上我的路,宁愿在死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无法回头,没办法,我只好自己来做了!”

    “……”

    “……”

    方原皱紧了眉头,努力的理解着他话里的内容。

    他以黑暗之主的身份做的事情太多了,多到根本不可能用一句两句的话来解释清楚,所以方原也只能尽力的消化着这话里所有的信息,然后问出了自己最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他脸凝重,沉声道:“《道元真解》里面,究竟写了什么?”

    “其实只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

    琅琊阁主笑了笑,以松的回答:“但你想了解这些东西,就得先知道大劫为何而来……”

    他说着话时,将一块玉佩摊在了掌心,递向了方原。

    方原看着那一块玉佩,没有伸手去接。

    琅琊阁主道:“现在时间太短了,我没有时间将那么复杂的事情一一的解释给你听,不过还好我提前做足了准备,我将所有的真相和我的计划都留在了一个地方,你可以凭着这一块玉佩去那里看到真相,或许,看到了真相之后,你也会走上我要走的道路……”

    方原看着他,心情忽然沉重了起来。

    琅琊阁主则笑的更为轻松,道:“世人皆以为我最后的后手,是在问道山旁边的那一个小小地宫,其实那里只是我做些尝试的地方罢了,我真正的后手,其实就是你!”

    方原心里微微一凛,抬头看向了琅琊阁主。

    琅琊阁主笑的很是坦然,望着方原的眼睛,仿佛洞悉了一切,道:“其实我没有别人说的那么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这几年里做的那些事情,已经把我的精力快耗光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太累了啊,尤其是大自在神魔宫之后,惟一理解我,也支持我的挚友也死了……”

    他说到了这里,稍稍黯然,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继续说了下去,道:“从那之后,我的路就更难走,大自在神魔宫里逃得一命后,本想躲起来好好养伤,再好谋划一番,结果东皇山那个小王八蛋又找到了我……”

    他摇了摇头,才继续道:“他的本事还真是不小啊,昆仑山浩劫后,天地间本是一条死路,但他还是硬生生走出了一丝希望,连我也不得不佩服他,这个人是真有本事的,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自己的路到头了,我要找个传人!”

    方原一直皱着眉头听着他的话,在这时候忽然道:“如果你是因为天地之间的路是死的,所以绝望,那既然他已经走出了一条路,你又何必非要再坚持自己的路?”

    “东皇山那个?”

    琅琊阁主抬头看了方原一眼,笑道:“他就是个小孩子而已!”

    说着摇了摇头,道:“我说他有本事,是说他还不错,能走出自己的修行之路,但对这天地,对这人间又有什么用?便是以后的路,真如他东皇山所意料的,可以救世成功,也不过只是让这人间踏入了另一个循环之中而已,无法打破这个死结,终还是笑话一场!”

    “这场大劫,不会终止!”

    他顿了顿,认真的看向了方原,道:“只会一步一步,再将人间逼上最后的死路!”

    “所以,我需要一个传人,这个传人,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