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惺惺相惜
    整个琅琊阁的人,都在担忧的看着方原,心里把方原的心情来回猜了无数遍,但方原本人却没什么察觉,只是轻松,甚至愉悦的穿行在琅琊阁浩瀚的典藉之中,选着自己喜欢的书。

    有人觉得他已经断了修行之路,起码千年之前,不可能再拿到仙源了,所以如今大概会看些修心养性的书,但没想到,方原最后挑选的,却多是一些有关修行方面的仙法神通。

    这使得很多人暗暗叹惜:“他还是不甘心呐……”

    只是,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岂不是越不甘心,便让自己越痛苦?

    方原倒是不理会这些,只是寻摸了一处清静的偏殿,将自己选择了出来的典藉都搬了进去,然后在里面终日不出,只有他如今名义上的大弟子云舟才会进去侍奉,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偶尔会听到他自己在那里呢喃些什么“大道有痕”、“日月盈满”之类的话,也只听得一头雾水,看着他每每一脸迷茫,却又沉迷其中的模样,都只有一种感觉……

    ……方原先生不会是疯了吧?

    白悠然有时候觉得自己关心一下自己这位如今正处于人生低谷状态里的先生,便会让琅琊阁的厨娘煮些老参汤,白鹤腿子肉之类的,端到偏殿里去侍奉,尽一下弟子之礼,结果却每每都被方原不耐烦的轰了出来,有一次赶上他实在生气,还被他扯过去打了几板子。

    白悠然只好无奈的出来了,感慨着:“先生不光是疯了,还是个武疯子……”

    无可奈何,琅琊阁上下,无人听得懂方原在说什么,也就无人可以帮到他什么,就连如今琅琊阁的白夫人与七大院主,都专门的过来看过,但听到了方原口中偶尔蹦出的片言只语,实在理解不了他说的是什么,只能不明觉厉又同情的看着他,侍候着他。

    另外几大圣地,包括了南海忘情岛、九重天、八荒城等,也都有人来看过他,只是他们也不知道该对方原说些什么,只能送来了无数的奇丹异宝,让他可以好好将养身子。

    这几大圣地,其实已经在暗中密谋了许多次,曾经试图用各种方法,看能不能再凑些一些仙源来,给予方原,但结果却是让人失望的,仙源本是珍惜之物,又连年消耗,如今他们手上确实没有了,又或是可能谁确实还留了一些,只是藏起来说没有,那也没办法。

    惟一还能再得到仙源的方法,便是等。

    仙源乃天地凝结之物,等到千年或是两千年的过去,世间还会再出现仙源。

    说不定,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枯竭,下次再出现时,还会更多。

    可是目前来说,谁都没有办法。

    更重要的是,很多人的态度是,就算方原有了仙源,也没什么用。

    东皇山守山人当初说的话很有道理!

    天地大道已变,曾经的天功,便都有了错误。

    错误的天功,愈是参研,愈是容易让自己走上歧路,进退难谷。

    所有只有完全不曾参悟过天功的人,才有可能走出新的大道。

    而方原,虽然是如今天下公认的奇才,但他也是参悟过天功的,就算他拿到了仙源,也只是成就化神,将来最大的成就,也只是和各大圣地之主相当,无论如何,都争不过东皇山那一位。

    抱着此念,就算是各大圣地,如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东皇山大势已起,雄风无两,几乎各大世家、道统,都已纳入了东皇山大旗之下,其麾下势力,每一日都在翻着翻的往上涨,而仙盟与六大圣地,在这时候也只能保持了沉默,他们冷观旁观着,心里也在担忧着,难道这天元,真要再度形成一个黑暗王朝不成?

    只是,历史上的黑暗王朝出现时,还有三世剑魔逼着他渡劫。

    如今这一世,那位三世剑魔,又在何处?

    ……

    ……

    “大道难,大道难,大道至简又至繁……”

    偏殿里,方原已经连形象都不怎么顾了,青袍出现了许多褶子,各种各样的典藉,就那么横七竖八的摆在周围,身边小几之上,到处都是他写下的草书。

    上面有些奇异的文字,也有一些是算法,一摞一摞像是小山一般。

    如今他这个地方,连白猫都不来了,嫌弃太乱,云舟以及琅琊阁的一些侍女想要进来收拾,也被方原撵了出去,不让他们动自己的宝贝。

    方原自己,也像是很苦恼,但又是那种乐在其中的苦恼,琅琊阁里的各道仙法,已经被他翻了个遍,甚至琅琊阁所珍藏的浩然天功,也被他翻了好几回,然后直接丢到了地上不理,把个诸院主心疼的不行,偷偷给抱了出去,好好珍藏了起来,不能再让这个疯子看到。

    方原倒也没理会,堂堂天功他看不上,当是垃圾,自己写的那些谁也看不懂的草书,倒像是宝贝一般,一页一页,一道一道,皆收拾的极其整齐,只是字迹不怎么好看……

    这一日,他似乎又遇到了某个难题,便往地上一坐,靠着廊柱,无奈的长吟了起来。

    “人心怪,人心怪,人心至好又至坏……”

    话音未落时,忽然便听到大殿之外,同样也响起了一个声音,正与他对上。

    方原好奇的看去,便见大殿之外,一个身穿儒袍的年青人走了进来。

    此人容貌年青,但眼角却有了些皱纹,头发里,也多了些银丝,看起来普普通通,只是自有一股傲人之气,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大殿里来,四下里打量了一番,目光落在了方原身上,笑道:“刚才在外面,听你念叨了好久,我若猜的不差,你有个地方算错了!”

    方原有些诧异:“哪里?”

    那年青人道:“第二篇巽字篇的道引法那里!”

    方原忙将那一篇翻了出来,道:“哪里出了问题?”

    那年青人笑道:“你倒底是年青,忽略了一个法则,让我来算给你看……”

    说着接过去了纸笔,笔走龙蛇,写了起来,诸般妙言至语,便展现在了方原面前,方原在旁边看的大妙,急忙拍起了手来,那年青人写完了,又道:“不过可惜的是,我依着你的思路向前推衍,便没走几步,便又发现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想来此路终是不通罢!”

    方原道:“死脑筋,就不能变一下么?”

    说着自己也抢过了纸笔,在草书上飞快书写了起来。

    两人一起探讨了起来,居然生出了一种心照不宣,惺惺相惜之意,方原很快便发现,这个年青人当真学识浩瀚,平生仅见,而这个年青人,也发现方原虽然年青,但骨子里倒像是一个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妖怪,所知所悟,不逊于自己,更是另有一番大魄力。

    两个人凑到了一起,倒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无数奇思妙想碰撞了起来。

    很快这偏殿里的一座草书小山,就变成了两座,三座。

    他们两个都不吃饭,也不睡觉,只是飞快的推衍着,争论着。

    有些时候争的面红耳赤,年青人骂方原是小王八蛋,方原就用云州土话骂他是瘪孙孙,有时候却又像是挚交好友一般相拥大笑,每每推衍出一个新的篇章出来,还会让云舟取酒来,兴高彩烈的干杯庆贺。

    他们只顾着推衍,却没有意识到,一团乌云,已笼罩在了琅琊阁之上。

    远在万里之外,正有大军汇聚,由东皇山小圣师身边的守山人代为引领,簇拥着如今头顶神光的东皇山小圣师,浩浩荡荡,直往琅琊阁来而来,守山人面色阴沉,杀气腾腾,当着众人的面,沉声大喝:“琅琊阁若敢护着他,只怕从今天起,七大圣地,要少一个了!”

    众修有的追随东皇山,紧随而来。

    也有的人心神抽紧:“东皇山收伏了天下人心,终于按捺不住,要向圣地动手了?”

    ……

    ……

    琅琊阁内,白夫人不知何时,到了偏殿门口,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白悠然。

    在这时候,白夫人向来雍容浅笑,平易近人的脸上,却露出了一抹绝望的哀色,白悠然平时嘻皮笑脸的模样,在这时候,也像是受惊的小兽,他们焦急的站在偏殿门口,似乎无比想要推门进去,但那一扇薄薄的木门,竟似有万千重量,她们母子二人,都没勇气推开。

    如此,她们在殿外,整整站了一夜。

    晨曦来临,阳光透过窗格,洒进了那阴冷的偏殿之中。

    方原活动活动手腕,将最后一个字写在了草书上,掷开了笔,哈哈大笑。

    “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真的成了!”

    那年青人也颇为感慨,看着周围满满的草书,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方原笑道:“若不是碰到你,我不可能这么快成功!”

    那年青人笑道:“见猎心喜,生无憾矣!”

    方原掷去了笔,慢慢站起了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衫,恭恭敬敬,向那年青人见礼。

    那年青人也站了起来,向方原回礼,礼数周动,没有半点瑕疵。

    在他们互拜之时,都看向了对方的眼睛,两个人的神色,都是又感慨,又喜悦,有着对彼此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意,钦佩之意,以及,一抹挥之不去的惋惜与悲凉。

    方原沉默了一会,才道:“咱们总算合力衍出了此法,只是不知……此法能算得天功么?”

    “何止天功?”

    那年青人摇了摇头,道:“此法当称得道书二字!”

    方原苦笑了一声,道:“这只是第二卷,还达不到道书这等高度……”

    那年青人打断了他的话,道:“这就看你能否自己悟出第三卷来了!”

    方原看着他,道:“要是有你可以帮我就好了!”

    “大道独行,何必借我之力?”

    那年青人笑了起来,道:“而且你看得出来,我快死了!”

    在这时候,殿外的白夫人忽然捂住了嘴巴,清丽的脸上,泪水滚滚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