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零一章 改变人间命运
    化外七友,皆是言而有信之人,既然认输了,便没有再多说话,各自回去,打点了行装,然后来到了这小仙境界里,与方原及玄明尊主等人会合。

    玄明尊主看向了这一方小仙境,叹了口气,而后摧动了阵法,周围三座山脉之中,皆有龙形的阵棘拔了出来,在这三道阵棘飞出来的一霎,滚滚寒潮,便从山谷之外涌了进来,谷内山水,便一寸一寸被冰封住了。

    “走吧!”

    一艘巨大的法舟腾空而起,亦是特制,用到了诸多阵纹,比天机先生的马车还要强了几分,化外六友,便皆入了法舟,随在天机先生的马车之后,向着九州方向一路驶来。

    “唉,老夫为了请动玄明尊主出山,前前后后,已入雪原三次,甚至老夫将道号取为天机,也是为了激他出山,与我一较高下,只是这老儿并不将我放在眼里,一来二去,我也不再抱有想法,却没想到,最终还是方小友你用这种方法,将他们几个人逼了出来……”

    在马车之中,天机先生望着后面半隐在风雪里的法舟,亦是有些感慨。

    “天机前辈,我只想请教,这样的化外之人,还有很多吗?”

    方原思虑良久,问了一个问题。

    天机先生微微一怔,便也不再隐瞒,道:“这世间,既有劳苦奔波的,自然也少不了一些闲云野鹤,方小友,我知你年龄不大,却一片热肠,敢担道义,但这世间的事,又岂是一句话能说得清楚的,便是老夫,也只是知道这世间其实还有着一些上一劫元时便活了下来的老怪,他们或神秘,或懒散,人各有志,既然不想出山,又有谁能逼迫得了他们?”

    方原沉默了半晌,道:“有多少?”

    天机先生苦笑了一声,道:“你当知道仙盟御下有四堂吧,其间观静堂便有一份职责,寻找这些隐世的老怪,他们或居山野,或藏天边,或是就隐藏在繁华大城之内,有的志不在天下,有的是不愿理会世间事,仙盟找到了他们之后,也只能好言相劝,有许多厉害的老怪,便是仙盟,也不敢强行逼迫,否则这些人动起怒来,怕是这天下,都要颤上几分……”

    方原听得这些话,眉头便已忍不住皱了起来。

    天机先生则是苦笑着,拍了拍方原的肩膀,叹道:“方小友,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人,但你也要学着接受这些人的存在啊,如今你已在世间崛起,自然会接触到更多的秘密,这些秘密可能都不是你喜欢的,让你愤怒,但千万要控制好杀意,莫要损了自己道心啊……”

    听得天机先生的话,方原知道他是在暗指自己当时一剑斩了龙剑叟的事情,不好明说,却在暗劝,便也点了点头,道:“修行至今,晚辈早就已经学会面对这一切了,知道了这天下人心不古,多腌臜事,仍可以不忘初意,不违初衷,这才叫作真正的道心不改!”

    天机先生微微一怔,倒有些凝重的看了方原一眼。

    “但我早晚还是会去找他们!”

    方原笑了笑,接着道:“说是人各有志,但到了关键的时候,又哪里顾不了这许多?道不同不相为谋,道相逆生死大仇,只要对这天下有利,我做个坏人也没什么……”

    望着方原认真的模样,天机先生有些担忧,道:“圣人之道,毕竟还是……”

    方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晚辈现在只想做成事,而不是成为什么圣人!”

    天机先生怔了一下,苦笑起来。

    ……

    ……

    马车在前引路,一路往南而来。

    经过了第九道雪线之时,方原想了想要不要去看看金寒雪,但最终还是没有绕路。

    如今自己,很缺时间,皆该以大局为重。

    如此在雪原之内,行了半月有余,便终于进入了雪州,没有了那酷烈无比的风雪,众修便也提了速度,一路浩荡,往中州而来,又行了一个月功夫,便已接近了东海畔。

    天下七大圣地之一的易楼,便座落在东海之畔。

    相比起易楼冠绝天下的名声,这个地方实在显得有些寒酸,只是濒临东海的一片仙山,里面到处座落着一些古老的小楼,不像普通的宗门之中有着那么多的仙迹,这里最常见到的,只有一些不修边幅的老头子,以及漫山遍野撒欢的花鹿罢了,就连花草都种的极少。

    易楼的人,最喜欢的乃是松、柏等树,倒是种的漫山遍野。

    “方原小友,你终于来了……”

    在方原等人赶到了易楼之时,山脚之下,早就有人在这里等着,没有其他道统与圣地的铺张排场,在这山脚下等着方原的,只有一位须发皆银,看不出究竟有多老的老人,还有一位身穿蓝袍,腰间挂着一根铁尺的仙盟经天圣人,带了两个小童儿,在山下候着。

    “见过二位前辈!”

    方原向着经天圣人和那位银发老人行礼,经天圣人他倒是熟,而那位须发皆银的老者,也曾经见过,当初在南海红天会的时候,他还得到过这位老者的点化,正是这易楼老者告诉说,今人定比古人强,世上没有走不通的路,他才坚定了如今自己所走的无缺剑道。

    当时方原问过洛飞灵这位老者的身份,知道他就是易楼的无名老人。

    一千年前,当时的易楼之主率易楼十大长老,前往昆仑山推衍渡劫之秘,结果昆仑山出现变故,易楼之主与十大长老皆在那一场浩劫之中殒落,使得易楼一下子群龙无首。

    在那种情况下,一位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只知道他辈份高的吓人,在易楼居住了无数岁月,甚至易楼弟子之中,几乎无人记得他名字的无名老人站了出来,不仅止住了易楼乱象,扶上正轨,更是帮着当时的仙盟稳定了局面,这位老人,便是如今的无名老人……

    他虽然在那时候力挽狂澜,但却没有成为易楼之主,哪怕是如今,他也依然没有继承易楼之主的名头,只是作为易楼的守护者存在而已,而他的名字,也少有人知,旁人都不记得他的名字,而他自己也懒得说,只是笑称自己为无名老人,久而久之,这倒成了他的名号。

    “方小友,你的路,走的越来越稳当了,世间小辈,当以你为首!”

    那位无名老人,坦然受了方原一礼,笑着在方原肩头轻轻一拍。

    方原起身,也坦然受了这老人的赞许。

    旁边的经天圣人,则笑呵呵的向后面看了过去,见到了那法舟之上下来的玄明尊主,立时笑的满脸褶子,抱拳道:“玄明老弟,你不说自己阵道天下无双么,怎么听说输了?”

    那玄明尊主脸色阴沉,他输在了方原手下,因此在方原面前一直威风不起来,但对经天圣人可没什么好脸色,冷笑道:“我输与不输,与你有什么关系?天下三大九纹阵师里面,就数你的阵道之名水份最多,天机老头子好在率着易楼阵师,用了千年时光,推衍出了九天浑圆阵,老夫虽躲在化外,但也参透东斗无量数,作出了八卦演经盘,都是有阵道有大用的东西呢,而你呢?除了借着阵道在仙盟混了个圣人的称呼,又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就?”

    一番话说的经天圣人满脸尴尬:“咳咳,我就打个招呼,你何至于发这么大火!”

    玄明圣人倒是觉得有些畅快,一路上过来的心间阴霾一扫而空,气度也再次回来,转身向红衣童儿道:“红玉,带着师妹师弟们搬下东西来,为师乃是天下第……”看了方原一眼,不好意思直说,改了口风:“……天下最顶尖的阵师之一,来到了易楼帮忙,条件不能差了,这就跑进山里去,专挑最好的洞府来住,还要配上三个丹师,十个厨娘来侍候……”

    说着甩甩衣袖,与几位老友大摇大摆的入了山里去,连无名老人都不理会。

    “阵师的架子,果然是最大的!”

    方原心里也不由得叹:“自己虽然学到了一定的阵道,但这个架子,却一直都学不来……”

    “方小友,你好本事,将玄明也请了来,咱们这一次,必然可以成功!”

    经天圣人被人骂了一脸狗血,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只好来到方原身边,笑着化解尴尬。

    方原与经天圣人与无名老人一起,缓步向易楼之中走去。

    入得群山,只见得层层相环,每一层山岳之间,都可见隐在山中的无数小楼,这却是易楼一直以来的规矩,只有在易楼得道的,或是有了极大供献的,才能留下一座小楼,待这位高人去后,他的生平所学,都会留在楼中,等待着后人继承他的学说与传承……

    一层层的走去,穿越断崖与云栈,方原等人,直走到了群山最里面的一层,却只见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大片方圆几十里的白玉平台,平台周围,又立起了四座小楼。

    在这白玉平台之上,玉案横陈,算经堆积,各式阵道材料,推砌如山,内中已有人海人海一般的数万大阵师,正在纷忙奔走,搬运阵道材料,见到方原等人腾云而来,便皆抬起了头,一万多道目光齐齐的看来,眼神各异,其中隐隐可感受到无尽的狂热尊崇之色。

    关于方原一直以来的作为,他们自然皆听在耳中,种种奇事,流传甚广。

    而如今,正是这样一位传说中的小奇人,要带自己这些人推衍一方前无古人的大阵,替这人间改命,一旦阵成,他们也都将跟着青史留名,对方原,又如何能不钦佩,能不狂热?

    经天圣人笑道:“方小友,老夫大半年之前,带来了你的书信,从那时候开始,易楼便在准备这一次推衍所需要的一切,如今这一方白玉台,便是借了琅琊阁的一方仙宝所化,只是为了让这些阵师有个推衍的去处,各圣地与易楼所有的阵师,也都已聚齐,已层层筛选,逐走了一些滥竽充数的,如今只剩了一万八千人,皆是有真材实学的大阵师,听候差谴!”

    天机先生道:“你之前说要用四相之法推衍,所以这四座小楼,也是临时建起来的,你我与经天、玄明各居一楼,七星台也已备好,你要住进哪座小楼,这七星台便放在哪里!”

    方原看得这壮观景象,也不仅有些心潮起伏。

    白玉为台,七星为座,统率一万八千阵师,推衍改变人间命运之法。

    就算是他这等性子,也一时觉得有些……

    ……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