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只要赌注
    “真要杀吗?”

    天机先生吃了一惊,那些山谷里的童儿也都吃了一惊,一个个目光又惊又恐的在玄明尊主与方原脸上扫来扫去,在他们看来,这样一场赌注乃是突然而又近乎儿戏的,这样一个小小的赌注,若是方原用来逼着玄明尊主出山的伎俩也就罢了,怎么真要割人的脑袋?

    堂堂顶尖九纹大阵师,岂能因为这么点子小事便送了性命?

    而方原的脸色,在这时候十分阴沉,他看得出来,天机先生在暗示自己,逼得差不多就行了,应该给玄明尊主一个台阶,让他答应跟自己走就好,可是他偏不打算说。

    “你已经赌输了,难道还不肯死?”

    方原看着脸色煞白,犹疑不定,一脸冷汗的玄明尊主,冷声开口道:“脸都不要了?”

    玄明尊主身子晃了晃,忽然森然看向了方原,厉声道:“好,好个小儿,居然真有这等本事,老夫承认,刚才确实是我输了,连输了,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今天我认栽了,你想说什么,便划下道来吧……”

    “我要你的人头!”

    方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淡淡道:“刚才我若输了,你确实是想要我的人头的吧?既然如此,那我为何不能要你的人头?”

    玄明尊主脸色煞白,闪过了一抹戾色,忽然伸手抓向了那柄剑。

    “咻!”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自山谷之外,一道剑光破空飞来,那一道剑光,来的极其突兀,卷来了谷外的风雪,将玄明尊主与那一柄剑之间,划出了一道清晰而锋利的横线。

    剑气激荡,就连方原那一柄玄黄气化出来的剑也被打散,化作几缕青气飘散在了天地间。

    “哈哈,红尘里的人,惯会纠缠不休,自己满心腌臜,一片痴愚也就罢了,还非要拖着别人在红尘里打滚,动不动便说别人身上不担责任,张嘴就说什么天下苍生,你们这么担忧天下苍生,那你们自去为天生苍生操劳就是了,非要拉着我们这些世外清静人做什么?”

    随着话声,只见得山谷之外,有六位身穿各种袍服的老者腾云而来,这些人模样各有不同,或着黑袍,或着白袍,皆是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更兼得气机深厚,如渊哪海。

    看起来,这六人之中,居然有两三位都是化神境界的修为。

    这几人落在场间,一位怀里抱着长剑的乱发老者,向天机先生看了一眼,笑道:“老天机,你以前过来,还只是言语劝说,虽然有些聒噪烦人,但做人还算讲礼数规矩,如今过来,居然还要使诈逼人了不成?”

    “原来是龙剑道友,星罗道友,百痴道友,岁寒道友、白章道友、龙髓道友……”

    天机先生看向了那几个人,苦笑一声,挨个向着他们见礼,礼数周道。

    那群里人,一个怀里抱着一块黑盘的人将玄明尊主搀了起来,叹道:“老玄明,我们几个,本来就是察觉有人入了世外仙境,担心你被人劝走,这才过来寻你,却没想到你居然差点都被人逼得自杀了,实在岂有此礼,有我们这些老友在此,玄明道友大可放心,不必理会他们!”

    在他说着话时,另外几人,都已有些眼神不善的看向了方原。

    方原迎着这些人的目光,淡淡道:“是不是我逼他自杀,你问问他自己便知道了!”

    “反正一切都是你的诡计!”

    那怀里抱剑的龙剑叟厉喝一声,然后看向了玄明尊主,低喝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玄明尊主摆了摆手,无颜说出这件事来。

    倒是旁边的红玉童儿嘴巴快,清脆伶俐,噼哩啪啦说了出来。

    众老叟听完了这些话,脸色也都是微微一怔。

    他们倒也没想到,居然玄明尊主真的输在了这年青人手上。

    倘若他们赌的是别的,这些人还会考虑到里面有诈,但玄明尊主修为虽然不如他们,却是世间一等一的顶尖大阵师,连他都不好说些什么,那想必他是真的输到无话可说。

    这一来,倒使得他们几个也不好帮着强行出头了。

    “原来世间当真出了这等厉害小辈!”

    一片沉默里,那龙剑叟忽然冷笑了一声,道:“我们都是化外之人,为了一心清静,躲到了这个地方来,你们这些人,居然还不肯放过我们,搜肠刮肚也要拉我们离开,呵呵,小儿,你既然和老玄明赌阵道,赢了他的人头,那何不也与我论论剑道,赢去我的人头?”

    他这话说的,已经有些强辞夺理,借势压人。

    要么方原便与他斗剑,若是输了,便换回了玄明尊主的人头。

    要么方原便不要再提此事,转身离开,要么就非得把自己的人头输给他。

    至于赢的希望,那当真是可以忽略不计,龙剑叟这等前辈大家,除却修为不谈,剑道也已臻化境,便是在洗剑池那样的圣地,剑道也远在一众元婴剑仙之上,他的剑道,岂是这样一个擅长阵道的小年青能够岂及的,便是洗剑池的大长老来了,那也在两可之间……

    旁边几位老叟听了,也皆冷笑:“对啊,若能赢了老龙剑,那还有老夫的符道!”

    “老夫也想看看这年青的小辈,懂不懂何为棋道!”

    “……”

    “……”

    他们几人一开口,事情就乱了套了,看他们这态度,是非要将玄明尊主给留下不可。

    天机先生见了这等模样,便已低叹了一声,有了退意。

    但没想到,方原听了这些话,却忽然抬头道:“好啊!”

    其他几人皆是一怔。

    方原已然看向了龙剑叟,森然道:“那晚辈便与前辈赌一赌剑道,只是晚辈还未化神,前辈却已有仙源在身,不知你是想借法则之力压我,还是真要和晚辈赌剑道呀?”

    天机先生闻言,急忙阻止:“不可……”

    但方原却听而不闻,已然青气化剑,持在手中。

    龙剑叟脸色也是一变,森然道:“你真好胆!罢了,你既然敢在老夫面前亮剑,那老夫便给你一个机会,我是长辈,自然不会欺你,法则之力,我不会动用,你我只论剑道,倘若你可以凭着剑道,逼我运转了法则之力,那这一场赌斗,便算是老夫输给了你,如何?”

    方原点头:“好!”

    龙剑叟嘿然一笑,正要说些别的规矩,方原却忽然间仗剑迎来:“接剑!”

    他这一动,便与旁人想象的不同,手里握着青气化剑,却根本连动也没动,而是身边灵光一闪,忽然间一道剑光破空而现,在空中一闪而逝,直向着那龙剑叟迎面斩了过去!

    心意剑!

    如今是斗剑,当然不用考虑那么多,上来便是他最强的心意剑。

    “你这剑……”

    龙剑叟大吃了一惊,手中长剑一摆,便已幻化出千百道剑影,在他身前铺展了开来,犹如一个巨大的圆盘,每一柄剑,其实都只是一道剑影,在这半空之中展开,便像孔雀开屏,仅从这一式剑道中来看,便可知他已经将洗剑池一脉的剑心境界,修炼到了极高的程度。

    只是,方原那一道心意剑,和洗剑池是不同的。

    他走的是无缺剑道一脉,心志愈坚,愈是心无杂念,剑道愈强。

    方原修出了这一剑后,前后经历了南海、魔边、妖域诸事,不知多少凶险,也不知遇到了多少世间丑事,道心始终不改,心意之坚,实在不是任何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可以这么说,就算如今他有了九龙离火这等神通,心意剑依然是他最强的手段!

    “啪啦啦……”

    仿佛是冰雪被敲碎的声音,那龙剑叟身前的剑影尽皆破碎,那一剑斩到了他面前去,龙剑叟大叫一声,身边忽然显化出了一片苍翠之意,宛若山河踪影,而随着这影子出现,天地法则大变,虚空扭曲,方原那一剑直直飞到了他面前的剑光,便斜斜飞了出去……

    饶是如此,他也在大口喘息,显然震惊不已,忽向方原沉喝道:“你和当年那个执进入世外仙山,到处找人比试剑道的瘸子究竟是何关系?”

    “剑痴也和他们见过?”

    方原微微一怔,旋及置之不理,只是看着他道:“这一场赌,谁赢了?”

    龙剑叟脸色尴尬之极。

    且不说他刚才在众人面前,施展了法则之力,才保住了性命,仅仅是因为这年青人,施展出了当年那位剑痴的剑道,他便没有脸在这些老友们面前说,是自己赢了这场赌。

    转头看了一眼如今脸色更为灰败的玄明尊主一眼,他叹了口气。

    挥手收去了身边的法则之力,他无奈的向方原走来,叹道:“罢了,那我也跟你……”

    “唰!”

    让谁也没想到的是,方原忽然间身边剑光大涨。

    比刚才还要强横数倍的心意剑再度出现,陡然间从龙剑叟脖子上划了过去,想他与龙剑叟距离如此之近,那龙剑叟又全无防备,刚刚收去了法则之力,念头都没有升起来,又如何能躲得开这一剑,瞬间一颗脑袋便飞在了半空之中,脸上兀自满是不甘与惊愕之意。

    “这天下不缺你一个用剑的……”

    方原闪身,抓住了他的头颅,拎在手里,淡淡道:“所以我还是要赌注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