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八十二章 蛤蟆一叫唤醒天
    “那是……”

    孙管事与关傲在看到了方原托在了手上的蛤蟆时,同时怔住了。

    他们两人的出身与修行,皆与魔道有关,但又各不一样,孙管事是修炼魔道神通,而且是个天赋异凛,一学会就会的奇才,对魔道各种功法知之甚深,关傲则是大天威魔神转生,生来便与魔道息息相关,但他们两人看到了那蛤蟆时,还是立刻便觉得有些神秘……

    他们感觉得出来,那蛤蟆与这神魔世界,与葬仙碑,都有着莫名的联系。

    “是那柄剑么?”

    孙管事一下子想起了一些往事,脸色微微一变。

    关傲则还有些犹豫,看着方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猫兄,先送他们出去……”

    方原这时候也来不及多说,手里捧着那只蛤蟆,向白猫说了一声,身形便高高飞起,与此同时,一身法力也皆灌入了蛤蟆体内,随着法力灌入,那蛤蟆身上的金光越来越盛,大放光明,便犹如一颗烈日也似,然后方原的声音响了起来:“蛤蟆兄,唤醒这方天地吧!”

    “呱……”

    那蛤蟆老实巴交,听了方原的话,忽然叫了一声。

    这一声哇鸣,犹如春雷,震荡四域,声音从苍穹反弹到了地面,从这头荡到了那头。

    整片妖域里,所有的生灵,都听到了这一声叫。

    正惊慌奔逃的妖兵妖将及仙盟弟子们,听到了这声音,皆是一怔,抬头看天。

    正被某种气机惊动,四下乱舞的残缺神魔听到这声音,忽然便安静了下来。

    “呱……”

    又在这时候,蛙鸣再次响起。

    比刚才还要响亮,似乎连这一片天地都隐隐在震动。

    而那叫声,还在继续。

    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比一声更为响亮。

    随着这叫声响起,这神魔世界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心神被震动,元婴似乎都要溃散,肉身似乎都要被撕裂,心脏要跟着那跳动之声从嗓子里蹦出来,不知有多少妖脉少主或是妖兵妖将们,在这时候被这叫声吓的脸色苍白,几乎要跪在了地上,向着天上膜拜……

    “这究竟是何种上古大妖啊……”

    “原来蛤蟆一族居然还有这等存在,居然还能修炼到这等程度……”

    “……”

    “……”

    就连方原也没想到的,以往妖域千万年来,一直最不受待见的蛤蟆妖,经过了这神魔世界一事后,一下子便成为了众妖口中的香饽饽,从此之后,待遇扶摇而上,从鄙视链的最末端,一路提升,成为了最受妖类膜拜的种族,堪与太古时候的麒麟、凤凰、神龙等媲美。

    ……

    ……

    蛤蟆连叫了九声,这一片神魔世界里,已然天地大改。

    狂风自苍穹而来,仿佛是这天地苏醒,在呼吸。

    这等狂风,无法形容的强大,将不知多少这世界里的生灵都卷了起来,抛向了这一片世界之外。而天地也在这时候忽然间阴暗了起来,就像是一幅栩栩如生的画作,如今水墨晕染,一景一物,都变成了一团,模糊起来。

    孙管事与关傲,都已经被白猫带走,其他的人,也或是逃离,或是死在了残缺魔物爪牙之下,这一片世界,忽然间变得空荡荡的,寂静无声,只有方原立于葬仙碑之上……

    方原抬头看去,只见自己周围的景物在变化,自己似乎离开了这一方世界,所有的大地与山川,甚至是大自在神魔宫,这时候都消失了,自己的周边,只有一片血海世界,那血海的远处,似乎是无数的魔神,都被铁链锁着,环绕血海中间的自己,目光森然而空洞。

    自己的身前,有着一座石碑,上有无数玄奥文字。

    这石碑,正是葬仙碑,只是比方原之前看到的要大。

    而且越是看向那石碑,便越感觉它在变化,几要顶着苍穹也似。

    方原知道,自己还是在神魔世界,只是更深一层,进入了这世界的本源之中而已。

    当年的搬山一族,得到了一方魔印,那魔印本就是开启这片神魔世界的钥匙,后来这魔印被搬山荒猿的儿子盗走,他儿子又被自己所杀,这魔印便到了自己手上,先是化作剑上一方妖印,后来又化作了这只蛤蟆,几经变化,钥匙始终在自己的手里,且渐趋圆满。

    仿佛一切都是三十多年前便已注定,如今这钥匙终于派上了用场。

    “神魔觉醒,霸道无边……”

    “万物可葬,惟余一念……”

    周围像是空洞洞的,一丝声音也无,但是却有无数念头纷至沓来。

    那些念头像是直接钻进了方原的心里,在催促着他,围绕着他,要让他赶紧接受这些念头,成为这一方神魔世界的真正传人,唤醒无尽神魔,征战天下,俯视这个天下……

    想要一切物,想登至高处!

    这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真实的目的,而是魔的本意!

    魔的本意,便是诞生于欲望,万物生灵,只为本心欲望所驱使,意图吞噬一切,掌控一切,贪图一切,对这天地没有半分敬畏者,皆为魔,正因其为魔,所以这种欲望的力量强大无比,但如果放任一切的话,那魔的终极,便是将万物葬灭,只留下自己的一念永存。

    想想看,那种天地万物皆化作了虚无,永生永世,只有自己一念存在的感觉,何等空虚。

    这或许不是魔之本意,但魔的诞生,总是会迎来这种结果。

    魔注定了会向这个结果走去!

    而且始终不悔。

    如今,便是这些魔念聚拢而来,影响着方原的心志。

    而对于方原来说,如今他只要稍稍放松了心思,便可以得到这些魔念的加持,成为这神魔世界的主人,也就可以引着这一方世界,封印住那条已经打通的大劫通道……

    之前孙管事与关傲都是这么想的。

    谁继承了这一方神魔世界,谁就可以牺牲自己,化身大劫。

    所以他们之前争的,是一个牺牲的机会!

    但他们没有争过方原,因为他们是打算牺牲的,而方原不是。

    “我会成为这一方神魔世界的主人!”

    而在这无尽的魔念缠绕之下,方原的脸色,在这时候显得异常的平静,他像是对着血海开口,也像是对着血海之后的群魔开口,更像是在对着自己开口,声音平静而坚定。

    “但我不会被这些魔念所驱使!”

    “我会用这一方神魔世界,封印那大劫通道!”

    “但我并不打算牺牲自己……”

    “……”

    “……”

    这像是一种态度,也像是一种力量,居然逼退了那些魔念。

    但随之而来,便是那些魔念的混乱,那种种混乱,似乎形成了无数的声音,在讥嘲。

    “哈哈,想要得到神魔世界,却不肯继承魔念……”

    “就像想要登上王位,却不肯杀人……”

    “就像想要睡了一位美人,偏不肯脱去她的衣裳……”

    “蠢货……”

    “狂妄……”

    “笑话……”

    “……”

    “……”

    无尽魔念之间,血海周围,有条条巨大的铁链缠绕了过来,那每一条铁链,都是由法则所化,并非真实,却比真实更无可摧毁,它们都向着方原飞了过来,牢牢的缠在了他的身上,四面八方,无穷无尽,将方原紧紧的缠绕在了里面,似要将他与这世界彻底连为一体。

    这无尽的法则,根本就不是方原如今的力量所能抗拒的。

    所以,也确实就像那些魔念笑的一般,他所说的话就像是一个笑话也似。

    ……

    ……

    “我不是笑话!”

    方原任由那些铁链缠住自己,并不挣扎,只是淡淡道:“魔才是笑话!”

    “生来就注定要奔向毁灭的魔,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说着这话时,他身边忽然飞起了一百零八根三生竹筹,这些竹筹,青翠欲滴,在这一片血色世界里,显得格格不入,蕴育着无尽生机,划出了道道轨迹,极尽玄奥之能。

    “我无法抗拒法则之力,但我参尽九成天功,却可以懂得法则之力!”

    方原的声音清朗而激越,每每开口,便总是可以将所有的魔念都压制下去:“我有三生竹筹,可助我推衍法则之力,更重要的是,我有道元真解守道心,天衍之术衍万物!”

    “……”

    “……”

    “无论你有什么,都不可能拒绝魔念,继承神魔道统……”

    似乎是方原的平静,偏偏又真的在无数魔念缠绕之下,坚守住了道心,便激怒了一些这片血色世界里的存在,他们厉声大吼,变得无比焦躁,无尽的声音响彻在这片世界,滔天血海,袭卷四方,拍击着那一座葬仙碑,也拍击着方原,犹如贪婪,要吞噬掉世间万物。

    “世间没有绝对!”

    方原的声音依然平静:“天衍五十,遁去其一!”

    “天地都不圆满,更何况是更为残缺的魔?”

    说着话时,方原看向了葬仙碑。

    那葬仙碑上,有着无数太古篆文,那是一种已经失传的文字。

    这些文字,方原看得懂。

    所以他知道,这碑上记载的,乃是一篇名唤“太古魔章”的文字。

    神识摧动,身边的一百零八根三生竹筹飞舞了起来,与此同时,他心里也摧动了天衍之术,这使得他一身神光暴涨,似乎有无数的金色文字,绕着他飞舞,解着大道奥妙……

    “我不修炼你们的魔道功法,也不接受你们的魔意……”

    “……我把这方神魔世界,当成一道难题来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