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八十一章 神魔世界的主人
    “不好,这老小子献祭了自己……”

    一眼瞥见钟老生碰死在葬仙碑上,将一身血肉与神魂都献祭于此碑的一幕,方原与孙管事等人,皆是脸色大变。在他们此前看来,这钟老生狡诈阴险,如一条潜伏在暗中的蛇,惯会借势打力,送人去死,分明一副死天下人不死我的样子,这种人,明明就该是哪怕多活一息时间,也一定会咬着牙活下去那种,哪里会想到,他居然肯为了这葬仙碑献祭自己?

    一时间,葬仙碑下,那一方大阵忽然间魔息滚滚,最后一个符文亮了起来,整个法阵,一下子圆满无碍,阵力急速运转,这一片神魔世界里,无尽魔息滚滚而来,整个一片法阵,忽然间地面完全坍塌,化作了一个不知通往哪里的大洞,洞内有乌光冲宵,形成光柱。

    天地变色,云起云灭。

    通道深处,有深沉的魔吼响起,震彻四域八荒,震彻天下!

    “不好,大劫到了……”

    这一方通道的形成,使得整个天下,都震动了起来。

    神魔世界之外,因得发现了黑暗之主的计谋,急急往回赶的圣地之主,距离神魔世界,还有三百里之遥,却忽然间发现了这一片世界生出了魔息,一个个脸色大变,驻足于空中。

    烂石山上,还正想着催促更多人进入神魔世界夺宝的搬山老祖,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震惊不已的转过了身来,看向那一片喷泉也似涌起的魔息,喃喃道:“发生了什么?”

    小君山附近正在对峙的魔边仙军与妖域大军,被无形魔吼所震动。

    嘈杂喧嚷的声音瞬间消失,每个人都转头向东方看去,脸色疑惑,又隐含恐惧。

    妖域那个小小部落里,正在读书的小毛球们,忽然停止了读书声。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无端的感觉心间恐惧。

    荒原之上,残缺之人仍然慢慢的走着,便是感应到了什么,也没有半分停顿。

    而在遥远的天元之北,一处未知名的高山之上,刚刚才从四位圣地之主手上逃掉的黑暗之主,则远远的看向了那个方向,心里低低的叹了一声,然后他向着魔息出现的方向,深深的揖手一礼,轻声道:“这本该是我做的事,但你却帮我做了,曾经你指点过我,所以你能算得上是我半个老师,如今你替天下走出了这一步,那你便是这整个人间的老师……”

    “大道成时,活下来的人,都会感激你!”

    而在这一片世界之外,某一个虚无之地,紫雾无尽,空无一物,这里似乎没有声音,没有光明,没有任何真实的存在,只存在着一扇若隐若现的青铜大门,在这门前,有紫雾化成的一张躺椅,躺椅上有着一个跷了二郎腿坐着的女子虚影,正自得其乐的看着自己面前。

    那里有着同样是紫雾化作的两个人,都书生打扮,长的和方原一模一样,平时就是这两个人给她逗乐,有时候说故事给她听,有时候唱曲儿给她听,但在这时候,两个方原正在打架,把对方打的鼻青脸肿,女子看的十分解恨,小脸上带着些占了便宜的笑容。

    可也就在这时,身边忽然有紫雾晃动,像是被风卷动。

    女子大吃了一惊,抬起头来看。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没有风的,怎么会有紫雾被风卷动?

    很快的,她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小脸变得苍白了起来:“怎么会?”

    “我才过来一年时间啊,就守不住了么?”

    “那我……我不是白来了么?”

    “……”

    “……”

    “方师弟,快走,大劫要降临了!”

    而在如今的神魔世界里,孙管事看着那一方通道,直吓的魂飞魄散。

    就算是如今一身魔气滚滚的关傲,在这时候也是脸色大变,下意识护住了自己怀里抱着的白色花瓶,后退了几步,一脸警惕的看着那通道,感觉里面有某种神魂深处的恐惧。

    大劫之息,乃是人间的恐惧。

    无论人、神、妖、魔,皆会害怕!

    其他的各种妖兵妖将,还有残存了下来的妖脉少主等等,则更是神魂皆丧,哪里还敢有半刻的耽搁,拼命的向着四面八方逃去,不惜一切代价,只想距离这一方通道越远越好。

    但方原没有逃,他这时候,直显得满脸无尽狂怒。

    “怎么能走?”

    “怎么能就这样让他们引动了大劫?”

    他一向平静的脸色,在这时候都变得扭曲了起来:“她才离开人间一年时间啊……”

    “若是就这样被他们引动了大劫,那洛师妹不是白白走出那一步了?”

    “……”

    “……”

    孙管事听到了方原的话,张了张口,有些说不出话来。

    相识数十年,他还是第一次在方原脸上看到如此愤怒与不甘的表情。

    他理解方原的愤怒,但又感觉无奈,不知该如何去劝……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又能如何呢?

    通道已成,这世间还有谁那么大的本领,可以将这通道再度封印住?

    “喵……”

    白猫声音嘶哑的叫了起来,跑过来要绕着方原转圈。

    “不能走!”

    但方原却挥手阻止了他,他在这时候,满面皆是狂怒,可是那种狂怒,正在被他以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坚毅给压制下去,他咬紧了牙关,脸上的线索像是铁铸一般,口中只是拼命说着:“不能走,大劫还未真正降临……还有时间……有时间,就一定还有方法……”

    说着话时,他则死死的盯着那葬仙碑:“封印它……一定要封印它!”

    “只要封印了它,就可以封印那条通道,就可以阻止大劫……”

    “……”

    “……”

    “没用的啊方师弟,谁能封印得了这等魔宝啊……”

    听着方原在那里碎碎念,孙管事都快哭了出来,表情十分无奈,他看着方原如今有些疯魔的模样,也不知从何劝起,只能一狠心,考虑着要不要和关傲一起把他直接抗走。

    可是一转身,却发现关傲正在卖力的将一块又一块的巨大岩石,从大自在神魔宫上面敲下来,然后扔进那一方通道里去,这个憨货,似乎是想用那些岩石把通道阻住,一下子气的孙管事脑门都疼了,平时比较聪明的方师弟这时候犯傻也就罢了,你这傻子怎么还犯傻?

    一想到自己可没有本事拉着他们两个人走,孙管事便更生气了起来,跳着脚向关傲破口大骂:“你扔这几块石头有什么用,把整个大自在神魔宫都填进去也没用啊……”

    “嗯?”

    听着孙管事破口大骂,方原忽然愣了愣神,转头向孙管事看了过来。

    孙管事被他看的一阵发懵,骂都骂不出口。

    方原忽然面露喜色,激动的道:“孙师兄,你说的太对了!”

    孙管事懵了:“我说什么了就对了?”

    而在他懵着的时候,方原已大袖一展,冲到了葬仙碑之上的半空之中,五指向虚空里一抓,虚墟之中,忽然有一百零八根青翠的竹筹飞到了他的手中,那正是他最擅长用来推衍的三生竹筹,刚才被黑暗之主击散,落在了周围,如今被他以神识牵引,拿了回来。

    而在这时候,方原的脸色,直显得无比坚毅,沉声道:“我们将这通道堵上!”

    “莫不是疯了吧?”

    孙管事脸都绿了:“我刚还说你把整个大自在神魔宫都填进去也没用……”

    “不用大自在神魔宫来填……”

    方原回答的异常平静:“我们用这一方神魔世界来填!”

    “神魔世界……”

    孙管事一下子怔在了当场,一霎那间表情万变。

    他忽然间明白方原想做的是什么了。

    这让他一颗心变得极为沉重了起来,思虑了良久,他慢慢向前走来,道:“方师弟,你很聪明,但如果要用这整个神魔世界来填的话,便需要有一人继承这方神魔世界,我从一开始就有无数人跟我说,我是命中注定的魔道传人,我不同意,但现在看来,我必须得成为这个魔道传人了,只有这样,才能驾御神魔世界,填堵这个通道,唉,原来我终究……”

    他这话说的很艰难,也不知心里经过了多少挣扎。

    但他话还没说完,方原忽然看向了他,道:“你走!”

    孙管事:“……啥?”

    关傲这时候也就在旁边,他也听到了方原的话,闷声抬起了头来,只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没想到,但凭着本能,他看向方原:“方小哥,我好像与这世界……”

    方原道:“你也走!”

    关傲:“……哦!”

    “我也走,他也走,那谁来做这件事啊?”

    孙管事哭笑不得,向方原叫道:“方师弟,你这方法或许好用,但是你做不来啊,这一方神魔世界,总是要有一个传人才行,你虽然聪明,但你与魔道无缘……”

    “我比你们两个更合适!”

    方原打断了他絮絮叨叨的话,而后大手一展。

    “呱”的一声,忽然间有一物跳到了半空,被方原单手托住。

    那是一只威风凛凛的蛤蟆,金光闪闪,雄踞一方,睥睨整片神魔世界。

    方原道:“这神魔世界,其实注定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