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八十章 哥仨屠神
    轰!

    虚空里,一只巨大的拳头横空而来。

    那一尊魔影所过之处,无论是妖兵妖将也好,妖脉少主也好,仙盟中人也好,皆被撞飞,就好像是天地之间,忽然多了一道痕迹,擦去了沿途所有存在,直直指向了钟老生。

    在这一道痕迹与钟老生之间,还横亘着一条冥河。

    这么一拳就这么直接打进了冥河里,但出人意料的是,可以让人魂销骨噬骨,不可触碰的冥河,直接被这一拳打出了一个缺口,河水可以销解血肉,但却无法销解关傲的血肉,河水里面,有着无尽恐怖的魔神,凶戾暴虐,阴毒残忍,那些魔神会撕碎每一个进入冥河之中的人,但感应到了关傲的气息之后,却只吓吓的瑟瑟发抖,争相向着四面八方逃窜!

    “退开……”

    钟老生又惊又怒,双手捏起法印,聚啸一团水汽。

    那水汽,便是弱水,通过弱水,他引动一片天地之力,横在了自己身前。

    可是在那一拳击来之时,却只听得轰隆一声,水汽蒸发成了雾,而那一片扭曲的空间,则被这一拳生生震得恢复了平整,钟老生自己脸色大变,被这一拳直打的远远退了出去,面如金纸,身如纸鸢,一口中法力恢复不及,险些自己跌入了身后的那一道冥河之中。

    脸色大变,死死盯住了关傲,瞳孔如针。

    此时的关傲一身神魔之力,便是他也感觉惊恐至极。

    是他帮着黑暗之主做出了安排,他自然也知道这一对兄妹的来历。

    所以他也知道,倘若不是关傲才刚刚继承了神魔之力,尚未能完全驾御那大天威神魔的力量,或许这一拳击来之时,自己已经整个人都被他打成了血雾了?

    惟一不解的是,这凶神已转生成功,按理说便该化身神魔,忘却以往。

    到那时候,有可能不帮自己,但也不会与自己为敌,可这厮为何不像失去了神智的模样?

    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

    ……

    “关傲,出了什么事?”

    在这一霎,方原也是心神大振。

    他能够看得出来关傲身上的变化,一时顾不上别的,急急大喝。

    “方小哥……”

    关傲转过了头来,脸上的表情,完全与他身上的气势相比。

    他满脸都是泪,都是无尽的痛苦,而那痛苦之余,则是无法形容的怒火,哀求也似的看向了方原:“我妹妹死了,我很难受……我想杀人,杀了他们……是他们害死了我妹妹……”

    方原想起了刚才留在魔宫之中的关小妹,心脏微微一沉。

    他知道,刚才的一片大乱里,必然发生了什么。

    这些人进入大自在神魔宫,偏偏带了关傲的妹妹,本来就有目的,因为刚才方原便已看了她,也就从那一眼里看了出来,关傲的妹妹实力并不强,在这种地方,根本无法作为一个独挡一方的底牌,就算是她拜在了大天威神魔像之前时,都还是需要别人保护着的。

    一时之间,具体的缘由,也猜之不透,但却能够感受到关傲身上的杀意,他微一沉默,没有像平时一样劝慰或是什么,因为在这时候,关傲明显不是言语劝慰所能帮到的!

    所以他直接赶了过来,低声道:“那我们就一起杀了他!”

    孙管事也从另一个地方赶了过来:“大个子也来了,这回有戏了……”

    关傲则根本不说别的,一只手抱着那个白色的花瓶,永远也不会放开,但另一只手却忽然间向外抓了出去,便听得一阵劲风呼啸,那大自在神魔宫里,便有一杆乌龙也似的大刀,被魔息卷着,飞到了他手中来,正是刚才他进入大自在神魔宫时,遗落在里面的兵器。

    如今他们三个人各占住了一个方向,目标一致,同时向钟老生斩了过去!

    “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

    在这时候,钟老生也是一脸阴沉,万没想到,之前布下的局如此圆满,却又生出了变数,他无法理解御魔使临死之前的想法,为何不将最后那一缕魔息给了自己,助自己完成大事,却涓滴不剩的给了眼前这个她之前说是最恨的人,助他成就魔身转生,得了偌大造化!

    只是,事已至此,便也无暇深思了!

    葬仙碑下,大阵将成,又如何能够功亏一篑?

    “就算你们多得一个人又如何?”

    “转生刚刚完成,你毕竟还算不得真正的大天威神魔!”

    “而老夫,则是真正的化神!”

    厉吼声中,他急捏法阵,一身水气暴涨,直驾御了冥河向前击了过来。

    之前,他是为了护着那一方葬仙碑周围的大阵顺利进行,所以冥河横在周围,锁定一方空间,不让外人过来打扰,便是面对方原与孙管事的时候,也防止这两个人坏了自己的大事而已,可如今,形势不同了,他也直接下了狠手,要先挫败了这三人,再夺魔息过来!

    真正的化神修为,在这一霎,显露无遗。

    一霎那,天地之间,大河横亘,法则交织,遮天蔽日。

    化神之威,在这时候显露无遗!

    而迎着驾御冥河,威势惊天的钟老生,方原与孙管事、关傲三个,却毫无惧意,反而杀气滔天的向着钟老生冲了过来,犹如三道长龙,于空中盘旋,凶横杀到了跟前。

    “你欺我妹妹,我便杀你!”

    关傲一手抱着白色瓷瓶,一手挥舞大刀,刀气滚滚,魔意森森,破空而至。

    “从你逼得洛师妹走上那条路开始,我便一定要杀你!”

    方原亦是身边九条火龙飞舞盘旋而来,手里则握紧了邪剑,剑意耀眼,直破虚空。

    他与关傲两个人,都是恨极了钟老生。

    一个为了杀他,忍了一年多时间,杀意也已蕴酿了一年多。

    另一个却是怒火正酣,杀意正烈!

    孙管事听了他们两个人的话微微一怔,心想自己也得找点事来说说啊……

    心念一转,便也跟着大叫了起来:“为了正义!”

    魔音大起,比他们两个还要杀气更浓,威风凛凛。

    ……

    ……

    冥河法则,与离火魔音凶刀相触,立时绽开了道道可怖光华。

    方原、孙管事、关傲三个人围住了钟老生,各施神通兵器,倾刻间斗到了一处,四个人你来我往,凶神恶煞,将周围的地面都卷起了一层一层,冥河之水飞溅崩碎,九龙离火炙烈烧天,大神魔音震荡虚空,凶悍魔息肆虐八荒,翻翻滚滚数十合,居然斗得难分难解。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局势却也不可抑止的向另一个方向划落。

    早在刚才,方原与孙管事二人,虽然奈何不得钟老生,却也一样可以凭着身法与实力和他纠缠至今,如今又多了一个关傲,那就不是在骆驼背上放上一根羽毛这么简单了……

    “哗!”

    斗到分际,关傲正面冲了上去,大刀挥舞,直接将冥河绞成了几段。

    饶是钟老生驾御天地法则的力量再强,也不可能转瞬之间,便将那一条冥河恢复原状,方原与孙管事两个人,则趁这个机会冲了上去,方原急急的驾御九龙离火,自天而降,向着钟老生身上缠了过去,钟老生哪敢以肉身硬接这火焰,双手同时捏印,水雾立时显化。

    随着水雾显化的,还有周围扭曲的虚空。

    这等扭曲的虚空,比任何防御招法都好使,九龙离火,根本烧不到他的身上。

    只是也在这时,孙管事便出手了,口中魔音念诵越来越快,天地剧烈颤抖,驾御了如此之强的魔音,就连他也有些超出了极限,嘴边已流出了一行鲜血,但却始终不停。

    他的修为自然比不上钟老生,可是大神魔音,本就是搅乱天地之法,理论上,大神魔音一出,可以葬灭万物,包括法则,如今在他全力摧动之下,立时与钟老生身边的扭曲虚空撞上,两方形成了胶着,而关傲则趁着这个机会,直赶上来,一刀划过虚空,直直斩落。

    钟老生闷哼一声,不敢硬接,只能身形游走急退。

    这一退,他身边的水雾立时散了,那扭曲的空间之力消散,九龙离火近身。

    但好在,他身法飘逸,于虚空里挪腾,居然险之又险,从九条火龙之间穿了过去,仍是未曾受到半点伤势,大袖一荡,便有无形水雾化作飞剑,向着强弩之末的孙管事飞去。

    “等的就是这时候!”

    可还未等他飞剑出手,方原已厉声大喝。

    一道剑光,呼啸而出!

    正是他蕴酿已久,但没有把握,不敢斩出的心意剑!

    “嗤”的一声,心念剑一现即至,直接斩到了钟老生身前,钟老生急忙身形挪腾,想要躲开这一剑,但此剑来的太快,他甚至不及召唤法则之力,只来得及侧过了身子……

    一篷血光现,他一条臂膀,飞在了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那心意剑所引动的可怖力量,更是自他的伤口处,蔓延到了全身,在袍服遮着的身体上,甚至身体里面的脏腑里,也不知有多少剑痕出现,口中有大口鲜血喷出,身形踉踉跄跄,如同喝醉了酒也似,走了几步,便一下子伏倒在了地上,手撑住了葬仙碑。

    冥河之水哗啦啦落地,犹如一片大雨。

    半空之中,方原与孙管事、关傲三个人,同时欺了过来,赶尽杀绝。

    ……

    ……

    “天意如此么?”

    钟老生望着这三个人,脸上露出了苦笑。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在这三人联手之下,是没有胜算的。

    虽然自己是化神,但毕竟自己还是更喜欢谋略,与人斗法,并不擅长。

    尤其是,这三人虽然都不是真正的化神,但也却也超出了元婴范畴,无法小觑。

    “不是天意,是人意,本来我杀你,还要担着罪责,但你既然投效了黑暗之主,自堕为魔,引动大劫毁灭人间,这等祸胎,我等杀你,又还有什么压力?”方原踏步而来,口中虽然说着话,但却没有任何停下来与他交谈的意思,九火离火直从天而降,向他烧了过去。

    就算是要说话聊天,那也不如杀了他之后和他的尸骨交谈。

    “夜长梦长,宰了再说……”

    孙管事一样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大神魔音已经施展不出来了,只是挥剑斩来。

    至于关傲,这时候除了杀意,哪还有别的。

    “你们果然都是一心想要杀我的,就好像我真的罪大恶极一样……”

    钟老生望着从天而降的三大杀招,笑的有些惨然

    他拼尽余力,引动一片本命弱水腾在半空之中,替自己争取了片刻的时间,然后低声叹着看向了手边的葬仙碑,这时候,葬仙碑周围的大阵,已经只剩了一个符文了。

    但偏偏,自己在这时候被阻止,阵力正在消退……

    千年大计,毁于一旦!

    “我知道你们都理解不了,但我们做事,自有深意……”

    钟老生低声说着,不知道是说给方原等人听的,还是说给最后的自己听的。

    “我也知道,世人眼中,我们都是祸胎!”

    他声音低低的道:“但待到大道成时,这世界终会明白我意!”

    “如此,我自愿献道,也就值得了……”

    说完了最后一句话时,他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忽然飞身而起,一头触在了葬仙碑上。

    “噗!”

    只一瞬,他整个肉身崩溃,接着是神魂。

    他将自己整个人献祭,当作最后一道力量,进入了葬仙碑中。

    而随着他献祭自己,那葬仙碑周围的大阵,也忽然力量大涨,轰隆运转。

    最后一个符文,瞬间便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