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七十九章 除了我,便是你
    “快快快,将这些符纹画完,老祖宗交待,一定要拿到这神像!”

    此时的搬山一脉几位少主,根本就没有理会相拥跪在了大天威神魔像之前的那对兄妹,尤其搬山飞猿,一见到那女孩,便顺手给了她一枪,合情合理,心里只觉就该这么做,根本没做他想。至于其他几人,早在他们进入了这第九殿时,便想着要夺一尊神魔像带走。既然要夺,那自然要夺最强的一尊,否则搬山一脉千年谋划,却只与其他几脉一样只夺普通魔神像,不等于彻底亏了?

    他们一进来,便看到了那大天威神魔像。在这神魔像之上,还有着之前搬山荒猿画了一半的符纹,他们只需要接着将符纹完成便好,时间都省了一半。

    而如今,那两人里男的在他们来的时候,便已经生机全无,女的也被搬山飞猿一枪戮穿了脏腑,断绝了她所有的根基,绝无可能再活过来,所以他们便也急急忙忙的飞到了神魔像之上,继续画起了妖域的妖纹。

    ……

    ……

    在外界,钟老生还在怒吼,从未有如此失态。

    他感觉到御魔使已经遇到了一些问题,但他也知道,这时候的御魔使完全还有能力,将他最后所需要的东西给他,所以他在不断的催促着,甚至是咆哮,讨要着魔息……

    “我不想将魔息给他,凭什么要将我的东西给他?”

    但跌在了魁梧男子怀里,生机将要断绝的小女孩,却根本不理会他,虽然脸上已经很难再有什么表情,但那股子冷漠之意,却从来没有褪去,她的声音只有魁梧男子可以听见:“这世界上的其他人,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以前是交换,但现在我就要死了……”

    “我不想给他,所以我给了你吧……”

    她看着魁梧男子的脸:“把你的还给你,把我的也给你……”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爱自己……”

    “但除了自己,也就只有你还有些不同了……”

    “……”

    “……”

    无人察觉到,在关小妹跌进了那个已经看起来生机全无的魁梧男子怀里时,她的鲜血流落,丝丝缕缕,飘出了淡淡的红莲火焰,皆向着那个魁梧男子的心脏飞了过去。

    一丝一缕,使得这魁梧男子渐渐生出了更多的生机。

    “嗯?”

    正在布置那符纹的搬山飞猿,生性机警,忽然察觉到了下方有一种可怖的凶气在升腾。

    那感觉,便像是一座沉眠的魔兽在苏醒。

    不仅仅是如此,他忽然感觉,自己身前,这一尊大天威神魔像,本像是死物,可是如今,这死物却开始被一种气机所引动,内中有某些力量在苏醒过来,一丝一缕的魔息,触手一般探了出来,试探着,纠缠着,慢慢的向着下方那个一动不动的魁梧男子缠绕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啊……”

    小女孩体内的红莲业火,已与魁梧男子连为一体,最后一缕气机,已经在消散,但临死之际,她抬着头,看到的正是那一尊大天威神魔像,它神情狰狞,凶神恶煞,怀里抱着一只黑色的瓶子,另一只手高举,似要撕裂苍穹,心里却忽然通明,像是明白了什么……

    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的表情:“原来是这个原因……”

    “哥哥,我明白了……”

    她正在涣散的瞳孔,最后一抹微光,落在了关傲的脸上,声若游丝:“难怪无论是谁抱着我,都不如你,难怪我一直觉得空缺……哥哥,我要死了,我不喜欢死,更不喜欢消失的干干净净,所以你记着我吧,永远也不要忘了我,不然我就真的不存在于任何地方了……”

    “这样做很自私……”

    她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但我本来就是个自私的人啊……”

    她说着话时,纤细的小手在这时候轻轻垂了下去,再无动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小小的脑袋自然而然的搭在了魁梧男子的胳膊上,就像是她无数次做过的那样,轻松自如。

    她没有留下太多的话,也没有露出什么复杂的表情。

    没什么幡然悔悟,更不会痛改前非。

    “小妹……”

    也就在她生机彻底断绝的一霎那间,那个本该已经死了的魁梧男子,忽然颤抖了一下。

    然后他身体动了动,勉力的抬起了大手,去按向小女孩身上的伤口。

    在这时候,越来越多的红莲业火,涌进了他的心脏,无比之快,比之前女孩从他身上扯走的都要多,这使得他一身的气机,开始疯狂暴涨,气血鼓动了起来,犹如江河也似,在他强悍如生铁一般的肉身之中,奔淌不休,血气映照虚空,形成了一层神光,笼罩在他身上。

    而在他头顶之上,那大天威神魔像之上,探出来的触手,也忽然加快,一丝一缕,皆缠绕在了他的身上,使得他那一身疯狂的气血,更快,更凶狂,不讲道理的暴涨了起来。

    甚至,开始有无穷的记忆碎片,在他识海里狂涌。

    但他什么也顾不上,只是大手颤抖着,想捂住那小女孩体内流出来的血……

    那些记忆碎片,本来会让他想起很多事,也会让他如今的意识消失,可是他不肯,他还记得小妹说的话,小妹让自己忘掉她,自己当然不能忘掉她,这像是一个魔咒,也像是一道执念,使得那些碎片升腾了起来时,始终无法占据他的识海,无法让他想起那些事……

    ……

    ……

    “什么鬼东西?”

    那诡异的变化,使得搬山飞猿大吃了一惊,抬手便是三道飞剑向着那魁梧男子打去。

    飞剑破空而至,足以削金断玉。

    可是在飞剑刺到了那魁梧大汉的身前时,便被他身上的气机阻住了。

    半晌之后,三道飞剑,忽然间融化,流在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她是我小妹啊……”

    那魁梧的男子抬起了头来,脸色带着无法形容的痛苦表情,这甚至可以说是这一张憨厚的脸上,一辈子也不曾做出过的复杂表情,那种悲意与怒意,便像是影响到了整片天地,外面那无尽的残缺魔神,都受到了感染,同时嘶吼了起来,使得这片世界,一片的嘈杂。

    “不好,快杀了他!”

    这种异变,惊动了搬山一脉所有的人,同时飞扑了下来,法力滚滚而至。

    “你们居然杀了我的小妹……”

    关傲声音沉沉,像是一座火山在爆发。

    他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怀里仍然抱着关小妹的身子,不敢有半分用力,怕伤到了她,而奇异的是,随着那一尊大天威神魔像之上的气机,缠绕到了他的身上,那关小妹的身子,也在渐渐的生出着变化,却化作了一个白色的花瓶,像关小妹生前一样偎在他怀里。

    那花瓶,与关小妹生前一般大小,瓶身上有着精致的纹络。

    可以隐隐看到,那纹络,便像是一个小小的女孩。

    “嚓……”

    就在冲在了最前面的搬山飞猿,化出本相,一拳向着关傲打了过来时,关傲忽然伸出大手,将他的脖子捏住了,堂堂元婴中阶的大修,这时候就像是小孩被关傲提在手里。

    然后关傲看了他一眼,忽然将他抓着凑到了嘴边。

    只一口,便咬下了那凶猿的脑袋,大嘴咀嚼着,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冲在了后面的几位搬山一脉少主,被这一幕吓的浑身冰凉,谁也不敢冲到前面来,只是远远的看着,看着一只手里抱着白色花瓶,另一只手里提着搬山飞猿没了首级的肉身的关傲,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惊愕回头看去,意外的发现,如今的关傲与那大天威神魔像极其相似。

    简直便是一个人。

    ……

    ……

    “御魔使死了?”

    而在这时候的大自在神魔宫后面,钟老生也正满面惊愕,眼看着三个符文,只剩了两个便要完全点亮,谁想到会出这种意外,趁着他又惊又怒之时,方原与孙管事两个人,则趁机冲来,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这似乎是惟一一个可以阻止这疯子的机会。

    无论是九龙离火,还是大神魔音,都摧动到了极致。

    翻翻滚滚,向着钟老生缠绕而来。

    “只差最后一步,便是靠我自己,也一样可以借来魔息……”

    而钟老生脸色也骤然变得极其难看,大袖翻滚,层层水雾在身边浮动,这水雾之中,蕴含法则之力,引动得整片天地,都随着他的心意颤抖,将九龙离火与大神魔音的力量逼开了去,而他则趁机拂动大袖,一道水气,化作大手,直向着大自在神魔宫抓了过来。

    神魔宫上,有着道道魔息,居然都被他那水汽化成的大手扯了过来。

    这便是真正的化神之力!

    想要修炼到化神境界,所有人都需要参悟天功,参悟天功,便是为了理解天地,领悟天地,但就算是理解了,也无法直接控制天地,所以才需要仙源,因为仙源,便是天地本源,那是一把钥匙,可以通过这把钥匙,控制天地之间的法则,否则领悟了天地也没用。

    钟老生便是因为他已经炼化了弱水,所以他是真正的化神!

    而方原与孙管事两个人,虽然都掌握了可以伤到化神的力量,但却完全没有驾御天地之力的可能,九龙离火,只是可以伤到化神修士的火焰,大神魔音,也只是从另一个角度去震荡天地之力,两个人的力量,都远远比不上钟老生直接控制天地之力的境界。

    所以钟老生之前才会说,他们两个都不错,但伤不到真正的自己。

    这种境界上的差距,最是让人无奈。

    只不过,就算如此,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咬紧了牙关向钟老生斩去。

    “轰……”

    眼见得钟老生那一只水汽化成的大手,已扯来了一片魔云,但却没想到,忽然在这时候,大自在神魔宫里面,忽然发出了一声巨响,然后就看到,大自在神魔宫忽然间被崩碎了,一个如同小山也似的巨人,直从里面跳了出来,在半空之中,将一个人影生生捏死。

    嘭!

    他落到了地上的一霎,大地颤抖了起来,钟老生手里的魔云,也倾刻间被震散。

    “关傲……”

    看到了那小山也似的巨人时,方原也怔了一下。

    他不知道关傲身上刚刚发生了什么,但却能感觉到,关傲如今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身气机疯狂暴涨,带着无法形容的魔意,身周有无尽残缺神魔围绕,像在膜拜帝王。

    “怎么会……”

    钟老生在看到了关傲时,也满面惊恐:“转生成功的,怎么会是你?”

    “把小妹骗来的,就是你吗?”

    他这一句话尚未落下,关傲的眼神便忽然看到了他,声音空洞,失魂落魄。

    钟老生心间震荡,念头纷涌,刚想要说话时,便闭上了嘴。

    因为一个巨大无比的拳头,已经打到了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