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七十八章 终不圆满
    “难道真个阻止不了他?”

    如今的神魔世界,大自在神魔宫之外,滔滔冥河之水里面,方原与孙管事两个人也豁出了全部的力量,和钟老生交手不知几何,九龙离火与大神魔音交织,时时在虚空里面引动了无尽震动,中间夹杂着些许剑光,与钟老生驾御着的一方弱水相争,极是惨烈……

    但如今,他们二人使劲了全力,却仍是奈何不得钟老生。

    方原炼化了九龙离火之力后,便已经有了伤到化神境界的力量,不过,这也只是可以伤到而已,就像小孩子手里拿着刀,这刀或许能伤到大人,但是在与大人正面交的时候,还是没有伤到他的机会,更何况,对面那个大人,手里也一样拿着刀,一样可以伤到他!

    真真正正的化神境界,那力量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

    如今他们两个,也只是苦苦支撑而已,好在钟老生如今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护着那一方葬仙碑,让那一个通道,顺利的出现,所以每每他们两人遇到了绝境,便攻向那一方葬神碑,便不得不逼得钟老生回防,也正是为了保护葬仙碑,所以钟老生,不敢将冥河收回。

    他需要以冥河布守在周围,以免被这一片战场的局势,波及到了葬仙碑大阵。

    连战得半晌,方原与孙管事都撑了下来,原因便是在此处。

    只是,撑下来又如何?

    那葬仙碑周围的大阵符文,还是在一个接着一个的点亮。

    六十四个符文,如今已点亮了四十八个,而他们,还没碰到葬仙碑半分。

    尤其是,就算是在这般恶战的情况下,他们身边的大自在神魔宫里,也忽然间异变陡现,不知有什么被惊动了,忽然间从大自在神魔宫里,涌了出来的魔息一下子狂暴了好几倍,符文被点亮的速度也变得飞快,转瞬之间,便点亮了五十四个,五十五个,五十六个……

    葬仙碑周围,已几乎完全化作了一个黑洞洞的通道。

    像是将这一方世界,打开了一处缺口,与另外一个凶险的世界相连……

    方原甚至可以听见,这缺口深处,有隐隐的魔嚎传来!

    “怎么会这样……”

    在这时候,他心里都几乎有些绝望:“难道真的会被他们提前引动大劫降临?”

    他知道,如今钟老生不仅仅只是打开这一处缺口而已。

    这一个缺口出现,便会引发一系列无法阻止的反应,便如当年的洛飞灵,镇压了一方缺口,便使得人间多了二十年平安一般,钟老生这一个缺口打开,也就会使得各处缺口,都出现相应的变化,甚至会影响到魔渊,他们之前做的所有计划,都会因此而前功尽弃!

    大劫会提前降临!

    洛飞灵,也会永远都留在那个地方,再也回不来!

    这是一个影响到人间存亡的时刻,可恨的是,只有自己与孙管事在拼命。

    外面,有很多察觉到了真相的人,被冥河阻住,无法进来。

    而更多的人,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拼了命的去夺魔宫里的法宝。

    便如搬山一脉的人。

    搬山老祖,正在拼了命的将他的子孙族人送进来,并嘱咐他们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理会,仙盟与人族都是对手,搬山一脉被他们坑的太惨了,所以一定要抓住这仅剩的一点儿时间,去将大自在神魔宫里,所有能拿到的造化全部都拿回来,这将是搬山一脉的底蕴。

    毕竟,老大死了,妖祖也被请动了,搬山一脉损耗太大。

    不赶紧夺些造化,又怎么行?

    其他妖脉,也同样抱了这个想法。

    他们有的还拥有着妖祖的力量,因此拼尽了力气,想夺葬仙碑,只是冲不过去。

    也有的,已经放弃了葬仙碑,冲进了大自在神魔宫里。

    夺些普通的魔宝也好啊……

    不过让他们傻眼的是,大自在神魔宫已经空荡荡的了,前面八殿之内,所有的魔宝与典藉,兵器,皆一扫而空,几乎连颗灰尘都没留下,这让他们愤恨不已,捶胸顿足……

    ……谁啊这是!

    ……怎么抢的这么干净,能不能再贪婪一点?

    一边咒骂着那个掳去了所有魔宝之人,他们一边冲去了第九殿内,这里还放置着无数的神魔雕像,他们也知道,这些都不是普通的雕像,而是上一劫元时,魔道集所有力量炼制的神魔兵器,每一尊都是一只完整的魔神,拥有着惊天动地的力量,无法形容之恐怖!

    所以,也只要将这些神魔兵器夺去!

    任何一尊神魔兵器,运用的好了,其价值都不会输于三千年祭拜的妖祖。

    最关键的是,妖祖数千年里,只能请动一次。

    但这神魔兵器,那是可以用好多次的啊!

    也正是抱着这种念头的人太多,所以这大自在神魔宫里,几乎每一尊神魔雕像,都被人占下了,正在使尽了各种秘法,意图将神魔雕像封印,然后或扛着或抬头,带走!

    其中有三个,便是搬山荒一脉的少主,他们皆是搬山老祖的儿孙背,地位与修为,自然比不上搬山荒猿,但也皆不弱,都是元婴境界,为首一个,名唤飞猿,排行第二,凶残狠辣,恶名远播,只是不如搬山荒猿有用,一直被他压着,千多年来,心里早就憋足了火。

    如今他进来,便是为了要立功来着。

    这时候他看着这第九殿里,无数的神魔雕像,心里也异常焦急了起来。

    夺了这神魔兵器,就立下了大功,老大已死,将来搬山一脉的主人,那就是自己了!

    ……

    ……

    而在另一厢里,关傲体内的红莲业火,已几乎全部被关小妹抽了出来,他偌大的个子,这时候却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也似,几乎要瘫倒了下来,整个人都虚弱无比,像是只剩了一副骨架,生命的气息,正在一丝一毫的远离,仅有的一丝力量,抬头看着关小妹。

    他眼里还有些许光芒,但这光芒,就像是烛火,即将燃尽。

    而与她完全相反的,则是关小妹。

    得到了关傲几乎全部红莲业火的时候,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已截然不同,她天生娇小的个子,已长高了一截,这使得身上的裙裾,都短了不少,露出了洁白的脚踝。

    而在她的眉心,则出现了一个红莲的印记。

    以前在她身上始终缠绕不去的清冷气质,在这时候被另一种气质取代,体内像是燃着神火,看起来依然娇美精致的外表之下,藏着一座火山也似,她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自己这般强大的样子,也就拥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情,仿佛人生第一次,满足的笑了起来……

    “哥哥,你真好!”

    她看着双眼缓缓闭上的关傲,轻轻笑着,向关傲说道。

    “小妹,我第一次见你笑的这么开心!”

    关傲心里响起了一句话,但却已经没有足够力气说出来了。

    他的眼帘在闭合,留下的惟一一抹印记,便是关小妹开心笑着的模样。

    这让他很满足!

    然后就听见“噗”的一声,一篷温热的鲜血,洒在了他的脸上。

    关傲惊恐的睁开了眼睛。

    这时候,他便看到,关小妹的心口位置,有一截黑色的枪尖冒了出来,而在她身后,则站着数个神情阴鸷的中年男子,为首一个,神情又不屑又凶残,狠声叱道:“老祖宗说过,这大天威神魔像与葬仙碑,都是我们搬山一脉的,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们抢?”

    说着话时,他一脚踏在了关小妹的身上,拔出了枪,也将她踏倒在关傲怀里。

    关傲的瞳孔,忽然间缩了起来。

    他这时候,仍是在神像前跪着,低垂着脑袋。

    关小妹,便躺在了他膝盖上,神色无比的错愕,脸色变得苍白。

    便是她也没想到,就在她第一次感觉到真正的满足时,会出现这等变故。

    她这才想起,之前大天魔宗主给自己布下的血阵,早就在关傲来到自己身前时,被他的气机撕碎了,而自己夺来了想要的东西,却还剩了最后一缕,因着这最后一缕,她没有封闭自己孔窍,也就还没有真正的将这些力量化作自己所有,所以自己的身体还很脆弱!

    只差这一线,然后这一线就永远过不去了!

    “小妹……”

    关傲嘶哑的开口,但没有声音发出来。

    他只是感觉,这时候心里像是缺了一块,比刚才红莲业火被抽走时更痛苦。

    关小妹看着他一张丑脸都变得扭曲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

    笑的有些凄惨!

    ……

    ……

    “怎会如此?”

    就在搬山飞猿一枪刺穿了关小妹的后背时,葬仙碑周围,也是异变陡生,得到了那无穷魔意加持的葬仙碑,正飞快的打开着那个缺口,一连串的符文被点亮,已达到了六十一个之多,可也就在这时候,忽然间从大自在神魔宫里飞了出来的魔息中断了,一丝也无。

    钟老生又惊又怒,厉声大喝:“御魔使,速将魔息借我……”

    ……

    ……

    “哥哥,他们让我将魔息给他们……”

    躺在了关傲怀里的关小妹,脸色已变得异常惨淡,她想要伸手摸一下关傲的丑脸,但却连手也抬不起来,只能低低的开口:“可是我要死了,我既然要死了,为什么要给他们?”

    “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