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七十四章 折草为剑断云天
    洞明堂首座?

    方原听到了此人的名字,心里也生出了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

    他在之前,便猜到仙盟一定安排了人来接收这些魔宝,也知道圣地之主修为通天,来的快,这些接收魔宝的人,必定会比那几位圣地之主来的晚一些,如今,倒是在与自己推测差不多的时间,这些人便出现了,他们也确实是来自仙盟的人,实力与人数,也都不弱……

    只是,如今这些人一出现,便直接要将葬仙碑带走,自己给是不给?

    ……

    ……

    “咻”“咻”“咻”

    天元上空,有数道气机一闪而逝,天地也跟着抖了一抖。

    那数道气机,自妖域北端出现,倾刻之间,便飞遁数万里。

    别说是凡人,就算是元婴修士,都看不真切那几道身影的影子。

    他们的意识里,只能感受到有极其可怖的气机接连出现,天地猛得收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却又在陡乎间消失,赶到了上空来看时,只见一片苍茫云气,缓缓填满几道痕迹。

    这几道气机,自妖域北端,赶去了妖域南端,又远离了妖域,绕过了魔边,直去了南海,其间,偶尔会有哪道气机稍慢,被后面赶上,交手几合,却又被他险而又险的逃脱。

    这么一追,数赶,不知交手几次后,已然来到了一片妖域极南,与魔边交壤的荒原之上。

    前方那一道气机,明显可见得速度慢了许多,像是伤势再也压制不住,而后那几道气机,则抓紧了机会,急赶了上来,其中有一个声音冷厉:“能逃这么久算你的本事,但如今你已吃了忘情岛主一杖,中了我一剑,还被九重天皇印隔空震伤,如何还能逃脱得了?”

    前方那一道气机,正是从神魔世界里逃了出来的黑暗之主,他神识显得有些虚弱,散发神识道:“看样子你们当真是恨死了我,穷追百万里,不将我斩杀,绝不肯回头是么?”

    “你自己惹下多少麻烦,想要毁这人间,又如何还能容得下你?”

    西方虚空里,骑着天马的白袍战仙弃了已经显得异常疲劳的天马,大踏步赶来。

    “我不过是想夺葬仙碑而已啊……”

    前方的黑暗之主苦笑了一声,似乎有些无奈的道。

    “我们都知道葬仙碑是与大劫有关之物,你想拿到此碑,还不是为了引落大劫,我等不晓得你为何定要这么做,但你与人间为敌,祸乱天下,却无可辨驳,要么,跟我们回去,好好说个清楚,要么,为了这人间,我们便是联手将你斩断,毁去神魂,那也没有什么!”

    “……”

    “……”

    声声逼迫下,那几道气机,都已快速的接近了黑暗之主,黑暗之主也像是走头无路了,忽然间俯身向云下掠去,同时声音一朗,笑道:“你们这些人啊……真以为拿得住我?”

    后面几道气机紧紧赶来,神识森然:“有我们几人联手,天上地下,你无可遁逃……”

    他们说的话极有信息,又或说不是信心,而是事实!

    凭着他们的修为,天下哪里去不得,这天下又有谁可以逃脱得了他们的追踪?

    “哈哈,那就看看吧!”

    黑暗之主在这时候,却是郎声一笑,直向下方掠去,身形如电,急赶向前。

    后面几道气机,纷纷赶来。

    荒凉的大地上,草木瞬间摇了一摇,又瞬间恢复了平静,显得空空荡荡。

    这里是一片没有人烟的荒原,周围连株高大的树木都没有,只有一片一片的野草,以及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如今已经快要被野草埋没的小径。黑暗之主,便直顺着这一条小径,向前急急飞掠而去,在他身后,虚空里云气滚滚,数大高手一路急追了过来……

    这几天圣地之主联手,毁天灭地,也不在话下。

    更何况如今追的,只是一个受了伤的人?

    但这个人,却像是胸有成竹,咬紧了牙关,直向前飞掠而去。

    这一条小路,在他眼中,正在飞快的扭曲,穿山过岭将荒原分成两半,闪电一般指向了远方,直到数万里之后,忽然看到了一个正在这一条小路之上,慢慢走着的人。

    这个人身材不高,拄了一拐,慢慢的走着。

    从身后看去,可见他身形佝偻,头发散乱,耳朵也碎了一只,走的速度非常慢,但却从来没有停过,一步一步,在这小路湿润的路上,留下了一个个脚印和竹杖点出来的小浅!

    小路笔直向前,若隐若现,他便也在这小路上坚定不已的走着。

    天地苍茫,他的背影似乎孤独而落漠。

    “道友,该你还我这个人情的时候了……”

    黑暗之主急遁而来,远在万里之外便看到了这个背影,沉声开口大喝。

    待到他的神识被这路在了路上的人听见之时,他已经突破了万里距离,从这人身边一掠而过,然后头也不回,继续向前遁去,很快便化作了虚空里面的一个小点,消失不见。

    这个走在了路上的人,慢慢转过了身来。

    直到这时,才会发现,这个人的眼睛也少了一只,他的脸色,极其苍白,但却显得十分年青,也显得有些木讷,用仅有的一只眼睛向天上看去,便可以看到后面的天空,像是在一寸一寸的降低,那是因为有通天修为的人急急赶了上来,形成了这种天地变幻的异象。

    想着刚才那人说过的话,这走路的人,知道自己该是还人情的时候了。

    还掉了人情,自己的心便更轻松了几分,很好!

    那几个必须要还的人情,他早就烦了,能不理就不理,但能还,也最好还掉!

    于是他望着后面追来的那几个人,慢慢的俯下了身去。

    在这荒原上,到处都生长着阿罗汉草。

    这种草的叶片笔直,修长,上尖下宽,就像是剑!

    所以他便随手摘了一片叶子在手里,向着身后的天空挥了一剑。

    然后随手将草叶子丢掉了,转过了身,继续慢慢的向前走去。

    草叶落地之时,发出了叮铃一声响,居然犹如金铁也似,直直的插在了地面之上。

    而那空无一物的天空里,几位圣地之主赶来的前方,忽然出现了一道剑光。

    那一道剑光,自下方而来,越来越大,到了最后时,已横亘虚空万里,犹如一片银瀑,直向前方碾压了过来,无论是前方的四大圣地之主,还是后面的三位仙盟圣人,都感受到了这一道恐怖至极的力量,猝不及防下,前方的四位圣地之主,同时施展神通打去……

    “嗤!”

    空中的万里云气,忽然平平的断开了一截。

    像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四位圣地之主,各自施展了神通,抵住了那一道剑光,然后后退了一步。

    只此一步,他们便都停了下来。

    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愤懑之意,还有无尽的惊怒。

    愤懑,自然是因为他们被逼退了一步。

    从神魔世界到此处,他们追杀黑暗之主如此之远,没有片刻敢放松,就是因为到了他们这等修为,对方只要占得一线生机,便可能远远遁走,再也摸不着他的半分痕迹。

    可是如今,他们非但在空中停了一息,还被逼得后退了一步。

    那黑暗之主,便有了足够的时间,逃出生天了。

    而惊怒,则是因为他们也看到了那个出剑的人,走在了小路上的怪人。

    “是他么?”

    数息功夫之后,才有一个声音开口,是南海忘情岛的老祖宗。

    “是他!”

    说话的是八荒城主白袍战仙任龙胆。

    “他居然还没死?”

    九重天仙皇饶有趣味,看着那个怪人的背影:“这一剑如此之强,他已经迈出那一步了?”

    “他永远也无法迈出那一步!”

    洗剑池剑首脸色最为凝重,回答的也十分肯定。

    “你们难道不觉得……”

    八荒城主冷声道:“就是因为他无法迈出那一步,这一剑才更可怕么?”

    后面三位仙盟圣人也赶了上来,他们虽然来的慢些,但也看到那道剑光,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脸色又惊又怒,沉声道:“是那个人吗?他也投效了黑暗之主?”

    “他不会投效任何人,应该只是黑暗之主用什么东西换了他一剑……”

    洗剑池剑池首最后一个开口,目光在这时候比他手里的剑还要锋利。

    “出问题了!”

    南海忘情岛老祖宗忽然沉声道:“黑暗之主早就备下了这颗棋子,借他这一剑脱身,也就是说,他之前应该早就算到我们是在以葬仙碑钓他出来,又怎么会真的直接现身在大自在神魔宫里取这魔物,所以说,他刚才在那里现身,其实就是为了要将我们引开……”

    几位圣地之主,脸色也皆变得极其阴沉,看到了那一剑时,他们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调虎离山,借鱼吞饵!

    如果黑暗之主只是为了引他们出来的话,那就一定还有别的人留着取葬仙碑!

    “快快回去……”

    “不知还能不能来得及……”

    “……”

    “……”

    就在不久之前,神魔世界,大自在神魔宫之后,方原与孙管事等人护着葬仙碑,望着那个容貌清雅,大袖飘飘的洞明堂首座,看着他理所当然的伸出了手,向着葬仙碑拿去。

    方原忽然间挥舞大袖,将葬仙碑拉向了身后。

    然后他看着那中年男子,道:“不敢请教前辈大名?”

    那中年男子眼神奇异的看了方原一眼,笑了笑,道:“某家姓钟,名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