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七十章 重重围困
    “呵呵,能够布下这个局,是易楼的那只老狐狸吧?”

    看到了四大圣地之主现身,一方天地都暗流涌动,而在这一片天地的中心,黑暗之主沉默了片刻,半晌之后,他忽然笑了笑,居然显得仍是十分轻松,道:“这天下间,也就只有他的经天神数可以欺得了我了,有劳几位阁下几位专程赶来,倒让本座有些受宠若惊,我得专门夸一夸仙盟,以前只认为你们尸位素餐,徒有虚名,现在看来是冤枉了你们……”

    “尊主不必客气,虚名如何,并不重要……”

    三位仙盟圣人中的一个,身材高高瘦瘦,身披一件白袍,踏着虚空向前走来,向着黑暗之主揖了一礼,道:“不过,如今魔边肃静,天下归心,正是该集结天下之力,为渡那三千年灭世大劫做准备之时,尊主一身本领,却非要祸乱人间,我仙盟实在是不能再容你,自从我仙盟探查到了大自在神魔宫的所在,便一直按兵不动,为的,便是要钓你这条大鱼……”

    黑暗之主忽然笑了笑,道:“那如果我没来呢?”

    三位仙盟圣人之中,一位身穿蓝袍的老者道:“魔边已经肃清,妖域的几位老朋友吃了几次亏,也不敢再随着你胡闹,你的机会不多了,葬仙碑不容错过,所以你一定会来!”

    黑暗之主略略好奇,道:“看样子你们知道我要做什么?”

    “哼!”

    最后一位身穿大红袍子的仙盟圣人,冷笑道:“我们一心想要助人间对抗大劫,自然比任何人都更懂得如何让人间渡不过大劫,就算高明的大夫更懂得如何杀人一般,黑暗尊主,你已经没有机会了,速速跟我等回去吧,你身上有太多秘密,我们要好好问你一问!”

    在他们说着话时,已齐齐向前逼上。

    洗剑池剑首、九重天仙皇、八荒城白袍战仙,南海忘情岛老祖宗,也皆各守一方。

    一时间,这天地都像是变得小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一叙,我并不感兴趣……”

    但见到了这一幕,黑暗之主却不以为意,哈哈一笑,忽然伸向向着葬仙碑抓了过去。

    他这一抓,法力轰隆,天地变色,方原便是在他身边,又如何能够阻止得了?

    “废话少叙,露出你庐山真面目吧!”

    但也就在这时,北方虚空里,洗剑池剑首一声冷哼,毫不客气的出剑。

    一道极其简单的剑光,自九天之上倾落。

    这一剑看似简单,却一霎间便到了黑暗之主的身前,直到这时候,剑光与洗剑池剑首之间,才忽然间云变成了两半,风变成了两半,灰尘变成了两半,虚空都变成了两半。

    这一剑,便是法则。

    指向了什么,什么便成了两半!

    就算是黑暗之主,也无法抵御这道剑光。

    他抓向了葬仙碑的手掌之间,与那葬仙碑已有法力相连,但这法力,却也瞬间被斩断。

    而他面对着斩向了自己的这一剑,只能于一霎那,身形翻滚。

    这一翻滚,便是翻入了天地之间的裂隙之中,整个人消失不见。

    躲进了天外,也就躲过了这一剑。

    只是他再也不敢觊觎那葬仙碑,而是身形冲天,直向东北方向掠去,身形时断时续,一个闪烁间,便到了苍穹之上,眼看着便要冲破了那苍穹,直接离开这一片神魔世界!

    “回去!”

    但回应他的,则是九重天仙皇。

    他自东方而来,踏着虚空,于空中连赶几步,便抢到了黑暗之主身前,然后横过身来,堂堂正正,浩然皇威,至高无上,犹如白玉也似的拳头,便直直的砸向了黑暗之主。

    “嘭!”

    迎着这一拳,黑暗之主避无可避。

    他若是仍像刚才那般躲进天地的裂隙里,那连这一方天地也被此一拳打碎。

    于是他也吐气开声,同样向前击出了一拳!

    两道拳锋相接,虚空忽然炸裂了一块一块,像是碎裂的浮冰,浮在了水面上。

    九重天仙皇与黑暗之主,同时后退。

    “哗啦……”

    那三位仙盟圣人看到了这一幕,齐齐赶了上来,同时挥舞大袖,祭起三个法宝。

    “你作乱多年,今日便该伏诛了吧!”

    一个乃是黑色的短尺,飞在空中,向黑暗之主击来。

    一个是紫色的丹炉,燃起了一逢紫烟,火光獠光,当头罩下。

    一个手持朱笔,横在虚空,便写下了一排大字,每一个字皆是山般大的符,镇压下来。

    “呵呵,你们这几个迂腐学究,成不得大事!”

    但黑暗之主一口气还没喘过来,面对着三位仙盟圣人的厉喝,却是冷声笑了起来,身子还未站稳,便已回过身去,双掌向外一推,天地便像是一个磨盘,被他推的转了半个圈,那一把黑尺,紫色丹炉,金色大符,便都被他这一掌,反推得向那三位仙盟圣人飞去!

    那三位仙盟圣人迎着这一着,都有些手忙脚乱,各自应付自己打出的神通。

    黑暗之主却是呵呵大笑,身形急掠,向着相反的方向逃遁。

    “受死!”

    但也就在这一刻,西方的白袍战仙摧动天马,手持长枪,急急冲了过来。

    座下天马一经摧动,速度难以形容的恐怖,几乎不待黑暗之主反应过来,便已堪堪冲到了他身前,手里的长枪在这一刻,搅起了漫天狂沙,直将天地定住,而后一枪横贯长空,结结实实的戮在了黑暗之主的后背,又从他的前胸突出,神臂一抬,将他挑在了长枪之上。

    天地之间,忽然间就安静了。

    众修看着这一幕,皆已满面惊恐,黑暗之主就这么被三大圣地之主斩杀了不成?

    想想他自从现身之后,搅动了多少风雨,居然死的这么干脆?

    但一个念头还未闪过,却忽见白袍战仙怒喝,长枪一抖,被他挑在了长枪之上的黑暗之主,便忽然间抖成了一片血雾,而那血雾,在炸裂了开来之后,又很快便化作了丝丝缕缕的黑气,然后慢慢散在了天地之间,而白袍战仙,则冷目四扫,喝道:“这是假的!”

    不必他提醒,几位圣地之主,以及那三位仙盟圣人,同时目光急扫,每个人都在这时施展出了自己最强大的神通,从这天地之间扫过,一寸一寸的虚空,找寻着每一丝气机。

    “好狡猾的小儿,当老身是不存在的吗?”

    也只是下一息功夫,守在了南方的忘情岛老祖宗,忽然间沉声厉喝,从鲲鱼背上跳了起来,手中龙头拐,狠狠砸落了下去,只见那龙头拐杖,在这时居然横过了天边。

    从天地的这一端,直砸向了另一端去。

    她这一杖,砸向了虚空里一处空无一人的所在。

    但随着这一杖砸落,气机引动虚空变化,便像是流水一般,却映出了一道浅浅的影子,正是那黑暗之主的模样,老祖宗这一杖,正是封他的去路,要将他逼回这天地中来。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迎着这一杖,那黑暗之主却也心一横,忽然间法力凝聚,丝毫没有闪避之念,而是硬生生用后背接上了那一杖,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龙头拐砸在了他后背上,直向他身周的虚空震荡的四分五裂,而他的肉身,也瞬间出现了几道碎裂的痕迹。

    “噗……”

    这黑暗之主,口中喷出了一篷鲜血。

    那鲜血在脱口而出之时,居然又顺势成为了一道神通,直将他身前的天地撕开了一道口子,然后他借着南海忘情岛老祖宗这一杖之力,直接从那口子里冲了出去,消失不见。

    “乾坤无门世无路,不可阻我逃出来……”

    “哈哈哈哈……”

    “诸位后会有期了……”

    天外隐隐有他的笑声传来,有些萎蘼,却也显得很是得意。

    “已经入了网中,还想逃走?”

    南海老祖宗火气最大,一拍鲲鱼,游走虚空,直向着那缺口追了出去。

    而在她身后,洗剑池剑首、九重天仙皇、白袍战仙,以及三位仙盟圣人,也皆飞身而起,一个接着一个,速度都快到了极点,像是层层的穿越着虚空,接连消失在了那黑暗之主刚才留下的天地缺口之中,态度分明极是明显,这一次不将此人拿下,绝不善罢甘休……

    几乎像是眨眼一般的事,这群高人陡乎而来,又陡乎而走。

    除了九天之上的裂隙,与天地之间散乱的魔气,根本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而下面的人,这时候还沉浸在一脸惊恐的状态里,刚才那几大高手交手数合,虽然看起来极是简单,但神通之妙,境界之高,已经让他们这些人,想也无法想到的精妙……

    尤其是那黑暗之主,更是让方原到时候都像是心头压着一块巨石!

    他的笑声,似乎还在耳边响着。

    面对四大圣地之主的围攻,他于一霎那间,躲过了洗剑池剑首的一剑,接下了九重天仙皇的一拳,逼退了三位仙盟圣人,又骗过了身经百战的白袍战仙,最后还硬抗了南海忘情岛老祖宗的一拐,然后借着自己喷出的鲜血将这苍穹烧开了一个洞,硬生生逃出了天外……

    ……高啊!

    想到黑暗之主算计之精,实力之强,心性之狠,方原着实感觉钦佩。

    他有心想跟上去看看这一场大战的后续,因为他知道,黑暗之主逃走的时候虽然显得有些得意,但却是得意的太早,他虽然在重重包围之下,成功逃出了天外,但毕竟是硬抗了老祖宗一杖,受伤不轻,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用何种方法遁走,速度都会大受影响。

    那几位圣地之主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还会再次追上他恶战一场,结果尚未可知!

    不过自己是没法直接看这个结果了!

    如今自己的修为已十分不弱,但想跟上他们的速度,还是不可能!

    心端念头急急压下,方原目光急扫四域。

    很快的,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中间那一方葬仙碑上。

    此碑已经被黑暗之主斩断了与神魔世界的联系,也就成为了无主之物,谁都可以慑走。

    这等至尊魔宝,谁抢到就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