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人间有病(二更)
    大劫来自人间?

    方原没有意料到黑暗之主的回答,一下子怔在了当场。

    “抵抗大劫是没有意义的!”

    黑暗之主笑了笑,继续说了下去,道:“我知道你这个年青人,一腔热血,很是不错,只是你还是太年青了,大劫来自人间,来自人心,是抗不过去的,无论你现在做的是什么,终究还是无用,便如在苦海里挣扎,每多挣得一分性命,便多受一分的苦难罢了!”

    “妖言惑众!”

    方原忽然低喝:“大劫已降临多少次,每一次皆成功渡过!”

    黑暗之主道:“可是大劫还会来,直到你渡不过去的一天,却又如何?”

    方原沉默半晌,道:“那是以后的事情,我们要做的,便是要将眼前的大劫渡过,每渡过一次大劫,便有三千年时间,总有机会,可以找到永远解决掉大劫的方法……”

    “大劫无法解决掉的……”

    黑暗之主笑着摇了摇头,道:“就像狗永远都改不了追自己的尾巴!”

    他说着话时,转头扫向了那群跪在地上的妖脉少主一眼,道:“就好像这群妖一般,你好好看看他们,他们其实也是有劫数的,有史以来,强大了很多次,但每一次,又会很快的衰败下来,就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劫数,每每在他们最强大时,毁掉他们崛起的希望……”

    他说的话,让方原微微一怔。

    来妖域之前,他做了不少功课,自然知道此言不差。

    妖域确实强大过,还强大过很多次,但好景不长,总是又会快速衰败。

    对于这件事,有人说是人族在控制,也有人认为这不是外界的原因,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只是方原有些不解,为什么黑暗之主会提到这个问题。

    望着方原的表情,黑暗之主笑道:“不知你听说过一个故事没有,据说太古时候,妖族与人族争夺九州之地,本是妖族强大,三大妖帝神通惊天,人族只有二皇苦苦支撑,但最终,妖族败了,因为三大妖帝被人族二皇使诈离间,最终大打出手,终于给了当时势微的人族一个机会,大败妖族,一直以来,妖族都抱怨受人族欺压,说人族先辈狡诈,才将他们逼出了九州,想要再得一个机会,重新来过,你觉得,如果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会如何?”

    “一样的结果!”

    方原这个问题,回答的并不如何废力。

    人族二皇可以离间三大妖帝,不是计策聪明,而是三大妖帝本身便有嫌隙。

    况且,就算没有三大妖帝,也会有其他的妖帝,都是一样的结果!

    黑暗之主笑道:“不错,我也觉得是一样的结果,这些妖族始终愤怒不甘,像条恶心的蛇一样盯着人间,羡慕又嫉妒,可他们却一直不明白,妖族的天赋,其实高过人族甚多,妖兽吞吐月华,便可以诞生妖类,天赋之佳,放在人族之中,都是极其出众的,但为何这等天赋,这等数量,却在数万年来,与人族的斗争之中,始终处于劣势,无法取胜?”

    黑暗之主笑了笑,接着说了下去,道:“原因很简单,不是因为人族狡诈,道法昌盛,而是他们的私心太重,又太过贪婪,所以自己毁掉了自己的根基,每每强盛一时,但又总是会因为那些强大妖脉的私心,压制下面的弱类,生生毁掉了自己这一族崛起的机会……”

    说到了这里,他看向了方原,道:“你若是妖族,会怎么做?”

    方原没想到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一时沉默了下来。

    他曾经设想过很多次自己与黑暗之主见面的场景,或许会直接大打出手,或许会说起《道元真解》的事情,或许会斥他逼得洛飞灵离开了这个世界,或许驳他引动大劫降世的荒唐举动,但却没想到,他们真的见了面之后,居然只是认真的讨论起了这些问题……

    ……而且,一切都像是理所当然的模样。

    于是,方原便也认真的思索了起来,他既然问了,自己便要答。

    思绪延伸了开来,他想起了自己自从入了妖域,见过许多可怜的事,荒唐的事,愤怒的事,想着十大妖脉为了自己的根基,刻意愚化下面那些妖物的事情,也想着那些妖物自甘堕落,好容易苦苦修行,得到了灵性,却又最终自甘将这灵性抿灭于愚昧之中去……

    妖族是输给了自己的妖性,而不是输给了人族!

    但是这个问题又怎么解决呢?

    就算是除掉了十大妖脉,新的妖类成长起来,还是会形成十大妖脉!

    思索了很久,他脑海里闪过的是自己初入妖域时看到的那个小小部落。

    于是他抬头道:“惟有教化!”

    “就算你愿意教化,十大妖脉会同意吗?”

    这个问题,似乎没有让黑暗之主感觉到意外,他只是笑了笑,便随口道:“况且,如今的十大妖脉,可都是懂事理明道理的人,比人族还要好学,但妖域的问题,又恰恰是他们故意搞出来的,所以,这些问题,其实与教不教化无关,与修为高低,地位高低也无关!”

    他说着加重了些声音,道:“这些问题,是与生俱来的!”

    方原听着他的话,一时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妖如此,人亦如此!”

    黑暗之主也不理会,笑着说道:“就像狗改不了追自己的尾巴,妖改变不了自己这族群的命运,天元亦摆脱不了大劫,其实这天下生灵,这整个人间,都是有病的……”

    他说着,坦然笑笑,道:“我如今所做的这一切,便是为了给人间治病!”

    “治病?”

    方原吃了一惊,抬头看着他道:“如何治病?”

    黑暗之主笑而不语。

    方原只好换了一句话来问:“你有把握治得好这病?”

    黑暗之主道:“把握不在我,在天下生灵,若他们还有得救,便可以治得好!”

    方原声音微寒:“若治不好呢?”

    黑暗之主笑道:“治不好,便说明他们没有没得救了,何如死了?”

    方原不说话了。

    “你是个好孩子,放下剑,跟我走!”

    黑暗之主看着沉默的方原,忽然道:“你值得踏上飞升之路!”

    方原抬头看着他。

    他还不知道这黑暗之主所说的飞升之路是什么,但他能感觉到,这个人要做的事情,绝对是世间的大恐怖,他是想要将这个世界葬灭啊,用这种方法,给人间治病……

    方原忽然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这人是个疯子……

    不过,方原仍然不会在这时候如此之快的回答他……

    ……毕竟现在每多耽搁一点时间,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从刚才黑暗之主的话里,可以听得出来,这葬仙碑是他计划里最重要的一环,是他用来定住乾坤的一子,估计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亲自现身来取走这葬仙碑,方原自然不能让他如愿,否则会有大恐怖降临,但方原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只能拖延着……

    ……希望白猫跑的快点!

    ……

    ……

    “你大概是想着,与我多说一会话,好拖延到援手赶来吧?”

    黑暗之主忽然笑了笑,向方原道:“你会出现在这里是一个变数,而且想必你也已经向外面递了什么消息,我刚才便感觉到有一个神奇的生灵离开了这片神魔世界,只不过,就算你传递了消息,就算你借着与我说话的机会,拖延时间,援手也没这么快赶来的!”

    方原抬头看向了黑暗之主。

    他知道黑暗之主说的是真的,白猫身怀异能,或许可以很快将信送到八荒城的手上,但是那些大人物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倾刻间赶到这里来,白猫的异能施展了一次之后,也需要一定时间的休息,这也就注定,自己等的那些人,根本不可能这么快赶到……

    “我会留在这里与你说这些话,因为我欠你一个人情!”

    黑暗之主看着方原的眼睛,慢慢的道:“所以我给你这个机会,跟不跟我走?”

    方原不知道他说的人情是什么,但知道自己无法再拖延下去了。

    他只是伸出了手去,在他旁边,还蹲着那一只金相雷灵的蛤蟆,那只蛤蟆仰面望天,慢慢张开了嘴巴,然后,便有一截邪异至极的剑柄,从它嘴巴里,缓缓升出了半截……

    方原握紧了剑柄,将他一寸一寸的拔出,然后向前指去。

    他拔剑,指向了黑暗之主!

    黑暗之主看着拔剑指向了自己的方原,轻声道:“你拔剑,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着他刚才轻轻一指,便将搬山一族的妖祖打成重伤,甚至显些直接死掉的模样,方原心里明白,或许以自己如今的境界,向他拔剑的话,确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但他还是道:“你的道理,我还没有想到怎么反驳,但我不认可,所以我要阻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也是一种病!”

    黑暗之主笑了笑,慢慢向前走来,道:“而且这种病,是会害死你自己的!”

    ……

    ……

    望着那一尊拔剑指向了黑暗之主的身影,场间众妖或人,都傻了眼。

    就在方原与黑暗之主对话时,受到了黑暗之主身上的气机影响,那些妖脉少主脑袋昏昏沉沉,除了搬山荒猿有妖祖之力加持,还好一些,其他的人,甚至思路也转不动,自然不知道方原与黑暗之主说了些什么,只是在方原拔剑指向了黑暗之主时,这影响才弱了。

    白风族少主思绪稍稍清晰,偷偷抬头,便看到了方原拔剑指着黑暗之主,一下子慌了。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不在外面替自己夺魔宝,反而跑进了里面来,只是吓的浑身发抖,恨不能破口大骂:“这蛤蟆,亏我还当你有脑子,重用提拔,结果你才是最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