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六十七章 为何要抵抗(一更)
    黑暗之主?

    看着那个高冠黑袍之人,听着周围人对他的称呼,方原忽然怔住了。

    他站在了那里,目光凝炼,气息都似已凝固。

    这已经是他很久没有过的感觉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黑暗之主,虽然他早就对这个人生出了无尽的好奇心。

    而且,早在第一次听说黑暗之主也懂得道元真解的时候,方原便总觉得自己和他之间,似乎早晚会出现一些联系。他们两人总是在某些地方,极其的像,又极其的不像。

    黑暗之主,宣称自己读懂了道元真解,而方原,是真的从道元真解之中领悟了天衍之术,却未对人言。黑暗之主,一心想要推动大劫临世,方原则是认清了自己的责任,要抵御这场大劫。前前后后,黑暗之主手下的人,已出现在了许多和方原的命运轨迹交集的地方,便如六道大考,便如龙迹,便如魔边,再便如此时此刻,在这魔意森森的大自在神魔宫里面……

    对黑暗使者,方原杀过不少,并不稀奇。

    但是他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黑暗之主本尊……

    “吼……”

    黑暗之主现身的一霎那,这周围天地之间,气机便愈来愈沉重。

    这种沉重,每一息都在加剧,像是虚空在凝重,变成了有千万钧力量,在这种压力之下,每一个人都感觉肩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黑暗使者们跪了下来,那些妖脉之主,在这个人面前,居然也像是站立不稳,已有些修为稍弱些的,双腿战战,身不由心,慢慢跪倒……

    惟有搬山荒猿,他在这时候愈发愤怒,不是他不想跪倒,而是他请动的妖祖之灵,还在他的身上,他想跪,但妖祖却无法容忍向一个后辈下跪,因此他狂怒的大吼了一声,忽然间周围凶气暴涨,滚滚血气,化作了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向着黑暗之主拍落了下来。

    迎着那手掌,黑暗之主抬起一指,点了上去。

    那一只血色的手掌,几乎是他整个人的三倍大小,可是这一指点来,却给人的感觉像是要撑起苍穹,那巨大的血色手掌,在他这一指面前,反而显得渺小到了极点。

    “嗤!”

    并没有太大的动静,只是极其轻微的响动。

    那一只血色手掌,便被那一指点住,出现了一丝裂痕。

    然后从那裂痕开始之处,血色手掌便开始一寸一寸的崩溃,这崩溃并非是血色手掌崩溃就完了,还在不停的蔓延了回去,一直崩溃到了那妖祖的身上,直将那妖祖吓的魂飞魄散,惨烈大叫,搬山荒猿也终于承受不住,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垂下了他的头颅。

    也就在这一霎,妖祖血身的崩溃,停止了下来。

    虚空寂寂,悄然无声,有风吹过,那一道黑色的身影,便成为了天地的中心。

    “不必害怕,以后还有些事需要你们妖脉来做,所以我不会直接出手毁掉你们的家底!”

    黑暗之主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妖祖血身,客气的笑了笑,安慰他们。

    然后他指着白色葬仙碑道:“我只是来取走这样东西!”

    随着他这一指,那葬仙碑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霎那间,魔意大涨,惊天地动。

    “不必着慌,我知道你该用在什么地方,不会辜负了你!”

    黑暗之主笑着开口,向葬仙碑保证。

    而那葬仙碑,居然像是听明白了,魔意收敛,安静了不少。

    “尊……尊主……”

    也在这时候,忽然间有极其吃力的声音响起,正是搬山荒猿。

    这时候,倒不是他身上的妖祖之意,而是他自己的意志,撑着他唤出了这一声。

    那黑暗之主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说!”

    一边说着话时,他已经走到了那葬仙碑旁边,手掌轻轻拍了几处,施展着一些极其古怪的法门,观其法门娴熟,十分古怪,但却又透着一股子暗通天地玄理之意,方原在某一道典藉中看到类似手法的描述,那应该是一种魔道失传极久的法门,可通天地鬼神。

    只是这手法极难修炼,便是一方魔道之祖,也不见得懂。

    这黑暗之主却施展的如此熟练,莫非,他便是魔道在这一世的传人?

    搬山荒猿得到了黑暗之主的允许,这才有足够的力量将话说出来:“尊主,我们妖域,一向追随你的脚步,为你一言,前仆后继,不知贡献了多少力量,可你……却骗我们?”

    “不是骗,是引导!”

    黑暗之主手中施展着魔道法印,口中却回答的十分认真,道:“你们十大妖脉,为了方便自己统辖妖域,只肯点化,却不肯教化,这也就使得整个妖族,皆是痴愚顽劣,不晓明理,便是你们,也只自作聪明,便如这大自在神魔宫的存在,若是你们一开始便拿出来与另外几大妖脉一起探讨,早就解决了所有问题,可你们非要独自参研,拖到了如今这等模样……”

    “如今我也一样!”

    他说着,笑了笑,向搬山荒猿道:“我若提前告诉了你们我需要葬仙碑,也需要大天威神魔,那你们一定不会同意,宁愿继续让这些魔宝烂在这里,也不会同意的,所以喽,为了大局,只有骗你们一骗,毕竟为了最后的目的,中间的手段其实都可以变得不重要!”

    搬山荒猿咬紧了牙关,他满怀愤怒,但在这时候,居然反驳不了。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忽然间道:“那……我只想再问一句,尊主觉得大计会成功么?”

    黑暗之主听了这话,手里的动作倒是稍稍一缓,过了一会,他轻轻一笑。

    “我哪里知道会不会成功,我只是会努力保证他成功而已!”

    说罢了,他转头看向了那一方葬仙碑,淡淡道:“不过,无论如何,筑起一方堤坝,总不如毁了一方堤坝容易,所以,我做的事情还是比较轻松的,其实我一直都不是在与天下人为敌,倒是这天下人都在帮我,无论他们自己承不承认,他们都帮我做到了很多事!”

    这时候,他看着葬仙碑,口气变得有些骄傲:“如果这是一局棋,这就是我定乾坤的子!”

    ……

    ……

    搬山荒猿听了他的话,一颗心沉的厉害,他恨这个人,但他也知道,如今的妖域已经没有机会退出了,于是他咬牙了很久,才强行提起了勇气,又问出了一句:“尊主,我只想替吾宗老祖问你一句……你所说的最后机会,还会……会公平的留给妖域一道吗?”

    黑暗之主这时候转过了身,望着他道:“会!”

    他认真的道:“待我重塑仙界之时,你们妖类,与人族一样都有飞升的机会!”

    搬山荒猿听到了这些话,便像是泄掉了所有的勇气,重重垂下了头去。

    而在这时,黑暗之主一套魔印施展完毕,那一座葬仙碑,便也忽然变了一种模样,本来那一座葬仙碑,似乎与这天地融合在一起,碑便是天地,天地便是碑,可是在这时候,却不一样了,天地是天地,碑是碑,这两者之间的联系,被他的魔印给强行解除掉了。

    “现在我要取走此碑,你们还会再拦我么?”

    黑暗之主笑着扫了众妖脉少主一眼,最后时,目光却忽然落在了方原身上。

    似乎他这一句话,本来就是对方原说的。

    事实上,在这时候,方原本来就是场间最显眼的一个人。

    因为所有的人、妖等等,皆已跪在了地上,但惟有方原还站在那里。

    纵然这天地之间,已经降临了无数的压力,像是无穷大山压在肩头,方原也没有跪。

    “我不知你说的重塑仙界是什么……”

    方原在这时候,也运转了所有的法力,使得自己可以开口,然后他认真的看向了黑暗之主,道:“但我一直都想问你,你……是想毁掉这个世界,还是要拯救这个世界?”

    黑暗之主笑了笑,道:“当然是彻底毁掉!”

    他回答的是如此轻松,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方原心里,生出了一种深深的不解,他死死的看向了黑暗之主,将心里盘桓的问题问了出来:“同在人间,却不思助这天下抵御大劫,反而要引动大劫提前降临,你怎么想的?”

    黑暗之主也看向了方原,显得有些认真,道:“大劫本就来自人间,为何要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