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六十五章 葬仙碑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而且她的样子也变化了许多,但方原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那拜在了神魔像之下,明媚照人,瓷娃娃一样精致的女孩,正是关小妹!

    被关傲养大,最终却又舍弃了自己兄长,去了阴山宗的关小妹。

    当年在她离开越国,前往阴山宗时,方原见过她,知道她去了阴山宗,修炼某个法门活命,虽然方原不喜欢她,但也没有阻止她,毕竟她想要活下去,这是一个旁人不能阻止的事情,但是到了后来,自己覆灭阴山宗时,其门人弟子皆被仙盟拿下,这些人里面并没有关小妹,方原也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自己见机得快,趁乱逃脱了,还是根本就没有活下来……

    直到如今,方原才又看到了她。

    如今数十年过去,她除了身量高了一些,几乎没有变化。

    仍是那般美的惊心动魄,精致的像是一触即碎,也仍是那般冷漠。

    方原倒是想了起来,她初入这片魔地之时,曾经试图搭救崔昌的孩子,是在这么几十年时间里,终有了些许的人情味,还是因为她自己觉得那个被舍弃的孩子和她同命相怜?

    至于她拜下去的那一尊拥有帝王之相的大魔神像……

    ……方原忽然想到,关傲曾经对自己说过,梦到过这样一尊神像!

    ……

    ……

    在方原看到了关小妹,心间微乱之际,那大天威神魔像之上,荒猿则已勃然大怒,他不知道这群黑暗之主谴来的人要做什么,但当他看到那个女孩拜倒在了神魔像之前时,却直觉的感觉到了一种凶险气息,就好像那个女孩的身上,有着和这大天威神魔像同源的气机。

    这让他感觉到了一种打从心底升起来的惊恐,立时喝道:“诸位道友,哪怕你们是那位派过来的,也要守些规矩,其他魔宝你们尽取,但这大天威神魔像不属于你们……”

    听得他这一声大喝,这大殿之中,诸妖脉少主,皆被吸引过来了目光。

    但在时,那几位身穿黑袍的人却都不理会,他们守在了关小妹身边,抬头望着荒猿,道:“看样子你们搬山一脉野心倒是不小,只不过,虽然是你们搬山一脉发现了这大自在神魔宫,也是你们参研了这么多年,做了许多准备,但倘若不是尊主帮你们,恐怕直到大劫降临你们也进不来,如今好容易让你们心愿得偿,却还要占尽了好的,是不是忒不懂事了?”

    荒猿大怒,喝道:“在这之前,我们便定下了规矩!”

    那身材微胖的黑袍人道:“尊主说了,妖魔太贪,若不答应,又如何成行?不过到了这里,便是告诉你也无防,这大天威神魔像,你就不要想了,取些其他的魔宝便是!”

    荒猿直气的一身凶气吞吐,森然道:“那位自称黑暗之主,却何时成了妖域之主了?”

    “就凭你们,也敢对我指手划脚?”

    “哼,他虽然有着偌大名头,但龙迹一事,魔边一事,还有之前仙盟圣人专程赶来拿他的时候,哪一次不是我妖域帮他,前前后后我们给他搭上了多少高手,可谓仁至义尽,这一次大自在神魔宫之行,他本来就是答应着补偿我们,到了如今,你们倒要反悔?”

    “龙迹一事,魔边一事……”

    方原听了这些话,暗暗点了点头,杀意暗起。

    虽然以前自己便知道这些事,但如今,才真个听到妖域承认了。

    这些事本不难猜,但总要有个口供,杀起来才顺理成章。

    那些人自然不知道方原想什么,甚至他们在这时候都没有注意到方原已经进入了第九殿,那几个黑袍人只是看着荒猿,听了他的话之后,却是忍不住笑了笑,身材微胖的黑袍人向身边的同伴道:“看样子尊主说的不错,妖魔便是妖魔,既蠢且愚,养不熟的!”

    荒猿愤怒的额头之上,青筋毕露,这时候他已看明白了这群黑暗使者的态度了,尤其是那个小女孩,只是跪在了神魔像之前,什么也没做过,却让他却发的担心,他刚才画在了这神魔像上的妖咒,本是为了收伏这一头魔神像之意,但如今,居然像是失去了联系。

    这使得他终于按捺不住,忽然间一声暴吼,直从空中冲了下来。

    肉身暴涨,血气如雷,一只巨大的拳头变得犹如小山也似,恶狠狠的向着那小女孩砸了过去,他已经意识到,若是不除掉那个小女孩,自己收伏这神魔像,怕是没这么容易。

    “喀嚓……”

    虚空都像是被他打爆了,一片狂风充斥四野。

    搬山猿一脉,本就是以肉身强横著称,他化出了本相,便几乎不必施展什么神通。

    这一身强横力量盖落了下来,本来就比任何神通都强,都直接。

    而他虽然肉身强横,脑子却也极快,一拳砸落之时,便已跟着大喝:“诸位同道,黑暗之主不守约定,夺我异宝,还请助我斩了他们,这偌大魔宫传承,尽归我八脉妖王所有……”

    “咻……”

    也就在他这一拳砸落之时,那身材微胖的黑袍人,便忽然间向前踏出了一步,双手结起莲花宝印,向着空中一按,在他们诸人身边,便忽然间散发出了金色宝光,隐隐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莲花模样,将他们罩落在里面,搬山荒猿那一拳砸在了莲花之上,居然文丝未伤。

    更是在下一刻,他忽然间扯落了身上的黑袍,却见他居然是个身材矮胖的老者,呵呵一声笑,双手飞快的结起了印记,随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宝印结出,周围大殿里,便立时出现了丝丝流转的魔意,便像是有无数的凶神恶煞,正在被他用这种方法唤醒,睁开了双眼。

    大殿之内,包括了方原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直迫神魂的凶险。

    “你是……”

    荒猿一眼看到了他,神情大变,低声喝问。

    那矮胖老者笑道:“你图我祖上之物,倒还要问我是谁?”

    这一句话说了出来,无论是荒猿还是诸妖脉少主,立时都猜到了他的身份。

    如今的大天魔宗之主!

    他居然也跟着众修,来到了这大自在神魔宫内。

    虽然如今的大天魔宗已经没落,再无上一劫元之时的威风与霸道,但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堂堂大天魔宗宗主,也是一位道主级的大能,又有谁敢小觑?

    尤其是,这里是大自在神魔宫啊!

    搬山一脉图谋这么多年,除了防着仙盟,最为害怕的,便是被他们得到消息了。

    可如今,他居然被自己这些人带了进来。

    那黑暗之主这般苦心孤诣的安排,究竟是为了什么?

    ……

    ……

    心念电转之时,那矮胖老者森然大喝:“尔等妖魔听着,本座并不介意你们取一些魔宝离开,但你们若是太过贪婪,连我大天魔宗必取之物也拿走,就休怪本座不客气了!”

    听得这话,荒猿与诸妖脉少主皆是心间一凛。

    他们不知道那矮胖老者有什么本领,看起来他的修为,也只是高阶元婴而已,只是他毕竟是魔道中人,在这大自在神魔宫里,谁知道他能够驾御出什么古怪的力量来?

    这也就使得,他们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好好好,这大天威神魔便让给你们了……”

    而那荒猿,被大天魔宗之主的宝印弹开,驾着妖风飞在了半空之中,也是心念急转,很快便做下了决定来,居然没有继续纠缠,而是忽然间空中折身,便直向着第九殿后面冲去,口中厉声大喝道:“我妖域先让一步,但里面那一物你们若还要抢,便闹个不死不休……”

    大天魔宗宗主看着他的身影,冷声一笑,向另外两位黑袍人道:“呵呵,这些妖魔死性不改,脑子不多,野心不小,我在这里守着神使,你们二人去将那一物夺了吧!”

    那沉默寡言,身材瘦长之人,以及长身玉立,声音嘶哑之人,便皆点了点头,抬步走来。

    荒猿奔向第九殿之后的途中,也一直在看着他们,见他们有两人追来,心间怒不可遏,再也顾不得别的,忽然厉声大喝道:“诸妖脉道友,黑暗之主要让我们竹篮打水,如何能忍?快快随我去夺葬仙碑,我在此立誓,搬山一脉夺得此物,愿与尔等七脉共享……”

    “葬仙碑?”

    那大殿之中,还在犹豫要不要和黑暗使者拼个你死我活之人,听到了这一个名字,皆是脸色大变,虽然之前没有听搬山一脉提过此碑,但葬仙碑闻名天下,乃是世间圣物,他们又如何不知,心下再无半分犹豫,更是顾不得如今正在收伏的神魔像了,急急追着荒猿而去。

    “此物不可落入妖魔之手!”

    就算是方原,在这时候也急急做下了决定。

    虽然他本想先将关小妹拿下,以免她做出了什么有害于关傲的事情,但却也能看得出来,她拜在了大天威神魔像前,不是短时间便可以出现变化的。

    而葬仙碑则不同,此物才是魔道传承里价值最高之物,无论是落在妖脉还是黑暗之主手里,都是不可接受的结果。

    这等魔宝,哪怕是毁掉,也比落在他们手里好!

    因此,方原也直接身形一展,抱起了蛤蟆,飞身直向殿后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