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从你们开始杀起(三更)
    来到了大自在神魔宫之前,搬山荒猿一脸的凝重,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正正经经的向着大自在神魔宫的正门拜了九拜,余者妖脉少主见状,也皆是一阵紧张,急忙学着他的样子,向正门拜去,不过其他的妖侯倒皆是不知,这时候站在了门口,不免有些怔忡。

    “搬山一脉荒猿,奉祖命来取魔宫造化,愿奉魔师,行魔道,入魔宫……”

    搬山荒猿拜毕,便又取了一道黑诏在手,双手持了,认真诵出一段祭文,里面夹杂了许多古怪音节,显得魔意森森。这一段话,足足说了盏茶功夫,才结束,然后搬山荒猿便又将黑色诏书放在了地上,运转法力,逼出了体内精血,滴在了那黑色诏书上。

    其他几道妖脉长主,也皆如法施为,就连那四位黑袍人,也这般做了。

    直到这时,搬山荒猿才手捧黑色诏书,向上一送,诏书飞在了数丈高之地,忽然间被一篷黑色火焰卷住,慢慢的燃烧了起来,没过多久,黑色诏书便已完全烧尽,可在这时候,那大自在天魔宫的黑色大门,却忽然间响起了一阵沉闷的“吱咯”声,然后缓缓打开。

    搬山荒猿猛得站起了身来,激动喝道:“成了!”

    众妖脉少主,以及他们身后的妖候,也皆激动不已,不过有了刚进入这一片神魔天地时的经验,这时候却不敢再冒然闯进去,但没想到的,待到那一扇大门开启了不到一半,搬山荒猿却忽然间一步跨入,身形迅疾,带着股子说不出的迫切,直接向着大殿深处窜去。

    “速速进去!”

    众妖脉少主大吃了一惊,争先恐后,也急急进入。

    方原看着他们鱼贯冲进大殿,手里便握住了一柄剑,认真的想着:“该从哪杀起?”

    念头未落,他便忽然听到了一道神念传音:“追风妖侯,我白风族早就得知,这大自在神魔宫前后数殿,皆是魔宝,本少主要先走一步,进去夺那高阶魔宝,外面的事便交给你了,切记切记,不论何种手段,一定要将更多的魔宝夺在手中,回去了记你大功……”

    方原怔了一怔,这白风少主到这时候还不忘了给自己下命令?

    一步踏入了魔宫,遍眼扫去,倒是心间微动,却只见这大自在神魔宫最外面一殿,极其的广大,遍目扫去,到处都陈列着各种各样的神兵利器,闪烁着幽幽的寒光,有炼魂幡,魔神盾,驱兽鞭等等等等,一时间之间根本看不过来,只能感觉到其中玄妙,魔意森森。

    众妖脉少主皆是不傻,这时候都看也不看这外面一殿的魔宝,而是直直的向着大殿深处冲去,很明显,他们皆知道最好的魔宝都在里面,就连那四位黑袍人也是如此。

    “追风道兄,少主的命令我们皆收到了,你说怎么办?”

    方原身前,出现了四位妖侯,皆向方原投来了询问的眼神,却是奉方原为首。

    也是在这时候,周围几路妖侯,无不如此,都在急急的商议。

    更有些人看着那些魔宝,蠢蠢欲动,但有一人带头,便要向那些魔宝冲去。

    “诸位且听我一言!”

    也在这关键时候,忽然间响起了一声低喝。

    众修看去,却见说话的乃是那搬山一脉的人族妖侯崔昌。

    他一身蓝袍,负手于后,沉声一喝间,大袖飘飘,气机森严,却颇有一副宗师模样,目光缓缓扫向了众妖侯与四位黑袍人的手下,沉喝道:“崔某人亦知诸位都很心急,但还请记住,进来之前,诸位的尊上,都早有过协议,如今取宝,还是要依约而行!”

    他修为不弱,这一声大喝,周围众妖,倒都是微微一凝。

    但很快便有人冷声嗤笑道:“什么约不约的,我们可不知晓……”

    “对啊,这么多魔宝在面前,你倒不让我们去抢?”

    “便是尊主有命,那也不在此间啊……”

    “……”

    “……”

    一群妖侯,或是七大妖脉从草头妖王里挑选出来的,或是妖脉暗中培养,还没见过光的,毕竟,仙盟势大,耳目众多,也只有用这些人,才有可能避过仙盟那几乎无所不入的耳目,不至于被他们发现有人在暗中调动,既而发现这大自在神魔宫的存在。

    这虽然有理,不过却也导致了,这些野路子出身的妖侯,往往都不怎么守规矩,平日里七大妖脉少主在面前,他们还能有些收敛,但如今少主们都跑了,谁还理他?

    因此一时闹嚷嚷的,隐隐又有乱象。

    “唰啦!”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他们身前刀气暴涨,一道深深的刀痕从他们身前划过。

    出刀的乃是一位脸色苍白,神情冷傲的年青人,他如今双手各拔出了一柄弯刀,气机森严可怖,守在了崔昌的身前。

    正是另一位人族妖侯忡宝,这一路过来,听得众妖侯讨论,方原也已经知说了他们的身份,乃是一位人族天骄,如今被搬山荒猿收作了义子。

    他这般出刀,渊停岳峙,气息凝炼,十分可怖,搬山一脉的八位妖侯,也排成一排,立身于他的身后,也是各取兵器,严阵以待,这等凶风威势,倒一时震慑住了众妖侯。

    “大老爷定下了规矩,便要守这规矩!”

    崔昌见到了这一幕,冷声的一笑,道:“诸位道兄,若是不愿意,那我们便不得不代替大老爷行使一下规矩,虽然你们毕是出身草莽,但想必也听说过妖刀忡宝的名号的!”

    这一番话出口,众妖侯还真个心间一凛。

    南荒城主搬山老爷座下义子,金丹无敌妖刀忡宝,那的确名声极响。

    此人一对妖刀,纵横无敌,不知替南荒城主斩杀了多少叛逆,乃是头一号杀手。

    妖族虽然莽,但迎着那一对双刀的杀气,也不太敢妄动。

    “这就对了!”

    崔昌见妖刀忡宝震慑住了一众妖侯,脸上便露出了些笑容。

    正要将搬山大老爷定下来的规矩重新讲述一番,却听得人群里传出了一声冷笑。

    他皱眉看了过去,便发现冷笑的是白风一族少主带过来的一位妖侯,此人身穿青袍,面貌俊俏,看起来全无半分妖相,但刚才在刚刚接近了大自在神魔宫时,一时激动,却是露出了自己的本相,众妖都看见了,正是一只蛤蟆,妖域之中,堪称是最低劣的血脉了。

    崔昌见了他,便隐隐有些鄙夷,淡淡道:“这位道友,有何指教么?”

    发出了笑声的,自然便是方原了。

    他目光淡淡看着那崔昌与忡宝,直接道:“两个人族,却要做妖怪最忠诚的走狗?”

    周围众妖侯还以为方原是在讥讽这两个人族妖侯太过忠诚,立时发出了一片哄笑声。

    崔昌与忡宝听了这话,也皆是脸色大变。

    他们最恨别人刻意提起他们的出身,更不想被一只蛤蟆妖怪当众嘲讽。

    “这位道友是何意?”

    崔昌以大局为重,强行压下了怒火,正色道:“我与忡宝兄弟,虽是人族,但对搬山一脉忠心耿耿,世代效力,一心一意只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壮大我妖族,马踏九州,牧守那群贱民,就算如今,我们也只是想请诸位守些规矩,莫要因小失大,为些魔宝伤了自己人!”

    说着话时,他大义凛然,倒有些不可欺之意。

    方原听了,却心间更恶,冷声道:“你当妖域是自己人,妖域当你们是自己人么?”

    这等话听在了崔昌与忡宝耳里,更有些诛心之意。

    忡宝大怒,忍不住大喝了一声:“何时轮到你这蛤蟆妖来说我?”

    他平时沉默寡言,这时候开口大喝,倒可见气的厉害了。

    但没想到的是,众妖侯早就蠢蠢欲动,刚才差点被他们两个吓住,正有些心里不甘,方原这两句话问过,妖侯们的心便又开始野了,想起了平日里对人族的鄙夷,对忡宝的忌惮之意便也尽去,一听这话,便跟着叫了起来:“蛤蟆怎么了,蛤蟆妖也比你们强些!”

    “对啊,低贱人族,倒看不起妖族血脉了……”

    “我等敬重搬山一脉,可不会敬重你们这两个奴才……”

    “……”

    “……”

    蛤蟆妖非水非陆,无毛无羽,两头不沾,生的又丑,向来都是妖域里最受鄙视的血脉,但随着刚才那不知是谁喝出来的一句话,众妖侯居然皆深感同意,皆跟着轰然大笑。

    真要论起,人族血脉果然比蛤蟆血脉还差些……

    “我等……我等为妖域尽心尽力,一片效忠,你们……你们……”

    崔昌声音都气的颤抖了起来,神情有些扭曲:“居然说我们不如这蛤蟆妖?”

    见他们的惊怒,周围众妖侯,立时笑得更开心了些。

    “你们确实连蛤蟆妖也不如!”

    也就在这个时候,方原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暗运了法力,话声一起,便压过了所有人的笑声,皆转头向他看来。

    方原也正看着崔昌与忡宝的脸色,神情便显得有些厌恶。

    “人不如妖,自甘下贱!”

    他拔剑在手,缓缓向前走去,声音森然道:“所以要杀,便从你们开始杀起!”

    PS最近几个月成绩很重要,老鬼会努力码字,也请读者大大们多多支持,能别养书就别养书,能支持正版就支持一下正版,能求票就投一下票,老鬼感激不尽,对象的事,就先不考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