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神魔世界(二更)
    血祭已成,冥河之水,也已平息,众妖与那四个黑衣人,便谁也不再说话,接续腾云从险崖之上飞过,当然是妖侯先行。好在如今再掠过险崖,确实再无凶险,安安稳稳的来到了险崖对岸,便看到了那一扇镶嵌在了石壁之上,足足占据了一座大山半边山壁的石门。

    “这里便是大自在神魔宫?”

    有妖域少主开口,神情显得有些激动。

    但是搬山荒猿听了,只是冷哼一声,道:“这里只是通往大自在神魔宫的门户!”

    在他说着话时,便已同时向前,在怀中取出了一方精光闪闪的宝印,这宝印似是由某种玄铁炼成,十分的神异,上面散发着阴森森的目光,搬山荒猿打量了半晌,便将这一方宝印,放到了这一扇门户的中间位置某个凹槽里,众人这才发现,那宝印只占了凹槽的一半。

    “原来的宝印,已经被那人族的方姓小儿夺走,再未还来,所以我们只好重新打造,可惜一直未能成功,直到那位不知从何处知晓了此事,托人给我烂石山送来了一道新的法门,这才重新祭炼成功,只不过,他送过来的,也只有一半的法印,还有一半,你们……”

    转头看向了四位身穿黑袍之人,道:“……应该带来了吧?”

    那四个身穿黑袍的人对视了一眼,似乎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带着另一半宝印,不过也就在这时候,那身微胖的黑袍人向旁人微微欠身,然后走向了前来,双手一举,掌心里赫然出现了另外一方宝印,只是这一方宝印,却隐呈血色,散发着一抹幽幽的暗影血光。

    他也如法炮制,飞身而起,将这一方血印,放进了另一半凹槽里。

    直到这时候,那两颗宝印合作了一处,才放满了凹槽,严丝合缝,落到地上时,他与搬山荒猿两人同时抬起手来,一道法力击出,分别打到了两颗宝印之上,默诵咒语。

    过得半晌,那两颗宝印,忽然皆有丝丝光华流转,散发了出来,沿着这一扇巨大石门之上黯淡的痕迹流转,渐渐充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脉之阵,待到其间灵气循环不息,整扇石门,便在这时候散发出了一种无形的魔神气息,而后轰隆一震,缓缓开启了一条缝。

    “真的打开了……”

    众妖脉少主,皆兴奋不已,急忙上前,运转了法力去推那石门。

    “喀喀”数声,沉重的石门,被他们缓缓推开,里面却忽然间有些光芒流转了出来。

    这一幕倒极是诡异,外面本是黑夜,但推出了这石门,却像是忽然迎来了白天。

    门口众妖脉少主,下意识的一退,发现无甚凶险,这才心里稍安,对视了一眼之后,便皆快步向那石门里面冲去,多少都有些争先恐后的意思,方原跟在了后面,见到人已进去了大半,这才跟着踏入了其中,然后在人群里默默的向这石门之后四面八方看了过去。

    “这里……居然是另一方世界?”

    一看之下,倒觉得惊奇。

    却见这石门之后,并不是像外界看起来一般只是一座山洞,而是另一方世界。

    苍穹高悬,上有日月,远远看去,地域数万里,可见有山川连绵,更有灵脉气息扑面而来,说不定的雄奇扩大,只是天地之间,似乎铺满了一层血光,幽暗暗让人不安。

    当然,这若是在别的地方,还让人觉得蹊跷,可是这里毕竟是大自在神魔宫,有这些血气,只会让人感觉理所当然,众妖脉少主争先冲了过来,便只顾着看那魔宝所在。

    “吼……”

    但刚刚才迈步进来,本是看着空无一物的天地之间,忽然间血色浓郁了数倍,他们还未脚步站稳,便听得耳边声声魔吼,忽然间虚空里出现了无数半透明的魔物。

    这些魔物,有的是持锏的天王,有的是操蛇的魔神,有的身如铁塔,一个个身体残缺,散发出了极其可怖的魔息,霎那间将他们围在了里面,凶恶至极,手持诸般魔器,狠狠向他们打将了过来。

    那些魔神出现的突兀,力量更是可怖,这一打将下来,便不知将多少围在了外面的妖侯打成了一团血肉,众妖准备不及之下,立时显得有些荒乱。

    “唰!”

    但也就在这一霎,那四个黑影之中,忽然间有人出剑,剑光一化三,三化万,倾刻间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银瀑,将他们所有人都护在了剑圈之间,凛冽森然的剑意向外溢出,将那些凶恶至极的魔神斩杀了四五只,另外的魔神也都被剑意逼迫,狂吼着向外退了出去。

    “速祭魔旗!”

    此人低喝声中,搬山荒猿不紧不慢,捧出了一面沾着血污的黑色大旗,向着众妖头顶之上一展,大旗猎猎,铺展开在了半空,魔神气息垂落,将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里面。

    那些凶恶的魔神见状,皆似生出了些许惊恐之色,缓缓退去,但显然心有不甘,退出不远,眼神只是贪婪的盯着他们。

    “这些……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直到这时,才有妖脉少主怒声大喝:“我一共才带了五位妖侯,一进来便折了两个!”

    “这些都是魔神!”

    搬山荒猿在这时候冷声道:“当年的魔道曾经试图炼制魔神,当作兵器,只不过失败了很多,如今这一片天地里,便到处都是这种失败的魔神,他们皆成为了大自在神魔宫的守卫,如今世间的许多天赋怪胎,便极有可能是这些残缺的魔神气息逃溢,投胎而成……”

    说着倒是冷笑了一声,道:“当然,能够逃脱出去的,也都是些强大的魔神!”

    听了他的话,众妖脉少主微微一沉,过了半晌,才有人幽幽道:“这么多的魔神……”

    “当年的魔宗,还真是可怕,居然有这等大手笔!”

    更有人微微激动,道:“倘若可以将这些残缺魔神尽皆收伏……”

    搬山荒猿冷着脸看了那些人脸上的贪婪一眼,道:“休要想得太多,还是快些进去吧,我这一道大魔旗,只是当年的永夜血魔留下的战旗,如今上面魔威损失大半,纵然我们搬山一族祭炼千年,也始终无法让上面的魔威恢复,不见得可以震慑所有的残缺魔神!”

    众妖听得,心间皆是一凛,这是在提醒他们做好心理准备啊。

    “腾云道兄,该请你出手了!”

    搬山荒猿转头向了那头上生着双角的年青男子,低声说道。

    那腾云少主,正是一头花鹿成精,闻言点了点头,便暗运法力,口吐一朵红云,生出数十丈方圆,然后众修皆踏了上去,方原也知道,花鹿擅奔跑,他们这一族修炼成妖之后,也擅长飞腾,由它们炼制出来的妖云,一旦驾起,便是飞禽成妖,也远远追赶不上……

    ……飞禽成妖的,因为天生就会飞,成妖之后,反而常会懈怠,不思进取。

    “这一路过去,极是凶险,诸位准备好了!”

    搬山荒猿难得的提醒了一句,而后那腾云少主,便摧动了红云。

    红光一现,便横穿了天地,周围景色迅速后退,迅疾如电也似的向前掠去。

    这一路过去,着实凶险重重。

    在这一片天地里,似乎当真充斥了无数的残缺魔神,虽然大部分都被那一道血魔旗所震慑,但仍是有一些强大的,不惧此旗气息,直向云上众妖吞来,可是在这云上,皆是各路高手,如今有了准备,便不会太过恐惧,随时有人出手,将这些冲来的残缺神魔击溃……

    在这途中,方原倒是暗中打量了一番,发现那一开始时出了剑的瘦长男子,剑道居然极其的厉害,每一剑斩出,必然会有一头魔神殒落,其剑道,似隐隐走的邪剑一路……

    对于这个人的身份,他倒是有些好奇了。

    而除了时时冲来的残缺魔神,这一路上还碰到了许多其他的凶险,有忽然间于半空之中密布,然后下起了倾盆大雨的怪云,雨中居然全都是一些指头大小的婴儿,生得凶残,一片一片,落将了下来,不论碰到了什么,都立时露出了森然牙齿去噬咬,犹如蜂蚁。

    有时候,则会忽然间看到,飞掠途中遇到的大山,一下子变成了巨人,手长数百丈,直接向着云上众妖横击了过来,其势凶残莫阻,带着一股子击天伏地的气势,异常可怕。

    不过好在,搬山一族,看样子真的做足了准备。

    无论是遇到了什么凶险,都有相应的对策去面对,一关一关的过了。

    这一路上赶来,除了三个倒楣鬼之外,倒是没有太大损伤。

    飞掠了足足大半天功夫之后,众修眼前一暗,忽觉得进入了一片十分幽暗的地域,抬头看去,便不由得心间一惊,只见前方拔地而起,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魔宫,无法形容那魔宫的高大与雄壮,几乎上接了苍穹,静静的蹲在了大地之上,本身便像是一尊凶魔……

    有这么一座魔宫在,周围的天地,都被影响,化作了一种近黑的暗红。

    方原留意到,搬山荒猿悄悄的吁了口气,然后才忽然提起声音,冷冷道:“还请诸位记着,入了大自在天魔宫后,再有何凶险,便只能靠你们自己了,而且入得此宫,也请诸位守着些规矩,依着咱们此前的约定来,该是谁的,便是谁的,不要拿了自己不该拿的……”

    他说的凝重,周围诸妖魔听了,心里着急,只好应道:“是,是!”

    而方原到得了这里,抬头望向了这浩然魔宫,居然也生出了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

    在这一刻,他身后的虚影里,气机感应下,隐隐浮现了一只蛤蟆的虚影!

    这蛤蟆与他一般,皆抬头望着魔宫,神情沉稳。

    周围众妖发觉,忍不住向他看了一眼,心想:“这小子倒心急,把本相都祭出来了……”

    白风少主对方原的表现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