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五十三章 锅水正沸
    赤霞山老狼一死,手底下的小妖怪们再彪悍,也没法再打下去了,于是便一个个变得像乖乖像小猫一样被呼风山收编,成为了呼风山的小妖兵,分在了诸妖将手底下。

    大功告成,前后一算,这一役赤霞山六千妖兵,死了有三四千,呼风山八千妖兵,死了也起码两千,算一算账,加上了从老狼这里接过来的妖兵,呼风山的整体势力也没涨多少,不过呼风大王倒很高兴,兴高采烈的带了一群小妖们回去设宴庆贺,毕竟把赤霞山灭了。

    小妖们也挺高兴,仗打赢了,而且有酒有肉吃。

    只有方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因为他已经成为呼风山的三大王了……

    大大王呼风大王。

    二大王游石大王。

    三大王追风大王!

    豹爷也跟着一炮而红,如今乃是三大王的心腹,耀武扬威的很,老狐狸也天天跟人夸耀自己又识人之明,两个妖怪经常为了谁对三大王更有功的事情争来争去,大打出手。

    收伏了赤霞山之后没多久,呼风大山便开始考虑去小君山的事情,如今七大妖脉下了诏令,天下妖魔都在往那里聚集,不过究竟该拜入哪一脉之下,却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呼风大王认真的考虑了很久,最后抓了个阄,选择了七大妖脉之一的白风一族前去投奔。

    方原之前也已经将妖域七大妖脉了解了一番,知道这白风一族的根底,本就是七大妖脉里面最活跃的一脉,甚至曾经出手袭杀过仙盟的使者,呼风大王去投奔他,倒正合自己的意。

    既然做下了决定,呼风大王便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杀鸡饮血酒,然后点起了呼风山八千妖兵,只留了几个老弱守着山寨,威风凛凛的上了路,一路摇摇晃晃往小君而来。

    如今的小君山,已是热闹非凡,到处都是各地赶来的草头妖王。

    遇到了相熟的,便大声招呼,约去饮酒吃肉,遇到了有仇的,立马抽刀子过去干一架,要么砍死对方,自己去喝酒吃肉,要么就是砍个两败俱伤,然后和解,一起去喝酒吃肉。

    方原到了这里之后,仔细观察了一番,倒也暗暗心惊。

    他发现如今的小君山一带,实在是聚集了不少的草头妖王,这些妖王,自然势力不等,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妖王,只不过是出现一些个厉害的妖怪,便占一方大山,聚啸一群小妖称起了大王,其实力也没个区分,金丹的有,筑基的也有,乱七八糟,一言也难尽述。

    在这里面,呼风大王算是人数不少的,其他的一千两千的都不少,数百几十个的也有。

    不过,就算如此,前前后后数百位这等草头妖王赶了过来,也仍是数量十分可观,方原在暗中观察了一下,如今的小君山之下,怕是起码聚集了数十万的妖兵,虽然这里面大都是未达到筑基境界的小妖,但若真与魔边仙军开战,恐怕确实可以给魔边仙军造成很大损失。

    从这便可以看得出,妖域的中阶战力,着实是数量不少……

    不过妖域的弱点也很明显,那便是高阶实力不多。

    筑基遍地跑,金丹就不多了,而元婴境界的,更是几大妖脉里面才能见着。

    至于化神境界的,可能只有一些寿元悠久的老怪物了。

    这些老怪物都极其狡猾,他们真正的实力谁也不知道,只知道法力异常的深厚。

    来到了这小君山之后,呼风大王便像模像样的写了拜贴,去求见白风一族少主,不过这张拜贴连白风族的山门都没进去,便被一位老管事拦了下来,只让他们找一处山谷等着。

    呼风大王倒是心宽,也没太当回事,只是终日里带了二大王与三大王拜访好友,方原跟着他呆了三四天,倒是结识了不少妖域的好朋友,追风三大王的名头,也很是响亮了。

    直到了这一日,方原考虑着这小君山周围的妖兵妖将,都已摸得不多了,该是上白风一族的圣山上去看看,摸摸底细时,却见着呼风大王又过来了,满脸都是得意之色,神神秘秘的对他说:“老三,跟着大哥走,今天我带你去见几位好朋友,参加一场盛宴去啊……”

    “不去!”

    方原摇了摇头,这等盛宴,他吃的实在是够了。

    呼风大王笑道:“可别怪我没告诉你,今天这场盛宴可与前两天不同!”

    方原倒有些好奇:“何等不同!”

    呼风大王一把扯起了他,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方原便不再拒绝,跟着他出了门,道:“不唤着二大王么?”

    呼风大王撇撇嘴:“我才不带他,天天惦记我的位子,以为我不知道呢?”

    说着一副老怀宽慰的模样,笑道:“要是你这样的兄弟多几位就好了!”

    方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两个人出了山谷,在周围转来转去,很快便来到了一座群山后面,十分隐秘的山崖,却见这里已经支起了一口大锅,十几位妖王正在呼朋友唤友的畅饮,小妖们殷勤的跑来跑去,活活忙忙,端瓜果,搬柴火,干的勤快了,哄得周围大王高兴,就会赏口酒喝。

    “来来来,呼风道友,一直在等着你过来才开席呢!”

    一见到方原与呼风大王过来,那群妖大王便十分亲热,唤着他们过去。

    呼风大王拉着方原坐下了,然后向旁边的人介绍:“这位是我追风兄弟,好兄弟!”

    周围人便都笑呵呵的招呼,十分热情。

    方原也只好含笑抱拳,与他们应酬了一番。

    便在这时候,坐在了最上首的一位妖王,站起了身来,笑道:“既然人来的齐了,那便开宴吧,兄弟们,今儿个可是要吃稀罕物儿,兄弟们吃的过瘾了,莫忘了俺老鳄的好!”

    周围人哈哈大笑,都说一定一定。

    而后那只老鳄精,便哈哈一笑,用力的拍了拍手。

    西方山林子里,便有一排小妖,两人一组,兴高彩烈的抬着一排东西走了出来。

    周围的妖王,都满眼期待的往那看。

    方原也有些好奇的转过了头去,然后他的脸色就变了。

    那群小妖,抬的不是别个,居然是一个又一个的人。

    男女都有,皆是赤条条的,胸口处被宰了一刀,掏干净了内脏,放尽了血,割去了头颅,双足系绳,拴在了木棍上,随着小妖们刻意夸张的晃动,一上一下的在空中甩动着。

    “哈哈,哈哈,这果真是好东西……”

    “好久没见这一口了,鳄兄今天要让兄弟我解馋……”

    “不错不错,快快下锅……”

    “给我留块生的,我最爱吃大腿……”

    “……”

    “……”

    一片兴高彩烈的哟呵里,那头老鳄精一脸得意,挺着胸膛笑道:“以前上面总是有人管着,不让吃人,所以只能偷偷的吃,如今倒是好了,要和仙盟干起来了,那这些人还有谁管他?那些行商的,都往外跑,但我老鳄下手快,截下了一支商队,这不就有好肉啦?”

    “哈哈,果然还是你老鳄聪明,我便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也想到了,倒是可惜,下手的晚了,那一支商队被人救走了……”

    一众妖魔,皆跟着恭维,还有些说着惋惜的话。

    那老鳄精笑道:“我可是想着兄弟们,没有留下来独自享用,这不专门叫了你们来?”

    说着脸色愈发得意,又道:“不过,美酒美肉也不可白吃,咱们话可说在前头,今天这一顿吃的美了,你们也别忘了我老鳄的好,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如今咱们数百路妖王齐聚小君山,就等着看谁能入上面老爷们的法眼,得一个好前程了,若是能赚得一个妖候之名,直接跟了七大妖脉混饭吃,那更是前途无量,所以,现在不知有多少人都盯着这妖候之名呢!”

    周围妖怪们听了,皆暗暗点头,他们总还是明白这些事的。

    那老鳄见了,便又笑道:“兄弟之间,就得相护捧着才能爬得高,想夺这妖候之名,那很不容易,自个的境界,手底下的兵马都得够数才行,所以我老鳄就请了兄弟们过来,好好叙叙,也请你们帮帮我老鳄,给我添一把火,咱们拜个干兄弟,合兵一处,这些兵马加起来,怎么着也就够数了,我老鳄也保证,回头我做上了妖候之位,一定不会亏待了各位兄弟!”

    周围众草头妖王们听了,便是一片低议。

    过了一会,便有人笑了起来:“我倒觉得此事靠谱!”

    妖候之名,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毕竟他们这些草头妖王,看起来威风,实际上都是朝不保夕,不定哪天就被人砍死了,没人会过来问一声,便是他们再莽,也不可能想永远过着这种日子,可一旦有了妖候名,便正式成了七大妖脉的人,再也没有人敢妄动了。

    不过,妖候做不上,那跟随一位妖候,也是可以有些保障的。

    这呼风大王便是如此,一开始他攻打赤霞山,便是为了增添实力,不过没想到白打了一场,人数还是差些,那就只有另想办法了,他手底下兵马算不少,可是他的实力只有金丹初阶,而那老鳄精则是金丹高阶,如果争,他是争不过的,那也只有同意这老鳄精的提议。

    毕竟他可是知道,如今小君山下,龙蛇混杂,为了这妖候之名,早就不知有多少人都闹翻了天了,他都担心自家老二一个忍不住,抽空给自己一刀子,所以安定些比较好。

    想及此处,便也跟着大笑了起来:“好说好说,快快把美肉下锅!”

    那老鳄精见状,十分满意,大手一挥:“下锅!”

    场间立时一片欢腾,各大草头王皆举起杯盏,高声欢庆。

    而旁边的小妖们,便忙忙的跑到大锅旁边,将担子上的人肉放在地上,高高举起了大刀,朝着上面砍去,不过就在手里的刀举到了半空时,却忽然僵住了,半晌不见落下来。

    周围妖将皆在摧:“还等什么,赶紧下锅!”

    可是那小妖的刀,仍是没有落下来,人却是慢慢的歪倒了。

    众妖将都是一愣,发现那小妖脑门上,已经多出了一个血洞,鲜血从里面汩汩而出,一时间心里都是一惊,纷纷跳了起来,还没喝出声来,便见到一个人慢慢起身,走到了场间。

    那人穿着青袍,大袖荡荡,模样生得漂亮,正是呼风山的二大王。

    呼风大王见了,微微一怔,道:“追风兄弟你……”

    “妖魔就是妖魔!”

    方原忽然开口,然后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一眼。

    迎着方原的目光,这群妖将皆是一怔,心里忽然隐隐发冷。

    然后他们便听见方原道:“妖魔就是该死!”

    “唰!”

    还不等众妖将反应过来,方原忽然抬手向虚空里一抓,手掌里便多了一柄长剑,挥手一斩,便将旁边一只妖将的野猪脑袋砍了下来,肥大的脑袋被腔血喷到了半空之中,方原抬手接住,随手扔进了那一口大铁锅里,然后便慢慢提了剑,向着下一位妖将走了过去。

    旁边的妖将被血溅了一脸,神情大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叫一声但要跳将起来。

    但是方原大袖轻轻荡了荡,周围便有丝缕的青色雾气落了下来。

    这雾气每一丝皆有万钧重,落在了场间,众妖将便像是被山压住,一动都不动不了了。

    然后方原开始,一剑一剑的将他们的脑袋割下来,一个一个的扔进煮沸了的大锅里。

    铁锅之内,汤水沸腾,肉香扑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