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四十七章 挂印而去,看看妖域
    有心想要去妖域走一遭,没想到被仙盟拒绝了。

    方原不动声色,自八荒城回来之后,便让老执事找来了大量与妖域有关的典藉,认真看过了几遍,老执事亦猜到了方原的想法,虽然依言将典藉找来了,但还是私下里劝了他几回,知道道子有心效力,只是无论是从仙盟的角度,魔边的角度,甚或是忘情岛的角度,你现在都不适合参与此事,毕竟咱也是身居高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如何能去犯这等险?

    他这话很有道理,方原也应承了,老执事这才放心,便自去忙活,虽然如今大批的魔物都已基本清剿,但魔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练兵、巡查,配合着栽下仙种等等等等。

    只是,老执事本以为自家道子刚刚做完了一番大事,扬名天下,也该过几天清闲日子,喝喝茶茶看看书什么的,只等着四大秘境开启之时,去夺一份属于自己的造化,如此一来,无论是对方原的修行路,还是对身负忘情岛老祖宗殷殷嘱咐的自己来说,都是件好事。

    但没想到,也就过了不到半个月时间,他在这一天里,处理完了关内事务,照例来向方原请安时,却忽然发现方原人不见了,空荡荡的大殿,只有一方军印悬在了明堂上!

    老执事呆住了,过了好久才明白了过来:“跑了?”

    “自家道子居然跑了?”

    “……”

    “……”

    这才明白方原原来根本就没放弃去妖域的念头,又知道他如今这等身份,无论是忘情岛还是八荒城,都不会允许他去妖域犯险,但索性谁也没告诉,把印一悬,人就走了。

    大惊之下,老执事只好一边寄信给忘情岛,一边到八荒城来禀报。

    “挂印而去了?”

    古铁长老听了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了一惊:“去了哪里?”

    老执事一脸的担忧:“我担心他去了妖域!”

    “简直就是胡闹啊!”

    古铁长老一脸凝重:“他是什么身份,忘情岛道子,神关守将,又在魔边立下大功,举足轻重,更是半步化神,这等人族天骄若是落在了妖域那几个老怪物手里,怎么可能轻易回来,太胡闹了,他这么个人怎么能做这等事,真以为妖域是那么好闯得么?”

    “就算是化神大修,也不敢轻易在出入妖域啊!”

    “在那些老妖魔的地盘上,他若是遇了险,便是圣人恐怕都无法及时搭救!”

    “……”

    “……”

    两个人一商量,只能先暂且压下了方原离开魔边的消息,以免被更多的人猜到了他的去向,与此同时,又急急派出了不知多少眼线,探子,只想着赶紧找到方原,劝他回来,不然,无论是他自己出了事,还是对仙盟的和谈大计造成了影响,那都是不可承受的结果啊!

    ……

    ……

    也就在镇魔关上下一阵鸡飞狗跳之时,方原已经带了白猫,越过了魔边极东之地的荡幽山,一袭青袍,慢慢在走在了荒凉的大地上,影子被身后的夕阳拉得很长。

    “前前后后与妖域打了这么多的交道,总该去看看它是什么样子的,对吧?”

    方原觉得自己挂印而走的做法挺有趣,向蹲在了自己肩膀上的白猫说道。

    “喵?”

    白猫眯着眼睛,爱搭不理的叫了一声。

    与白猫处的时间久了,虽然这只白猫不会说话,也无法以神识与人交流……又或说是懒得与人神识交流……但方原还是可以明白它的意思,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只是必须过去看一看,能帮上仙盟,就帮一把,帮不上,也要再斩几只妖魔!”

    顿了一顿,他笑了笑,道:“最重要的,便是斩几只妖魔!”

    白猫这回直接不回答了,只是缩成了一个雪球蹲着,一脸“你高兴就好”的表情。

    方原不再说话,加快了脚步。

    以他如今的修为,这一快步行走,身形便很快模糊了起来。

    数息之后,便好像他身前出现了一扇看不见的门,身形直接消失不见。

    ……

    ……

    妖域,便位于九州与魔边之间,乃是一片莽莽荒域,域内几无平原,只有无尽深山草泽。

    东接九州,以玉门神关为界,西临魔边,以荡明山为界,此域虽然荒凉,但却地势极广,几乎有整个九州的三分之一大小,看起来也处处皆是青山碧水,似乎环境甚佳,但实际上,这一片偌大地域,缺少灵脉,并不是特别适宜修行,乃是修行之人眼中的荒凉之地。

    而这世间妖类,便十之有八九,都聚集于此域之间。

    相传上古时候,妖族还是与人族混居,厮杀不尽,后来人族强盛,独占了九州这等宝地,而妖族则被驱逐进入了妖域荒山之中,双方的血仇,那是由来已久,互相征伐无数年,倒是如今,在大劫的威胁之下,才不得已放弃了仇冤,开始聚集到了一起,对抗天降大劫。

    方原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进入了妖域之中,便一定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因此他在进入妖域的范围之后,便掩去了一身的气机,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袍男子,只要不碰到一些修行极其精深的老妖怪,那么别说看破他的身份,怕是连他是人是妖都辨不清。

    “这里……就是妖域了?”

    踏足于妖域大地的第一刻起,方原心里便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升腾了起来。

    他生来厌恶妖魔,遇之能斩则斩,从未想过,自己还有踏足于妖域大地的一刻。

    不过,既然来了,那便要好好看看这群妖魔。

    ……

    ……

    辨了一下方位,方原知道自己如今应该在妖域之西,妖域圣山小君山的附近。

    这妖域缺少灵脉,灵气稀薄,想要修行,便全靠了一些蕴含灵性的资源。

    而这些可以诞生出一些灵矿神矿的山脉,便被妖域称作圣山,都是由各脉大妖占据。

    传说这些圣山,乃是沿着妖域那一条不知是否真实存在的冥河而起,经由河水冲涮,便滋生了许多的神矿异金,妖族中人将其开采出来,便可以借神矿内的灵性修行。

    辨清了方位之后,方原没有准备立时就做些什么,而是背起了双手,慢慢走着。

    他准备先看一看。

    他要看看,那在千年之前,侵入云州,荼毒生灵的妖魔是怎样生长出来的。

    青袍荡荡,方原走在了群山之间,有人处,速度便会慢些,无人处,速度便会快些,时而像是一个漫漫无事的旅者,时而像是一道影子,在妖域这一片大地之上游走了起来。

    很快的,在他眼前,只见得树影稀疏,倒是出现了一方夹在群山之间的小小山谷,里面零落可见,有着几顶破旧的草房,炊烟稀稀,似乎是个小小的村落,里面妖气滚滚,分明是有妖类长年聚集,方原便认定了方向,信步走了过去,心神也在这时候微微提了起来。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但出人意料的,刚刚走到了村边,方原便听到了一阵朗朗的读书声。

    这却使得他多少有些错愕,微一犹豫,还是走了进去。

    只见这一个小小部落,只有数十顶草房,方圆不过里许,村中间有着一个巨大的磨盘,旁边是一眼古井,而在魔盘旁边,则正有一个穿着灰袍,佝偻着背的老者,带了七八个穿着粗布衣裳,背后还拖着条长尾巴的毛团在念书,声音稚嫩,一个个跟着摇头晃脑。

    而在不远处的水井旁边,则正有几个赤膊的大汉忙活。

    他们的身材望去是个精壮汉子模样,但却有的耳朵尖长,有的利齿突出,有的干脆生着一颗狼首,正在手持利刃,将手中的花鹿皮剥将下来,割成一块一块,然后投进身前那一口烧得热气腾腾的大锅里去,时不时向那群念书的小毛团看上一眼,脸上都带着笑意。

    另一侧里,则有一群胖大的女人,正在小河边用力的捶打着衣裳,笑声时不时的传来,听起来很是开心,读书声,肉香,浆洗衣服的声音,使得这小村落说不出的安静详和。

    方原静静的站在了村口,觉得这气氛与他想的全不相同。

    “你……你是谁?”

    也就在这时,一个迟疑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那位在教着小毛团读书的老者,一抬头便看到了立身于村中,肩上蹲着只白袍,一袭青袍片尘不染的方原,倒是吃了一惊,心想这人什么时候来的,就算自己老了,耳力不明,怎么部落里这么多人都全无半点察觉?

    “哗……”

    还不待方原回答,其他人也都发现了他的存在,皆大吃了一惊。

    读书声消失了,一群小毛团好奇的眼神看了过来。

    正在宰鹿的男人,手里提着剥鹿刀,眼神凶悍,死死盯住了方原。

    而正在小河边浣洗衣物的胖大女人们,也皆怔怔的站了起来,脸色显得有些惊恐。

    “不知这位客人从何而来……”

    在这时候,那教书的老头子颤巍巍的起身,向方原拱了拱手:“是妖……还是人呐?”

    方原静静的打量着周围的人,过了一会,才道:“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