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新的境界
    云层之上,茶过数巡,李白狐、姜家乞儿、李红枭、卫渔子等人,便皆拱手告辞,他们在这魔边,如今也都是身兼重职,责任极大,能有这半天偷闲访友,便已很难得。

    “你是修炼雷法的,我一开始就知道七宝雷树落在了你手里,不会这么轻易还回来!”

    场间众人,面上神情都很轻松,只有李红枭还冷着张脸,也不知怎么的,明明刚才聊的很开心,但到了与方原分别的时候,她还是拉下了脸来,道:“所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慢慢参悟吧,一个月后我会过来取,你若是不还,那可就是我九重天的敌人了……”

    听得她这话,周围众修,都有些苦笑的背过了身去。

    就连方原,也有些无奈,这明明就是答应把七宝雷树借给自己了,怎么说话这么难听?

    不过借了就好!

    “不过,你参研的时候,可得注意!”

    李红枭忽然又道:“七宝雷树乃是神物,而且是世间少有的完整神物,其间雷力可怖,稍有不慎便会伤了自己……伤了你倒无所谓,伤了我九重天的雷树,那你怎么赔?”

    旁边的姜家乞儿和李白狐使了个眼色,撇了撇嘴。

    李红枭冷着脸,像是装作毫不介意的模样,将自己袖子里的一卷道书递了过来,道:“这是我九重天历代先贤对于七宝雷树的参研与见解,你且拿着吧,有了这些参照,才能防着你不会伤了七宝雷树,还有一点,七宝雷树的雷力本是极强,但你可千万别想着炼化,如果你炼化掉的力量超过了三成,那本公主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到时候看你怎么赔我……”

    方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所以这是告诉我炼化三成以内的力量就没事?”

    “放心吧,我只是参悟,不会觊觎里面的力量的……”

    他不客气的接过了道书,然后笑着向李红枭作出了保证。

    李红枭明显的不信,哼了一声,便与其他几个人一起,踏着详云离开了。

    “这是九重天仙皇的意思,还是她自己想的呢?”

    方原看着手里的道书,也忍不住低叹了一声:“自己别说炼化这七宝雷树里面的三成力量,哪怕只是炼化一成,也就欠了九重天的因果了,这其实对九重天是很有利的……”

    不过,自己还真没打算炼化其中的力量。

    ……

    ……

    云层之下,董酥儿穿插于魔物之间,拼命厮杀。

    而在云层之上,只剩了方原一人,他索性直接将七宝雷树取了出来,捧在了手里,便在这么青云之上,魔渊之侧,煮了一壶丹茶,浅啜慢饮着,慢慢参悟着这一株七宝雷树。

    论起对雷道力量的掌握,他也是一个行家。

    自从借雷道力量筑基之后,他便修行天罡五雷引,从此之后,一直掌御雷道之力,直至今日,只不过,在之前与李太一一战之时,他仍然不得不承认,李太一的雷道之力,在自己之上,其中原因自然也很简单,李太一的雷道力量,来自于这一株七宝雷树……

    ……自己当初的雷道力量,则是来自于这七宝雷树的一株分枝!

    如今他拿到了神株本物,自然也生出了一丝亲切之意。

    “雷道之力,属天道范畴,不在五行之中,亦非仙源之列,也正因此,这世间将雷道力量修炼到了顶尖的,倒是极少,九重天便是这极少数中的一个,他们借由这七宝雷树,参悟雷道本源之力,本身便已超过了世间其他的雷法修行,便是我,也远远比不上他……”

    “而这七宝雷树,细细端详,便可见十分不凡,本是木类,偏偏凝聚雷道本源,上应天象,循雷而长,沐雷而生,久久温养,倒是生出了这种超脱于凡雷之木,实在难得啊!”

    “……”

    “……”

    方原在忘情岛时,借由太上玄宫、天衍之术、万龙魂珠里的无尽精气,参悟了九成天功,此事说起来简单,实则是方原平生所未遇的天大造化。

    虽然这天功无法让他一蹙而就,直接成为天下顶尖的大修行者,但对于他参悟万物,推衍修行之路的作用,却是什么也无法替代的。

    当初他在被九龙离火罩困住时,可以炼化离火,便凭借了这天功之能。

    而那,还只是天功的一部分潜能而已!

    “我如今的境界,只是刚刚突破了元婴的局限,掌握了离火,这使得我可以对化神境界的修士也造成威胁,但并不代表我真正踏入了化神境界,除非我可以真的得到仙源……”

    他把玩着手里的七宝雷树,然后细细揣摩:“只是仙源难得,昆仑山浩劫之后,世间仙源,十不存一,仙盟虽然在红天会上说过,有可能在这二十年时间里,打开四大秘境,让有功之人进去炼化仙源,但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难道我也只有这样等着?”

    “修行,本不该如此啊……”

    方原的眉头皱了起来,饮尽了一杯茶,仰天叹了一声。

    “修行,便是修行之人对天地的领悟,简而化之,便是以人心悟天心!”

    “人心有缺,因而人心无限,又怎么可以被仙源束缚?”

    “……”

    “……”

    沉吟了良久,方原的手掌,缓缓放到了七宝雷树之上。

    那一株雷树,长约七尺,碧梗紫叶,状如松针,其茎之上,生着许多暗红色的纹络,方原的法力轻轻触碰到了这一株雷树,便见得有一丝一丝的火花从根茎开始,沿着纹络向上游走,源源不断,最终在松针也似的叶片之上,凝聚出了道道耀眼的雷光,汇作一团。

    也在这一霎之间,头顶之上,苍穹受到感应,开始有乌云凝聚。

    半晌之后,道道粗如龙蛇的雷电垂落了下来,一丝一缕,犹若珠帘,笼罩四方。

    下方的董酥仍然在与魔物厮杀,如今她已不拘于斩杀魔将,甚至王魔也敢于挑战,只是输多剩少,在层层魔物狂涌而来之际,力量还是显得有些单薄,而她体内那一道力量,似乎也达到了极限,进展的开始慢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天上开始刮起狂风,有雷电纵横。

    “轰!”

    一只刚刚扑到了她身前,眼看着便要将她一口吞下的骷髅王魔,被一道从天而降的雷电击中,一声低沉吼叫,那骷髅王魔身上缠绕着的黑暗魔息开始散去,骨架散落了一地。

    董酥儿喘着粗气,向天上看了一眼,咬了咬嘴唇。

    “先生还是觉得我太没用了,不得不出手帮我料理了这个凶险……”

    “……只是,我又怎么会真的这么没用?”

    她横起了心来,直向着另一头王魔冲了过去,立志要将其斩杀。

    她自然不知道,这时候的方原,正在凝神望着那一株七宝雷树,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望着那七宝雷树之上的雷道之力,方原渐渐入了神。

    “传言之中,建木乃是可以无尽生长的神木,能够下接幽冥,上触苍穹,而在这一株神木,无尽生长,终于长到了天上之时,便震怒了上苍,降下神雷,将建木击溃,只是建木代表的是生命之源,永远不死,便是被击溃了,也会重新生长,倒是被那神雷击中之处,虽然与建木本体分开,但却再次生长,反而融合神雷之力,长成了蕴含神雷力量的七宝雷树!”

    “若是这个传说是真,那么七宝雷树上面蕴含的雷道之力,便是最为接近天雷之力,不过,传说只是传说而已,但最起码,也可以说明,这七雷宝树上面的力量,已非常接近仙源!”

    “九重天太子李太一,是借助了七宝雷树,炼成了神雷……”

    “但倘若只有靠资源才能踏入一个新的境界,我还参悟天功干什么?”

    “尤其是,我的玄黄一气诀,本来就是要包容万物的啊……”

    “……”

    “……”

    一边想着,方原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他分出神念,去感受那七宝雷树之上的雷电力量,感受其中的变化,领悟其中的法则。

    而从头至尾,他都没想过直接炼化七宝雷树之上的力量。

    他知道如果自己推衍的没有错误的话,他便已找到了玄黄一气诀的下一步了。

    从一开始的凝炼法力,再到炼化万物,再到无穷变化,最后又到了不变之变……

    而今,该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了。

    ……

    ……

    董酥儿在这一片魔物群中,整整厮杀了十天。

    她从被困入魔物之中,四处逃窜,再到迎难而上,从不知道自己体内有什么,再到开始有意的借助那种力量,甚至去压制,掌控那种力量,这种变化,实在不是一言所能说尽,换句话,若是旁人走这条路,或许至少也得百十年的功夫,但她却用了短短十天做到了。

    就算她以前乃是修行进境让人无法想象的恐怖怪胎,也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快……

    只是偶尔,她也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心间后怕:倘若自己依着以前的道路,不停的修行下去,越来越强,一直强到了这一缕魔念主动出现的时候,自己又会是个什么下场?

    后怕之余,又终于觉得十分庆幸。

    “还好,遇到了这个人……”

    “他确实是把自己当作了弟子,这一场磨炼,看似凶险,实则都在他掌握之中!”

    “……”

    “……”

    十天之后,董酥儿停了下来。

    不是因为她力竭了,也不是因为神丹吃光了,而是,魔物杀光了……

    方圆三百里内,已没有一只活着的魔物!

    董酥站在了一方矮山之上,看着周围的尸骨狼藉,轻轻的喘着粗气。

    她的眼中,有着无尽的疲惫,以及难以形容的兴奋。

    半晌之后,她轻身一纵,跳上了高天。

    望着盘坐在了云上,已经不知多久一动不动的方原,她咬了咬嘴唇,拜了下来。

    她也不敢打扰这时候像是在静修的方原,只是这么静静的跪着。

    在她身上,缠着着一道魔息,这使得她一身的气机,无比的深沉……

    “喀喀……”

    似乎是感受到了那一道魔息,方原醒了过来,左掌摊开,身周的青雾开始快速的向着他掌心汇去,雾中时时亮起耀眼的雷光与轻而的雷鸣之声,最终在他的掌心里消失不见。

    董酥儿察觉到,那雾里的雷光,似乎与先生身边小树上的雷光十分相似。

    本来正因为刚刚掌御了这魔念之力,信心倍增,甚至有种无敌于天下,谁都敢上去打上一架的她,这时候感受到了方原身上的雷电之力,便心里忍不住一惊,若说之前她心里对方原更多的是感激,而在看到了这一眼后,则忽然间又增添了无尽的敬畏与恐惧……

    ……她隐隐的,感觉方原身上的力量,似乎很克制她

    不只是她,就连她身体上缠绕的气息,也忽然间显得老实了许多。

    ……

    ……

    “压制住了?”

    方原睁眼打量着董酥儿,开口问道。

    董酥儿抬起了头来,一脸的血污,但却笑靥如花,用力点头:“嗯!”

    方原点了点头,又细细打量了一番,道:“你如今也达到了元婴境界了,只不过,这其实不是你的境界,而是你体内那道魔念的境界,曾经便是它附着在你身上,给了你异于常人的天赋,而你的修行,也滋养了它。这世间还有着许多像你一样的人,他们也各有异禀,只是修行都不如你快,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他们身上的魔念是完整的,而你是残缺的!”

    董酥儿抬起了头来,脸色有些迷茫。

    她如今已经掌控了自己的那一道力量,但却并不明白那是什么。

    方原续道:“正因为你这一道力量是残缺的,所以它才无法完全与你契合,甚至险些便在你十九岁那年害死了你,不过,也正是因为它是残缺的,你才比旁人更有机会将它压制,甚至控制,所以你才能创造出一个十天结丹化婴的神话,一个修行界的传奇!”

    “可惜的是,你的极限也不多了,修行之路,已经快走到头了!”

    董酥儿不了解这些,还沉浸在了修为暴涨的喜悦里,只是笑道:“弟子满意了!”

    方原见了她这样子,也只好无奈的笑了笑,道:“傻人有傻福!”

    说着站了起来,大袖缓缓展开,气机激荡,将周围的云气都荡了开来,低声道:“那就走吧,这一次来魔边,能够帮你将修为提升起来,也算是了了我的一块小心病,如今,清剿魔边的大计快要开始了,这是一场大势,也会出现无数的天骄奇才,英雄人物,而从今天开始,你也将在魔边代表着我,我只希望你可以用心,把事情做好,不要坠了我的威名……”

    说着,笑了笑,道:“至于能否夺到一条龙魂,便看你自己了!”

    董酥儿听了此言,怔了许久,才明白了方原是真正承认了自己是他的弟子了。

    她心里一颤,盈盈拜了三拜,脸上带了泪痕,却笑着道:“弟子记住了……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