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前贤大阵
    若论起阵道,天机先生乃天下三大九纹之一,自然极强,而且在八荒城时,他也算是与方原过了过手,那时方原便明白,这位老先生的阵道造诣,确实是在自己之上的。而论起阅力与见识,这位天机先生,也是活了数千年的老怪,又常在易楼,可读无穷典藉,自然更不是方原这么一个小年青可比,只是,要论起修为与实力的话,天机先生就实在不太够瞧了……

    ……毕竟只是元婴!

    所以天机先生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担忧,又亲眼看到自己的担忧成真,那位小姑娘非但没有如方原所愿,逼出自身的潜力,反而丢了性命时,心里便不自禁的有些惋惜……

    然后他就看到方原蛮不讲理的将那一道已经舍却了小姑娘的魔念又逼了回去!

    “滚开,都滚开……”

    而在这时候,经历了一番生死的董酥儿,也恍然领悟到了什么,只是脑袋还有些浑噩,在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拼命的与那些魔物厮杀着,逃窜着,只是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刚才对自己来说,还强大到无法抵挡的魔物,怎么如今好像又变弱了一些?

    不光她迷茫,天机先生也有些迷茫,一头灰发在风中散乱……

    ……现在的年青人啊,做事都是如此的不给面子么?

    “前辈往魔渊腹内来,是做什么的?”

    只有方原还保持着神情的平静,替天机先生斟了茶,开口问道。

    “哦哦……”

    天机先生这才反应了过来,呵呵一笑,不着痕迹的掩去了脸上不符合自己这年龄与身份的惊愕,然后笑道:“老夫这次出来,是为了检查一下魔边的上古十方御魔阵来的,每到大劫来临之前,这大阵都需要好好检测一番,也是历来的规矩,之前每一次检测,都需要耗废大量的功夫,如今这一次,有了方小友带人做出的魔渊地势图,倒是省事了许多……”

    “十方御魔阵?”

    方原听了,倒是微微一怔。

    他自然也是知道这十方御魔阵的,那是从上古时期便流传下来的,克制魔边力量的一方大阵,如今的十大神关,便是在上古高人布下此阵之时建起来的,不知传承了多少年,也不知毁坏又重建了多少次,但始终都是压制魔渊的一大助力,亦是抵御大劫的防线!

    身为一名阵师,他早就想领略一下此阵的雄奇,只不过,这一座大阵,几乎覆盖了整个魔渊,太过庞大,在没有相关阵势图的情况下,谁也无法全盘的了解这大阵全貌……

    “方小友可愿随我一观?”

    天机先生笑了笑,十分友好的邀请方原。

    “那就多谢前辈了……”

    方原听了,心里一喜,身形站起,脚下的青气便也不停的向上飞去,愈来愈高。

    而随着高度提升,视野自然也变得愈发的广阔,只不过,这魔渊附近,皆是浓重的黑暗魔息,常人看去,只是黑蒙蒙一片,但方原暗运法门,头顶之上,便有一道灵光脱壳而出……

    那一道灵光,化作了一个头戴儒巾,手持书卷的方原模样,袍角飞扬,仙意荡荡。

    眼中两道神光扫向周围,那些黑蒙蒙的雾气,便似不存在了,起码万里之内的地势与景势,都在这一刻尽收于他眼底,于是万里之内,魔边的山势地域,便皆了然于胸。

    “方小友且来看……”

    天机先生取出了一道古朴老旧的卷轴,缓缓打开,于此同时,他身边也出现了一面万里流光镜,镜面照处,便同样也有详细的地理山势显化了出来,很明显便是他修为不如方原,可是浸淫阵道若许年,各种经验门道不知凡几,方原能够看到的,他也一样能看到。

    “这一方十方御魔阵,乃是上古大阵师袁天罡所设,他念及大劫凶猛,世人危急,便在第五劫元刚刚渡过时,率门人弟子,勘查整个魔边地势,而后穷极心血,推衍数百年,终于一日白头,于临死之际推衍出了这样一方大阵,含笑坐化,此后其真传大弟子李淳风继承师志,游说天下两千年,说动了天下各大门阀、道统,斥无尽资源,建起了十大神关!”

    “从那时起,十大神关,坐镇魔边,又为十方御魔阵的阵角,互为角势,钳住了魔渊,也是在那时候开始,人间始对魔渊有了一个明显的对策,每逢大劫来时,人间便有了一方抵御大劫的战场,本是每每肆虐人间,涂炭生灵的大劫,尽可能的压制在了魔边……”

    “……”

    “……”

    天机先生慢慢的说着,他本是阵道大家,对阵道典故了若指掌。

    而方原虽然也在典藉上看到这些故事,但听着天机先生讲了出来,还是觉得很有意思。

    一边听着,一边顺势扫去,然后由太虚先生讲解这里是一处什么样的阵角,会有什么作用,前后经过了多少次修缮,而在另外一处,又有什么阵师,做过何等的调整等等。

    他听得滋滋有味,心胸也一时开阔了起来。

    渐渐的,偌大魔边,在他心间,已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印象,扭曲而黑暗的魔渊,横亘在西荒大地之上,像是一条散发着幽幽魔意的狭长眼睛,而十大神关,则坐立于魔渊旁边,各镇一域,彼此之间,又延伸出无数触角,死死定住了魔渊,生生不息,永远的守望着。

    “以十关为阵,布下这等浩然大阵,钳制魔边,功在万古……”

    “这是何等的胸怀与格局啊……”

    方原心里,油然而生出了某种敬意,胸间之气,隐有沸腾之气。

    “呵呵,从十关布下开始,历劫以来,这十方御魔阵建了毁,毁了建,一直都是抵御大劫的利器,多少年来,虽然前后有过不少的修缮与改动,但格局与阵势,却始终是沿用了当初的十方御魔阵的阵图,若真论起功勋,谁也算不清这阵道里建下了多少功德了……”

    天机先生仍然在说着,感慨不已。

    对此,方原只能由衷的点头,直觉十分的认可。

    与那对师徒相比,他忽然间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实在太渺小了。

    然后就在这时,天机先生忽然笑道:“方小友,可愿做些超越这些前辈的事?”

    “嗯……”

    方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忽然一怔:“什么?”

    天机先生看到了方原一脸懵的样子,表情忽然显得有些得意,笑道:“便是老夫刚才所说,方小友可想做一些比这些前辈更大的事情,和他们一般,名列天元青史呀……”

    方原听清楚了这话,然后就更懵了。

    “其实老夫这一次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天机先生看着方原,笑道:“老夫生出来魔边之意,本来就是被你的大圆若缺阵所吸引,过来瞧瞧你的,方原小友那一道阵法布的甚是玄妙,有大家之风,不知如今是几纹?”

    方原道:“一纹!”

    天机先生看了他一眼。

    方原道:“六道大考之后,我还没有再去过问道山,自然也就无法参加仙盟的考核!”

    “那倒罢了!”

    天机先生笑了笑,道:“无论是你在龙迹之中的表现,还是献出的这一道大圆若缺阵,都让老夫甚为敬佩,尤其是这一道大圆若缺阵的名字,暗含大道之意,妙啊……”

    方原忽然觉得有些尴尬。

    天机先生倒没注意到方原的表情变化,收起了十关御魔镇的地图,然后轻轻捧出了一方匣子,却见这匣子里面,放着一张不知材质的帛卷,上面画着一些简单的线条,古怪的算筹文字,他也脸色微凝,才将这帛卷展开,道:“方小友,你来看看这一道阵图如何?”

    方原凝神望去,打量了半晌,脸色愈发凝重。

    天机先生看着他的表情变化,也有些欣慰,笑着叹了一声,道:“唉,十方御魔阵,自然是暗含天地造化的不世大阵,只是,如今的大劫,一次强似一次,这十方御魔阵,已然不足以十分有效的钳制魔边了,全靠了守关之人来硬抗,而这一次的大劫太可怕,再靠着这旧有的大阵,恐怕已经不足以让人间渡过危劫,所以,我们易楼便有了一个念头……”

    他说着话时,声音里便也多了不少豪气,愈发雄浑了起来:“我们要再推衍一道不世大阵,超越前贤,横亘于西荒之上,上接九天,下镇幽冥,永镇魔渊,庇佑人间……”

    “……”

    “……”

    听得天机先生的话,看着手里的阵图,方原脸色愈发凝重了起来,细细看那阵图。

    “这一道大阵,便名唤九天浑圆大阵!”

    天机先生看着方原认真的模样,脸上笑意愈浓,道:“其实老夫来找你,便是为了看看你究竟有多少阵道本领,而今见过了你,和你推衍的阵势,总算放心了!你之前在龙迹之事,老夫亦有所闻,若老夫所料不差,方小友应该擅长太古阵道,所以老夫便来了,魔渊清剿结束之后,魔边会有一段难得的清静,到了那时,你可愿来我易楼,一起将此阵推衍完善?”

    方原听了,也自心间震荡,但良久之后,他才缓缓抬起了头来,面露难色:“可是,此阵不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