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杀顺手了而已
    “你……”

    李太一嘶声大吼,怒到了极点。

    而八荒城下,无数众修,也皆惊恐到了极点。

    看着眼前这一幕,所有人皆感觉诧异至极。

    谁也没想到,形势逆转如此之快,方原引动八荒城大阵接下了李太一一击,紧接着便是无比狠辣的出手,一把将李太一背后的七宝雷树扯了下来不说,再加上这回身一掌,便直接将他打成了重伤,更过份的是,到了这等程度还不肯罢休,还要冲了上去,再补一剑……

    ……那可是九重天太子,你当是沙包呢?

    更关键的是,他们便是想救,这时候也救不了了。

    刚才他们只是顾着拦下想救方原的人,哪里想到,一瞬之间需要被救的人,便成了九重天太子,这时候就算他们能甩脱缠着自己的人,也根本就已经来不及冲到跟前去了。

    “不好,失控了……”

    而与此同时,八荒城内,也有几个老怪物大吃了一惊。

    刚才方原势危之时,他们便想相救,但是发现方原好像还有些门道,便想多看一会,没有及时出手,以为这两人还得再斗一会,却未料到形势变化如此之快,转瞬间九重天太子命在旦夕,吃惊之余,也皆急急出手,四五道浩然莫御的力量直向方原袭了过来……

    “到了这时候,还想阻我?”

    方原心神绷紧,一脸盛怒,回身大袖一抖。

    他早就在与李太一这一场恶斗开始之前,便察觉到了八荒城里有几道不寻常的气息,而这也符合他对八荒城的猜测,作为世间圣地之一,又需要镇守魔边这等凶恶之地,没有几个化神坐镇怎么可能,只是他们可能像许多老修一样,只醉心于修行,不问世事而已。

    但显然,自己与李太一这一战,已经超出了寻常世事的含义,他们开始关心了。

    不过既然他们一开始没有出手阻止,如今想要阻止,自己又怎能给他们机会?

    大袖一拂之下,一百零八道三生竹筹交织飞舞,八荒城上下,立时阵光暴涨,犹如波浪,至少也有三成大势之力,被他一瞬间引了出来,包裹在了他身周,浩荡荡旋转不休!

    “轰”“轰”“轰”

    那几道浩然气机迎来,居然皆被那大阵之力阻在了外面,根本进不来。

    “不好,这小儿居然引动了大阵之力抵挡我等……”

    “好生凶狂,连我们的面子都不给吗?”

    “……”

    “……”

    几声惊喝里,这几位化神老怪物,还当真奈何不得,他们的力量自然要高出方原许多,可方原却是借了八荒城的大阵之力在抵挡他们啊,这等大阵,便是他们也无法轻易破掉……

    这也就使得,这几个老神在在的老家伙,一下子都慌了神。

    这才意识到,本来以为一直在自己手中掌握的局势,其实并没有在自己手中。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九重天太子殒落在这里?”

    “……”

    “……”

    “哗……”

    而在那几个老怪物瞬间瞪圆了眼的时候,方原则是不依不侥,狠狠赶到了李太一身前,手中邪剑划出道道光华,万千妖灵随手,将虚空都切成了一片碎网,罩到了李太一面前。

    “你敢……”

    李太一拼命嘶吼,身上穿着的黄袍,也在这时候忽然间膨胀了开来,散发着耀眼的金光,犹如一片金云浮现在虚空里,内中可以感觉到一片神圣威严之意,方原那一剑本已蕴含了无尽狂暴剑意,但在这金云暴涨之下,居然如冰雪一般消融,一时间没有斩到他身上。

    而李太一则是瞬间从金云里脱身出来,化作一道紫光便走。

    “嗤”“嗤”“嗤”

    方原剑意一绞,那一片金云皆他绞得粉碎,荡得干净,目光一扫,便已看到李太一已逃出了数百丈外,心里一股子腾腾杀意也涨了起来,迈开大步赶了上去,又是一剑……

    “嗤……”

    李太一只觉剑意袭人,心间惊恐,难以形容,迸发出了所有的潜力,头顶之上,隐隐又有帝王之相即将浮现,也在瞬间,他身周开始涌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裹住了全身,就连一身法力,也似乎在这时候,正在以一种不合常理的速度,飞快的凝聚起来。

    “这就是九五天功修炼出来的门道?”

    方原森然低吼,蓦地里挥剑横扫,邪剑之上,乌光大作,那是一种狂暴到了极点的力量,不是斩向了李太一,而是斩向了李太一头顶之上的帝王之相,趁着那帝王之相摧动了苍促之时,居然直接搅了进去,三两下间,便直接将那一片帝王虚影搅得散了,飞快退去。

    李太一“噗”的一声,口喷鲜血。

    那头顶之上的帝王虚影,看似与他法力无关,但一旦被搅碎,却顿时影响到了他的心神,整个人都变得萎蘼至极,比刚才方原一掌印在他胸口还要更重,眼神里还残存着些愤怒之意,狠狠的抬头向着方原看来,然后就看到方原一剑横扫,直直的斩向了自己的脖子……

    ……于是,那愤怒之意,便皆化作了绝望与惊恐!

    ……他真敢杀我!

    八荒城上下,所有人都像是化成了木雕石塑。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方原斩落的那一剑,有人面露惊恐,有人难以置信,有人惊喜非常。

    他们也只能看着,想救也救不得了。

    就算是那些化神老怪,这时候被方原引动的八荒城大阵阻住,也束手无策。

    可也就在此时,方原身周,忽有一片波滔出现。

    那是八荒城的大阵阵光,那些阵光,比他用一百零八道竹筹引动的力量更强,若将这八荒城大阵形容成一座大海,他只是将这一片大海扯起了一个角,可是对方,却一下子扯起了一半的大海,像是一张巨席也似,直直的向着方原迎头卷了过来,声威难以形容……

    “嗯?”

    迎着这等狂势,方原脸色微变,收剑而退,一百零八道竹筹飞回了自己身边。

    他望向了那阵势来的方向,严阵以待。

    他不知道出手的是谁,但明显对方对这阵势的驾御,甚至还在自己之上!

    只是那一片被掀起的阵势,却并没有继续向他卷来,而是将身受重伤的李太一裹挟了起来,急急的向后扯了过去,也不知藏到了哪里,然后整片八荒城上,阵势渐渐平息。

    一辆四只白鹤拉着的古朴马车,缓缓出现在了八荒城的另一端。

    “呵呵,方小友,形势危急,老夫也只能先出手救人,你可莫怪我呀……”

    古朴的马车车帘掀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位童颜鹤发,身穿破旧卦衣的老者,他脸上带着些歉意的笑容,向着方原缓缓揖了一礼,然后便顺手向下一捞,像是从海里捞出什么东西也似,从下方那氤氲不定的阵势里,捞起了一个脸色苍白,身形垂垂欲倒的人来。

    正是刚才绝处逢生的李太一。

    他向来都是黄袍示人,如今身上的金袍被方原斩了,只剩了束衣,倒成了白色。

    “不知前辈怎生称呼?”

    方原脸色凝重,也向着那老者揖手一礼,沉声问道。

    刚才那老者现身之后,先向自己施礼,自己这时候还上一礼,便不算过分,而且,这老者看起来分明只是元婴修为,可是那阵道之强,着实让方原也感觉有些吃惊……

    他借了三生竹筹与对太古阵道的领悟,才制下了这样一个计划,先引动八荒城大阵之力护体,又借由当年在乌迟国得到的一枝七宝雷树的树枝,破开了李太一身前的神雷,后来还借八荒城的阵道之力防止城里的几个老怪物干涉自己,这便已经达到了自己的极限了!

    可那老者,居然可以倾刻间引动比自己更强的力量……

    方原一时间,都不好猜测他的身份了。

    明明自己的阵道造诣,已经很强了啊……

    “呵呵,好说,老夫不过是一年迈朽夫,凭生只欲一窥天机而不得……”

    那老者呵呵一笑,摆了摆手。

    他这一句话,等若是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可是听了这句话,方原心里却是一惊。

    他已然猜到了这个神秘老阵师的身份了。

    当世三大九纹阵师之一,出身于易楼的天机先生……

    早就有传言,在方原献上了那一道大圆若缺阵势之后,会有一位易楼的老阵师专程过来瞧瞧他,只是方原也不知道,他居然真的来了,而且是赶在了这时候来到魔边……

    更没想到的是,会是他救下了李太一。

    仿佛是看出了方原眼底的不愉,这位易楼老先生苦笑道:“方小友,老夫这一次,不是为了李家的小儿来的,而是专程为见你而来,只不过恰逢此事,还是不得不出手一次,无论事情再大,这里毕竟是魔边,或杀或罚,还是应该由白袍战仙裁决,你觉得呢?”

    望着那老阵师的目光,方原心里领悟了什么。

    “老先生说的有礼!”

    他平静了心情,规规整整揖了一礼,道:“晚辈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八荒城内诸位同僚不肯将罪魁拿下,晚辈恐他逃了,这才自己出手将他拿下,然后等白袍战仙裁决……”

    那位老阵师闻言,倒是微微一怔,苦笑道:“刚才看你那样子可不像啊……”

    方原淡淡道:“杀顺手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