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二十章 这锅你得背了
    “怎可直接便出剑?”

    见着方原一剑横空,秦无涯,古铁长老,莫飞流等人皆大吃了一惊,下意识便要冲前去阻拦,但身边的忘情岛老执事、蛟龙等人却也早有准备,直接便围了上来,声声嚷嚷,围作一团,虽然秦无涯等人或许可以冲得出去,但又怎么可能直接向忘情岛诸人出手?

    这么一耽搁,方原早已冲到了八荒城上,剑意纵横,与李太一祭起的神印斗作一团了。

    在八荒城内,也有不少高人,还是有希望阻止方原与李太一的,可是有人觉得看不清局势,不便立时就出手;有人不愿挤身于忘情岛和九重天两大圣地之争里去,冷眼旁观;更有些人,刚刚冲到了跟前,便被方原与李太一交手的声威吓了一跳,又急忙退了回去。

    这也就使得,眼睁睁看着两大圣地道子交上了手,旁边居然无人阻拦。

    “你此言何意?”

    李太一祭起神印,抵住了方原的剑光,面上已是一片羞怒。

    以他这般身份,刚才会在方原出剑之时,开口解释那么一句,已经是破天荒头一遭。

    若在以前,哪里有人敢让自己背黑锅?

    就算是有人误解,他也根本无须解释。

    可这一次,他被人算计,心里憋屈,再也是因为方原毕竟是忘情岛道子,若是别人都认为是自己刺杀的他,于声名实在影响太大,又不愿和方原闹下去,这才破了一个例……

    而破这个例,也使得他满面羞红,感觉像是受了奇耻大侮。

    但他更没想到的是,自己都已经在向着他解释了,方原居然说这不重要?

    “我早就知道不是你……”

    方原一边出剑,身形于半空之中游移,剑光闪闪,直向李太一斩了过去,一边冷声开口,说着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话:“从我来魔边之前,我便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遭,而我也本来就是在等着他们按捺不住,向我出手,引得他浮出水面来,你会来到魔边,在我意料之外,所以就算你参与了刺杀,我也知道除你之外,一定还有另外一人推动了此局……”

    李太一听得此言,心里竟是一宽,立时低声喝道:“那人乃是仙盟御下洞明堂长老,其名钟老生,是他主动找上门来,要夺你龙魂,布局杀你,我想要龙魂,但不愿做此刺杀之事,并未参与,我座下四部之主,赶往魔渊深处,也只是为了夺龙魂,而非参与刺杀……”

    “洞明堂长老钟老生?”

    方原脸色微凝,记下了这个名字。

    他之前便已了解过,仙盟上有七圣,下有四堂。

    四堂分别为洞明堂、通息堂、观静堂、闻风堂。

    此四堂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各理一事,掌御着天下局势,而这洞明堂,专负责观察天下各方道统,了解,乃至控制各方局势,甚至听说此堂之下,还有暗部,当初自己在阴山宗斩杀的周灵童,应该便是此堂培养的人才,没想到如今又遇到了洞明堂之人。

    这其中前后联系,他也差不多猜到了。

    当初一力推到了龙迹一行,害得洛飞灵离开人间的,便也应该是洞明堂。

    因为正是他们,相比着镇压龙迹的三寸灵山而言,更希望洛飞灵走出那一步,只有那样,才能够将龙魂顺利带出龙迹,当初,自己也正是明白了这一点,才一定要将龙魂扣在自己手中,早就想过,他们既然对龙魂如此志在必得,那便一定会浮出水面,向自己下手。

    “既然知晓,那还不退去!”

    李太一心间已然松快了不少,阴霾一扫而空。

    他此前被人算计,落入瓮中,正是一片憋屈,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的手下人在魔渊被人抓个正着,那么自己无论怎么说,都不好再与此事脱开干净,这也是那洞明堂长老的歹毒之处,刺杀成功,那么龙魂到手,一切好说,刺杀不成,他也把自己当作替罪羊,逍遥自在。

    自己就算想要解释,方原又怎么可能相信?

    但他却没想到,方原居然当真如此明理,这件事居然轻易的就说透了。

    “谁说我要退去?”

    李太一没想到的是,方原听了此言,出手反而更加强势。

    剑意聚啸,渲染一方天际,直向着自己卷了过来,似乎不将自己斩杀不罢休。

    “我已向你说明白……”

    李太一又是不解,又是大怒,狠狠看向了方原。

    但迎着他的目光,方原直接便是斩出了三剑,作为回应!

    “就算主谋是他,难道你派人去夺龙魂,不是真的?”

    “就算你没有直接参与刺杀,但若无你相助,这些人有胆量真来刺杀我?”

    说了两句话,方原斩出了两剑,剑光凝聚到了极点,已比任何神通都要可怖,森森然几乎要将虚空斩破,李太一祭起的神印固然神威无尽,但毕竟不够灵动,在这两道剑光之下,已然穷极变化,然后便在这时候,方原的第三剑,便如天降,直向他眉心斩了过来。

    “最重要的是,就算真与你无关,这件事你也得给我背了……”

    随着这一句话响起,那第三剑道剑光,极快极怖,居然突破了李太一手中的神印金光,直接斩到了李太一的面前来,就算是李太一,迎着这一道剑光,也忍不住吃了一惊,身前神印,忽然间金芒大作,耀亮了一片虚空,而后他身形一展,瞬间出现在了百丈之外。

    低头看看,左颈处的衣领,居然被斩出了一道缺口。

    他的目光,也立时凝聚出了无尽怒火,低声喝道:“为什么?”

    “因为,从刚来魔边开始,你就是我选好的垫脚石啊!”

    方原青袍荡荡,反手执剑,慢慢向前走来,神情在这一刻,显得非常认真,平静的向着李太一说道:“我要保证自己的道贯彻在魔边,那就需要有很大的影响才可以让所有人重视,如今我已经做了很多事,但终究还是差了一次火候,再没有比你更适合添这把火的了……”

    他大袖垂落,仙风荡荡,犹如嫡仙,向李太一道:“所以,你就认了吧!”

    “你……”

    饶是李太一养成了世间最好的养气功夫,儒雅到似乎从来不会发怒,不会失态,这时候听了方原的话,也忍不住脸色大变,一种无法形容的荒唐之意从他心间升腾了起来。

    “拿我当垫脚石?”

    “借我的身份与地位,贯彻你在魔边的道?”

    方原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也理解方原想要表达的意思,但他还是有些糊涂了,他觉得这件事听起来是如此的难以置信,更不明白,自己乃是堂堂九重天太子殿下,自己是未来世间最强的人之一,是要在将来,挑战东皇山那个怪物的存在,但如今……

    ……这些人是怎么了?

    有人算计自己,要自己背黑锅。

    有人要拿自己垫脚石,用自己来祭他的道?

    “凭什么?”

    糊涂之后,生出的便是无尽的怒火。

    那些怒火,仿佛是积攒了一千五百年,自己本来早就已经习惯将它们藏得严严实实,可在这一刻,他们却一下子聚集了起来,而且经过了一千五百年的压抑,更是浩荡不已。

    熊熊自心间烧起,已使得他脸色扭曲了起来,眼睛红的如血。

    “你们……凭什么敢如此小瞧我?”

    这声音里,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愤怒与憋屈。

    也是在这么一霎间,九重天太子李太一身上的气机,像是冲破了某种封印,忽然间暴涨了起来,浩浩荡荡,倾刻之间便已冲破了至尊元婴所能够达到的极限,破入了一种新的境界之中,与此同时,道道紫色闪电凝聚在了他脑后的虚空里,显化出了一层雷瀑……

    “不好,原来太子殿下他……”

    一见得此幕,感觉到了李太一身上的气机,不知多少人都吓的脸色大变,齐声惊叫了起来,甚至下意识的便向退去,眼神如同见了鬼也似:“……他原来早就已经是化神!”

    “一千五百年过去,所有人都以为他还未成就化神,原来他……”

    “……他只是一直在隐藏着修为!”

    “……”

    “……”

    “既然你一定要我背了此事,那我便真的杀了你又何妨?”

    李太一面容扭曲,身后雷电,化作了一片雷瀑,轰隆隆袭卷,直向着方原倾落而来,那雷瀑里,隐隐可见一方虚影,乃是一株小树的模样,众修里有人认得,那正是九重天的珍藏七宝雷树,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这位太子殿下,已经将这一株神树炼入了自己体内。

    正是借着七宝雷树,他突破了元婴的极限,踏足于化神境界。

    在传说中,七宝雷树等神物,本来就是从建木之上生长了出来的,类比仙源。

    “这就沉不住气了?”

    而方原迎着那一片雷瀑,也是脸色微冷,低声道:“怪不得你一千五百年都只是太子!”

    说出了这话时,他身边忽然间也有火光耀眼,一大片白色的火焰横布虚空,浩浩荡荡,犹若火云,而在火云之中,更是可以看到隐隐有九条龙影飞舞,挟着滔天烈焰,直向着那势若疯魔一般的九重天太子缠绕了过去,声势上看,非但不输于他,甚至隐有过之……

    “这……”

    城下众修,看到了这一幕,已然心凉了半截:“……又是一位化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