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一十八章 说个明白
    “什么?”

    这时候,八荒城上下,或长老,或神将,或阵师,或散修,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数万双眼睛在看着方原,尤其是看到了那一件一件行刺的罪证之后,更使得这所有人都被这一场杀局的狠辣所惊动,更是被那推动了这一场刺杀之人的能量所吓倒,而吓倒之后,跟着便是无穷的愤怒,这种力量已然积聚到了无法再压制的时候,犹如火山,到了喷薄之时!

    然后在这时候,方原一声大喝,惊动了四域!

    “李太一,给我滚出来!”

    这一声大喝里,运转了法力,而且是含怒而发,没有克制对力量的控制。

    因此,声音如雷,滚滚荡荡,在八城墙的城壁与周围的山势之间翻滚,久久不绝。

    而周围所有修行之人的眼神,便一下子都凝了起来!

    方原在这时候,叫那九重天太子殿下出来,用意自然十分明显。

    原来是他……

    ……其实早就已经有无数人在想,敢推动这么一场大刺杀的人究竟是谁?

    其实,已经有不少人猜到了九重天太子殿下的身上,毕竟他与方原同为圣地道子,又曾经因为镇魔关守将一事起过争执,整个魔边都知道他们二人不睦,猜着他们会有一战……

    ……更重要的是,李太一也有这等本领,推动这场杀局!

    ……只是,居然真是他?

    不知多少人,脸色凝重了起来,眼中流出了无尽愤怒的流火,以及隐隐的恐惧!

    怒的是,他可是堂堂圣地九重天仙朝的太子啊!

    圣地道子,身份至高无上,一举一动,天下关心,怎么能做这等事?

    而紧接着的,便是恐惧。

    一听到李太一的名字,便是之前那些对方原有着无尽拥护尊崇,听闻了他被刺杀之事怒火难抑,因此不顾一切冲到了八荒城前来要求八荒城彻查这件事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拥护方原的,多是出身寒门的小修士。

    而这位太子殿下,却是世间身份最尊贵的人之一啊!

    ……

    ……

    “方道子且息怒……”

    方原一声喝过,声音回荡在八荒城天上流云之间,四面八方,一片压抑的沉默。

    但还没等八荒城内传来回什么回应,周围不远处,却忽有几道身形急急赶来,修为皆不弱,气度过人,正是女神将莫飞流、古铁长老等人,他们赶到了方原身前,目光从城前的一堆人头山与那一架已经残损的九龙离火罩等物之上扫过,眼神也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那几件证物所代表的东西,就算是他们,也感觉心里异常沉重啊……

    “方道子,听闻你遭人行刺,我等皆担忧无比,如今见你无事就太好了……”

    女神将莫飞流打量了方原几眼,确定他未受伤,才略略松了口气,而且神情之上,也未免有些古怪,实在难以想象,以方原的修为,是如何在九龙离火罩这等大杀器之下活下来的,不过,如今当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只是凝神问道:“你唤太子殿下的意思是……”

    方原不动声色,只是淡淡道:“取上来吧!”

    旁边的忘情岛老执事便挥手一招,旁边立时有数位神将,拎着三颗首级走了过来,往地上一掷,却是三颗一脸绝望的头颅,如今早已元婴寂寂,死的不能再死了,但这三个首级的神情面貌,却可以看得清楚楚,不是九重天的三位得力重臣又是谁,只可惜少了一颗……

    莫飞流等人与九重天打的交道不少,这时候自然不会认不出来,脸色便立时变得有些凝重了,九重天得力重臣的首级在方原手里,与刺客的证据一起拿了出来,还不够明显?

    老执事在一旁沉喝道:“有这三颗脑袋为证,莫仙子该知道为何唤仙朝太子出来了吧?”

    莫飞流心神顿时一颤,欲言又止,眉宇间的担忧更多了几分。

    她微微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有些说不出口来,脸色只是担忧又为难。

    就连古铁长老,这时候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也就在此时,莫飞流身边,那位方原未曾打过照面的黑袍中年男子,向前踏出了一步,向方原揖礼道:“方道子,吾乃白袍战仙座下二弟子秦无涯,奉师尊之命,在他老人家外出之时镇守八荒城,此事出的蹊跷,我八荒城也不会坐视不理,待到师尊回来,定然会请下法旨,让他老人家做主,还你一份公道,只是……只是如今的话,道子此举欠妥……”

    “嗯?”

    方原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脸色也看不出喜怒。

    忘情岛老执事则适时的代替他说话,冷声道:“那依二先生之见,又当如何?”

    那黑袍中年男子秦无涯微微皱,不理会老执事,仍是向着方原道:“魔边事关天下安危,最不可乱,如今师尊不在关内,无涯奉师尊之命镇守八荒城,更不敢稍有差迟,道子行刺之事,虽然可恶,但也不能因此而乱了八荒城的秩序,所以,还请道子稍制怒气,回镇魔关去等候吧,不然这八荒城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乱象一起,那便不好收扬了……”

    忘情岛老执事听了此事,也看向了方原。

    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方原直接赶到八荒城来找李太一有什么目的,只是他们心里也憋了一肚子火,再加上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处事,极为相信方原,便一切都由他做主了。

    是闹是和,总得看看他的意思。

    而方原在这时候,则慢慢转身看向了秦无涯,眉头微皱,神情似笑非笑,但口吻里却蕴含着一丝愠怒,道:“我遭人刺杀,前来问个明白,你却说让我不要闹出大乱子?”

    老执事一听,心里就明白了,这是要闹啊……

    那秦无涯听了方原的话,眉头便忍不住皱了起来,道:“方原道子还请息怒,虽然这一场刺杀可恶,行刺之人罪名不小,但你毕竟无事,只将这些证据留下,师尊回来之后,自然会查个清楚,为你作主,难道你连这等时间也等不得,立时便要搞个天翻地覆不成?”

    “留下证据,回去等你们的调查结果?”

    方原声音沉了下来,冷声道:“你说的有理,若你真有心要查,事实皆已俱在,你既然代守八荒城,那难道不该将李太一立时拿下,等到这件事真正查清楚了之后再行发落么?”

    秦无涯脸色立时变得有些无奈了起来。

    心想若是旁人犯了事,当然要先收监,查清楚再说,但那可是九重天太子啊……

    还不等他将心里这嘀咕换成合适的话说出来,方原便已经接着说了下去:“如果你觉得那是九重天太子,不敢将他扣下,那我同样也是忘情岛道子,你又为何要逼着我先回去?”

    秦无涯一时哑然,话也说不出来。

    “所以,这件事你们能管便管,不能管,我自己解决也好!”

    而方原则是脸色沉沉的说了一声,不再理会秦无涯,身形转了过去,忽然间声音一提,蕴含了法力,气魄雄浑的声音便朗朗传遍了八荒城内外:“吾为魔边勘查地势,却遭人泄露行踪,聚众刺杀,险些殒命,如今我侥幸还来,要你李太一出来问个明白,难道不该么?”

    那秦无涯脸色微微一沉,有些怒意。

    莫飞流与古铁长老,也欲言又止,有些相劝之意。

    方原刚才的话他们辩驳不得,但还是觉得如今方原的做的事有些吓人。

    让人摸不清他究竟要做什么……

    只是这一次,还不等他们再说出什么话来,忽然间下方响起了一阵喧哗。

    “无论是谁,行刺之事不可不给个交待!”

    “九重天太子又如何,敢做出这等事来,拿命来陪……”

    是下面那些沉默的众修,他们在这时候,忽然间有人高声厉喝了起来,一个变成了两个,又变成了几百个,轰隆作响,最后无数人一起振臂高呼,一下子掀起了无边的声浪。

    秦无涯等人,都没想到这等关键之时,那些散修居然有这等胆子,皆是一惊。

    “尊上,末将率人护驾来也……”

    “谁人敢刺杀吾镇魔关神将?”

    “小师弟,两位师兄帮你打架来了……”

    还未来得及出言训斥,便又见得西方镇魔关方向,有一群仙军急急赶了过来,一眼望去,正是镇魔关的人马,为首之人正是凤离长,后面跟着三位雪原老魔,天枢门阵师等等,浩浩荡荡,万余仙军军势齐整,森森然跨坐了飞马踏空而来,那份声势,当真让人心惊。

    秦无涯脸色已然大变:“居然调谴了镇魔关仙军……”

    “方原道子有功于魔边,竟遭人刺杀,无论是谁,须得分说个明白……”

    又在此时,南方虚空里,也只见得一片黑压压的修行之人,有人跨兽,有人腾云,还有人驾御飞剑,一眼看去,几乎望不到边际,不知几万人,却是之前赶去了魔渊想要迎接方原,但路途上错过了,如今又急急忙忙赶了回来的散修与寒门等等,这些人与方原关系最少,甚至龙魂的分配,他们也很少有希望拿到,但数量却是最多,乌云也似的向八荒城冲来。

    那等声威,惊天动地:“是谁刺杀方原道子,出来说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