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一十二章 神焰炼丹心
    玄黄一气诀的要诣,便在于包罗万象,变化无穷。

    其中玄黄二字,指的便是天地!

    从这名字便可以看得出来,当年创出此诀之人,本是雄心壮志,要修炼出一道效仿天地的功法出来。这种意境,可说甚为高远,一旦可成,那甚至是比肩一道天功的境界……

    ……不过这也太难了!

    因此当年创出了此诀之人,只是开了一个头,便嘎然而止,不过幸好,继承了此法之人是方原,方原在这开头之上,又一步一步推衍,将其从玄阶推衍到了神诀,又从神诀推衍成了仙法,一步一步,由融炼万物,到无穷变化,再到不变之变,直至他如今的境界。

    现在的方原,修为还只是至尊元婴高阶,可是一身法力,却已颇具万千气象,浩然无尽,可纳万物,这也是方原可以借着一身法力,在这九龙玄火罩内,撑得这么久的原因。

    但法力再强,也总是有消耗干净的时候。

    因此,方原灵机一现,想到了惟一一个有可能救自己的方法!

    那便是,既然罩内离火厉害,那干脆炼化这些离火!

    若在旁人看来,这自然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但方原却未必不能!

    他修炼的玄黄一气诀,本就有包罗万象之意,这并不是指的他已真的包罗万象,而是指他的法力,本来就有容纳万物之能,这法力的本身,便有了将离火炼化的可能!

    当然,这离火也不是谁都可以炼化的……

    与可以炼神弑魔的离火相比,方原的修为还低了点!

    可是除此之外,他还有忘情天功!

    “依常理而言,修行之人,到了元婴境界,便已达到了一个极限,尤其是我所修炼出来的至尊元婴,注定了我无论是肉身还是神魂,都已经达到了人的巅峰,无法寸进……”

    “可是前辈修行者,却偏偏又从元婴境界之外,推衍出了另一个境界!”

    “那便是借助于仙源,再参一境造化!”

    方原如今法力已所剩无几,偏偏整个人都更显得冷静,心间念头急转:“仙源,便是这世间的精髓所在,是世间的本源,里面蕴含有大道气机,更有着天地构建的法则!”

    “修行之人要参悟大道,但人心不足,所以成就不得大道,而仙源,乃天地本源的一种,炼化仙源,其实就是等于在窃天地,补自身,更上一层境界……”

    “只是这大道,不是谁都能参悟的,仙源,也不是谁都可以炼的!”

    “对于底蕴足够的人来说,炼化了仙源,便是突破了人之极限,踏足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但底蕴不足的人来说,仙源便是要人命的东西!”

    “如今,这离火内蕴法则之意,某种程度上便与仙源相似!”

    “起码,它是接近了仙源那一层级的力量……”

    “只是,仙源都是那些最圆满的力量,比如弱水、元火、幽金、建木,厚土等等,这离火则与之不同,性烈而急,法则不全,威力惊人,但是真正的根基,却不如仙源……”

    “可伤人而不可益人,这就是离火与仙源的区别……”

    方原平静至极的想着,心里渐有念头升起:“旁人不会想到用法力来炼化离火,那是因为这太难,几乎是一条死路,可是我修炼了玄黄一气诀,理论上,本就可以炼化万物……”

    “我连黑暗魔息都曾经炼入法力之中,更何况是离火?

    想到了这里时,方原眉宇间,便升腾起了一抹凝色。

    或者说,是一抹傲然!

    “这难度很高,甚至比炼化仙源,参悟化神更难……”

    他说着话时,双手缓缓抬起,在胸前结成了一个印记,而后声音淡淡,自语道:“但我此前在忘情岛参悟天功,就是为了将来炼化仙源,突破至化神境界,依常理而言,只要参悟了三成左右的天功,便有希望炼化仙源,而我,参悟了九成天功,难道还炼不得离火?”

    仅剩不多的法力,忽然间散了开来。

    方原不再竭力抵御那些离火,而是将它们纳入了体内。

    这等离火,难以驾御,一入肉身,便立时要将他化成灰烬。

    可是方原的神魂,却在这一霎那间脱壳而出,道道领悟自忘情天功之内的道理都升腾了起来,这些道理,本来就是对世间的阐述,对天地本源的把握,有了这些把握,也理解了这些把握,修行之人,才有希望去驾御那仙源之力,甚至用仙源,补足自身的不足……

    如今,方原便以炼化仙源之法,去捕捉那离火的法则碎片。

    他的肉身,很快便开始变得寸寸化成飞灰。

    可是他端坐不动,任由离火烧身,只是领悟着其中的道理……

    终于,在他整个肉身,几乎都要化作飞灰之时,忽然一道灵机出现,方原的元婴,捕捉到了一缕离火,并将他引入了自己体内,虽然只是一缕,但随着这一缕离火被他炼化,整个罩子里的离火,却立时绕开了他的身体,又或是说,这离火将它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方原有了一线明悟,而后继续炼化着离火。

    他的法力,开始一丝一缕的恢复,滋养肉身,开始重塑。

    他的肉身之中,本来就有当初在忘情岛吞噬掉的大量龙魂精气,藏于肉身深处,便如之前,他肉身之上显化的龙形,其实就是那些不曾彻底炼化的精气显形而来,这些精气一点一点炼化,可能需要数十年,甚至是数百年的功夫,可在这时候却一点一点锻了出来。

    而方原,便也借着这个机会,开始重塑肉身。

    “我以神焰炼丹心,从此不是寻常人!”

    肉身渐成,一寸一寸,臻于完美,方原的神情,平静而温和。

    九龙离火罩内,火焰渐熄,他自身的气机,却开始变得愈发雄厚……

    ……

    ……

    “休走……”

    却说在这时候的外界,正为了争夺万龙魂珠,斗作了一团,那追逐白猫的黑袍老者,以及那位带了装天壶而来的妖艳魔女,在白猫的相助之下,赶到了那四位神秘老修的身后,知道机会难得,又惊又喜,同时出手,直向着那四位神秘老修打了过去,法力雄浑浩荡。

    “滚开!”

    那四位神秘老修见状,也是森然怒喝,同时挥掌向后打将了过来。

    四道法力,交织涌至,犹如怒浪滔天。

    那黑袍老修与妖艳魔女见状,也不敢大意,黑袍老修势头稍缓,急卸去法力的狂攻,而那妖艳魔女却是身法惊人,于半空之中滴溜溜一转,居然从那四道法力交织之中攻到了这四位神秘老修身前,身上散发出了道道灰色的光华,犹如一只大网,当头笼罩了下来。

    “肮脏妖魔,也敢来痴心妄想!”

    四位神秘老修愤声低吼,急御法力,撕裂了大网,急攻魔女,想逼退了她,闪身逃走。

    “你们鬼鬼崇崇,又哪里干净了?”

    而那魔女则是心间明白,居然不硬接他们的法力,而是身形游走,只是袭扰,却是有意要将他们留下,如此拖得数息,那黑袍老者便也赶了上来,与魔女联了手,夹击四位神秘老修,在更远处,更是有不少看到了万龙魂珠被四人夺走的人,拼命也似冲了过来。

    “顾不得了!”

    眼见得就要被人包围,更走不脱,那四位神秘老者之中,便忽然有人阴声低喝,急急将一个黑色葫芦祭了起来,那葫芦周全,都纹满了诡异的符文,让人看上一眼,便说不出的不舒服,在虚空之中,乌光大作,周围符文一亮,上面的塞子便被里面的东西顶了出来。

    “咻……”

    一缕古怪的黑烟,从葫芦里面飘了出来。

    那一缕黑烟,似乎比周围的黑暗魔息更浓重,隐隐带着一股子死意,一出了葫芦,便立时消散于无形,可是却不是消失,而是直接弥漫了整片天空,无处不在,布满四域。

    “八宝瘟葫芦?”

    那妖艳魔女识得厉害,一见之下,脸色大变,闪身急退。

    以她的修为,居然半点也不敢接近这葫芦似的模样,惟恐沾上什么东西。

    “果然是你们四个老怪物……”

    那黑袍老者也是脸色大变,厉声大吼,怒意狂涌,但跑的却是飞快,不但是跑,而且逃出了一定距离后,还立时以法力裹遍了全身,仔细的探查肉身每一寸,生恐遗漏半分。

    后面追了过来的人却不知道,仍是蒙头向前冲,但一接近了那个黑色的葫芦,立时便感觉不对,离得近的人,身上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了红斑,而后化作脓血,惊愕之下,急忙运转法力去抵御,但法力稍动,身上的红斑,便立时爆了开来,脓血溅向四方。

    周围沾上了那脓血的,身上也立时起了红斑,而后化作脓血。

    一传十,十传血,周围瞬间一片惨叫之声,简直如同鬼嚎地狱也似。

    追踪之势,立时缓了,人人急着逃脱。

    只是一个黑色葫芦,居然硬生生将这么多的追兵给逼退了。

    “嘿嘿,这一葫芦瘟宝,换这一颗万龙魂珠,也是值了……”

    四位神秘老修见状,却是对视一眼,虽然明知曝露了身份,他们却也不在乎,尤其是那祭起了黑色葫芦之人,更是连葫芦也不收了,便留在了半空之中,然后转身便走。

    周围追兵虽多,但谁又敢靠近?

    这一颗万龙魂珠,居然眼睁睁便要被这四个人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