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零七章 我也想除祸胎
    “除祸胎?”

    方原看到了这么多人出现,卷起无边凶气而来,也是微微收敛了目光。

    他目光扫向了那无数的元婴高手,脸色便微微一冷。

    那是一股子难以形象的力量。

    若不是亲眼所见,几乎很难有相信,这世上的元婴高手,原来这么多,更难相信的是,这么多的元婴高手,滚滚荡荡,只为自己而来。他们皆蒙着面,露出了一双双暗含杀气的眼睛,但对于他们这等境界来说,蒙不蒙面,其实区别不大,他们只是象征性的蒙上了面而已,滚滚而来,尚距离方原三四里,有的十多里,便已迫不及等,恶狠狠的打了过来!

    轰隆……

    一道道神通,有的引动了天地之间的狂风,夹杂着无尽的风刃,有的引动了天上的云气,化作道道如利箭也似的冰晶,有人摧动了一片片的巨石傀儡,有的放出了索人命的妖鬼,也有人直接驾御着某种法宝,在虚空里,引出无数道剑光,纷纷啸啸,铺天盖地而来!

    若只是一道神通,一件法宝,那不可怕。

    可是在这么多人争相出手之时,那便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局面了……

    “轰!”

    方原在这一霎,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他一身青袍猎猎,双手猛得在胸前一合,一扇巨大的青铜门凭空出现,拦在了身前。

    那一片大变,由各种神通,法宝,兵器打将过来的洪流,便在下一息,接踵而至,荡荡而来,像是一条源源不断的大河,结结实实的轰击到了方原祭起的青铜门之上,其势犹如天崩地裂,那是超越了想象也似的力量,强势无匹,直接撞的方原站立不稳,后退了一步。

    “呼……”

    再下一刻,那九幽宫的七位魔神,也同时咬牙大喝,口吐魔息。

    七道魔息交织而来,再次撞到了方原身前的青铜大门之上,又撞得方原向后退了一步。

    “阵列!”

    紧接着,那三支千人大军,首接尾,臂连臂,已然成了三个巨大的圆阵,他们的法力联合到了一处,阵势旋转不休,圆中藏圆,法力连横,直接搅起了三道强横无边的力量,每一支仙军都横扫出了一片乌压压的灵光,像是三团凝聚的战意,接连打到了方原向前。

    “轰!”“轰!”“轰!”

    方原连退了三步,身前那一扇青铜门,已然接近碎裂。

    他头上的发髻,也被震散,黑发飘散了两侧,狂风袭来,飞在半空之中。

    “杀我?”

    他抬起了头来,目光显得有些冷,更有些淡漠。

    “除祸胎?”

    他看向了那虚空里的八位魔神,看向了那四位身穿红袍,脸上戴着铁面具的老修,又看向了那守在了外围任何一处细小的空隙,数十位蒙住了脸,杀意满满的元婴修士,最后时则扫向了这一片战场周围,正快速的将大阵布了起来,试图将自己逼进死角的三千仙军。

    这么多的元婴高手,这么大的阵仗,几乎超出了一方圣地的底蕴!

    这得是有多少人想要自己死,才能布下这么庞大的局?

    他的脸色,也有一霎那的扭曲。

    心里,也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怒意升腾了起来。

    那些人,虽然都蒙了面,隐去了身份,但他们的神通,法宝,又岂是这么容易更改的,方原也算博览群书,见多识广,仅从他们的神通与法宝之上,便认出了许多人的身份。

    “中州古家的引天法……”

    “东海兰岛的牵地术……”

    “还有,那些分明带着妖类气息的天赋神通……”

    有这么多的家族,将他们的至高长老送了过来么?

    至于那三千仙军,更是好认!

    他们施展的大阵,就是从自己的大圆缺若阵里化出来的啊!

    冒着承担刺杀魔边神关神将的风险,不知费了多少功夫,拼着无尽的损失,将这么多元婴与仙军送入魔边深处来,与声名狼藉的九幽宫,甚至还有一些妖族的高手联手……

    他们为了让自己死,不惜做到这等程度么?

    ……

    ……

    “你看到了,多少人想让你死?”

    而在此时,那一尊白骨骷髅,仍静静的盘坐在虚空之中,冷目注视着方原,那黑洞洞的眼眶里,似乎隐藏着无尽的怜悯与慈悲:“你太骄傲,你逼得他们太过了,所以他们不惜一切,都要杀你,因你错的厉害,所以才有这么多人聚集到了一起,定要杀你……”

    “你以为自己走的是一条为天下的路……”

    “……但其实,这只是一条死路!”

    “……”

    “……”

    那种难以形容的力量,渗入了方原道心,似乎要将方原的道心炼化。

    尤其是在周围出现了这么多的元婴修士,甚至还有三千仙军死死围困的一霎那间,那种上天不能,入地无门的绝望之意,更像是潮水一般,似乎要将方原淹没,这种力量死死的定住了方原的道心,要生生将其镇压的崩溃,那是一种恨不能让方原放弃一切的力量……

    但迎着那无数人,迎着这白骨骷髅,方原终究还是缓缓抬起了头来。

    他心间有无尽怒意,但却强行压了下去。

    “你们说的很好!”

    他声音显得十分平静,荡袖收起了那一道闭天门的神通。

    “我确实没想到这么多的人想要我的命……”

    在他说着这话时,身边青气流转,显露出了一只金色的蛤蟆,仰头向天,张开了嘴巴,吐出了半截剑柄乃是一颗鬼头模样的邪剑,然后方原伸手,握住了那邪剑剑柄,低声道:“他们不同意我做的事情,所以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杀我,就仿佛这世间人都要我死……”

    说到了这里时,他缓缓将那一柄邪剑从蛤蟆嘴里拔了出来。

    也在这一霎,他身上的气息忽然暴涨,犹如一尊神邸立于世间:“那又如何?”

    “唰!”

    他说出了这话时,忽然间出剑。

    剑光如一道神虹,荡开了天地间的黑雾,也荡尽了周围的绝望之意。

    这一剑直接斩向了那空中的白骨骷髅,使得虚空一霎间被撕裂,巨大的白骨虚影,就此消失,而他头顶之上的神光,则在这时候显得清晰到了极致,也气势强大到了极致!

    “这不可能……”

    那驾御着这白骨骷髅的独角鬼王在这一霎口喷鲜血,脸色大变。

    他想不明白,方原为何仍没有动摇了道心?

    这世上有道心坚定之人,但绝无道心无缺之人!

    就算方原道心再坚定,但在看到了这么多人杀自己时,也不该表现的如此淡然。

    无论是愤怒,还是失望,又或是痛苦,都会给他的道心造成可乘之机,而九幽秘法白骨观,便可以通过这一线可乘之机,伺机将他压制,甚至直接以白骨观将其控制。

    这白骨观,本来就是神魔秘法!

    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方原居然无动于衷……

    “他们本来就是我引来的,又如何动摇我的道心?”

    他看不见的是,冷眼看着那些人冲来,方原脸上反而闪过了一抹阴沉。

    “诛杀此獠……”

    “还这魔边一份清静……”

    “小心莫要被他有机会毁了万龙魂珠……”

    远处众修,一见到方原出剑,周围形势,立时掀起道道滔天巨浪。

    转眼之间,便有无数大喝响起,八尊魔神联手而来,驾御雷冥秘法,漫天皆是诡异至极的黑色雷电,犹如一片雷瀑,直从天而降,似要将方原的身形给直接淹没。

    而那百多位元婴高手,更是神通可怖,不愿给方原半点喘息之机,滚滚而来。

    能出现在这里,他们没有一位简单,各自驾御着不同的神通、法宝,纷涌而来,三十多位元婴联起了手来,那力量简直无法形容,怕是化神修士,也不敢正面接他们一击!

    周围的三千仙军,也早有准备,齐齐动手,一方大阵便已成形,将方原困在了阵心,滚滚荡荡的大军之力,直向着方原镇压了过来,犹如磨盘,似乎要将他直接碾碎……

    八尊魔神,三十余位身份神秘的各位元婴高手,以及还有四位不知来历,修为却高得出奇的老者,三千蒙面甲士,这等庞然势力,怕是连化神都可以困杀,而在他们决定了要同时杀一个人的时候,那等杀气,更是几乎可以直接将人吓的失去了战意,转头便逃!

    这种力量,本就是一方必杀之局!

    全不容得方原有半分逃走的机会,也不让他有半分活下来的机会。

    可在这时候,方原却奇异的没有逃,而是杀气腾腾,持剑迎了上去!

    “只因为我要做的事,触及了你们的利益……”

    “只因为,我没有将龙魂给你们,让你们失望了……”

    “只因为,我要让这魔边玄甲以功勋立足,威胁到了你们的地位……”

    “……所以,你们便不惜布下死局,刺杀堂堂神将?”

    方原的声音里蕴含着无边的怒意,偏偏听起来是冷静的,迎着巨浪滔天,神色不变。

    “既然你们要为了自己,除掉我这祸胎?”

    他持剑在手,直接向前冲了过去:“我也正好要为这天下,除尽你们这些祸胎!”

    “唰!”

    他一剑斩了出去!

    天地之间,出现了一道耀眼至极的白光,霎那间横过了虚空,映亮了一方天地,而随着那剑光出现,虚空里更是涌出了无数的黑色妖灵,滚滚荡荡,聚啸成群,像是一只大军瞬间出现在了半空之中,然后追随着方原的那一道剑光,直向着前方乌压压冲了过去……

    “哈哈,憋了三千年,终于可以放开了大吃一顿……”

    也就在此时,远处的虚空里,传来一声怪笑。

    有人惊愕转头,便看到有一道宝光急急穿越了无边黑雾而来,那赫然便是一只人立而起的蛟龙,瘸着一条腿,还有一只爪子缩在了腋下,穿着一条花裤衩,看起来怪模怪样,但两眼放光,却是透着一股子惊喜,一声怪笑,身形便忽然间变大,化作了一条三十丈长的蛟龙。

    “为了吃这一餐好饭,老子专门洗了裤衩……”

    它怪笑着,直接一头冲了过来,驾御着无边风雷,冲进了人群之中大杀。

    “道子勿扰,吾来也……”

    另一侧,有一声大喝响了起来,只见得为首之人,乃是一位神威赫赫的老将,正是忘情岛老执事元幕,而在他身边,还跟了十几位气机深厚的高人,却是镇魔关里的一些玄甲神将,以及一些效忠于忘情岛的魔边神将,在一只白猫的引路之下,急急的突破黑暗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