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零一章 祭拜神山
    事情定了,一场大势即将被推动!

    方原注定会得到很多人的尊敬,但也注定会触怒一些人……

    所以白袍战仙问他,值不值得?

    方原没有回答,是因为值不值得,他都会这么做……

    ……但是究竟值不值得,他起码在接过那一方镇魔关将印的时候,并不清楚!

    ……

    ……

    辰时刚过,正是朝阳化作了骄阳的时候。天地之间,一片明媚,就连这一片古朴而空旷的广场,在这时候,也似乎多了些生气。而在这广场之上,则坐落着无数的青色石碑,一眼看不到边,一排一排,一列一列,仿佛是雄兵铁甲,直直的立在了这一片广场之上。

    碑是坚硬无比,万年无损的玄石,而碑上的字,则漆红如血。

    内容很简单,皆是一个一个的名字,更有些甚至只是道号,真实性名也没有。

    “道一仙祖鸿虚真人,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上清仙祖神游宗主,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忘情岛圣女碧落仙子,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大天魔宗太亘魔祖,英灵不灭,万古长存……”

    “九重天帝玄古至尊……”

    “昆仑战仙紫瞳武圣……”

    “雪原剑仙皇甫玄都……”

    “永夜魔主血魔老怪……”

    “……”

    “……”

    这里是八荒城后的神山,亦是方原成为了魔边十大神将后,按例需要来祭拜之地。

    这些先烈,便都是上一劫时,为了对抗大劫而殒落的前辈修士,这里面有大修仙祖,有一方魔头,有不世人杰,也有绝代妖圣,可以想象出他们曾经不可一世的风采,但在这神山中,却不过是化作了玄石碑上的一行简单字迹而已,甚至都无法占据一整块的石碑……

    相对于浩瀚的天元历史来说,他们还是太渺小了。

    石碑很多,越往后面去越古老,前面的自然越崭新,而可以想见的是,或许之后不久,在前面又会出现一批新的石碑,也出现一批新的名字,然后继续被后人祭拜……

    方原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若是自己以后为大劫身死,有没有资格在这里留个名字?

    ……

    ……

    “方道子,照理来讲,每一位神将来祭拜,老夫都会给他讲一遍这神山里面功德碑上这些先辈们的过往,让他明白肩上担子之重,明白这天下生灵的份量,多一些担当,只不过,你是个聪明人,更是个做事的人,这些话对你讲与不讲,或许也没什么分别了……”

    古铁长老陪着方原一同进入了神山。

    他静静的看着方原从碑林之中走过,目光缓缓扫过了那些名字,良久之后,才轻轻说道。

    方原看了许久,盘坐在了碑林之间,道:“你可以讲讲!”

    古铁长老沉默了片刻,便缓缓开了口:“道一仙祖鸿虚真人,便是当年的圣地东皇山之主,他乃是上一劫时,世间修为最高的修行先辈,大乘真仙第一人,震古砾今,甚至世人都说他已经有飞升的资格,可是在大劫到来之时,形势险恶,他为扭转魔边形势,一人之力,镇住魔渊大劫三天之久,使得魔边及时建起了防线,但他也在功成之后,身死道消了……”

    方原静静的坐着,点了点头。

    古铁长老便又继续说道:“上清仙祖,便是上一劫时的大道统神游宗之主,那时候的神游宗,因为出了他这样一位奇才,底蕴空前强大,已足以和圣地比肩,可是在大劫降临之后,黑暗魔息遮天而来,他率神游宗上下抵御一只魔物大军,最终那魔物大军,皆被拦在了望冥关一带,可是神游宗上下,也尽数殒落,以至于你们这些小辈,甚至都不知道神游宗之名!”

    方原静静的听着,向那碑的名字,看了一眼。

    “碧落仙子,你应该也是知晓的……”

    古铁长老低低的叹了一声,道:“她便是上一劫时的忘情岛圣女,也是如今的忘情岛老祖宗的师尊,当时大劫来时,她才不到百岁啊,但是她天资惊艳,一力补全了忘情天功,不到百岁之龄,便修到了大乘真仙境界,如此天资之辈,若是可以撑过那一劫,她必然会成为万古传奇,可是在魔边势微之时,她还是毅然出手,一力斩杀三头天魔,最终殒落……”

    “于是,本是一位可成为万古传奇的奇才,才不过万年,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方原怔怔的抬起了头来!

    忽然很想把蛟龙叫来,问问他当时把它钓在了南海的碧落仙子,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太亘魔祖,是不世大魔头,与上一劫时的七大圣地与仙盟,斗了一辈子,这么多绝顶高人,不世强者,却没有任何人让他低过头,他的子孙徒弟,被圣地与仙盟,不知斩杀了多少,而他,也不知抓了多少圣地与仙盟的真传天骄,炼制生灵之丹,双方可谓血海深仇……”

    “可是在大劫降临之时,道一仙祖亲笔写了一封信,命人拿去送给他……”

    “信上只有一句话:我来了,你来不来?”

    “太亘魔祖没有回信,却在第三天时,直接率座下十大弟子,出现在了魔边!”

    古铁长老见方原一直沉默着,便一直说了下去:“九重天帝玄古至尊,自称为九重天皇朝数万年来第一帝,号称天下无敌,与道一仙祖交手十次,未分胜负,他曾言是道一仙祖夺了他的气运,所以他才迟迟不能飞升,道一仙祖殒落之时,便是自己飞升之日,可是在他听说了道一仙祖镇压魔渊黑暗生灵三日而死之后,却没有飞升,而是直接来到了魔边!”

    “他说要屠尽百万黑暗生灵,祭奠老友!”

    “我不知道他成功了没有,但我知道,起码也有七只天魔,死在了他的手上!”

    “昆仑战仙紫瞳武圣,在神关被毁的情况下,以一己之力守三关,生生为神关夺来了足足七天的修缮时间,最后神关修缮完毕,紫瞳武圣亦力竭而亡,据说他直到临死之时,仍然保持着冲向魔渊的姿势,再可怖的黑暗魔物,都要绕开了他的肉身百丈,才敢继续向前!”

    “雪原剑仙皇甫玄都,以身合剑,斩杀了那一头传说中的最强的天魔……”

    “永夜魔主血魔老怪,他修炼邪功,做事残忍,世人不容得他,他也不容得世人,可是在大劫势大,眼见得神关即将失守之时,他却率门人赶到了魔边,冲进战场血战十几日,他看不起神关,无论受伤多重,也打死不入神关休息,只率门人在战场之上绞杀魔物……”

    “最终,他斩杀无数魔物,但连他在内,一应门人,也终遭万魔所噬……”

    “……”

    “……”

    古铁长老险些对这些事迹很是熟悉,一言一语,缓缓道来,不急不徐,十分清楚。

    甚至他的声音里,都没有蕴含太多感情,只是很淡然的说了出来。但冥冥之中,这些话,却像是成为了某种力量,震颤着天地。仿佛有风,自远方起,缓缓漫过了这片广场。

    他不知说了多久,甚至不知道方原有没有在听,最后时,他才轻轻一叹,道:“上一劫殒落的高人,实在太多,不过,也正是上一劫,天元创造了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战果!”

    “魔渊之内,大劫魔息滚滚而来,不知滋生了多少天魔,多少强大无比的黑暗魔物,堪称有史所载以来,最强的一次魔劫,远比之前的大劫更为可怕,更为凶恶强大……”

    “但这最强魔劫,却始终被天元生灵挡在了魔边,没能溢出荒原半步!”

    说出了这话时,古铁长老的神色,似乎有些骄傲,也似乎有些感慨。

    ……

    ……

    “正因为上一劫,做到了先辈们一直没有做到的事,所以天元先辈们,都觉得时机已到,有了彻底将大劫解决的底气了,所以才会齐聚昆仑山,试图推衍出大劫的最终之秘……”

    方原缓缓的开口,对这段往事,他也是知道的。

    更是知道昆仑山之劫的后果!

    高人殒落无数,天元高手实力,损耗七成之多……

    于是,本是该最有底蕴对抗大劫的这一世,却生生成了最弱的一世!

    “我们这些人的命,都是拿你们的命换来的……”

    方原在这石碑之间,坐了很久,才缓缓起身,来到了这一片碑林之前,从乾坤袋里取出了丹炉,茶盏,然后亲自动手,一丝不苟的煮了一盏丹茶出来,慢慢用双手捧起。

    “我以前想过,你们在断送了那无尽的寿元,尊崇的身份,甚至是飞升的希望,为天元后人换取生机之时,有没有后悔过,有没有想过后人会变成如今的样子,他们几乎快要忘记了你们的功劳,甚至会有人觉得你们当时的做法是错的,那是一种很傻的事情……”

    “现在我想明白了……”

    方原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道:“你们根本不在乎这些……”

    捧着那一盏茶,他低声自语,然后慢慢将茶水洒在了地上。

    茶水清香淡雅,落在了地上,茶香四溢。

    “只是有着该做的事在眼前,所以便去做了,就是如此的简单!”

    茶盏里面,还剩了最后一口茶,方原直接将其饮尽,然后将茶盏放在了地上,轻声道:“那些事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那无论别人怎么想,该去做,便去做好了……”

    “与这些事相比,长生算什么?”

    “至高无上的地位算什么?”

    “甚至是飞升又算什么?”

    方原慢慢说着,站起了身来,摆摆大袖,拂去了身上的灰尘,然后双手负在了身后。

    看着石碑,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以前有你们,以后有我!”

    “若你们是傻子,那我也会是个傻子!”

    “若你们是圣人,那我也会是个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