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百章 不世奇功
    这一句话说的太突兀了,场间一时变得鸦雀无声。

    不知多少都已经走出了数步之时,这时候都转过了身来,一脸疑惑的看着方原。

    方原也不多说什么,大袖轻轻一摆,袖底便流出了滚滚青气,待到青气散去,众修却发现,场间已然多了一只一人高的蛤蟆,老老实实的蹲在了地上,周围若金铸,两只眼睛鼓起,呆呆的看着四周,而方原则迎着众修诧异的目光,手掌轻轻的在蛤蟆背上一拍。

    一道神识打入,那只蛤蟆便乖乖的张大了嘴巴!

    一团黑气包裹着的青翠灵株,从蛤蟆嘴巴里飞了出来,悬浮在了方原的掌心上方。

    众修凝神看去,顿时脸色大变,却见那一团黑气,赫然便是黑暗魔息,虽然气息很淡很薄,形不成多少危害,但看在众修眼里,还是如同见鬼也似,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

    不过退出了几步之后,他们便又凝神看向了那一株灵药。

    那应该是一株品阶不低的宝药,如今还未成熟,正是生机磅礴的时候,在这黑雾之中裹着,便似被灵液浇灌,滋养,叶片之上,便有一道一道的紫色脉络生长了出来,渐趋于成熟,而这一团黑暗魔息,则渐渐变得更淡,也不知是消散了,还是被这灵药给汲取了。

    “你这是……”

    有人看了半晌,才迟疑着开了口。

    他们都是在魔边驻守了不知多少年的老人,自然不会对这等灵药陌生,这种被黑暗魔息滋养而生长了出来的宝药,在魔边堪称随处可见,不知道方原专门拿出来是做什么!

    方原回答的也很简单:“这株灵药,不是我从外面采的,而是我自己种的!”

    “什么?”

    所有人听了此言,皆是脸色大变。

    轰隆一声,刚刚才散开了的众修,又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

    对于方原说的事情,他们甚至感觉像是天方夜谭!

    因为黑暗魔息可以滋生灵药的事情,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自然也就有无数的先贤做过这一类的实验,可是无论是任何一种灵药,或是宝药,神药,无论是整株移栽,还是将种子播种,结果都是直接枯萎而死,甚至还有一些,受黑暗魔息影响,作化了魔物。

    而方原,居然说这是他自己种出来的?

    一群人都眼珠子都快瞪圆了,死死的盯着方原掌心里的灵药。

    “乔老怪,你是丹师出身,认得出这是什么灵药吗?”

    “奇怪,像是兰亭,又似紫荷,难道是被黑暗魔息改变过了么?”

    “不对,这应该不是一种凡间常见的灵药……”

    一群人围住了在那里低声议论,脸上都是将信将疑的神色。

    他们似乎已经窥见了某种真相,但却不敢承认,因为这也太吓人了。

    方原静静的打量着他们,直接说了出来,道:“我手上有一批种子,似非人间之物,平时无法种值,偶然之间,我倒发现,它们可以借助于黑暗魔息生长,而生长了出来的药性亦是极佳,最低也是神药品阶,我手上这一株紫藤,正是那批种子养出来的一株……”

    “此话当真?”

    “世间居然真有这等稀奇之物?”

    “你……你究竟是从何处得来的?”

    周围众修,越看那株灵药越是惊奇,已按耐不住性子,急急发问。

    方原回答的简单:“曾经有位朋友,带我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在那里捡的!”

    “朋友朋友,又是朋友……”

    旁边众修听得眼神大是古怪,甚至有些着急,对方原的说法更是不信:“勘查魔边地势也是朋友,这神药又是朋友,你这么神通广大的朋友,怎么不带出来让我们见见?”

    方原肩膀上的白猫,眼神慵懒的瞥了他一眼。

    忘情岛老执事则适时的冷笑道:“忘情岛道子做事,还需要一一向你交待不成?”

    众修闻言,便立时沉默了下来,不敢再问。

    而方原对此,却根本就懒得回答,他修行至今,身上也多多少少有些秘密,以前这些秘密是无法曝光的,如今倒是不怕,他已经有了公开这些秘密,却不怕被人追根问底的资格了。

    说与不说,全凭自己心念。

    “这样的神种,我准备了数百颗……”

    他轻声说着,左手之上,便已经多了一方碧匣。

    望着方原手上那一方碧匣,周围一众老神将,大长老,眼睛都似变得红了,急急赶上前来,恨不能伸手便去抢,不过方原却轻轻一摇头,转身向着不远处的白袍战仙看了过去。

    这一匣种子,不是别个,正是当初关傲从天来城金家秘境之后的空间捡来的。

    那一批种子,就算是当时的方原看来,也是生机全无,种不活的,可偏偏碰到了关傲这等直性子,硬生生借了白猫的宝液,在赤水丹溪种出了那么一个园子,不过生长十分缓慢,因此方原后来离开的时候,便将整个园子,都收进了这金相雷灵的小世界内,随身带着。

    后来在雪原十年,方原一心悟剑,连白猫都跑丢了,自然也没有功夫打理这些灵药,任由他们自己生长就是了,好歹灵药毕竟已经种活,十年时间里,倒也慢慢成熟了一些。

    而方原除了偶尔采集几株成熟了炼药或是炼毒,平时也不关心这些灵药,直到来到魔边之前,他开始大量的翻阅魔边典藉,倒是发现了这黑暗魔息与灵药生长的关系,也知道普通灵药在黑暗魔息之中是栽不活的,只会枯萎,可是黑暗魔息之中的灵药,又不会凭空出现,于是他便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些种子,又与黑暗魔息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毕竟,当时发现了这种子的地方,还发现了一块罪人碑,而在罪人碑下,则镇压了无穷的黑暗魔息,尤其是,这些种子,是靠了白猫的宝液才种得活的,而这只白猫……

    因着这种种念头,方原再无法发现这些种子与黑暗魔息的关系,那他也不叫方原了。

    此前他带了白猫等等,深入魔边腹地,采集诸般宝药,其实就是为了印证这些!

    也是在印证了这些之后,他意识到了这些种子的珍异之处,知道可以立下大功一件了!

    “这些种子生长在了黑暗魔息之中,也是一旦成熟,便会立时枯萎,但是我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在另一个地方,继续培养这些种子,只要种子可以一直得到培养,那就可以一直不断的种在魔边腹地,数量达到了一定程度后,便可以扼制黑暗魔物的出现与生长……”

    方原看向了白袍战仙,认真道:“不过,这些还只是我的猜想,具体的计划与安排,还需要前辈再找人去印证,不过我想,人才济济的魔边,是不会缺少这一类高人的……”

    说着话时,他便将这玉匣,向着白袍战仙递了过去。

    这些种子,也只有白袍战仙才有资格接过。

    “交给我!”

    在方原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深沉的声音,方原微怔,转身一看,便见得身后虚空里,正有另一位白袍战仙自天而降,气机深沉,神光内敛,而自己身前的这位白袍战仙,则开始慢慢消散,最后消失在了虚空之中,这才明白,真正的白袍战仙来了,之前不过分身而已。

    “老夫本以为只是一介圣地小辈来魔边争功,实在懒得陪你们游戏,因此只来了一具分神打发你们,却没想到,这一次偷懒,倒是险些让老夫耽误了一件真正的大事……”

    那位白袍战仙,来到了方原身前,目光淡淡,向方原看了过来。

    方原也抬起了头来,看着这位真正的白袍战仙。

    “我会好生安排此事!”

    那位白袍战仙沉声开口,神情显得十分凝重,低声道:“倘若这些都是真的,你便为我魔边立下了不世大功,小友,且不说这份功劳,便是那大圆若缺阵,都可以让你向老夫提出一个要求,只要不是特别过分,老夫都会答应,如果再加上了这地势图与神种的话……”

    他忽然笑了笑,道:“便是过分些,老夫也可以考虑!”

    旁边不知有多少人,听到了这番话,直接惊的脸都变白了……

    这可是八荒城主啊!

    曾有人说,八荒城主乃是七大圣地之主里面,脾气第二不好的人……

    ……第一不好的是忘情岛老祖宗!

    就这么一个脾气古怪的圣地之主,居然直接对方原作下了这等许诺?

    而方原听了这话,也是微怔,然后还不待旁人反应过来,他便直接道:“晚辈没有什么别的要求,魔边本是为天下人守气运,晚辈也是天下人,不会借此邀功,只求前辈答应,倘若这些东西都证实是真,那便请前辈尽快布置妥当,出兵魔渊,将魔物清剿干净!”

    那八荒城主冷笑道:“不必你说,老夫也会这么做,说你自己的要求!”

    “晚辈还没说完!”

    方原微一沉吟,继续说了下去,道:“此一番出兵,定然是一场魔边千年未有的酣战,有人会殒落,有人会崛起,而晚辈此前答应送出的三十六道龙魂,便打算选择在这一场大战之中战功最高的三十六人继承,如此一来,想必明明白白,谁也说不得什么了……”

    八荒城主道:“可以!”

    旁边一群人直接慌了神,那位望冥关守将褐袍老修直接失声叫道:“城主!”

    八荒城主道:“闭嘴!”

    于是那望冥关守将便真的闭上了嘴。

    不光是他,仙台之上,其他那些憋了一肚子话要说的人,也没有一个敢再开口的。

    而方原得到了这四个字的承诺,心里也忽然松了口气。

    他将玉匣捧来,双手奉上。

    八荒城主接过了玉匣,静静的看着他,过了半晌才道:“本来看你使了这么多手段,我以为你是个很聪明的小辈,可你得了我的承诺,却没有为自己考虑,又像是个最笨的……”

    他顿了顿,看着方原道:“值么?”

    方原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