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与我想的一样
    方原赶到魔边已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本来一开始便定好的神将封敕大典,终于将要开始。

    圣地道子入魔边,本来就是一个满天下人都在关注的大事,再加上方原又是如今的七大圣地之中,第一个赶往了魔边建功的道子,这件事便更引人注目。

    八荒城对这件事也不敢怠慢,提前三天,便搭起了仙台,不仅仪式布置的甚为隆重,更是布诏四方,请人前来观礼。

    而对其他人来说,一是方原入了魔边之后,逐九重天太子,衍化大圆若缺阵,连续两件大事,甚为瞩目,便也想亲眼看看这位忘情岛的道子,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二来,这天下人又都知道他身负龙魂,而今偏又因着龙魂之事,在魔边不知引动了多大的暗流涌动,所以应约前来观礼,要打听个明白的人人也更多……

    早在清晨,魔边十大神关守将,一些身居高位的道统世家子,以及八荒城的大长老,真传天骄等等,便皆已赶到了仙台周围,彼此寒暄着落座,眼神里尽是无声的交流。

    十大神将封敕大典,本是一件喜事,但不知为何,周围却有着一股子压抑之意。

    原因自然很简单,便是因为最近那道流言!

    这位忘情岛道子身负龙魂入魔边,不知多少人期待,多少人关注。

    而结果,他居然放出了话来,这龙魂只给出身卑微的玄甲?

    这道子分明是要找麻烦啊……

    ……

    ……

    “忘情岛圣子到……”

    日上三竿,还差一刻便到辰时,便听得八荒城外,有人高声大喝。

    场间正议论纷纷的众修,便立时沉默了下来,齐齐转头看去,就见到一身青袍的忘情岛道子方原,肩上卧着一只肥猫,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腾云而来,左边跟着的,乃是一条怪里怪气的蛟龙,右边跟着的,则是一位面色肃穆,气机内敛的老修,正是忘情岛的老执事元幕,而在方原的身后,则跟着数位修为不等的修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正有邪……

    堂堂圣地道子,身后面跟着的人里,居然还有金丹甚至筑基境界?

    “方道子有礼……”

    “今日乃方道子受封神将的大喜日子,我中州孟家四方楼,特来庆贺……”

    “雷州锻金号大掌柜,特来问道子安,奉上神兵十道……”

    “青狐妖脉之主座下大弟子,特奉师命,恭贺忘情岛方道子……”

    “……”

    “……”

    经历了初番的安静之后,眼见得方原按落了云头,周围便立时有不少人都围了上去,围着方原一通恭贺,这些人里,方原倒是大部分都没见过,不过他们一上来便自报名号,或是直接奉上厚礼,倒是省去了他的麻烦,只需要客客气气的,向着每一个人还礼便是。

    方原也知道,自己如今乃是以忘情岛道子的身份出世行走,与以前不同,每到一处,都有无数人来拜,人家不见得是真的给自己面子,也有许多是奔着忘情岛的颜面来的。

    他更留意的,倒是一些此时坐在了观礼台上,却冷眼旁观,没有过来之人。

    那些人不知是九重天的人,还是本身就看自己不顺眼,这时候居然连假装都懒得假装,旁边的人不管认不认识,都好歹上来打声招呼,他们却是一脸冷漠,傲慢的坐在了那里。

    方原将他们的模样都记了下来。

    魔边虽是一方战火不断的战场,但势力构造,也十分的复杂,甚至可以说是这天下最复杂的地方,除了明面上的八荒城与十大神关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世家与道统,都在这里设下了商号与分舵,人妖邪魔,龙蛇混杂,不尽其数,堪称是一滩浑的不能再浑的水。

    方原初来乍到,还没看清这滩水。

    一片寒暄过后,方原便在仙台之上的正下首坐了下来,其他事务,自有老执事代为处理,而方原则只是静静盘坐,心里暗想着自己的计划,也猜测着可能会出现的麻烦……

    而周围,在除了最一开始的寂静之后,便很快又起了一片片的低议之声。

    远处近处,上面下面,都可以看到有不少人向他看了过来,低低议论,言辞复杂。

    方原只作不知,闭目养神。

    倒是旁边的蛟龙很是得意,向着旁边的一位黄袍女仙眨眼:“俺这裤衩好看不?”

    那黄袍女仙冷着张脸,瞪了它一眼。

    蛟龙立时笑得更为得意:“脱了裤衩更好看……”

    这回换成方原瞪了他一眼。

    “魔边十万仙军统帅八荒城主驾到……”

    正一片嘈杂之间,忽听得半空之中,有一人沉声大喝,众修便皆立时住了声音,抬头看去,就见得半空之中,云气层叠,正有一位白袍老者,在一位佝偻着后背的灰袍老者,以及身披紫甲的女神莫飞流的陪同之下,缓缓踏着云梯,慢慢的向这仙台之上走了下来。

    “向城主请安……”

    周围人见到这老者,无论身份如何,修为高低,皆站了起来,拱手揖礼。

    方原也不例外,起身行礼,然后抬头看去。

    对这位驻守魔边三千年,统率十万仙军,号称“白袍战仙”的老者,他亦十分好奇,毕竟,此人乃是堂堂正正的圣地之主,也是世间公认的世间最强者之一,无人不知晓。

    不过这一看之下,倒觉得有些意外,只见那老者,外表看起来,不过六七十岁年纪,相貌消瘦,沉默不言,身上穿着一件白袍,白袍肥大,便显得他有些瘦小,看起来颇有几分其貌不扬之意,从云梯之上下来了,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向周围摆了摆手,示意众修落座。

    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方原倒觉得他的眼神,轻轻向自己这里瞥了一眼。

    眼见得辰时已至,那白袍战仙身边,早就准备好了的古铁长老便低声询问了一句,那白袍战仙身边的女神将莫飞流向着他轻轻一点头,于是古铁长老便举步向前走来。

    “叮……”

    左首一方古钟,被人敲响,声音清越,荡人心神。

    众修齐齐抬头,向前看去,就见得古铁长老率了两位童子,分别托着一个紫盘,一个上面,放了一方宝印,另一个则是捧着一件紫甲,上前数步,在仙台之上站定了,而后沉声低喝道:“城主已至,观礼宾客入座,镇魔关神将封敕之礼,便在此时开始……”

    众修闻言,尽皆凝神静气,不敢在此时喧哗。

    古铁长老目光缓缓扫过了众修,最后落到了方原脸上:“忘情岛道子方原,还请上前!”

    方原知道礼数坏不得,便也如言起身,走到了仙台中央。

    而那古铁长老,则手持玉如意,轻轻在空中虚敲一计,而后朗声道:“魔边十边,镇魔除邪,守卫人间,诸天同鉴。今有忘情岛道子方原,为天下计,入魔边斩妖屠魔,献上灵精百万两,宝丹三千枚,玄铁十万斤,又献大圆若缺阵,助我魔边将士屠魔,丹心义胆,一心为公,为天下建功,为己身立德,为圣地立名,为天下众修立胆,其行可敬,其举可赞……”

    方原静静听着,心想,说的倒是不错……

    事实上,古铁长老所说的那些功劳里,倒只有大圆若缺阵是自己献上的,其他的灵精、宝丹,铸炼玄铁等等,却都是忘情岛准备的,也是每一位圣地道子都会做的事情……

    而古铁长老,依着旧礼,将这一番话说完,最后声音,则顿时高昂了起来:“鉴于此功,八荒城主任龙胆有诏:封其为魔边十大神关镇魔关守将,为天下担道义,为人间守魔边!今特授神关将印一方,紫纹神甲一具,许其入神山拜祭先贤,以酬其功,以敬其名!”

    方原听到了这里,便躬身行礼。

    而周围,则立时有更多的恭贺之声响了起来:“恭祝方道子名列十大神将!”

    “方道子自此于魔边建功,天下人莫不敢忘此恩义……”

    “任重而道远,方道子辛苦……”

    “……”

    “……”

    一片恭贺之声里,古铁长老身后的两位童子,便上前来,将托盘里的将印与紫甲送到了方原身前,方原知道,那将印,乃是自己调谴镇魔关上下一万仙兵之用,而紫甲,则不仅是一方至宝,更是只有魔边十大神关守将才能穿的宝甲,是他们身份的象征。

    只要接过了这两方至宝,他便是堂堂正正的魔边十大神将之一。

    哪怕他只坐一天神将,这个名号,也将会一直跟着他。

    望着这两方至宝,方原微一凝神,便打算伸手接过。

    但也就在此时,坐在了仙台左首,一位身穿褐色长袍的老者,忽然笑道:“且慢!”

    这一个声音也不大,众修听了,却皆是一怔,转头看去。

    那位褐色长老袍的老者慢慢站起了身来,笑道:“方道子入魔边,献功立业,得此镇魔关神将之名,可谓名正言顺,相得益彰,更得道子身怀龙魂重宝,更是我魔边将士之幸,只不过,道子献龙魂于魔边,本是大好事,但这几日,却有人借助此事,在魔边搅风搅雨,假借道子之言,说这龙魂早有定数,分配不公,显然是包藏祸心,乱我魔边军心……”

    说到了这里,他轻声一笑,看着方原道:“此事何能忍之,今日既然高人列座,天下关心,还望道子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分说清楚,也好稳定军心,不让小人有可乘之机!”

    周围众修听了这话,忽然间便齐唰唰的看了过来。

    有人眼神里这时候已带了点笑意:让你野心勃勃,报应这不是来了么?

    “居然还有这等传言……”

    方原听了,似微微一怔,然后点头,道:“不过这个传言,倒正与我心里想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