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九十章 不与你交换
    方原的声音并不大,但运转了法力,却足以传出数百里。

    周围众修,忽然间脸色大变,目光死死看了过来。

    ……

    ……

    如今这形式已然很明显了,这时候的神关之外,身形魁梧关傲正带了狻猊,威风凛凛的赶回关来,他那一身凶气难言之可怖,遇到了黑暗魔物拦路,甚至理都不理,直接合身撞去,便直接给撞个粉碎,而在他身后的黑旗玄甲,一是这时候已来不及追赶,二是赶了上来,也无济于事啊,对于这位在魔边都威风凛凛的巨灵神,众玄甲神将都明白,对付不了他的……

    在这时,眼见得他已经距离神关只有不到百里的距离,大局已定了!

    再无人可以将那魔首,从关傲手中夺过来,九重天仙朝太子殿下,也就坐稳了这镇魔关守关之职,就算是八荒城长老古铁与女神将莫飞流,这时候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结果!

    他们也知道这一场较量到了如今已有些公平,却说不出什么来,镇魔关守将的调动,没有经过他们两个人,甚至是刻意将他们瞒过了,直等到了这一刻,他们也知道了原委。

    若是一定要去查,想必也可以找到安排了这调动之人,只是那又能如何?

    对方本来就有调动之权,只是没有告诉他们而已,他们又如何可以小题大作?

    非要说的话,便只能说这太子殿下手段太高明了。

    或者说,他们九重天对这魔边局势的掌控之力,实在太强了。

    而在一片压抑里,倒是方原身后的忘情岛老执事心间微微发沉,忍不住有些惋惜的看了方原一眼,他虽然心下也气氛,但更多的却是无奈,九重天借由自己的底蕴,一下子便将这一场较量翻了盘,稳胜不输,在他看来,方原虽然输的无奈,但是输的倒是不冤……

    忘情岛在魔边,也有着自己的底蕴与安排,在此之前,他也试探过方原要不要借这些底蕴,但是方原直接拒绝了,他有绝对的信心凭实力赢下这一局,所以不想动那些手段!

    可关键是,道子之间的较量,一举一动引动天下大势,哪有靠实力的呢?

    方原毕竟还是半路出家,太不了解这个层面的争斗了……

    ……凭实力争斗,那是小门散修们才遵循的理念!

    如今只希望,对方只是想扣下关傲,借此来索取方原手中的龙魂吧!

    若是可以用几条龙魂来扭转这局势,忘情岛便算是赚了!

    ……

    ……

    然后就在这时候,他们忽然间听到了方原的那句话。

    一时间,他们甚至感觉有些惊惧,这忘情岛道子疯了不成?

    若论军律之严,魔边军律,无人能比!

    军令既下,那便令行禁止,无论生死,都不可抗拒!

    关傲本在九重天帝子手下听任调谴,他夺来的魔首,也就该交给九重天帝子,否则的话,便是抗命,依着军中律令而论,那可是要上雷罚台的大罪,方原怎么说得出口?

    “你想让关傲丢了性命不成?”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城关之下,正飞奔而来的关傲,听到了这个并不如何响亮的声音,忽然间冲势一缓,大脑袋抬了起来,四下张望,又是惊喜又是诧异,而在他旁边,那一头凶风凛凛的狻猊,也立时面露惊恐之色,异常警惕的抬起了大脑袋,鬼鬼崇崇的向四下里看。

    然后城墙之上,方原脸上的青雾,缓缓散去,露出了他的真身。

    “方小哥!”

    关傲看到了方原,一时惊的生铁铸就一般的面庞都浮了惊喜之色,露出了一排大白牙。

    而狻猊则是惊的一跳,尾巴下意识的夹了起来。

    “你居然来了魔边……”

    关傲大喜,一见了方原,便立时什么都忘了,大喜过望,飞身跳到了半空,兴冲冲的踏着虚空而来,直接跳到了神关之上,喜不自胜,想说什么,却是一时说不出来,想上来抱一下方原,又见方原身上青袍干净,不敢脏了他的衣裳,只是咧着嘴大笑,狠劲搓着手。

    而那一头狻猊,还在期期艾艾,不知该过来还是离开。

    但见到方原向自己看了一眼,便也只能夹着尾巴窜上了城墙,耷拉着一颗大脑袋。

    方原看着他们两个,则只是笑了笑,拍了拍关傲的胳膊。

    然后他便抬手一慑,那只狻猊嘴巴里的牛头魔骨,便飞到了他的手中。

    城墙之上,所有人都脸色大变,心里生出了万般复杂的念头。

    而方原,则是将这牛头在八荒城长老面前一晃,然后随手扔到了九重天太子脚下。

    “你赢了么?”

    方原看着他,静静说道。

    九重天太子殿下双手缓缓背在了身后,面无表情,也未开口回答。

    ……

    ……

    “不可,怎能出现这等事?”

    城墙之上,一片寂静,但并未寂静太久,便听得九重天太子身后的一位老阴侍尖声叫道:“若是一场较量,可以用这等手法定下胜负,诸位长老,不觉得太过儿戏了么?”

    八荒城与仙盟的几位长老,以及女神将莫飞流,在这时候也皆是脸色各异,对视一眼,却都是面露难色,面对九重天阴侍的质问,他们一时没有回答,只觉得心里发沉。

    一场圣地道子间的赌斗,居然以这种形势出现了一个结尾,确实是出人意料……

    更难以接受的便是,难道一位功勋累累的魔边神将,要成为这场较量的牺牲品?

    “临阵抗命,不知该当何罪?”

    也就在一片尴尬至极的沉默里,九重天太子殿下,忽然轻轻开口,问了一句。

    八荒城与仙盟几位长老,脸色立时变得异常难看。

    他们最担心的便是这个。

    关傲在这魔边,可也不算什么无名之辈,其骁勇善战,力大无双,上得战场,凶猛无比,外号巨神灵,而且其人憨厚忠实,平日里也是非常听候军令,可以说是每一位神关守将都喜欢的虎骑,在这魔边之上,已有“四大玄甲”之名,便是八荒城长老,也有所耳闻……

    可就算如此,也不能公然违抗军命啊……

    越是有名,越容易被人坚旗,当作典型来杀一儆佰……

    他们甚至有些愤愤看向了关傲。

    这位名动魔边的玄甲神将,怎地如此不长脑子,他难道就不知道这军律之严,就算是与方原私交再好,这时候也只能以大局为重啊,听是听到了方原的一句话,便立时想也不想,就将魔首直接给了方原,这难道是连自己的一身军功,甚至是性命,都不想要了么?

    就算你是战功累累的玄甲神将,触犯了魔边军律,那也是有杀无赦!

    更保况,如今要追究你这件事的,还是堂堂九重天太子殿下!

    不过迎着这么多嗔怪又担忧的目光,关傲自己倒是毫无所觉,似乎不知道已经大祸临头,这时候只是咧着嘴笑,兴奋的搓着手,目光惊喜的看着方原,一副万事不理的模样!

    “怎么跟傻子似的……”

    众修心里都在叹。

    ……

    ……

    “我也知道,关傲将这魔首给了我,便是触犯了魔边军令!”

    而方原,在这时候倒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见得众人都是一副沉重万分的模样,他却忽然笑了笑,显得很轻松似的,向着八荒城长老古铁道:“我有没有办法帮他赎罪?”

    “你……”

    那八荒城长老古铁听了这话,没来由的怒气狂涌,他万没想到,方原在这时候说得还能如此轻松,居然全不当回事也似,忍不住看了九重天太子一眼,怒喝道:“方道子慎言,魔边律令,如铁如山,既入魔边,便当令行禁止,你说这话,将我魔边律令当成了……”

    “我第一次来魔边,但魔边的律令背的比你熟!”

    方原打断了他的话,转头看向了女将莫飞流,道:“八荒城主,白袍战仙便是尊师吧,亦是这魔边统帅,魔边律令中写到,他有特赦战将之权,所以,稍后请莫仙子回城与令师商量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可以付出一些于军中有大用的阵势什么的,换得关傲的从轻惩处!”

    女神将莫飞流听了这话,也是神色一滞,低喝道:“那特赦之事,已千年未见……”

    方原再次打断了她的话,道:“三十六道龙魂行不行?”

    女神将莫飞流陡然吸了口凉气,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八荒城古铁也脸色大变,失声道:“这么多?”

    不知有多少目光,在这一霎,都看到了方原脸上来,犹如见了鬼一般。

    方原身边的人也心疼的直嗫牙花子:“一条就够了吧?”

    莫飞流只是晃了晃神,便急忙问道:“你真要拿出来三十六条龙魂来为他赎罪?”

    方原只是轻轻一摇头,道:“不是要拿龙魂赎罪,而是我一开始便准备拿出三十六条龙魂来赐予魔边将士,但你们若不赦免神将关傲的话,这三十六条龙魂,我便不给了……”

    莫飞流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这话的意思,心情一样的激动。

    她想也不想,便直接道:“我回城之后,立刻去求见师尊!”

    做罢了这些,方原才笑了笑,再次转向了八荒城长老,道:“其他不论,这魔首是我先拿到了,那么依着这一次的较量规则,是不是这镇魔神关的守将之位,便属于我了?”

    那位八荒城的长老看了关傲一眼,微微皱眉,沉默了一会,才道:“该是如此!”

    “那就好!”

    方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向了李太一,淡淡道:“你服不服气?”

    九重天太子殿下转头看了方原一眼,只是笑笑,懒得回答。

    “你毕竟是九重天太子,所以我身上你能看得入眼的东西不多……”

    方原仍是看着他,继续说了下去,淡淡道:“所以你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无非便是想觊觎我手上的龙魂,趁着我还未站稳根脚,所以先把关傲调了过来,好跟我交换?”

    李太一脸色淡淡,仍是不愿在这时候回答。

    “但我凭什么和你交换?”

    方原却仍是一字一句的说了下去,听在了众人耳中,他的声音显得很是平静,却又像是蕴含着无边的讥嘲:“毕竟,魔边可是有着八荒城主白袍战仙这样的绝世人物,我便是要交换,也是找他,你再不可一世,也只是一个一千五百年的太子而已,最关键的是……”

    李太一的脸色微冷,向方原看了过来:“如何?”

    “到了魔边,不思战功,凭本事说话,却要搞这些歪门邪道……”

    方原的声音忽然一沉,森然道:“若不思进取,你再过一千五百年,也还是个太子!”